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Nov/09

翻译练习:愚蠢网络的崛起

Hits: 80

David S. Isenberg在1997年5月的一个周末成文,同年6月发表在互联网,同年刊登在Internet Telephony的8月刊。
12年后再来回顾本文,仍然在文中的各个段落为作者的远见和睿智击节叫好。文中的观察和预见,不仅仅只用于传统电话网络和互联网的变迁,在今天的web和web应用的日新月异中也具有深远的意义。可以看作是知识社会演化的占卜书。

本文同发译言:http://www.yeeyan.com/articles/view/56852/67030

PDF版下载:http://www.choubb.com/pic/2009/The%20Rise%20of%20the%20Stupid%20Network%20ZH.pdf

image

[本文还有一个新版本- 愚蠢网络的黎明 -作为封面故事发表于ACM Networker 2.1, February/March 1998.。]
为什么智能网络曾经是一个好主意,但再也不是了。本文是一个电话公司里的书呆子关于变化中的价值主张(Value Proposition)的另类远景分析 。

By David Isenberg – isen@isen.comwww.isen.com

简介:
腐朽的前提和持久心智模式

谈到设计的前提,只有在前提依然成立时做出的设计才是有效的设计。前提是通往功效的捷径,而不是相反。传统的电话公司的价值主张在今天的电话网络里体现为:

  • 昂贵的,稀缺的电信基础设施为公众提供质优价高的的服务,

  • 通话-人类的声音-占据了电信流量的绝大部分,

  • 电路交换的语音通话是“通信技术”的核心,而且

  • 电话公司完全控制其网络。

电话公司依然依据这些前提行事,尽管以下事实:

  • 在过去20年里的核心基础设施成本下降了数千倍,

  • 20年来数据流量以两位百分数增长,目前数据流量超过了(依然在增长,但更慢一些)语音流量,

  • 各种不同的数据类型在电话网络里传输(尽管网络是不是针对这些数据类型优化的),

  • 多种不同类型的“通信技术”,从电视到以太网,这不属于电话网络,而且

  • 互联网,它使网络的运作变得复杂起来,因为网络控制能力转移到了最终用户。

智能网络是以上四个论点的直接体现-稀缺性,语音,电路交换和控制。其首要的设计的动力不是服务客户。相反,智能网络是电话公司的一个企图,不同厂商的兼容性的工程设计,更加自动化的运营,顺带添加一些新的“智能”服务到现有的网络当中。然而,尽管智能网络广泛普及,成熟,仍然不能逃脱正在被如下的愚蠢的网络替代的命运。

  • 除了传输功能,核心网络没有任何功用,完全依靠智能的用户控制终端。

  • 其设计遵循丰饶的原则,而不是稀缺性,

  • 数据传输屈从于数据的需求,而不是网络的设计原则。

愚蠢的网络还远未完全到来。它还处于婴儿期。它需要变得更加强壮,还有,应该更加协调。

一些电话公司的人士认识到,世道变了,必须有所改变。但他们被历史久远的电话公司运营形成的自我审慎的意识所禁锢。许多人还意识不到所吸食的电话公司的心灵鸦片,诸如心智模式中所谓的“通信”,“技术”和“客户的需求”。虽然这些人可能会发现:旧的方式正在变得过时,但这个世界似乎只有一个永恒不变的神秘传统:理性,循序渐进。

(注:此处“电话公司”是指其主要业务是提供电路交换的语音呼叫服务的大公司。在美国,其中大部分是贝尔电话公司的后人-但Sprint,MCI,GTE,SNET等公司,也试图分一杯羹…)

电脑是稀缺资源么

过去完成一个电话呼叫的成本远远高于比今天。电话接线员已经让位给电子-机械的电话交换。到了70年代末,计算机控制的电子交换令电话服务更加便宜和可靠。

在那个时代,计算机,包括那些程控交换,仍然被视为昂贵的,稀少的资源。 1979年,我那时在新兴的电子玩具业工作,一个减少6个晶体管的设计,就能支付我的工资。相同的因素-仅仅是为了节省昂贵的两个字节的内存-从而埋下了千年虫问题的祸根。(请耐心等待到最后一刻,还有该故事更多的新闻!)。

