19Oct/20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小雅 宾之初筵/佚名 Six skills

Hits: 2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 小雅 宾之初筵/ Xiaoya – Guests Entering Dinning Hall by Anonymous

小雅 宾之初筵 part1

Archery and driving are the most important among Six Skills(六艺: 礼、乐、射、御、书、数) which are the essential skills in battlefield. To safeguard homeland and wealth is still one of the few highest priority tasks in a modern society, not to say for Zhou people. Zhou people ingeniously integrated this social value in their daily life and entertaiment by enforcenment shooting game into code of conduct(周礼). The shooting game illustrated in this poem is a good example to undersand this tradition.

This poem was not well explained through the history only because the inablility to understand the significane of archery, excessive focus on the ritual and code of conduct, thus this poem was concluded as a blaming poem to alcoholism. I would rather take this poem as an official document by central goverment: report of a state banquet.

Part1 and Part2 video are also available at Bilibili: 小雅 宾之初筵 Part1 宾之初筵 Part2

小雅 宾之初筵 part2

The second part is about third to fifth paragraph. The first two paragraph actually completely recorded a lovely and happy event, from the first round toasts, shooting games, sacrifice to Zhou’s ancestors, awarding to winners and finally go back to their dining sheets(酒席) celebrating with endless drinks.

While in the third and fourth paragraph, the poet examined drinking event with full details, apparently those drunk high-class does not differ much from today’s average Chinese people, the attendees behaved exactly the same. The poet drew his conclusion in the final paragraph: per Zhou’s rules, drinking is always greatly encouraged as far as you behaving as a gentlemen, I(poet himself) am always available to help on building this rule of drinking.

小雅 宾之初筵
佚名

宾之初筵,左右秩秩。笾豆有楚,殽核维旅。
酒既和旨,饮酒孔偕。钟鼓既设,举酬逸逸。
大侯既抗,弓矢斯张。射夫既同,献尔发功。
发彼有的,以祈尔爵。

籥舞笙鼓,乐既和奏。烝衎烈祖,以洽百礼。
百礼既至,有壬有林。锡尔纯嘏,子孙其湛。
其湛曰乐,各奏尔能。宾载手仇,室人入又。
酌彼康爵,以奏尔时。

宾之初筵,温温其恭。其未醉止,威仪反反。
曰既醉止,威仪幡幡。舍其坐迁,屡舞仙仙。
其未醉止,威仪抑抑。曰既醉止,威仪怭怭。
是曰既醉,不知其秩。

宾既醉止,载号载呶。乱我笾豆,屡舞僛僛。
是曰既醉,不知其邮。侧弁之俄,屡舞傞傞。
既醉而出,并受其福。醉而不出,是谓伐德。
饮酒孔嘉,维其令仪。

凡此饮酒,或醉或否。既立之监,或佐之史。
彼醉不臧,不醉反耻。式勿从谓,无俾大怠。
匪言勿言,匪由勿语。由醉之言,俾出童羖。
三爵不识,矧敢多又。

15Oct/20

十五国风,为什么无楚风?

Hits: 4

纵观全球历史,民歌,国(城)歌遍地有,不以地域和民族而异。那么诗经时代,周王所辖之土之民,处处都应歌声飘飘的。诗经之国风,不像全唐诗一样统统收录,而是有选择的收录,这恰恰说明了诗经是王政干预的结果:以观民风,以雅以南。


西周初建, 封国数百,《吕氏春秋》谓“周之所封四百余,服国八百余”,《荀子》谓“周公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国,姬姓独居五十三人 ,《左传》谓周分封“兄弟之国十有五人,姬姓之国者四十人”。总之封国过百是不成疑问的,周公东征后封七十一国,说明分封也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其后诸国或灭或亡,或迁或强。有周800年国祚,渐渐成为我们所熟知的战国七雄,最后一并为秦。对周初的封国,其政治经济状况,直至今天所知甚少。诗经国风的选择,也许就是对周初列国今日可知的序列排位,其内容则提供了周初以至春秋各国的风土人情。位列国风15国(城), 不用说一定是当时那些经济军事强大,有重要政治意义的诸侯国。周人秉持天地王道,序亲戚贵贱之次,大概就是国风的删选原则了。15国风列举如下:


姬周之国有:周,召,邶,鄘,卫,郑,魏,唐,曹,豳
姜姓之国有:齐
妫姓之国有:陈,三恪之一,妫姓虞舜之后
郐氏之国有:郐,妘姓祝融八姓之后
嬴姓之国有:秦,嬴姓颛顼之后
姬周王城:王:洛阳王城

由此观之:国风之国有三类

  • 关键姬姓国,这个占到了三分之二
  • 三恪
  • 齐,秦,郐三国

这些位列国风的国家的重要性,跟后世熟知的春秋和战国时代完全不同。从侧面证明了国风的选定,周初已经基本厘定。后世增加的国风仅为郑风王风秦风。由国风的排序来看, 一定不是最初的排次,否则郑,王,秦三风一定位列最后。

考三恪之风,缺殷商之宋风和有夏之杞风,难道爵位仅次周王高于诸侯的三恪并不被重视?三恪之说仅仅只是传说?

