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孔子

16Jul/21

论语“寝不尸,居不客”含义新说

“寝不尸,居不客”的意思:在家在私下场合,要低调做人,即使是一家之主也不要把自己当老大。在公,在庙堂,即使不是老大,要有主人公的精神,不要把自己当客人。 后世理解错误,主要是对先秦建筑形制的疏忽,以及对“尸”字和“居”字意义不清晰造成的。“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尸就是尸位或者主人,是庙祭的核心和老大,代表邦国或者大家之主。“居”就是家室,庙堂里祖宗牌位所居之室,先秦时期国之大事上告下达的场所,也就是后来的朝廷。此处“寝”对言“居”,就是“私”对于“公”的关系,在建筑形制上就是前庙后寝,在现今生活仍有遗传:乡下老屋,城里四合院,前厅堂乃接待客人议事起居之所,中有祖宗牌位;卧室在其后或两边为寝。 以上新说,再来考察论语全文如何?“寝不尸,居不客。见齐衰者,虽狎,必变。见冕者与瞽者,虽亵,必以貌。凶服者式之。式负版者。有盛馔,必变色而作。迅雷风烈必变” “寝不尸”之意和“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含义类同,详见此文:“典”亮百年|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

12Apr/21

古诗漫谈 清明/杜牧 邶风/日月 和祭祖 第一节

在Duolingo的中国古诗双周聚会,诗友和中文爱好者分享和交流的地方。 本视频是会议录屏,有关祭祖之诗的第一部分之清明/杜牧。 本视频以皖南江村为例,简单介绍了当今中国的宗祠。然后初步解读了清明一诗的矛盾之处:老天和行人具悲,而杜牧独求杯酒,何也?有什么还能大过祖宗之事? 还是老药方,通过分析杜牧之背景人生,了解其性格和抱负,再来框定本诗之意,最终发掘本诗隐隐千年的本意。

30Mar/21

古诗漫谈 滁州西涧 vs 邶风 柏舟 谈古诗中的舟和船

在Duolingo的中国古诗双周聚会,诗友和中文爱好者分享和交流的地方。 本视频也可在Bilibili这里看:滁州西涧 vs 邶风 柏舟 谈古诗中的舟和船 本视频是会议录屏,从经典文献中“舟”的释读,历代的有关“舟”的诗句,分析了”舟”在中国古典哲学和诗词里的几种意象的产生和转变。“舟”最早于周易和尚书里是圣王济天下,利万民之器,到了诗经邶风的柏舟一诗里,已经化身为国家和君王的象征,这大概也是荀子 “传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 ”所传孔子言论的来由。自魏晋南北朝尤以唐代为代表,舟船成为个人及其命运的意象,直至今天仍为大众所熟悉,所运用。 以邶风 柏舟作为具体案例,了解了”舟“在古诗中最初的含义。 结合庄子“不系之舟”的哲学理念和“韦应物的历史背景和生平,详细分析了“滁州西涧”一诗精妙款曲的写作手法以及独一无二的“有系之舟”的文学意象,堪称古典“舟”之意境的写作巅峰。 补充:“滁州西涧”乃韦应物述怀之作,对地面“幽草”和上位“黄鹂”的向背,急急春潮的动荡时事,到固守边陲”野渡“的”有系之舟”, 无不反映了韦苏州旻天怀人的人生志向。恬淡是他的文字的映像,悲天悯人是他的真心所在。“恬淡高远”四字不虚也。

17Sep/20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小雅 桑扈/佚名 Bird or mulberry tree?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 小雅 桑扈/ Xiaoya – Mulberry Tree Beside the Gate by Anonymous Full video also available at Bilibili: 小雅 桑扈 A typical Shijing poem about a happy dinner and praying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