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Feb/14

霍去病墓之马踏匈奴访2014春节

秦皇汉武唐宗元祖,这四个是奠定了现代中国的关键人物。此四人帮中,尤以秦皇奠定了汉文化圈的区域,汉武开拓丝绸之路,通西域之功更为重要。就如一粒种子,秦皇下种破土,汉武盛夏长成,唐宗收获秋实,元祖顺理成章将西藏收纳。而单论汉人开拓之势,以及对人类的影响而言,尤以秦皇汉武为最。 出发 汉武开拓西域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中国,西域通达令欧亚大陆连为一体,人员物种知识商品得以通达于人类最大也重要的大陆,从此人类的发展速度开始以几何级数递增,知识的积累不再是以一村一城一国为基础,整个欧亚大陆以及北非的曾经零散的知识库逐渐整合成为一个,这又反过来激发了更多更广的知识的探索和积累。可以说在大航海时代之前人类的发展,文明的传播,无不得益于西域凿空而来的丝路。而大航海的起因(追寻东方的财富)和物质基础(中国四大发明)也全部来自于欧亚大陆的东西交流。作为中国人, 我们应该为我们的先人在开通欧亚大通道的努力上做出了最重要的贡献而自豪–以一国之力打通狭长的河西走廊,沙漠和绿洲,欧亚大陆的屋脊帕米尔高原。丝路的另一端希腊波斯文化圈自古一体,他们的贡献是开拓了去印度的道路,丝路的一条岔道,但是已无力打通西域,进入汉文化圈了。古代汉人探索所达的极远记录也是汉武时代的甘英的到达叙利亚黎巴嫩地中海海岸,800年后即使是国力空前的盛唐也未能超越甘英的旅程,东亚人再次直抵地中海已经是千年后元朝的事儿了。汉武的开拓成为中国历史的一个巅峰时刻。 在这个巅峰上照耀的文曲星是凿空之张骞和著史之司马迁,武曲星非封狼居胥(极北登临瀚海即贝加尔湖)的霍去病莫属。 马踏匈奴手绘 马踏匈奴 汉武最宠幸的显而易见是霍去病,先封冠军侯(冠军一词的由来),再拜大司马。赐美酒一坛被霍去病倒入泉水与三军共饮,得地名酒泉。“匈奴未灭,何以为家”,打得匈奴哀叹“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霍去病在23岁虚岁死去后,汉武葬霍去病于自己的陵寝边(除了汉武爱妾”北方佳人“李夫人墓,霍去病的墓是距离茂陵最近的随葬墓-2020.11勘误:卫青墓最近,霍去病墓次之)。“为冢象祁连山”,同时在墓上置各类巨型石雕。在存世的17件石刻中,12件列为国宝。闻名世界的石刻“马踏匈奴”就是矗立在墓前的主题雕刻。此件国宝的名字变迁也颇有趣味, 最早马子云称“石马”,后有“马踏老人”,美术考古学家王子云始称“马踏匈奴”,还有“站马”。“马踏匈奴”,听到看到这四个字就有血往上冲的那种感觉,是其它任何一个命名都没有的。 霍去病墓 茂陵门口的五陵人

16Nov/13

边销茶探访2013秋-阅读书单

以下是有关边销茶的有限的书单。无论从历史的角度,还是 从科学的角度,尚未见到一部针对黑茶研究深度足够的大众读物,大家一起期待吧。 豆列地址: 黑茶豆列 添加到豆列 1. 边销茶 评语 : 启蒙 > 修改或移动   > 删除 加入购书单 添加到豆列 2. 天下第一砖:泾阳茯砖茶 作者 : 徐民主 > 修改或移动   > 删除 加入购书单   益阳茯茶/作家出版社/孙国基   添加到豆列 3. 藏茶 作者 : 李朝贵 出版社 : 四川民族Read More…

