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Feb/17

1.31 襄阳-荆州-岳阳 北京珠海千里行第七天

一早过江,在汉江南岸遛狗。
送别襄阳,沿汉水谷地直奔楚国腹地荆州-郢都,中古时期的江陵。G55国道上的车成行成列,穿行在小雨沥沥的丘陵平原中。
翻过几座山岭,就到了荆州平原,离开汉水,进入长江领地。从襄阳到荆州,西面的大山不时从云雾中透出来,东边几近平原了。襄阳-荆州线是中国西部大山和东部平原的交界,和长江汉水一起构成了荆楚人民的底蕴。
荆州围着一圈小矮墙,外砖内土。城墙内侧有一圈幽静的林荫道,从北门进城奔荆州博物馆,道路另一侧是一个一公里多长的湖,已是江南云梦之风了。旧式城镇,城墙城门楼和护城河,钟鼓楼,还要外加一个城内湖泊,是大格局的核心要素。荆州跟西安襄阳济南一样,格局完整。
荆州水深土厚,明代以前一直是重地,三国及之前,是要地。现在的荆州旧屋低瓦,除了满街汽车,好像还停滞在8,90年代。走进博物馆,才知道小城藏大神奇。荆州四宝:越王剑,古丝绸,漆器,西汉男尸,四宝是我瞎起的名字。这里的文物,楚风独树一帜,好看而且量足。很多在其他省市博物馆要坐头把交椅的宝贝,如秦代竹简,各种盆盆罐罐玉器乐器之类的,在荆州四宝的光芒下,成了平常物。很明显,高大上的荆楚自汉代后就慢慢衰落了,四宝都是汉代之前。