考察周初三监之乱,虽然众说纷纭,但对武庚封于邶城,续殷嗣一事基本持同。安阳殷墟的考古,也证明了殷墟十有八九就是邶城,是殷商中后期自武庚始建至帝辛纣王灭亡时期的都城,殷商的宗庙和王陵所在。所以周初之时,邶风之列于国风,实为三恪之一也。鄘风卫风之列, 以三恪之故,或姬姓封国之故,现在已经很难考察了,原因无非有二, 或三恪或姬姓大国。位居大邑商的故地,邶鄘卫三城曾是殷商的王畿地区,也是周初的大城和战略要地,这应该是没什么疑问的。

三恪之一杞国,“周武王克殷紂,求禹之後,得東樓公,封之於杞,以奉夏后氏祀”。就是那个杞人忧天的国度。太史公有“杞小微,其事不足稱述”, 大概实情就是这样了:周天子想扶阿斗,太史乐师想收阿斗之歌,可惜阿斗不争气, 不会作诗只会忧天。

至此,三恪之殷商和虞舜之国都位列国风,杞国则因国微言轻而出列。

西周有两个听命周王的军团, 一为宗周的西六师,一为东八师。东八师的驻地有洛阳和卫国两说。考察地理和历史,洛阳地区的经济不可能支撑东八师之兵。周初兵制为籍田之法,国人郊人平时为农民大夫士人百官(工),战时大庙授兵成军。春季籍田,秋冬田猎都是周王作师治军的制度。号称陆海的天府之地,周原膴膴的关中盆地也仅仅能维持六师而已,也就是能养活六师的人口。那么能维持八师的地域,只能是大邑商故地,从牧野到邶城殷墟的广大平原地区了。洛阳周边逼仄的田园水土,根本无法支撑八师的常驻人口。

邶风所反映的诗风和世风在国风中独树一帜,用词最为古朴,其写作技巧也位列最高等级。大雅小雅有有一些词语应该是习于邶风,如邶风”日居月诸“, 在雅中改写为”日就月将“。我的猜测是邶风里有相当数量的诗词作于武庚时代,而且西周春秋有相当长的时期殷商故地都是经济发达,文化昌盛的一流地区。时至春秋末期,孔子仍然感叹:卫多君子。孔子定义的君子就是德才兼备的人,而不是西周所定义的君子:一方辟王,邦家之主。详细分析见拙作:商人遗韵:邶风,鄘风,卫风中的殷人气质

王风首篇黍离, “悠悠苍天!此何人哉?”,一代名篇啊。历代解读都是东周大夫游故地宗周丰镐,老泪纵横的故事, 当无误也。周王畿卿大夫做歌,当属小雅。事实上此诗被新立于王风之首,由此观之,盖一则周王不居于王城,居于成周。王风之于小雅,就如周南之于小雅:把王城之诗类同于周南召南国风了。此国风第一首黍离则说明了王风之选,始于东周。盖二则为周天子自贬其身,只把东周做“临安”, 不王畿论王城,自贬为国。所以此时此地的诗不可入。东周时期,周王手中没有六师,且不说御敌于外,连自家兄弟亲戚的封国都管不了,不得已委王事于春秋五霸。东周初年平王和携王二王并立,其后郑将“祝聃射王中肩”。周王连颜面都尽失了。反观有诸诗,有诗成于迟至西周东周之交,但是没有一篇可以确凿的被指证是东周之诗。大概率东周之时,周官太史乐师已经不齿于将新诗选入小雅大雅了,“临安”之土,何以言!。

两周之交,郑风秦风入列,实天作之美也。平王东迁,秦,晋,卫,郑因护驾平王东迁,站队正确而得巨利。郑国一举成为东周初“护国大法师”,其国得以奠定,其风位列国风。同样秦国封侯,得列国风秦风位列国风,或其重要原因是秦国居于周人故土,其风乃周秦和和之风,在周人心中当别有其位。否则以偏姓新封位列国风,可能性并不高,从另一面看周王室之危殆甚也。春秋吴公子季札观秦风,曰:“此之谓夏声。夫能夏则大,大之至也,其周之旧乎!”,明明白白道出了此中款曲。以岐周丰镐之故地遗民,秦风屡屡产生小戎蒹葭终南黄鸟无衣等传世名篇就不奇怪了。雒邑周之旧人观秦风其若何也!反观西周大国之姬姓虢国,两周之变站队周携王,从此一蹶不振而迅速灭国。妄自揣测,如果虢国站队正确,会不会也像郑国一样能位列国风而成虢风乎?