15Nov/13

边销茶探访2013秋-总结篇

中央电视台2013.11.18开始播放6集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 可以与本文参照,文本视觉各有千秋。此文成文半年后,看到央视2012年拍摄的”茶叶之路“纪录片,该片记录了清朝始的晋商茶叶之路,相较于唐宋起始的茶路只是短短一瞬,期间的纷繁复杂转折已让人目不暇接,可知茶叶的历史如瀚海也。 意大利哲学家本纳德多·克罗齐曾说过:“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 同一段历史,被不同的人解读,被不同时代的人解读,会显现出不同的颜色,不同的侧面,不同的因果,不同的好恶,历史的解读经过现实透镜的折射五彩斑斓。所以搞历史这个事情会不断有人加入,就如近期东亚的地缘危机,如果没有近代日本侵略中韩和东南亚的历史,所谓的岛争不过是毛事一枚。 饮茶杂谈 茶叶之事,大的如引发鸦片战争,引发美国独立的Tea Party,小的如海运的快帆船兴盛, 城市的兴衰(恰克图,汉口)。对人类生活的品质的影响更为巨大,英式的下午茶–所谓”一天中有阳光的时刻“,西亚南亚西藏蒙古的茶不离手, 日本的茶道等等。 在欧洲游走,尤其是环地中海沿岸,罗马水渠和水窖是一道亮丽的风景,成为造就罗马繁荣的要素之一,帝国疆域持续出现了超过20万人口甚至过百万的超大型城市,而北欧中欧地区,一直到工业社会开始城市人口才慢慢突破20万的上限。除了经济和政治因素,洁净的水可能是制约一个城市规模的最关键的要素,人类和动物(想象一下汽车都是牛和马)排泄物的处理对水的影响也至关重要。在中世纪的欧洲,排泄物都顺着小河沟进入了护城河,如果攻城时掉进这个充满各种细菌和病毒的环形粪坑,您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攻打别人了(恒河, 嘿嘿嘿)。16世纪的巴黎和伦敦,Gardy Loo(法语–当心,水;英语俚语–厕所)响彻夜间的街道,随之屎尿就被倒下街道。法兰西斯一世颁布法令:(巴黎)只有乘坐马车或骑马才能通过,否则,你简直寸步难行(遍地屎尿),乱倒粪便违法。但是随后几百年里市容并没有得到改善。这个在欧洲人的日常饮料里也能看出,在有咖啡和茶叶之前,奶,葡萄酒和啤酒盛行,甚至工作中来杯葡萄酒也属平常,”喝生水的只有美国人,日本人和青蛙“。我猜这跟欧洲的水质很有关系,长期人居对地下水和地表水的污染,历史上数次大瘟疫的教训, 喝生水引起病痛在欧洲已经成为与生俱来的基因。 中国人也有类似的不喝生水的基因,不同的是我们各个朝代始终有超大城市—-木有罗马和阿拉伯式的巨型水渠提供清洁饮水,也没有一条可以清除百万人畜的污垢的大河(西安,洛阳,扬州,成都,开封,杭州,北京。。。,只有丽江,宏村似的小城完全可以依靠河流之力冲走垃圾和粪便)。以西安为例,用水主要依赖地下水,但是其地下水在汉朝已经污染严重。”隋书“里这样说”汉营此城,经今将八百岁,水皆咸卤,不堪宜人“。长期的生活污水,垃圾,人畜排泄是造成地下水污染的源头,这个问题在大型城市尤为严重。中国人在这样的水环境上依然能发展出百万人口的超大型城市,仅仅开辟有限的新水源并不能治本,愚以为饮茶之风居功至伟。在欧洲,近代工业化之前瘟疫是个永恒的主题,来一次一半的人口就灭绝,翻看中国的瘟疫历史,南北朝前“大疫”频频,以东汉建安大瘟疫死亡过千万为最。南北朝之后,大疫依然出现,90%都会冠以地名,只是地区流行病了。熟知茶史的童鞋都知道南北朝是茶叶流行于中国南北的起始, 到了唐代,饮茶俨然成为全国人民的日常习俗了。没有清洁的水,木有奶葡萄酒啤酒,但是我们有热水有茶水,而且茶香四溢啊,这样的饮料,难怪被WHO推荐为健康饮料第一名(这个推荐没有在WHO找到出处,谣言?)。 