现在,计算机电路便宜了几千倍。摩尔定律就是未来计算成本和功效的定律。但在70年代它不是通常被认为是一个’定律’ -对大多数电信工程师(以及整个人类),它也已成为改变游戏规则的万能灵丹。

电话网络被设计成最有效的运用稀缺资源的方式。比如在你的城市的电话局,它只负责处理最后四位的电话号码,理论上可处理多达10000门电话,例如从电话号码510-547-0000,0001,0002,等等,一直到510-547-9999。但设计电话局的时候并没有设计它能处理10000个并发呼叫。而是设计只能处理很少的,也许十分之一的并发呼叫,其假设是,即使在一天最繁忙的时间,也只有一小部分的电话将在同一时间被使用。

网络正如从未变化的设计前提(例如,一个电话的时长,呼叫尝试次数等)那样的运行着。但是,偶尔改变一下这些前提(例如,滚石开始发售门票),或改变前提的构成(打给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的电话(时长要数倍于通常的电话),电话网络达到它的设计极限-这时打电话就变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毫无效果的拨号尝试。

如果网络的设计是基于另一个前提-计算能力和带宽既廉价又丰富的?

打电话去做“智能”的事情

一旦电话公司开始采用数字交换,以电话去做“智能”的事情的想法自然浮出水面。网络控制的概念扩大到数字交换机,数据库(服务控制点)和信号处理系统(智能外设) -让彼此通信,这仅仅需要将现成的电话网络的控制协议延伸到各个环节(7号信令SS7)。

如上所述,推动智能网的主要动力其实是电话公司,其目的是“非单一供应商依赖”,这样电话公司可以从众多的供应商那里讨个好价钱。因此,智能网意在鼓励供应商设计和制造可以兼容多个厂商的设备以便互联。作为边际利益,甚至令人有些后悔,一些新设备也可以跟某些客户的某些商业系统通过有限的谨慎的设计进行互联。几乎所有这些服务都围绕着电话交换,自动化,和计费。简而言之,这就是智能网络的市场概念。智能网络服务的例子包括:

  • 将电话转到跟拨打的号码所不同的号码上去。(这就是800号服务的原理)。

  • 给呼叫者以选择(“拨1转国内预定”等)。

  • 说“电话卡,对方付费,第三方,或接线员”,以控制付款方式。

  • "实时“核实储值电话卡是否有效。

  • 根据主叫号码从数据库查询出客户资料(这就是头一次收到花旗银行卡时,我需要打电话去验证我的家庭电话号码的原因)。

以昂贵的计算机在中心网络运营中交织在一起,才能做到这一点。信仰终于成为现实。别急!电话公司现在正在失去设计的霸权,“互联网来了!”的新闻开始渗透到电话公司的核心密室。

满足客户需求

目光敏锐的读者可能开始有这样的疑问,智能网的主要受益者其实是电话公司本身,也正是电话公司制造了关于智能网络的“哲学”,声称为了满足客户日新月异的需求,智能网络令新服务和新技术的推出别的更为方便容易。

电话公司在客户的新需求出现时,总是应对迟缓。只有那些带来巨大的,显著的,立即的回报的客户需求才能获得决策者的关注,业务案例才得以获得批准。紧接着是建立开发计划,再往后是运营,管理,维护和实施计划。如果一切顺利,电话公司可能会将其实施到用户。这一切可能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ISDN为证)。

憎恨被长时间的电话保留?那么你一定是一个巨大的潜在市场的一部分-谁不是呢?然而,电话公司并没有利用智能网络有效地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假设网络电话变得跟电话公司的电话一样好了(见下文),而且一些进取的程序员希望使一种产品来解决电话保留的问题。他们会写一个终端用户的应用软件并在web上销售。如果一切良好,用户也喜欢,那么应该能卖不少套软件。如果软件不灵,他们也许会重起炉灶。至少无需冗长,官僚的经济利益分析,业务规划和技术研发过程-径直动手做就行了。对于网络电话,因为互联网协议之故,进程由用户终端软件控制着,电话公司也由此被扔出了价值方程式。