秦风之外,第二奇特的是齐风的入选。时至今日姜太公之名仍如雷贯耳,太公之名位似乎尤在周公召公之上,也不排除以其年长而尊称。无论怎样,以非姬姓之族位列三公,已经是周初独一无二的了。逸周书世俘解武王在祀,大師負商王紂縣首白旂,妻二首赤旂,乃以先馘,入燎于周廟。”,武王,大师(太公)尊贵若一。周初封地,齐国在极东而不在富庶的关中或者邶鄘卫,大概周天子的用心可谓一石二鸟:既消除了畿内强人,又巩固了东夷之地。商汤灭亡,最重要的原因是“正规军”深陷于东夷的战争而不能回牧野保家卫国。之后周公东征,似乎在东夷身上花的时间远远大于邶鄘卫三监之地。由此看来, 东夷齐国绝对不是个省油的地儿,这个大包袱自然甩给大能人太公了。后朝的历史也逃不出这个模式:良将烹!存太公于边远,这么看周代还是比后朝仁慈太多了(太公至死一直身在宗周,但是其封地和他的家族势力当在齐国。太公在京畿实则孤家寡人了,无害于政局)。春秋左传有” 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大公曰,五侯九伯,女实征之,以夹辅周室,赐我先君履“。 很显然到了武王之后的周成王时期,召康公当政,姜太公的地位已经在太保之下了。身陷如此一个异方险境,以有齐一介大国,七雄之一,齐风的诗篇乏善足陈就不奇怪了。综上所述,齐风入选的原因,其一是太公之盖世武功,其二就是以虚名嘉赏,以偿其所封之不足。周室东迁之功臣郑,秦二国入国风,也有这个道理。其三就是序列昭示于天下后世,这十五国风就是周王之履。

最最奇葩的郐风是个三不沾,非姬姓封国,非三恪,非东迁之功。恰恰相反,郐国是春秋第一个灭国,为郑所灭。有关郐国的史料无多,集中于郑国灭郐国虢国的史料中。国语郑语有“夫成天下之大功者,其子孫未嘗不章,虞、夏、商、周是也。虞幕能聽協風,以成樂物生者也。夏禹能單平水土,以品處庶類者也。商契能和合五教,以保于百姓者也。周棄能播制百穀蔬,以衣食民人者也。其後皆為王公侯伯。祝融亦能昭顯天地之光明,以生柔嘉材者也,其後八姓于周未有侯伯。佐制物于前代者,昆吾為夏伯矣,大彭、豕韋為商伯矣。當周未有。己姓昆吾、蘇、顧、溫、董,董姓鬷夷、豢龍,則夏滅之矣。彭姓彭祖、豕韋、主動稽,則商滅之矣。禿姓舟人,則周滅之矣。妘姓鄥、鄶、路、偪陽,曹姓鄒、莒,皆為采衛,或在王室,或在夷狄,莫之數也。而又無令聞,必不興矣。斟姓無後。融之興者,其在羋姓乎?羋姓夔越不足命也。蠻羋蠻矣,唯荊實有昭德,若周衰,其必興矣。姜、嬴、荊羋,實與諸姬代相干也。姜,伯夷之後也,嬴,伯翳之後也。伯夷能處于神以佐堯者也,伯翳能議百物以佐舜者也。其後皆不失祀而未有興者,周衰其將至矣。” 其时西周末,三川竭,岐山崩,有周即将倾覆,郑伯有感时事请教周太史(史伯):我郑国何去何从可以讨得一线生路?太史回顾历史,放眼未来而央央作答。简单总结太史的答案就是:虞、夏、商、周四朝能人辈出,所以能享有四朝。天运流转,周灭之后必然是祝融八姓的荆芈,或者姜姓,嬴姓的天下。

事关郐国,有“妘姓鄥、鄶、路、偪陽,曹姓鄒、莒,皆為采衛,或在王室,或在夷狄,莫之數也。而又無令聞,必不興矣”, 看来妘姓郐国在西周完全不入流。郑语又“其濟、洛、河、潁之間乎!是其子男之國,虢、鄶、為大,虢叔恃勢,鄶仲恃險,是皆有驕侈怠慢之心”,还有”唯謝、郟之間,其冢君侈驕,其民怠沓其君,而未及周德“。 简而言之,郐国位居四水之地,地势险要,君子骄侈,民不堪君。郐风入围国风,实在牵强啊。后郐国之地尽入郑国,有季札评郑风美哉!其细已甚,民弗堪也。是其先亡乎?”, 指其风骨细弱,灭国不远了。郐地郑国真的是这样么?郑风以短短春秋之有年收选21首,位于国风之首。第二名邶风收诗19首,周南召南则分别是:11和14首。郑国物阜民丰,人才济济当是定论。那么郐国的年代,大概率相去无远。

