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eyou plateau

14Oct/19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忆秦娥 箫声咽/李白 The pillar of Ci

Hits: 12Treated as the pillar and foundation of Ci(词, “百代词曲之祖”), not only for Li Bai created this writing pattern Recall the Qin Princess(忆秦娥), but more for the words and feelings. Youtube aboveRead More…

13Oct/19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 将赴吴兴登乐游原一绝/杜牧 A look to the mausoleum of Tang Taizong

Hits: 14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将赴吴兴登乐游原一绝 Climb up Leyou Plateau Before Going Wuxing by Du Mu YouTube above not applicable? watch full video here: 将赴吴兴登乐游原 Leyou plateau is a very popular place for TangRead More…

27Sep/19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 乐游原/李商隐 The setting sun is the best

Hits: 26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 乐游原 Leyou Plateau by Li Shangyin YouTube above not applicable? watch full video at Bilibili: 乐游原 The setting sun is the best(夕阳无限好) is such a popular wording todayRead More…

15Nov/13

边销茶探访2013秋-总结篇

Hits: 374 中央电视台2013.11.18开始播放6集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 可以与本文参照,文本视觉各有千秋。此文成文半年后,看到央视2012年拍摄的”茶叶之路“纪录片,该片记录了清朝始的晋商茶叶之路,相较于唐宋起始的茶路只是短短一瞬,期间的纷繁复杂转折已让人目不暇接,可知茶叶的历史如瀚海也。 意大利哲学家本纳德多·克罗齐曾说过:“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 同一段历史,被不同的人解读,被不同时代的人解读,会显现出不同的颜色,不同的侧面,不同的因果,不同的好恶,历史的解读经过现实透镜的折射五彩斑斓。所以搞历史这个事情会不断有人加入,就如近期东亚的地缘危机,如果没有近代日本侵略中韩和东南亚的历史,所谓的岛争不过是毛事一枚。 饮茶杂谈 茶叶之事,大的如引发鸦片战争,引发美国独立的Tea Party,小的如海运的快帆船兴盛, 城市的兴衰(恰克图,汉口)。对人类生活的品质的影响更为巨大,英式的下午茶–所谓”一天中有阳光的时刻“,西亚南亚西藏蒙古的茶不离手, 日本的茶道等等。 在欧洲游走,尤其是环地中海沿岸,罗马水渠和水窖是一道亮丽的风景,成为造就罗马繁荣的要素之一,帝国疆域持续出现了超过20万人口甚至过百万的超大型城市,而北欧中欧地区,一直到工业社会开始城市人口才慢慢突破20万的上限。除了经济和政治因素,洁净的水可能是制约一个城市规模的最关键的要素,人类和动物(想象一下汽车都是牛和马)排泄物的处理对水的影响也至关重要。在中世纪的欧洲,排泄物都顺着小河沟进入了护城河,如果攻城时掉进这个充满各种细菌和病毒的环形粪坑,您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攻打别人了(恒河, 嘿嘿嘿)。