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an/17

读“丝绸之路”

跟想象的很不同,一般丝路的书会从东讲到西,或反之从罗马拜占庭讲到中国日本,对丝路中段一笔带过, 就如一个透明无阻碍的管道,没什么可以讲的,除了骆驼,粟特,宗教几个字,没有什么细节。 “丝绸之路”反其道行之,忽略两端,对丝路中段做了古今通考,从一段段的小丝路,小博弈,搞到现今的欧亚/全球一体,大博弈(great game),乃至全球博弈。 本书的缺憾是东方视角的欠缺,也许这个只能由东方人来完成。落后西方数百年了,是东方人迎头赶上的时候了。 洋洋洒洒大部头一个,总体上还是史实和流水,没有高屋建瓴,没有对丝路乃至人类社会的总结和理论探讨,辜负了全球人民对现今社会和政治的新理论的期盼。

26Dec/16

不结盟—尼赫鲁的惊天骗局

读完麦氏的印度中国战争,赶脚是非常详实的报道和分析,以英帝的血统和家学得出这样的公允结论, 实属不易, 难怪基辛格对周恩来说:看了这本书, 觉得可以和你们(中国)做生意了。 欠缺?当然是忽视了帝国主义的因素对战争的影响,满篇的美国政府和大使的影子,时不时出现的英国人和伦敦,英帝给印度的是思维和认识的传承, 美帝是提供情报,军火和政治承诺的印度的新主子。 三哥继承了英帝的帝国主义之衣钵,无奈印度产的心脏不够宽广,政治水平和能力都是下等,还自己洋洋得意,实不知全都在美帝大哥的掌控之下。。。。三哥唯一胜出的是那张嘴,到今天我们也搞不过他。 意淫一下:尼赫鲁偏执的固守麦克马洪等帝国主义划线,内因当然是继承了英帝的帝国梦,外因跟英美也密不可分,边界的法理和历史依据是尼赫鲁派他的侄儿去伦敦研究得出的结论,美帝从一开始就参与了西藏流亡人士和游击队的计划,印度时不时想打到西藏的念头跟美国人搅局西藏的举动是一件事情的两个面。难怪被我兔爆菜后,印度第一外交反应是秘密求助美国出兵,印大使在米国人前痛哭流涕,不就是儿子见老子的样子么,这个状态绝不是一日而就的,爹儿眉目传情,搞来搞去,有时日了。。。。 不结盟—尼赫鲁的惊天骗局, 是印度帝国梦的羊皮。 这是我对尼赫鲁的看法。 麦氏的网站不知是被封了还是自己停了 Henderson Brooks-Bhagat report也无处寻觅。

31Oct/16

肖申克的救赎和卡萨诺瓦

1994年的奥斯卡奖是个巅峰时刻,维基中文是这样描述的 《阿甘正传》赢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导演、男主角、原著改编在内的6项大奖,是这个夜晚的最大赢家[5]。其他获奖电影包括胜出两项的《艾德·伍德》、《狮子王》和《生死时速》,以及获奖一项的《沙漠妖姬》、《蓝色天空》(Blue Sky)、《鲍伯的生日》(Bob’s Birthday)、《子弹横飞百老汇》、《烈日灼人》、《弗兰兹·卡夫卡的美妙人生》、《燃情岁月》、《疯狂的乔治王》、《林璎:强烈而清晰的洞察力》(Maya Lin: A Strong Clear Vision)、《低俗小说》、《公正时刻》(A Time for Justice)和《男孩日记》。晚会的电视直播平均吸引了超过4800万美国观众收看,创下1983年第55届颁奖典礼以来的新高。 “肖申克的救赎”虽获7项提名,在这届奥斯卡上颗粒无收。9年之后,肖剧晋身AFI100(美国电影学会选出的前100位美国电影),列位72,远超阿甘正传(76位)和低俗小说(94位)。 电影,非我所好,更无热衷。肖剧是屈指的几部电影:拿起来就看,看起来就津津有味,每次看都有新鲜所得,心情随剧情和人物起伏,悲伤,捉急,舒心,幸福。。。 对于肖剧,2016年10月造访了威尼斯后, 我有了新的认识。 威尼斯共和国,在声名显赫的欧洲国度中,是跟罗马帝国一样不仅雄霸一方,历经800年,是少有的高寿国度。威尼斯共和国的根基:东方贸易和航海,自1453年奥特曼帝国占领伊斯坦布尔开始走下坡路,第二计重锤是葡萄牙的印度航线和西班牙的美洲航线的开拓,令威尼斯一直自认为占据天下中心的信心和事实崩溃。18世纪画家卡纳莱托,提也波洛画的是”小确幸“, 而16世纪威尼斯鼎盛时期提香,丁托列托撑起的是威尼斯画派的旗帜。这是威尼斯腐朽堕落的末法年代。18世纪末,共和国被拿破仑军队所终结,最后一个总督/Doge退位。 18世纪的威尼斯,就如营养极为丰富的酱缸,几个世纪搜刮积累的财富,积累的人脉和能力,在弹丸之地聚积,发酵。民间情色,赌博,聚会,游艺。上层同样奢华糜烂,大量贵族因赌博倾家荡产。嘉年华长达半年,大家终日放浪形骸。。。 卡萨诺瓦,威尼斯之子,生逢其时,铮铮佼佼者也。他的生平丰富多彩,远远不能以浪子所涵盖。这个欧美家喻户晓的人物,并不为东方所熟悉:文青们津津乐道的肖申克的救赎,我认为是斯蒂芬金盗取了卡萨诺瓦的创意,情节和细节,一声致意也没有,有违大家之名,也无大家的风骨–某次偶尔看到斯蒂芬金的照片后,实在难以相信诸多奇思妙想能出于这么个面相猥亵的男人头脑中。 卡萨诺瓦,亲力亲为完成了威尼斯著名的铅皮监狱的越狱,也将细节记载于他的大作”我的一生“(Histoire de ma vie)。以下是关于卡萨诺瓦越狱的节选。 冤狱 “因为搜查装走私盐的箱子只是一个借口,”他答道,“毫无疑问,他们要搜查的是你,他们希望找到你。你的保护神在冥冥之中保护你,让他们没有遇见你。我建议你赶快自救。你最好现在走,明天也许就太晚了。我当过八个月的法官,我知道法院的工作效率。大捕快破门而入,绝不是为了搜寻一只装盐的箱子!孩子,听我的话没错。你应该尽快逃往佛罗伦萨。危险过去之后我会给你写信的。” 我执迷不悟,毅然答道:“我自觉无罪,无所畏惧。我不能听从你的忠告。” 初入狱中 时值酷暑,我站在窗栅边,将胳膊肘支撑在窗框上。牢房里什么也看不见,于是我很快就陷入到极其阴郁的幻想之中。这种白日噩梦持续了八个小时。晚钟敲响时,我变得烦躁不安了。我需要食物和各种用具,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来给我送饭、送各种生活必备品呢?他们至少应该给我面包和水。今生之中我的嘴从未如此干渴和苦涩。尽管如此我还是相信这一天结束之前会有人来的。但是当听见午夜的钟声时,我放弃了一切希望,开始大声咒骂。白费气力,还是没有人来。于是我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恸哭不止。因为我相信野蛮的法官们已决定判处我死刑。最后哭累了,十分困倦,我昏然入睡。 狱中交往和决定越狱 有一天洛伦茨对我说:“当别人为您打扫牢房时,您完全可以去走廊洗脸。从今天开始您已获准到走廊里去。” 清扫工作要持续十分钟,在此期间我充分利用狱方的善心,尽可能地多走一走。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