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Mar/22

“春秋左传”之闲传

读博文https://www.sohu.com/a/525765552_322551?spm=smpc.author.fd-d.8.1646290337551EyrD3P0后评论,记录于下。 不敢苟同。左传应该是累世积累下的“文本”。 左丘就是左史的别称,“左史记言,右史记事”也。其居称左丘,如孔丘。 左传的定本当是累世传到某一代,写定成文本了,其人很可能就叫左明,或左丘之明。 左传乃解经之一家之言,言传心授的家学本不该写定文本的。写定文本意味着此”传“已经广播于“左家”之外,鲁泮池之外。这大概也是到了西汉,左传不被立为官学的原因:“传”只存于口耳,纸面之“传”来路不正。今日秦腔有高频口语“闲传/fchuan2音”,坊间之言也, 对应另一种”传“就是一家之言如春秋三传。“传”,一家之言,可以是“国”学, 也可以是“家”学,春秋战国社会阶层打乱以后,“国”学,“家”学大多逸散于民间了。

17Oct/21

戈大爷不是历史学家

读戈尔斯坦的“一个西藏革命家”,本文原发豆瓣:https://book.douban.com/review/13797995/ 这本书买了很久,一直没看,兴趣不大,是个涂脂抹粉,准确的说是个洗白的书。平旺是个革命者毋庸置疑,但是其政治水平的低微远不足以胜任其“参谋”一职,而除了他们打倒的范明,核心领导都是武夫。妄人和武夫们导致了西藏解放大业的严重错误,以致今日西藏还隐隐有各种达赖相关的问题。 这里主要来说戈尔斯坦这个人的,在喇嘛王国一书里他采取了达赖策略,在最开始两面讨好。到了西藏现代史第二卷,就开始全方位为达赖洗白,书中无数黑体字议论夸耀达赖或为达赖叫冤,恰恰跟他所引的历史材料相左。 能长期广泛进行如此深入研究的人,思维和意志当不是妄人。对美国无数颠覆西藏的行动,没有一句谴责,却数次谴责嘲笑范明的正确分析和行动,对达赖班禅之争的重要历史事件,隐匿重要的史实:民国政府册认班禅的证书,以及达赖的班子见到证书后立即从对抗变为恭顺的事情。

27Sep/21

“实劳我心”和秦腔的“劳人”

秦腔遗存了诸多古语古音,“劳”字做动词在当代秦地口语尚有遗存。我姥姥,蒲城人,一句口头禅就是“xx劳人得很”,也常说“把人劳的”。此劳就是诗经里的诸多“劳”字动词用法。比如: 邶风/燕燕:瞻望弗及、实劳我心。邶风/雄雉:展矣君子、实劳我心。卫风/氓:三岁为妇、靡室劳矣齐风/甫田:无思远人、劳心忉忉。魏风/硕鼠: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陈风/月出:舒窈纠兮、劳心悄兮。郐风/羔裘:岂不尔思、劳心忉忉。曹风/下泉:四国有王、郇伯劳之。小雅/节南山:不自为政、卒劳百姓。小雅/巷伯:骄人好好、劳人草草。苍天苍天、视彼骄人、矜此劳人。小雅/白华:维彼硕人、实劳我心。大雅/旱麓:岂弟君子、神所劳矣。 先秦古语里形容心情的字汇极少,“劳”字是几个常用字之一,用于人就是精疲力竭,用于心就是翻江倒海,痛不欲生。另一个常见字是“怒”,但凡上天或君子有“怒”,一定会有后果,后果一定很严重。诗经里不大容易看出后果,左传里每个君子之“怒”的后果都写的明明白白,有兴趣可以去翻看一下,对照今日“怒”之语用就知今古之异。以下是左传隐公十一年之“子都怒”的故事。公族兄弟之间一怒而杀身。 公孫閼與潁考叔爭車,潁考叔挾輈以走,子都拔棘以逐之,及大逵,弗及,子都怒。秋,七月,公會齊侯,鄭伯,伐許,庚辰,傅于許,潁考叔取鄭伯之旗蝥弧以先登,子都自下射之,顛, 语言的根源和标准就是我书我言,而先秦以至唐代,我言即秦腔。至今在河东,关中至陇西的“秦地”的广大地区的山野田园间,农夫主妇的乡俗口语里,依旧保留了诸多古文的音训和语法。唐代以后,正音在黄河下游至江淮流转,最后定于北京,以致音训跟文字,尤其是古文产生了诸多分歧,好处是学派繁衍昌盛,各自站在江淮,闽粤的乡音也可以训读古文,成一家之言,反倒是当今的正音普通话不敢自称是古语的传承,此西学东渐,自沿海侵凌内地之弊也。这不啻以印度,新加坡甚至日本人的英文口音去追述英伦发音,词汇和语法,谬矣! 有关此“劳”字作动词的情况,各地小伙伴们说说看你的家乡方言里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