再者天朝人很早就懂得循环利用人畜粪便了。两千多年前战国时代的《韩非子•解老》说:“积力于田畴,必且粪灌”。《荀子•富国》篇说明“多粪肥田”是“农夫众庶之事”。从环境的角度,粪便的处理也是天朝人能维持大型城市的基础因素之一。自唐朝起,天朝人口不再为瘟疫所左右,只有战争和饥荒才会造成人口大幅下降。皇上但凡有个养生休息的政策, 人口几十年就能翻倍,自然死亡率小, 没有大型瘟疫,这个跟俺们先进的饮茶之风和粪便技术息息相关啊。 喝茶这么好,自然值得搞出花样,让全世界人民可以无论人种,地域,口味,习俗随时随地喝到茶。天朝内地人民为了边民就搞出了边茶花样。这里有几个概念经常被混淆不清,黑茶,边茶(蕃茶,边销茶),紧压茶(砖茶,千两茶,饼茶,紧茶),川茶,藏茶,湖茶。。。。这些名称的概念有重合,各有侧重。黑茶关乎茶叶分类,边茶关乎销售区域,紧压茶关乎制茶工艺中成型和包装,川茶藏茶湖茶关乎产销地。边销茶早期都是散茶绿茶,只是到了清朝才变为黑茶一统天下,而紧压茶一统边茶则要到了清朝后期了。至于黑茶,不仅川湘鄂滇桂陕都有,英国印度土耳其也都有,Black tea么。大叔我“翻开历史一查,这维基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BTBT几个字”,BT是中文的红茶,中文的黑茶是Dark Tea或者Fermented Tea,中文英文,差异咋这么大涅? 茶树原产中国云南的横断山区,这个逃脱了第四纪冰川的地区保留了诸多珍稀物种。其后云南茶树入川,有了中国最早的茶叶记录-周武伐纣,巴蜀贡茶(神农氏的传说算历史么?陈仓人氏应算半个长安人),蜀地也有蒙山茶祖吴理真手植7株茶树的皇茶园,茶树继续北上入陕南,顺汉水而下生根河南南部信阳,远及山东和江淮地区。同时川茶顺长江而下,一小支入贵州,主流下两湖,江南, 最后是海路陆路入福建。两广茶树由云南水陆迁移而来。由茶的传播可以发现一个中心–四川, 两个基本点–陕南和两湖。考虑到饮茶伊始到饮茶唐代普及期间的政治经济中心, 还要加上长安二字。茶叶在天朝的传播和种种演化,基本上以这两个中心和两个基本点展开了。以上是茶在同文同种(文同了, 真得同种么?yup, 都是地球人么)的天朝地域流传的情况,制茶和饮茶风俗基本类同。 茶路 茶叶对异文异种地区的贸易, 现在有个名字叫“茶路”。最古老的茶路应该是丝绸之路,最早的记载是陈椽的“茶业通史”南北朝5世纪时期土耳其商人在西北以物易茶,不过这个记载尚未找到出处,而且土耳其人这个提法就很诡异,前突厥汗国第一个可汗伊利死于552年,之前的人不应该以土耳其/突厥来称呼吧,而小亚细亚的土耳其人11世纪才落户,这个网上传的5世纪的土耳其商人真的是个巨大的问号啊。《新唐书·陆羽传》载:“其后尚茶成风。时回纥入朝,始驱马市茶。”封演《封氏闻见记》载:“始自中地,流于塞外。往年回鹘入朝,大驱名马市茶而归,亦是怪焉”。这个自南北朝以来开通的茶路的确合情合理:西域游牧诸族在南北朝时期曾入主中原,习得饮茶(北魏称茶为酪奴)。隋唐打通丝绸之路,鼓励边贸,回鹘(788年后回纥要求更名为回鹘)大唐茶马互市成为必然。但是这个丝绸茶路西际何国何处,尚未有时间钻研,去土耳其黎巴嫩和巴勒斯坦旅游所喝全都是红茶,加糖或者鲜薄荷叶,据说伊朗饮茶习俗一样。土耳其行蒸汽煮茶法,茶叶碎成跟锯末一样的碎茶,颇有唐朝之古风,所产茶叶也是本地黑海沿岸。这样看来,明清以来的茶路跟伊朗土耳其是无关的。茶路的定义一定要满足定期和运输量这两个要素。如英国早期将茶叶当成奢侈品和药品,是无法维持茶路的。 “藏史”记载“松赞干布之孙杜松孟波始自中部运回茶叶。”这个杜松孟波比文成公主先死八年,这个运茶应该是贞观年间的事情了,其后的开元年间(722)与吐蕃定点赤岭(日月山)互市(直到明朝,藏茶才以川藏道为主要茶道)。回鹘为先,Read More…

