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Aug/21

读梅英东的“中国变奏曲”

读了一大半读不下去了,因为我是北京人,知道北京的风土和冰场,有些是天然真冰,有些是大mall里的冰场。我跟作者年龄相仿,那个时代的北京人情是什么样我也很清楚。

这部书应该称为虚构作品更为恰当,作者虚构了为了“路过”法轮游街而特意在北海公园四月一日的春风里滑“真冰”,虚构了为了路过前南使馆事件抗议米国大使馆而去国贸滑冰,回程时下地铁而“路过”秀水米使馆。 满篇忧郁腌臜的中国土地,作者率真的个性忍了二十年,不愧是和平队第一批的杰出代表。重要的事实都是虚构,全篇还有什么不能虚构呢?过去二十年是中国翻天覆地的二十年,只要不是白痴,都明白它意味着什么,而本书全篇的阴郁嘲讽,不是作者的性格原因,就是刻意营造,即使他在北京娶了个中国老婆这么喜庆的事儿都不能冲淡。。。

致第一批和平队成都站的杰出毕业生…

以上原发豆瓣书评,有改动
16Aug/21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商颂 殷武/佚名 The end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 商颂 殷武/Shang Song – Yin Wu by Anonymous

商颂 殷武

Full video also available at Bilibili: 商颂 殷武

The last poem in Shijing was strangely categorized as an anthem song with very important significance. By carefully look into this poem, the cornerstone of morality in ancient time: Be Prudent to Ending(慎厥终) is related and analysed.

A new methodology of interpreting ancient Chinese character is introduced and sampled. This methodology is a random thought after going through a lot of characters of oracle bone script and bronze script. For the moment, I call this methodology as Vision Cognito. The characters 挞 阻 are applied with this methodology as examples at 6:54 and 11:30

商颂 殷武
佚名

挞彼殷武,奋伐荆楚。
深入其阻,裒荆之旅。
有截其所,汤孙之绪。

维女荆楚,居国南乡。
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

天命多辟,设都于禹之绩。
事来辟,勿予祸适,稼穑匪解。

天命降监,下民有严。
不僭不滥,不敢怠遑。
命于下国,封建厥福。

商邑翼翼,四方之极。
赫赫厥声,濯濯厥灵。
寿考且宁,以保我后生。

陟彼景山,松伯丸丸。
是断是迁,方斫是虔。
松桷有梴,旅楹有闲,寝成孔安。

15Aug/21

读“现代西藏史”第二、三卷

戈尔斯坦的“现代西藏史”到今年已经有四卷了。第四卷英文版出版于2020,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版出版于2021。除了第一卷在国内出版,即畅销书“喇嘛王国的覆灭”,其后三卷均未在国内出版,有意思的是中文大学港版是简体字,而非香港本地图书所用的繁体字,其目标读者不言而喻。很早就看过国内版第一卷,内容详实,虽然有些地方明显闪烁其词,但不啻为其时有关西藏的优秀的历史书,甚至是唯一的。其后,再未挑战西藏相关的大部头,觉得当前的西藏历史已经看得差不多了,而更深入或更有理论水平的史学著作尚需时日。即使买了戈尔斯坦的平旺的传记,有机会购买和阅读戈氏“现代西藏史”后三卷,也都提不起兴趣了,直到近期读了范明回忆录“西藏内部之争”,又燃起了对这一段历史的兴趣之火。关于过去的西藏阅读,除了戈氏著作,大部头有“鞑靼西藏旅行记”,“雪域求法记”,“龙在雪域”,还有一些西方人,印度人和民国政府相关人士的西藏记述和回忆的小书。