16世纪的巴黎和伦敦,Gardy Loo(法语–当心,水;英语俚语–厕所)响彻夜间的街道,随之屎尿就被倒下街道。法兰西斯一世颁布法令:(巴黎)只有乘坐马车或骑马才能通过,否则,你简直寸步难行(遍地屎尿),乱倒粪便违法。但是随后几百年里市容并没有得到改善。这个在欧洲人的日常饮料里也能看出,在有咖啡和茶叶之前,奶,葡萄酒和啤酒盛行,甚至工作中来杯葡萄酒也属平常,”喝生水的只有美国人,日本人和青蛙“。我猜这跟欧洲的水质很有关系,长期人居对地下水和地表水的污染,历史上数次大瘟疫的教训, 喝生水引起病痛在欧洲已经成为与生俱来的基因。 中国人也有类似的不喝生水的基因,不同的是我们各个朝代始终有超大城市—-木有罗马和阿拉伯式的巨型水渠提供清洁饮水,也没有一条可以清除百万人畜的污垢的大河(西安,洛阳,扬州,成都,开封,杭州,北京。。。,只有丽江,宏村似的小城完全可以依靠河流之力冲走垃圾和粪便)。以西安为例,用水主要依赖地下水,但是其地下水在汉朝已经污染严重。”隋书“里这样说”汉营此城,经今将八百岁,水皆咸卤,不堪宜人“。长期的生活污水,垃圾,人畜排泄是造成地下水污染的源头,这个问题在大型城市尤为严重。中国人在这样的水环境上依然能发展出百万人口的超大型城市,仅仅开辟有限的新水源并不能治本,愚以为饮茶之风居功至伟。在欧洲,近代工业化之前瘟疫是个永恒的主题,来一次一半的人口就灭绝,翻看中国的瘟疫历史,南北朝前“大疫”频频,以东汉建安大瘟疫死亡过千万为最。南北朝之后,大疫依然出现,90%都会冠以地名,只是地区流行病了。熟知茶史的童鞋都知道南北朝是茶叶流行于中国南北的起始, 到了唐代,饮茶俨然成为全国人民的日常习俗了。没有清洁的水,木有奶葡萄酒啤酒,但是我们有热水有茶水,而且茶香四溢啊,这样的饮料,难怪被WHO推荐为健康饮料第一名(这个推荐没有在WHO找到出处,谣言?)。 再者天朝人很早就懂得循环利用人畜粪便了。两千多年前战国时代的《韩非子•解老》说:“积力于田畴,必且粪灌”。《荀子•富国》篇说明“多粪肥田”是“农夫众庶之事”。从环境的角度,粪便的处理也是天朝人能维持大型城市的基础因素之一。自唐朝起,天朝人口不再为瘟疫所左右,只有战争和饥荒才会造成人口大幅下降。皇上但凡有个养生休息的政策, 人口几十年就能翻倍,自然死亡率小, 没有大型瘟疫,这个跟俺们先进的饮茶之风和粪便技术息息相关啊。 喝茶这么好,自然值得搞出花样,让全世界人民可以无论人种,地域,口味,习俗随时随地喝到茶。天朝内地人民为了边民就搞出了边茶花样。这里有几个概念经常被混淆不清,黑茶,边茶(蕃茶,边销茶),紧压茶(砖茶,千两茶,饼茶,紧茶),川茶,藏茶,湖茶。。。。这些名称的概念有重合,各有侧重。黑茶关乎茶叶分类,边茶关乎销售区域,紧压茶关乎制茶工艺中成型和包装,川茶藏茶湖茶关乎产销地。边销茶早期都是散茶绿茶,只是到了清朝才变为黑茶一统天下,而紧压茶一统边茶则要到了清朝后期了。至于黑茶,不仅川湘鄂滇桂陕都有,英国印度土耳其也都有,Black tea么。大叔我“翻开历史一查,这维基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BTBT几个字”,BT是中文的红茶,中文的黑茶是Dark Tea或者Fermented Tea,中文英文,差异咋这么大涅? 茶树原产中国云南的横断山区,这个逃脱了第四纪冰川的地区保留了诸多珍稀物种。其后云南茶树入川,有了中国最早的茶叶记录-周武伐纣,巴蜀贡茶(神农氏的传说算历史么?陈仓人氏应算半个长安人),蜀地也有蒙山茶祖吴理真手植7株茶树的皇茶园,茶树继续北上入陕南,顺汉水而下生根河南南部信阳,远及山东和江淮地区。同时川茶顺长江而下,一小支入贵州,主流下两湖,江南, 最后是海路陆路入福建。两广茶树由云南水陆迁移而来。由茶的传播可以发现一个中心–四川, 两个基本点–陕南和两湖。考虑到饮茶伊始到饮茶唐代普及期间的政治经济中心, 还要加上长安二字。茶叶在天朝的传播和种种演化,基本上以这两个中心和两个基本点展开了。以上是茶在同文同种(文同了, 真得同种么?yup, 都是地球人么)的天朝地域流传的情况,制茶和饮茶风俗基本类同。 茶路 茶叶对异文异种地区的贸易,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