考察15国风,大概周初厘定了12国风,正好跟岁星纪年一轮12年相合,地理上也是自西向东一路排开,和于天道。平王东迁后,时政巨变,增选王,郑,秦三国国风。至此,郑语周太史的预言完全得以验证:姜、嬴、荊羋三姓最可能勃兴代周,齐姜和秦嬴之歌均被东周太史纳入诗三百,而荆芈则因称王,周太史无缘采纳了。春秋中后叶,周室颓废,选诗采诗不继,诗三百定型。初,三恪之杞国不入国风,矮个子里的大长腿郐国补缺入列国风,凑三恪的数,且为祝融之后,观国之光也。

至此,为何没有楚风的问题已经明了:楚国错失了两次战略机遇。

 “周文王之时,季连之苗裔曰鬻熊。鬻熊子事文王。” 周初分封之时,楚子跟齐姜和郐国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人物和封国,况且封于南疆不在”天道“,哪儿有位列国风之福啊。

至西周东周之变,楚国不具地利,没有勤王的机会,让秦,晋,郑无端做大,以致几十年后楚武王无奈自己称王,走上了跟周朝永远平行而不相交的道路,楚人自此另立门户,自求通天地之王道,成为周朝礼乐的异端。即使周家的太史乐师想收录“楚风”, 周王,周人都不会答应,楚王也不会答应了。

13Oct/20

知乎网答疑:零基础如何系统学习写诗?有哪些方法或书籍推荐?

Hits: 2

图标

搜韵网有免费网课,就在首页。

了解一下平仄和押韵的基本知识就好了,不必孜孜以求所谓的格律。”诗言志“, 言之有物,物中含情,这才是诗歌的真谛。

所有的格律及相关规则,往好了说就是制服,写诗就是穿好制服起舞;往坏处说就是镣铐,以束手束脚之身舞之蹈之以抒发情志。

考察历史,诗歌盛世都伴随了大量的题材和格律创新。反之元明清三朝,以格律为第一要务,故步自封,在诗歌史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从另一种角度来说,古人已经穷尽了已知格律的所有创作形式了,所剩的未知形式已经极其罕见,以致元明清三代的人不能突破唐宋的樊笼。即使生活和内容各朝还有变化,以历史的角度来看, 唐宋也基本穷尽了生活和内容的方方面面。

言之有物,因情抒怀,是写诗的第一要务-所谓“真功夫”在诗外也。所谓的“假功夫”,最直接的就是熟读唐诗300首,这是中国古诗的高峰。有兴趣和能力, 诗经楚辞乐府,都是上佳的补充,春秋左传诸子百家则是大地春雨。。。间或读一些现代名篇, 感受一下现代的情怀,以及打破格律后,诗歌的变迁和臧否。至此,你的诗就全靠”真功夫”了, 所谓天人造化,看老天爷赏不赏这口饭给你了。

11Oct/20

读“战争与和平”

Hits: 1

对比了一些豆瓣书评,决定入手高植版,以其原味最浓为上。读小说和历史,盖大作开山冯河,阐幽入微,不仅在结构和思想上高屋建瓴,在风土人情上也画骨入髓。那些令我不时回想的从来都是故事中的某某细节:王事之尘沓,酒浆之挹芳,君子之磋磨,淑女之清扬。。。不料高版之译名和语言跟今日有不小的差别,磕磕绊绊读了百多页后,改人民出版社刘辽逸版了。不过高版的形式是我喜欢的, 保留原著法文原貌,并讲解其中的细微差别,比如波拿巴的两种发音的褒贬含义。

很久没有用手机读大部头书了,国庆期间读得老眼有些昏花了,五味杂陈。托老到晚年对自己这部书并不满意,我也同感,不知道原因是否相同:小说中杂糅了过量的历史评论,占了大概20-30%的篇幅,在今天就是非虚构的内容。非虚构言理智,小说言情感。我想托老到年老的时候明白了自己的创新是失败的。就本书而言, 小说部分无疑值4星,5星, 其非虚构历史评论部分,值2星,这两星不是因其论述的价值,而是它本身作为托老个人的思想史的价值。

全书两种文体杂糅,5分制的话评3星都有点多了。本博部分内容取材于本人的豆瓣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