“现代西藏史”第二卷的阅读,真的让我又倒胃口又义愤填膺,戈氏将美国视角作为上帝视角来审视西藏的这一段历史,在政治上把西藏的利益作为和中国博弈和损害中国及西藏利益的抓手,西藏对于美国的唯一利益就是来损害中国,而对这种后果会带来对西藏及西藏人民的巨大损害也视而不见。这跟他貌似客观地评价西藏急需改变的落后腐朽社会现实,以及略带赞许毛泽东制定的以西藏全体人员为改革主体的渐进式的不设期限的西藏政策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为什么美国人作恶而不受天谴呢?这是我的一个大问号,也和戈氏本书夹叙夹议的行文风格也有着巨大的差异:一句异议都没有,遑论褒贬。

这里主要来说戈尔斯坦这个人的,在“喇嘛王国”一书的写作中里他采取了“达赖策略/Dalai Tactic”,在事物的开始阶段两面讨好,做个两面人,即戈氏原话“这个达赖喇嘛和那个被描述给美国和印度政府的达赖喇嘛截然不同”,其实这两个达赖喇嘛都是真实存在的,不过一个真一个假,真假也可以在不同时期转化。两面,这是达赖一个最重要的特点:置身于所有事情之后,不让自己的行迹为人所查,这样就能很悠然自在地给各方都展现友好的姿态,即使各方是你死我活的仇敌,而活佛的光环和制度,是达赖面具的基础:没有一个西藏人敢公开说出忤逆达赖的话语(包括中国政府,这是对西藏人民的基本尊重),除非颠覆他,达赖被颠覆在西藏历史上也不少见。在第二卷有大量的戈氏和达赖对质查证历史事件的记录,达赖就两种解释模式,这事儿是下人做的,他的官是我委任的(司曹,其后第三部里的大管家帕拉和阿乐群则),人品我是信任的,他做的事儿我一概不知。另一种就是记不清楚了,连他跟四川省委书记起了矛盾被上告,总理得知后在万隆会议当中致电达赖,要求其在成都多停留几天等待总理回国在成都相见以解达赖之怨,当着达赖总理严厉批评了四川省委书记的做法。这个冲突被达赖轻描淡写一句话不记得了。这就是达赖的方法,起初把共产党和美国都给骗了,没人知道他脚踩几只船,想做什么,不能不说达赖很厉害。主席气度广大包容四海,只要你不公开做任何妨碍西藏进步变革的事儿,暗地里你随便玩儿,你就是口吐莲花要我们给你下跪都行:为人民服务就是要这个样子嘛,你达赖也是人民一员。然而历史的事实是,每次把达赖往前推一步,一定有更多的幺蛾子飞出来,提线的十有八九都是达赖。即使如此,主席和中央也对达赖及其集团全部包容。

