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周易

20Aug/21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周南 葛覃/佚名 A bride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 周南 葛覃/Zhou Wind – Kudzu Vine by Anonymous Full video also available at Bilibili: 周南 葛覃 As the second poem in Book of Songs, the poem should be significantlyRead More…

02May/21

赵王鼓瑟,秦王击缶

史记有:秦王饮酒,酣,曰:“寡人窃闻赵王好音,请奏瑟。”赵王鼓瑟,秦御史前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与赵王会饮,令赵王鼓瑟。”蔺相如前曰:“赵王窃闻秦王善为秦声,请奉盆缶秦王,以相娱乐。”秦王怒,不许。于是相如前进缶,因跪请秦王,秦王不肯击缶。相如曰:“五步之内,相如请得以颈血溅大王矣。”左右欲刃相如,相如张目叱之,左右皆靡。于是秦王不怿,为一击缶;相如顾召赵御史书曰:“某年月日,秦王为赵王击缶。” 古人以五音虞情,不同的乐器有不同的功用和场合,上文之瑟和缶很可能就暗藏了先秦时代的“乐理”。 春秋左传有:君子之近琴瑟,以儀節也,非以慆心也。周语有:琴瑟尚宮,鍾尚羽,石尚角,匏竹利制,大不逾宮,細不過羽。夫宮,音之主也。封禅书有:太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為二十五弦。诗经中多有鼓瑟之词,琴瑟并举,其诗乃君子之诗。单论鼓瑟,非丧即妇人之诗。琴瑟乃君子之乐,然有雌雄阴阳。二王相会,秦王强逼赵王鼓瑟,以此论雌雄也。 说文有:瓦器,所以盛酒漿,秦人鼓之以節歌。周易离卦有:不鼓缶而歌。陈风宛丘有:坎其击缶,宛丘之道。周语伶州鸠有:是以金尚羽,石尚角,瓦絲尚宮,匏竹尚議,革木一聲。:新序有:齊景公飲酒而樂,釋衣冠自鼓缶,謂侍者曰:「仁人亦樂是夫?」梁丘子曰:「仁人耳目亦猶人也?奚為獨不樂此也。」公曰:「速駕迎晏子。」晏子朝服以至。公曰:「寡人甚樂此樂也,願與夫子共之,請去禮」。缶为日常容器,平民之器,诗经国语时代也为雅乐之乐器,而自春秋以来文献则无此乐器记载,被视为平民忘情纵歌的鼓点乐器。蔺相如逼秦王击缶,乃以此论贵贱也。齐景公击缶之故事,说明战国时代击缶并非秦风,而是平民之风。2008奥运千人击缶,正和瓦丝乃宫调正乐之礼,金石大雅之乐。

16Apr/21

国风中的五首五章诗

以先秦哲学及其数字观,分析了诗经中风雅的篇章结构,发现了风雅以三章四章为常的规律。以此原则,着重分析了邶风柏舟,大雅緜,小雅斯干,小明,正月等几首“无常”之歌及其可能的背景,推断小雅正月乃携王之诗。 In line with the Chinese philosophy of Pre-Qin, the rule of chapters is analysed aginst States Wind and Ya in the Book of Songs. Several abnormal poems, which does not compliantRead More…

30Mar/21

古诗漫谈 滁州西涧 vs 邶风 柏舟 谈古诗中的舟和船

在Duolingo的中国古诗双周聚会,诗友和中文爱好者分享和交流的地方。 本视频也可在Bilibili这里看:滁州西涧 vs 邶风 柏舟 谈古诗中的舟和船 本视频是会议录屏,从经典文献中“舟”的释读,历代的有关“舟”的诗句,分析了”舟”在中国古典哲学和诗词里的几种意象的产生和转变。“舟”最早于周易和尚书里是圣王济天下,利万民之器,到了诗经邶风的柏舟一诗里,已经化身为国家和君王的象征,这大概也是荀子 “传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 ”所传孔子言论的来由。自魏晋南北朝尤以唐代为代表,舟船成为个人及其命运的意象,直至今天仍为大众所熟悉,所运用。 以邶风 柏舟作为具体案例,了解了”舟“在古诗中最初的含义。 结合庄子“不系之舟”的哲学理念和“韦应物的历史背景和生平,详细分析了“滁州西涧”一诗精妙款曲的写作手法以及独一无二的“有系之舟”的文学意象,堪称古典“舟”之意境的写作巅峰。 补充:“滁州西涧”乃韦应物述怀之作,对地面“幽草”和上位“黄鹂”的向背,急急春潮的动荡时事,到固守边陲”野渡“的”有系之舟”, 无不反映了韦苏州旻天怀人的人生志向。恬淡是他的文字的映像,悲天悯人是他的真心所在。“恬淡高远”四字不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