06Nov/13

边销茶探访2013秋-羊楼洞篇

中央电视台2013.11.18开始播放6集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 可以与本文参照,文本视觉各有千秋。此文成文半年后,看到央视2012年拍摄的”茶叶之路“纪录片,该片记录了清朝始的晋商茶叶之路,相较于唐宋起始的茶路只是短短一瞬,期间的纷繁复杂转折已让人目不暇接,可知茶叶的历史如瀚海也。 D22,D23 羊楼洞和赵李桥 Oct25,26 多云 多云 D22 羊楼洞是个古镇,但是在日本人的轰炸和文革的双重打击之下,残存的恐怕不到十一。大茶商的房子貌似只有长裕川是原装留存,还有被运茶线车压出的石板上的沟槽。最有意思的是这里也有个义兴行,差不多也是民国年间羊楼洞及周边地区最大的茶商,不过此义兴和雅安的陕帮义兴是否有关联,还不得而知。从有限的羊楼洞的义兴资料来看,这是个晋商于1920年创立的品牌,小名李鬼? 羊楼洞的早晨 长裕川老房 线车-独轮车压出来的石槽 看古街的各个茶行的介绍,从年代上可分为三类茶行。其代表是最早的乾隆末年晋商开办的巨盛川,三玉川和本地雷氏大昌川,同治初年俄商阜昌,顺丰和新泰,还有就是民国初年的义兴,聚兴顺和长裕川等。这里生产的”川“字牌砖茶在蒙古各地如雷灌耳,蒙民唯川字茶争相购买。”牧民老粗手搭上茶砖,如摸麻将从上往下一抹,“三条”, 就是它了!“蒙民不识汉字,更不知道川的意思(一直以为这里做四川假茶做出名了),但是川字对蒙民易识别,记忆深,很快就创出口碑,羊楼洞的各个茶叶品牌都改麻将三条了–赵李桥茶厂的一个技术人员。 羊楼洞四周多山,九眼泉水淙淙。以观音,石人和阴凉三川泉水清澈充沛,“川”字品牌象征此三泉,对天朝人来说水从财,属于蒙汉两好的牌子。这三个泉也叫港, 以东南西北方向命名,例如北港…..具体方向名字的对应记不清楚了,不过此三港不行船的。溪水水量不大,缓缓流淌在荒芜的河道里依旧清澈。川字牌砖茶好喝,据说这三川泉水功劳巨大。 河道肮脏,“川”水依然清澈 羊楼洞秋色 羊楼洞自古产茶,但是边茶的历史是陕川湘鄂里最年轻的。如果不算宋景德年间短暂数年的茶马交易,这里的边茶贸易是晋商在乾隆末年开创的,作为远销恰克图的江南福建茶叶的少量补充。这个时期,是晋商在陕商地盘安化以及安化延伸出来的羊楼司和聂家市市茶活动的开始–这也应该是晋商跟他的秦晋陕商学习茶业之道的开始,茶叶的运输和营销,以及青砖和花卷茶等紧压茶和黑茶的技术的启蒙地–之前晋商贩卖福建散茶,以红茶为主,绿茶为辅,没有留下任何砖茶和黑茶的记载,而晋商“川”字砖茶的最早记载,也只能追溯到羊楼洞。晋商大规模涉足茶业,没有明确记载,我认为是康熙末1712年各商请改色,赴浙采买,每10引浙茶9湖茶1.