在“西藏现代史”第二卷,达赖面具这个难题也是戈氏的,因为利益的冲突已经开始。虽然十七条的执行已不再有时间表,但是有关藏币和藏军的处理问题让所有人不得不表明态度。达赖依旧高明地没有发布任何相关的谈话,也如过去一样,中下层各色人等和团体出来坚决反对,甚至一些藏军声明即使没有任何报酬也要誓死保卫达赖,颇有十几岁红卫兵的精神。究竟谁威胁达赖了呢?达赖忐忑赴京参加人民代表大会,高高兴兴如期回拉萨,哪有有如此巨大的危机和危险需要藏军“免费”保护呢?还是如人所知,凡拥护达赖的,钱不会少,就如被西藏工委强烈要求撤职的两位司曹,达赖亲自出面保全一切待遇和爵位而离职,还不用操劳政务。戈氏自本卷开始全方位为达赖洗白(在第三卷甚至改写十三世达赖的历史,称其拒绝西藏现代化,拒绝建立西藏军队),书中无数黑体字议论夸耀达赖或为达赖叫冤,恰恰跟他所引的历史材料相左。能长期广泛进行如此深入研究的人,思维和意志当不是妄人。对美国无数颠覆西藏的行动,没有一句谴责,却数次谴责嘲笑范明的正确分析和行动路线,难道自己说过的为了改革西藏农奴社会的大义,戈氏都忘了?戈氏对达赖班禅之争的重要历史事件也有所隐匿,我这个纯业余读者都看出来了:民国政府册认班禅的证书,以及达赖的十七条谈判班子见到证书后立即从对抗变为恭顺的事情。班禅证书有两个重要意义,其一中央政府对西藏的行政权力,其二是西藏人无论达赖集团还是班禅集团对中央政府的权力认可。所有美国的貌似中正的历史书籍或回忆录永远是这个笔法:轻描淡写提一句美国认可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对班禅的民国册认证书(很多书对包括清朝和民国册封历任达赖的事儿)和事件一概隐匿,然后再提出诸如藩属国之类的法理概念争论,已经成了美式八股文。这些关键事实的隐匿,就是要证明范明的政策性错误,以及平旺和数个武夫 (可能是连带性的,戈氏和平旺的关系不用多言,平旺和达赖的关系有心人也可以查查,在第三卷里达赖称:他/平旺知道西藏是个单独的国家) 的正确,更要加强达赖身上的光环,让诸多达赖耍弄强压班禅的事实看起来合理合法。比之太阳和月亮,历史上因年龄差异偶有互为师徒,徒弟给师傅磕头,本质上说明了达赖班禅的宗教地位是一致的。达赖屡次强压班禅,其一利益所争,其二心胸,哪有什么佛门大德。有意思的是关于主席的雄谋大略,戈氏还尚有自知之明,没有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除了一两处极其隐晦地暗讽主席,全书三卷都貌似“中正”的描写主席关于西藏的天才的政治策略和最人性的改造方法:西藏政教一体的农奴社会,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是行将灭亡的,除非把西藏永远隔绝于世界。改造一个社会,历史上都是依靠大规模的流血来完成的,西藏的结局虽然没有达到主席的预期,但是相比世界历史,已经是非常仁慈人性了。更有意思的是,有关美国颠覆西藏的所有叙述,没有一丝一毫美国总统和议会的影子。从这里也可看出一斑,戈氏是如何“精心”选取历史片段和组合的。

戈氏还有本关于平旺的传记,这本书我买了好几年,一直没看,兴趣不大,是个涂脂抹粉,准确的说是个洗白的书。平旺是个革命者毋庸置疑,但是其政治水平的低微和觉悟的纯粹性远不足以胜任其构建西藏政策的“参谋”一职,而除了他们打倒的范明,核心领导都是武夫。妄人和武夫们导致了西藏解放大业的严重错误,以致今日西藏还隐隐有各种达赖相关的问题,这是有关西藏人民和中国人民福祉的悲哀。主席和中央政府为西藏花费了无数心血和财力,被这几个人给糟蹋了。

自从BBC滤镜被揭露和证实以来,西方在对华宣传,学术等等各个领域看起来都有施加这个“技巧”,以下是本书的四卷英文版封面和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的第二-第四卷的封面,看官自己品吧。

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
现代西藏史
14Aug/21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商颂 玄鸟/佚名 The King of Yin Ruins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 商颂 玄鸟/Shang Song – Black Bird by Anonymous

商颂 玄鸟

Full video also available at Bilibili: 商颂 玄鸟

This anthem is dedicated to god of heaven and the first Shang King, namely Cheng Tang(成汤/商汤), while the host of this grand ceremony, Wu Ding(武丁) put his name into this anthem song which make this anthem the only kind in the Book of Songs.

Wu Ding is know as the King of Wu Ding Prosperity(武丁盛世) around 1200B.C. with many stories left in the history book which is quite rare, most of the Shang Kings had only their names on the history book. In 1976, the tomb of Fu Hao (妇好), Wu Ding’s wife, was excavated intact, the only intact Shang royal mausoleum known so far. This video is about Fu Hao and her tomb in English: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BEn0sk3ZOc

商颂 玄鸟
佚名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
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
方命厥后,奄有九有。
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丁孙子。
武丁孙子,武王靡不胜。
龙旂十乘,大糦是承。
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
四海来假,来假祁祁。
景员维河,殷受命咸宜,百禄是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