互联网让电话网络失去核心地位

互联网将控制交给最终用户,从而打破了电话公司的模式。深层的网络细节也变得无关紧要。

让我们来看看新模式在语音上是怎样工作的。对于电话公司,声音传播的主要途径是- 8位字节,每秒采样8000次,最终成为64千比特/秒,整个电话网络都是以这个速率为基础而设计的。如果你在互联网上传送声音,你可以以任意的速率进行编码,以任意的速率传送,甚至以所能容忍的最慢的网络。当然接电话一方在其智能终端上也必须有合适的解码器。

互联网其名,表明其被设计为连结网络的网络。以太网可以由互联网协议与一个X.25网,FDDI网络,或调制解调器互联-低层协议被屏蔽,变得无关紧要。所以,如果你在以太网(例如,10兆/秒)上,终端应用程序希望发送更高质量256千比特/秒的声音,没有任何问题。但在电话网络中没法这样做。

或者,利用不同的应用程序(在同一终端和网络),同时发送六种不同的混杂10 kbit / s的语音流到6个不同的目的地。达成这一切无需告诉愚蠢网络供应商任何事情,也无需额外的服务和费用。网络供应商变得无关紧要,一切在乎用户自己的能力。

真实的声音,错误的开始

本人作为AT&T的真实声音技术小组成员,对比了愚蠢网络的灵活性。AT&T的真实声音项目是一个勇敢的尝试,其目的是在当前的网络架构下尽可能的改进电路交换的语音质量。如果没有网络架构的限制,最简单的方法是提高采样率或改变的编码算法。但要真正做到这一点,我们将不得不更改除了电话线之外的电话网络的每一个部分。因此,我们必须在既定的64 kbit / s的数据速率下想办法。

一个精明的AT&T的感官心理物理学家(我的一个朋友)发现,增大100和300赫兹之间的低音,可以极大的提高声音质量。我们开始着手实施这一概念简单的改进时,才发现麻烦不断。网络中到处都有内建“智能”,预置了针对对语音信号的假设条件-诸如回声消除器,会议桥,语音信箱系统,等等-大量的设备依赖这些声学的假设条件才能正常工作,还有调制解调器,传真机,以及一批数量惊人的支持专有模拟协议的奇怪装置。经过大约两年的艰辛的努力,我们取得了明显的进步,也是大部分电话用户所期盼的(如明确征询其意见的话),但并不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大。有太多的“智能”跟基本的传输层交织在一起。

真实声音的经验使我看到了愚蠢网络的优势-不受交缠纠错的既有假设的束缚,在这端将比特塞进网络,在另一端复原就行了。想要不同的语音质量?在愚蠢网络里,在智能终端安装不同的程序,运行它就是了。

一个针对使用而建造的网络

稀缺的,昂贵的网络资源的情况不复存在,电话公司的设计依据和和控制此类资源的经济准则也随之消亡。计算能力丰饶的时代到来了。单单我的多彩,三维屏幕保护程序,就耗尽了200兆赫奔腾CPU。智能网络的设计者从没有想到如此“浪费”的使用“智能”处理的能力。带宽丰饶的年代也指日可待,数种技术(光纤,卫星,电缆调制解调器,xDSL,无线接入,和低功率电视,随手6种技术)涌现,有望破局带宽瓶颈,而骨干光纤的容量在短短几年中已经从2至6增长到10,20和40 Gbit / s。

中央控制的时代正在结束,随着下一代互联网的崛起-如那些在互联网协议(IPv6)中出现的那些类似电路的互联机制,将驾驭延迟,改善实时双向的互联网传输的声音。

蠢货,传送字节就够了

新的网络“理念和架构”正在取代智能网络所建立的概念。一个公共通信网络将被设计为“连续性的使用”,不为间歇性和稀缺性所主宰。智能将存在于最终用户的设备,而不是网络上。网络将只是“蠢货,传送字节就够了,”而无需华而不实的路由以及“聪明”的号码转换。

