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电视台2013.11.18开始播放6集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 可以与本文参照,文本视觉各有千秋。此文成文半年后,看到央视2012年拍摄的”茶叶之路“纪录片,该片记录了清朝始的晋商茶叶之路,相较于唐宋起始的茶路只是短短一瞬,期间的纷繁复杂转折已让人目不暇接,可知茶叶的历史如瀚海也。

D1,出发 Oct.4

PM25在两天的优美曲线后,今天开始攀爬,回到了那个正常的帝都橙红色的图标。

IMG_20131004_114414起点

行前通常是情绪平静,还有点迷迷糊糊,要去的景点,要做的事情一概想不起来了,为旅行读过的书连名子也一一忘掉。出门的感觉就似久睡起来摇摇晃晃的出门去小店对付一顿晚饭,打瓶酱油,完全跟旅行对不上——再强烈的欲望也经不起长久的燃烧啊。

去西客站一路地铁,人不多。到了西客站南广场售票厅取票,自助机器竟然一半都没人。买票窗口也是,这是国庆大假的帝都车站?

IMG_20131004_130840西站南广场
IMG_20131004_131619西站候车室
IMG_20131004_135532一等座空无一人二等座满

去西京的车上跟一对挪威夫妇坐一起,仙女般的女儿坐在极瘦高高的她爹的腿上。跟仙女的胖妈聊了一路,仙女爹基本一言不发。仙女妈是芬兰人,护士,嗜好养马骑马,貌似是个半职业的训马师。现在的高头大马跟她8年有整,给七岁的仙女也买了头矮种马。曾经不到2000(不知是什么货币)收了一匹马,调教驯养一年多,以6000多出售,听起来是个赚钱的买卖,赚的钱充作婚礼的费用。马厩是租的,离她在奥斯陆郊区的家也就一公里。仙女妈说养马不费,也算是较为普遍的行为。照片里马厩巨大,一片草原,都看不到马房子的踪影。地广人稀就是可以玩儿点不同的东西啊。仙女爹貌似也是个半职业运动员,马拉松,自行车,踢打球,更不用说冰雪项目了。曾经参加过慈善募捐的长途自行车活动,奥斯陆到马尔默(不知道记得对不对)600多km的一口气骑行,27个小时搞定。高高极瘦的体型有点看不出来啊。分享了两国夫妻儿女父母等人伦种种异同,讨论了一些老外在天朝旅行的疑问,交流了在其他地区旅游的感受……四个半钟头在闲话就过去了。胖妈掏出一只过敏急救针”这个能buy me 七分钟”,包里还有两只,总共能顶二十一分钟。她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死活, 也要出来旅游的那种,即使旅游地木有挪威式的直升飞机急救服务,不旅游毋宁死, 呵呵。 拜拜,下车,去吃方计葫芦头。

睡前扫了眼帝都PM25,几近爆表。

D2 泾阳砖 Oct.5

解放后泾阳砖断绝,生产移至湖南益阳。自有记载历明清民国共和四朝,毁于一旦。

近年泾阳砖在陕西死灰复燃,甚至被文物超级大省陕西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可见其重要性。一般而言,在陕西自宋以降的东东是没人稀罕的。

网上有泾渭茯砖销售,厂家在咸阳。网上联系到一个经销商可惜去了青海。泾阳砖在解放后曾公私合营,将一堆民营茶行合并,移至几十公里外的交通更便利的咸阳生产,五八年就撤厂–因为湖南安化研制茯砖成功了。

在泾阳县兜了一圈没找到茶行,就先拐进文庙,也是泾阳博物馆。这文庙毁于清末的西北回乱——馆史称回民起义。有几根粗大本地出土的古象牙,还有一些制作精良的明代民间青铜明器——王桥镇出土。

得到馆员指点,找到了号称泾阳第一茯茶的茶艺馆——最早最大有藏品有生产展示有茶馆。此地称茶馆也不准确,当年做过房地产的贾老板颇花了些心思建造这个三层的仿古式四合院。老虎灶,茶亭,茶神祭台,炒青陈仓渥堆压砖生产展示,藏品茶展示(看到了牦牛皮包的喇嘛藏茶,号称价值百万,我猜100年的藏茶应该不是泾阳茯茶,藏茶主要出自四川雅安,由牦牛皮包裹运输。茯茶主要行销西北,在泾阳改包布袋),民间茶具展示一应俱全,二楼的茶馆甚至带个小舞台。只可惜泾阳地小,茯茶断代几十年,国庆假日,除了我们再没有访客。