荆楚蛮夷-两眼灶

荆楚之事之人犹如繁星,这里记录两个我看到的:优填王旃檀瑞像。以下摘抄自“历史研究” 2012.2
在汉文佛史文献中,“优填王旃檀瑞像”并不是一种泛称,而是一个特定的概念,它指的是佛经中所记载的优填王以“牛头旃檀”这种特殊材质所造的释迦为其母说法的像或后世的其他木材质的仿制像,至迟自梁武帝时代开始就是作为皇家代际传递的一个具有象征性意义的灵异佛像而存在。在传世作品中,日本京都清凉寺的樱桃木旃檀瑞像是其具有典型代表性的传世样本, 至于后世其他材质如金、铜或石质的衣纹与之相像的同类造像,需要更为细致的分析,不宜笼统地都称之为“优填王旃檀瑞像”。
 “瑞像”作为佛像中一种非常特别的造像样式,其最早的源头是“优填王旃檀瑞像”(Udayana Raja Style Buddha),是完全按照释迦牟尼佛成道后在忉利天为其母摩耶夫人说法时的形象雕刻的,是释迦牟尼的“真容像”。
美术史和考古学的研究已经证明这个佛在世时就有“优填王旃檀瑞像”的说法,至少目前是没有考古学或美术史实物来加以支持,但是僧史文献中何以会产生这样的一种发展序列记载?目前来看,这应该是一种有意的安排,是为了突破早期印度佛教艺术中不许表现佛陀形象这个“创造金律”而制造的一种造像理论。没有这个安排,佛教发展中“造像崇拜”的需要就无法得到一个合法的立足基础。
中国历史上有三个优填王旃檀瑞像的记载,只有荆州城北大明寺的瑞像是事实。
    (1)所谓宋孝武帝远征扶南所获瑞像,在源头上就混乱不堪,没有事实依据。首先,释道宣认为龙光寺瑞像来自宋孝武帝远征扶南所获,而历史记载中却没有宋孝武帝远征扶南这个史实发生;其次,唐代释道宣时期,僧界就流传龙光瑞像来自鸠摩罗什,但是道宣又用“宋孝武帝远征扶南所获”这样一个不存在的事实否定了这一说法。显然,这是一个前后充满了矛盾的说法。
    (2)在宋代以前,鸠摩罗什带来“优填王旃檀瑞像”的事实非常混乱,释道宣记载此像在“洛州净土寺”,而当时的僧界却流传金陵“龙光寺”的瑞像是鸠摩罗什带来者。更加令人奇怪的是,当时鸠摩罗什能带来举高丈六的旃檀瑞像,对中原佛教界应该是一件可以引起足够重视的大事,当时的凉州吕氏政权不崇信佛教,对此无声无息可以理解,然而此后倾国力支持佛教发展的后秦姚氏政权对此像也没有什么表示,就很令人意外。
    从元代程矩夫的记载开始,鸠摩罗什由龟兹带来的瑞像不但有了清晰完整的流传脉络,并且同鸠摩罗什父子先后在龟兹、凉州、长安的时间段完全相呼应。应该说,这个记载够清楚的了,但是唐代僧人释道宣所记载的鸠摩罗什带来的瑞像安置在“洛州净土寺”,而程矩夫的记载中,此瑞像就根本没有在“洛州”安置过。后唐僧人十明大段抄录《高僧传》卷2《鸠摩罗什传》的原文,并加入鸠摩罗炎同龟兹王白纯关于瑞像问题的栩栩如生的对话,造假痕迹昭然。
    由上基本可以断言:所谓鸠摩罗什自龟兹带来“优填王旃檀瑞像”的说法,至迟从唐代开始就是一个流传在僧界的“传说”。源于五代时期的详细流传时段,最终在程钜夫所撰的《敕建旃檀瑞像殿记》中被拼接成一份完整的流传时间、地点表。可以初步认为,程钜夫的《敕建旃檀瑞像殿记》,是一份结合前代僧界 “传说”而成的文献。
    (3)梁武帝天监十八年(519)由扶南国进贡的“天竺旃檀瑞像”,是在中国传世的“优填王旃檀瑞像”。此像在北宋朝廷南渡之前流传脉络清晰,正史、僧史、笔记都有相同的记载,梁武帝、隋文帝、宋太宗等历代帝王供奉。此像先是被安置在梁荆州大明寺,后来曾先后在龙光寺、长乐寺供奉。隋唐时期在长安大兴善寺曾供奉过此像的仿刻像。到宋太宗太平兴国末年,此像被从金陵移至洛阳宋太宗的“神御之殿”启圣禅院侧殿供奉。到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旃檀瑞像由启圣禅院侧殿移往正殿,蔡京之子蔡縧是此事的亲历者,留下了详细明确的记录。但是,随着金人南下、北宋朝廷的灭亡,此像不知去向。
    (4)日本僧人奝然于北宋太平兴国八年(983)八月入宋,先后巡礼天台山、五台山等佛教圣迹,随后即在汴京参拜了“优填王旃檀瑞像”,并雇工摹刻,带入日本,至今藏在京都清凉寺内的优填王旃檀瑞像,就是此尊梁武帝获自扶南的“优填王旃檀瑞像”的仿刻像。
查了一下地图, 城北10里纪南镇,哪有大明寺。罢罢罢,只有再去京都瞻仰了。。。
第二个是看纪录片的:南面不远是澧县的彭头山文化,这里发现了人类最早的大米种植。
绕城一周找荆州美食,馆子不多,也都不开门,开门的几家貌似包席。关帝庙前一溜麻辣烫摊,不想吃,饥肠辘辘之下吃了生平第一个华莱士汉堡。后来跟荆州友人询问,才知道荆州美食都在沙市,现今的荆州主城区。
开车上荆江大堤,高出地面10多米,跟黄河的悬河没什么两样。历史深厚的地方,山水都非自然了,真的能人定胜天?
沿大堤开到荆江长江大桥,看大桥和古塔。古塔在大堤上的茶园里,节日不开门,看不到所谓的“塔陷堤中“的样子。沙市自马关条约开埠成市,跟荆州古城隔一条G55二广高速。
跨过长江大桥,进入到了江南境界。常德益阳还是走岳阳?常德澧县有现今发现的最早的大米种植地彭头山,有桃花江,有石门夹山寺,有湖南安华黑茶,还有常德美食,要知道常德米粉通吃了美食大省湖南的大小市镇。
最后还是决定下洞庭岳阳楼,一路顺畅。下高速进岳阳时,碰到了千里行中头一次堵车,耽搁了近一个小时。
之前一路风霜寒气,带着三狗苦苦在网上找住处。今天再也受不了小破旅馆和寒气了,直接电话南湖大广场边的中档商务酒店,我带狗入住哈,包赔求住。。。。随性找酒店,也是樊城入住的心得:地气巨变,民风迥异。樊城的酒店前台吃惊于我的网上高价,建议我退订。打听饭馆,她不太确定大年初三哪儿还有,说可以给我做饭。
此程第一次入住有电梯,中央空调的温暖房间,叹”江南好”。晚餐大白刁,湖南菜随便点都棒哒哒。。。。。
16Feb/17