从根本上讲,这将是一个愚蠢网络。

在愚蠢网络里,数据会告诉网络它所需要去的地方去。(相比之下,在电路交换网络,是由网络来决定数据该去哪里。)愚蠢网络中,数据才是真正的主人。

跟花哨的“智能”网络路由变换不同,在愚蠢网络中,聪明的网络用户设备将连接到一个或多个高速接入网络,持续的接受相关信息。有时一个“通信”可能仅仅几个字节大小,就像传呼机短信(注:跟手机短信类似的技术)一样简短。其他时候,也可能像一个电子邮件那样长。需要双向语音通信时(注:比如电话),第一个信令消息标明“呼叫者”的的身份,同时/或着问询其(注:被叫者的智能终端)网络的所在之处。被叫的智能终端设备当然知道它自己哪个网络的地址,也知道谁是主叫方。其后,很可能被设计成这样的情形,给机主显示一个信息,提醒来电,以及来电者的身份,位置和其他任何的信息。实际应用中也可以像电话转移一样转移任意数量的信息。

最终用户设备采取自由灵活的行为,因为在愚蠢网络中数据是主人,带宽本质上也是免费的,数据传输速率或数据类型不受到任何限制。

针对不同类型数据的低能特才(idiot savant)行为

在目前的电话网,语音是默认的数据类型,除非特别购买其它昂贵服务。但在愚蠢网络,数据是主人,可以实时的通知网络所需服务类型。愚蠢网络有一小组低能特才行为的信令集来处理不同的数据类型。如果数据自称财务数据,愚蠢网络将提供准确地数据传输,无论数据校验会带来多少毫秒的延迟。如果数据是双向的语音或视频,愚蠢网络将提供低时延传输,即使以少许数据失真的代价。如果数据是娱乐类型的音频或视频,愚蠢网络将提供更大的带宽,但不一定会具有低时延和精准。无论有需要何种独特的传输特性,数据将详细地告诉愚蠢网络如何处理,愚蠢网络依言而行就是了。

愚蠢网络令你随意发送混合类型的数据-应用程序开发社区的认知和想象力才构成唯一的限制。单向的语音信息,多路语音会议,双向视频,电子邮件,文件,音频/视频娱乐,不论数据类型,可以在进程内或进程间聚集和分散。无需请求愚蠢网络的提供商做任何网络变更,其唯一职能是,“请传送字节,蠢货。”

关于愚蠢网络有一点是清楚的-组成网络的物理元件既不昂贵,也不稀缺。传输字节会带来一个微小的利润。愚蠢网络将承载大量的高价值的商业创意,其意义远远超越了传输。

领先指标

愚蠢网络雏形-互联网到来了。电话公司开始认识到这一点。控制权遭到侵蚀,收入来源被侵蚀。于是要求联邦政府对互联网接入进行课税,从而降低业已大量存在的合理定价的宽带服务的普及速度。这将是一个鸡和蛋的问题-已经饥肠辘辘,熬到晚餐还是早餐呢。

愚蠢网络的一个有力领先指标将是,企业家不再对电话公司的假设感兴趣,转而提供可盈利,价格合理,广泛使用的数据服务。观察Metricom公司的Ricochet调制解调器服务就是这个市场的早期创业者。企业宽带服务也将跟从这个潮流么?已经有些早期的尝试,例如,国际天空站公司,该公司计划在主要城市推出自行式气球上架设的收发器,从而向个人提供1.5 Mbit / s的服务。同时,我们将看到互联网技术如何(如一流大学倡议进行的IPv6与第二代互联网的实验)发展-诸如互联网能够提供低延迟服务,例如双向语音的能力,是这里的关键指标。