IMG_20131005_102602

贾老板的泾阳砖陈列室
IMG_20131005_110522

民国的“官引”

听闻我们是茯茶爱好者,贾老板带着我们上上下下遛了一圈,头一次看到真实的茯茶金花如繁星点点,大小如细火柴头。“你照片上看的金叶一般的金花不对的,像咸阳的那家原料取陕南青茶,湖南安化的更缺了碱度极高的泾阳井水,是泾阳的风水造就了茯茶,现在只有俺这最正宗。解放前俺家在湖南安化有三座山,地契还在呢。泾阳茯茶原料必须是安化黑毛茶,但制作一定要在泾阳。”不过话说回来,贾老板请我们喝的本地井水泡的茯茶实在难以接受,三四泡之后才勉强适应。贾老板的祖辈是茂盛茶行的制茶师傅。最多的时候泾阳县105家茶行,做的都是销往西北的边销茶。贾老板还给我看了看他们家八十年代做的茯砖,应该是其对茯砖念念不忘的最好证明。泾阳除了茶业,也曾经是西北地区最大的皮毛业,兰州水菸和药材的集散加工地。

IMG_20131005_110633

包着牦牛皮的藏茶,那个百万喇嘛藏茶忘了照
IMG_20131005_111534老泾阳茶行都祭拜茶圣
IMG_20131005_111312乡下大茶壶

泾阳砖跟现在益阳的茯茶最大的区别有两点

  • 泾阳特有的高矿物质的井水
  • 泾阳发花房(烘房)不像湖南茶厂用火烘干,只是利用自然气温在一期发花房透气晾干,然后在二期发花房保温保湿,让金花自然发酵繁衍

IMG_20131005_123818蘸水面

继续西行去王桥镇。贾老板并不知晓泾阳人南下雅安制藏茶的事情。看来入川的应该只是王桥石桥人等,跟做茯茶的不一定有关系。同在一县,王桥石桥离泾阳县城不过十几二十公里路,相互应该是知道的,也许还有交往,但是毕竟断代六十多年了,物是人非。

老街十字路口的一位50多岁的大爷证实了这件事:王桥人祖祖辈辈不断的南下雅安经商,茶为大宗,什么生意都做。每一代都有年轻王桥人步行数月翻秦岭,走褒斜古道,下四川的。等赚到大钱时则轿子满载钱财回乡,当然也有赚不到钱流落蜀地的。王桥镇本有于家大院型制不弱于山西乔家大院,可惜本地不知爱惜,10年前售卖外人,被人移至他乡,不知所踪了。泾阳项谚“东刘西孟社树姚,不如王桥头一撮毛“, 这个一撮毛就是指于家,以茶业药材为主,湖南有茶山, 商号多在蜀地。现在的镇子,一座老宅都没有了,只有小溪依旧奔腾。

D3&D4 喝酒和火车 oct6,7

晴雾霾

从宿醉中醒来,柞水牛背岭的早晨有点凉。四周山峰已经一簇簇的红色了。IMG_20131006_080548柞水

天朝人民现在富裕了,出来度假3家10来个人包个大别墅,一夜万七人民币,爽!蜗居一天醒酒。
IMG_20131007_064845硬卧
IMG_20131007_115917

列车午餐IMG_20131007_171521列车

D4一大早火车去成都。多年未坐硬卧了,现在叫新空调车:6人对面三层卧具加了隔断,像个小包间,只是没门。盥洗处三人用,卫生间依然奇臭,好在至始至终有水冲。经典的绿皮车厢成了白色。

宝成铁路无数的隧道,过宝鸡不久到达秦岭分水岭。眼看清澈小溪一点点浑浊起来,成为大河。

午夜到成都,车站广场依然人山海。大喇叭放舞曲,一对中年妇女翩翩起舞,近左一个橙色衣裤带黄色反光条的影子也边上婆娑起舞——清洁工一个人自娱自乐。站在漫长的出租车队中,有了橙色舞者的陪伴,疲乏散去,exotic。

CC BY-NC-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