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Feb/17

1.26 沁阳-吉利-稷山-韩城-合阳 北京珠海千里行第二天

7点黑漆漆上路,在上高速前把狗狗们遛了,直奔洛阳吉利会友。
在孟津的下河图村刘秀坟前一起喝非物质遗产-铁谢羊汤。一碗羊杂汤20元,烧饼还要店外购。
朋友90年代就开始光临这里的非物羊汤,其时是邻家创业,非物家学艺邻家,也开了店。
众食客热捧邻家,非物和其它家生意寥落。有一年记者访查羊汤馆,发现都用洗衣粉洗碗。邻家硬气的说:大家都这样。非物家暗中使钱,于是报道中就缺了他一家的名字。自此非物家生意独大,大家忘记了原创都去非物家。到了要讲文化的时候,非物家顺杆爬,登上了非物的大船。招牌写着三代传承,也许不是虚言:90年代创业的店主,现在应该三世同堂了,哈哈。
喝罢羊汤,刘秀坟遛弯登顶,景区里各种景点名称,本地友人也是头次听说,十几年前没有这些说道……
心里胃里暖洋洋回头奔济源方向。高速过王屋山南侧,距离尚远,未能一睹道教第一名山的风姿。盐铁论中“温、轵富冠海内,皆为天下名都。”, 轵就是济源。这里是几大富饶盆地的交汇处,南下北上,东去西来的核心商道,先秦到汉代人文荟萃。现在嫣然是偏远山区,不为外人所知了。
稷山县下高速打尖,顺便看看稷王庙。不想人山车海,艰难从车海里脱身。吃了莲菜肉馅的饺子,香。拜了稷山上的元代建制大佛寺,热气腾腾的盆地居高尽揽。
 
过了黄河大桥不久到韩城,还留有不少老房子,文庙里的龙门杠独此一家,号称中间步道只为皇家开,平日一条石杠横道。此地就是秦晋争霸时的站略要地少梁城,古称龙门。据守大河天堑,其实是两边都要占据的。就如守长江就要守住江淮之地,守汉水,襄阳樊城一个都不能少。当地一个大爷说山西那边的龙门是解放后的山西籍领导扶持出来的名字。
 
韩城,心目中的一座高峰,只因司马迁祠在此。祠在塬的北坡,比邻一条古老的石阶路,当地人说这里是古时的商道。中国史家的最高峰就在这里,面河背阳,风水不伦不类,是不是其阉人的缘故? 族村就在塬上,徐村,后裔都冯姓,同姓,抛弃了华贵的司马姓氏。一代巨匠,其人其后受到的曲折,非常人所能了解。
查网,司马迁祭祀也成了非遗,其仪轨暗含历史勾陈。
夜宿合阳洽川,以黄河湿地和处女泉闻名,全是整齐划一的农家乐,就我一个投宿者。热锅盔就炒菜,珍馐啊。
12Feb/17

1.25 北京-沁阳 北京珠海千里行第一天

搬家到珠海,千里之行,自今晨开始。
7座车放倒了4座,仍然塞得半满,,外带俺家三狗,百岁布布,还有一对同窝中年男女狗,聋子托托和村女点点。四个生物一堆人狗杂用吃食,满满登登。
5:50出发,一路畅通,京港澳高速一路八车道,过了保定开启120km自动巡航,全程不打磕绊,不禁暗暗称奇-干线春运也这么爽?介不是美国嘛。一路同行都规规矩矩,车子稀稀落落,公路也没大车辙,一气儿开俩小时,也没啥疲劳感,跟10年前车况路况全然不同了。长途驾车made easy,有在米国inter-state驾车之感。
下高速造访赵州桥,之后访安阳殷墟,分别走了20km左右的县道国道,接了地气。行车,路人,商贩在时窄时宽的路上恣意妄为,道路破碎不堪。
安阳一段国道南向车道路面尽碎裂,夹杂各种大坑,北向车道虽然脏乱,确依旧平整。南来北往的四轮两轮就在平整的一侧路面上互搏抢路。进入集镇,简直就是鸡飞狗跳了。
乡道上看沿路村名,如柏镇,野鸡铺,柏乡,文峰塔……,古风美妙如画,跟眼前的遍地的垃圾怎么也联系不到一起。
原本计划鹤壁访友落脚,中途得知他今天放假回洛阳吉利了。
信车由路,天黑前到了沁阳,沁园之所。无论附近的景致和晚上街边吃的,跟沁园的美好全不沾。从新乡转焦作到沁阳,太行余脉,肥美的盆地平原交杂,黄土也浓厚起来,路边干干净净,沁园的底子还没被彻底毁掉。
01Jan/17

读“丝绸之路”

跟想象的很不同,一般丝路的书会从东讲到西,或反之从罗马拜占庭讲到中国日本,对丝路中段一笔带过, 就如一个透明无阻碍的管道,没什么可以讲的,除了骆驼,粟特,宗教几个字,没有什么细节。

“丝绸之路”反其道行之,忽略两端,对丝路中段做了古今通考,从一段段的小丝路,小博弈,搞到现今的欧亚/全球一体,大博弈(great game),乃至全球博弈。

本书的缺憾是东方视角的欠缺,也许这个只能由东方人来完成。落后西方数百年了,是东方人迎头赶上的时候了。

洋洋洒洒大部头一个,总体上还是史实和流水,没有高屋建瓴,没有对丝路乃至人类社会的总结和理论探讨,辜负了全球人民对现今社会和政治的新理论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