为了对付这些威胁,电话公司正在加快部署智能网络服务,就像19世纪中叶帆船为了对付蒸汽船的出现而造出更快的帆船。智能网络的加速部署的受益者是大型企业-使其能以更低廉的人力资源来提供服务台类型的(help desk)服务。尽管目前的潮流是智能网络已被认可,如果大型企业发现利用愚蠢网络和本地智能会带来更优质的服务,他们将毫不犹豫的切换过来。

1996年电信法和世界贸易组织的1997年电信协议可以被视为用来维护电话公司垄断霸权的企图。这两个法案促进大公司联合起来,创造一个在政府管制下的为极少数公司所主宰的市场。这些协定是否具有意想不到的后果? 放心吧,一定会的!会加速或阻碍愚蠢网络的到来? 嗯,有可能。

愚蠢网络的新价值主张

从稀缺变成丰饶往往是预示着新的价值主张。例如,当电脑的计算能力在80年代越来越便宜,人们也越多的认识到了价值从硬件向软件的转移,但如何转变并不容易被探知。事实上,似乎只有一个人(比尔。盖茨)有着充分理解。愚蠢网络的前兆所引起的变化很有可能彻底改变电信业的价值主张,从“网络服务”变成其他的事物。如果我知道是什么,我就不会在这儿浪费时间写本文了。

鉴于此,我有三个简短的结论:

  1. 下一代的技术完全扼杀市场极其罕见。无论电视还是录像带都未能摧毁电影。无论是小型计算机(唉,记得他们吗?),或者是个人电脑也没有摧毁大型主机。我们依然有船舶和铁路,但它们的市场都被汽车和飞机所改变和减小。  “无纸办公室”的确存在-但我的办公室则堆满了书籍,杂志,备忘录,都是印在纸上的。 因此,极有可能愚蠢网络和智能网络将在一段时间内共存,甚至共享二者融合的定义,功能和价值。 也有可能“传输字节”的公司将存在于愚蠢网络的世界,但由于利润率要低得多所以看起来不像电话公司。

  2. 电话公司本身可能会自噬自己的产品。聪明的公司往往上线新产品,以取代目前的有利可图的产品。

    • 索尼每年都要这样做几回-它试图从自己的失误中学习,而不是从竞争对手,在自己的旧产品上进行改进并上线,而不是等到对手也发现类似的改进。

    • 波音也是如此- 757和767飞机以其高效的燃油经济型和精简的机组人员的新设计占据了727的高端市场和747的低端市场-波音击败了最强劲的竞争对手,我们期盼波音公司不要过于自满。

    • 英特尔一个样-作为第一个阐述了摩尔定律的芯片厂商,每18个月左右,老芯片远未过时英特尔就迫不及待的推出新芯片-它意识到,如果不这样,其他的芯片制造商将取而代之。

    电话公司也能做到这一点,当然前提是电话公司必须改变目前的做法:高级经理人更愿意与律师,立法机构,咨询顾问和金融家交涉,而不是跟自家机构内聘用的专家们。

  3. 电话公司可以重新打造属于自己的地盘,摇身一变作为愚蠢网络所带来新的价值主张的传播者。他们不得不这样做,愚蠢网络的不断增长将蚕食其旧的价值主张。在“传输字节”的世界,如此多的信息,各式各样的进程,迫切需要知名的,可信赖的权威机构。品牌优良且占据市场的的企业将成为交易的担保人,关键核心信息的保存者,信息的编辑和过滤器,甚至于理性,领导力,和“客观性”的代言人。 (当然,他们首先要有理性,领导力和客观性才能这样。)在愚蠢网络,以及那些“被遗忘的组织机构”的世界里,一定会出现大型公司,在新时期下抛弃旧有的前提假设下的陈腐模式,而发现他们新的角色。