1.30 西安-丹凤-社旗-襄阳 北京珠海千里行第六天

在西安歇了两天,跟父母兄弟吃了团圆饭,初三清早又踏上了南下的路途。北京-西安行车里程记1450公里。
初二遛弯荐福寺小雁塔,头一次看到小雁塔登塔开放,忙不迭买票攀登。大多数游人竟然不买账,看到收费就退回了,这么个大唐都城的宝贝放到江浙和珠三角一带,登塔祈福的人怕是要排出10里地。小雁塔,传说三裂三合,古长安三大佛经译经场,冬日的灿烂阳光,愿这一切保佑我南下之路平平安安。
7点伴着南下冷空气,黑漆漆冷嗖嗖中出发。驶入沪陕高速,天色开始透亮,云层也清晰通透,是关中不可多得的好天。不久过蓝关和辋川,进入了秦岭深山。到丹凤县开始飘小雪粒。
丹凤县城就是龙驹寨。几十年前我就来过丹江戏水,在龙驹寨上游的商州,那时叫商县。印象里丹江在城南,很宽的丹江河床,暑期也只有两股水流。北边的水流不到小孩膝盖。南边齐腰,水流湍急,得靠在叔叔身上才能水中立身。
龙驹寨是湖广入陕西和西北的水陆码头,徐霞客也在此登岸,留下了记录,商鞅封地据考证在也龙驹寨边,还有汉初的商山四皓,这些都有旅游指引。江边就是著名的丹凤花庙-船帮会馆,冷冷清清。船帮会馆一进的院子,跟山陕会馆高高的门牌楼后是戏台,进大门后从戏台下钻出就到了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最底是个小庙,门口有俩泥塑,生动鲜活,手持铁家伙,估计是镇水鬼和山贼老物件了。广场两边是厢房,也就是丹凤博物馆的展室。
出,过邮局。下车去寄回沁阳宾馆的钥匙,足足搞了10分钟。邮局一人值守,耐心,蠢笨,完全看不出水陆大码头人的活份劲儿。
继续沪陕高速,穿行于莽莽秦岭。
进入河南,田地里绿了(关中也是绿的,秦岭里和河北,北部河南一样,遍地灰突突土黄色)。从蓝关开始的雄山峻岭,到商州丹凤的中号山岭,到进入河南的丘陵和平原—南阳大平原,一片沃土。
略微绕路,探访社旗山陕会馆,形制冠于洛阳,襄阳和聊城的山陕会馆,牌楼大殿高耸,一对铁旗杆完好,刻着陕西同州朝邑xxx铸造。游人熙熙攘攘,车辆左冲右突,有点烦了。这里是汉水,淮河入山西华北的水路大码头,俗称赊店。
一路狂奔襄樊,住樊城小店。樊城城市人口远大于襄阳,两城隔江分立,解放后合一称为襄樊。现在是讲文化和历史的年代,经济和人口的樊城只能被唾弃,襄樊改名襄阳了。襄阳寒意甚于西安和赊店,吃过牛杂面和蛋酒,疲惫入睡。
15Feb/17

1.27-29 洽川-桥陵-西安 北京珠海千里行第三天

除夕,赖了一会床。
下楼洗漱,看见一个小老鼠趴在鼠药盘边,亮亮的眼睛,看我过来,挣扎着动不了一步,亮亮的眼睛定定看着我。。。
楼下店家被我叫醒,7:30结账开门出发遛狗。出门200米就是处女泉大门,不远处还在盖一个“古城”莘国城,此地也号称是“关鸠”的创作地,比河南某地自称关鸠的原创地要靠谱些。周南-今陕西也,河南已经是召南了。胡思乱想着被三狗牵着走,四周的景是没什么可看,应该离处女泉和湿地还差点距离。
驾车奔蒲城桥陵,号称跟乾陵气魄并肩的石人石马石翁仲。不到两个小时到了蒲城县西北的桥陵。陵道宽阔,缓缓上升。有不多见的石鸵鸟和獬豸,我喜欢称其为带翅膀的狮子。陵道和两侧石像形制完整,唐陵中少见。。。嘿嘿俺也没看过几个唐陵,记得王子云在“雅典到长安”里记述了唐陵的考察,那个石鸵鸟和翅膀狮子过眼难忘。
现场感觉,桥陵石刻在唐陵中绝不是一流。鼎盛王朝的霸气,雄壮和硕大跟桥陵不沾边。看看武则天父母的顺陵大狮子吧。
桥陵如乾陵昭陵建在山上,一座梯形的山中心刻了一个V字形坡面,隐隐显出人工的痕迹。在陵山山脚回看,数公里的司马道缓缓下降,最后和绿色肥美的关中平原融合一体。不知道天气晴好的时候,南侧的秦岭山脉能否看见:闪闪发亮的渭河,雄壮的终南山脉,生生不息的一干人民。。。。
除了回程时碰到一个清扫工,偌大陵区,一个人享受阳光,山陵,历史。。。。过年真好!
27-29宿西安南稍门醋溜先生公寓,夜夜平静无爆竹。大年初一早遛狗,见车窗被砸,还有一辆陕A车窗也被砸。西安的贼也太不讲天时人情了,岁岁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