求生还是去死

前壳牌集团规划部主管Arie deGeus在他撰写的杰作“公司长存”(The Living Company,Harvard, Boston, 1997)中,研究了数以千计的公司,以期找出公司如何才能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他发现公司平均寿命只有40年-这意味着电话公司已经进入了超老年阶段。De Geus还研究了27家存活超过了100年的公司。他的结论是,尽可能适应商业环境的变化,为了公司长存而进行的公司运营管理和为了谋求利润所进行的运营管理有显著的区别。例如,在前者,员工是一个庞大的,有凝聚力的整体的一部分,类似社区的工作环境。在后者,员工是一种“资源”,由商业的需求来决定配给或者缩减。由于愚蠢网络的到来,商业经营的理念将从稀缺的基础设施转向知识为基础的事物,企业文化也将需要适应这个真相:“没有人比我们全体所知道的更多。”

无论我们发现的新愚蠢网络的价值主张如何,我的职业假说是,智能终端用户设备,睿智的客户及被视为公司资产的员工的智力,以及有能力从中得到经验的公司,所有这一切将是基础所在。

15Nov/09

Twitter Weekly Updates每周推客集锦 2009-11-15

Hits: 82

  • 凉水河边流浪狗妈和她的小狗们http://choubb2001.blog.sohu.com/136858494.html #
  • 买了第一个android软件,适应睡眠周期的闹钟gentle alarm,2.99刀。在菜市上一个欧,可惜国人无法在其购买。只好在开发者网站直购,价高,货还要几天后才电邮到。http://m.mobitobi.com/en/android/shop.ph #
  • 亦庄的眉州中午有15的自助,晚上有麻辣烫,可心啊。 #
  • 人类的大脑的进化能否跟随信息的膨胀的速度?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

09Nov/09

不要搜索,导航可以么?

Hits: 150

“别管是中西,没人喜欢什么搜索框,为什么不可以我点点点鼠标,就算导航吧,在网络寻找信息。”俺正在做销售和市场的报告, 头一次到中国的CEO又提出一个问题。image

俺琢磨着是反扔一个问题回去还是组织些弹药炸回去? 俺们的另一个鬼子就按捺不住了-俺们的技术创始人。于是俺看到了一段精彩的技术主宰的头脑和市场主宰的头脑之间的对话。

类似的对话在供应商和客户, 销售人员和产品人员,市场人员和研发研发人员似乎是个永恒的话题,一个是人性和社会的世俗,圆滑和多变, 一面是科学和原理的逻辑,条件和限制。这两种思维互相激励,也就促成了科技的进步。

明天一早还要去大连, 最近被那6个小狗崽子害惨了,时间一点不留空啊,没时间上网看书,更不要说博客了。

08Nov/09

Twitter Weekly Updates每周推客集锦 2009-11-08

Hits: 123

  • RT @BeijingAir 11-8-2009 ; 04:00 ; Latest Hour ; 0.457 ; 500 ; Hazardous ; Today's Avg ; 0.454 ; 500 ; Hazardous /持续三天,嗓子隐隐作痛如感冒。 #
  • RT @BeijingAir 11-6-2009 ; 17:00 ; Latest Hour ; 0.447 ; 500 ; Hazardous ; Today's Avg ; 0.393 ; 500 ; Hazardous #
  • x.com是华裔创造的吧,难怪ebay称其“像电源插座那么普遍的平台”, 到处都可以X #
  • 谷歌动作真快,博客发了十多分钟就能搜到了。实际也许更快,下次发博测一测。 #
  • RT @fredwilson brilliant blog post by @johnborthwick laying out the ideal business architecture of the web http://bit.ly/3KOuRa #
  • RT @mashable Twitter Lists Widget: Embed Your Lists on Your Blog – http://bit.ly/465t4a #
  • RT @chr1sa To repeat: if you're into the DIY movement, you MUST read @doctorow 's brilliant new book, Makers:http://craphound.com/makers/ #
  • 谷歌路况不准,害俺出亦庄化了半小时 #
  • 搜狗云输入法测试,testing,123.看不到行尾,不能在输入框自动前移。 #
  • 透过api,终于翻过来了。感谢api提供者,感谢谷歌android,感谢htc hero,感谢cctv…… #

Powered by Twitter Too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