之前皆销湖光黑茶。从产地和销售地的地理分析,这一规则明显是为晋商量身定制的。不过这一次尝试貌似并不成功,也许是当时的蒙饿茶叶市场规模尚未形成之故。雍正给晋商的市茶情节的干柴点了个火星—俄清恰克图通商,从此晋商的茶叶生意水涨船高。到雍正年代西北官茶也全部为湖茶(安化)所替代。 太平天国的战火阻断了晋商福建茶路,不得不全面移师两湖,一心开发原本不受重视的两湖茶园(貌似也是浙茶9湖茶1的规矩所限),为晋商独有的羊楼洞自此一举腾飞–既有从陕商习得的黑茶和砖茶技术,又有蒙饿市场的成熟。“湖北羊楼洞之茶叶”一书里这样描述:“羊楼洞始有砖茶,始自光绪初年,由山西茶商开其端,其压制方法极为幼稚(我猜是跟陕帮茶商比,呵呵),置茶叶于蒸笼中,架锅上蒸之,倾入模型中,置木架压榨器中,借杠杆力,压榨之,移时,在模中脱出,放于楼上,听其自然干燥”。陈椽的”茶业通史“里这样说:“到德宗时,边民惯食晋商私运的湖北蒲圻羊楼洞青砖茶,不喜官茶(湖南安化黑砖茶)“ 德宗就是光绪,羊楼洞是安化的直接传承确凿无疑,这里的喜食并不一定是口味问题,价格应该是更重要的因素,就如印茶入藏,众说口味奇差,仍然靠廉价倾销占领了西藏茶市。西北市场明朝中叶为湖茶所占,价格也应该是最重要的因素。 鸦片战争之后(1861)汉口开埠,俄英等国商人直下茶业的腹地汉口和羊楼洞,1862年“中俄陆路通商章程”签订,天津开埠,俄商在清境内可以免税行商。这两个条约彻底改变了之前国与国之间公平交易的原则,俄商自此可以从汉口水路直达天津(晋商走此水路,需要缴纳过境税)。晋商从此失去了国家的庇护,孤军奋战在茶路上。随着海路茶的渐起,晋商在恰克图几乎消失(适逢太平天国),而雄心勃勃的俄商进一步提出开放张家口,要把清俄茶叶商战杀向天朝的心窝。同治六年清政府在内外交困之中不得不允许天朝晋商出境行商,同时减免出口税(恰克图清俄通商协议规定清俄贸易只征收出口税而不征收入口税,清政府规定晋商进入蒙地只可呆一年且不得娶蒙女),晋商得此契机反身把茶叶商战引入俄境。晋商以木船驼队,奔波万里杀入俄国大小城市的零售市场,同时借助新式武器–茶砖,销量一举战胜了轮船运输的俄商。创造了短暂的人可胜天的奇迹。“茶叶之路”里这样描述:1860年后,海路贸易的兴起造成恰克图贸易量减少,茶砖就变成了陆路贸易的主体……从恰克图流转的高级茶叶(红茶,绿茶,主要供应莫斯科圣彼得堡)的数量减少了,但茶砖没有消失,据有些官员说数量反而增加了。 格鲁吉亚的茶业也侵蚀了晋商 随着电报的延伸,黑海敖德萨海运(苏伊士运河1869年底通航以及印度阿萨姆茶叶兴起)茶叶的开始,清朝外交也更加孱弱,靠着信狗传信,木船骆驼运茶的晋商越来越难以应对俄英茶商的竞争,一个接一个的陷入破产,随着1905年致命的西伯利亚铁路的开通,俄商完全主导了茶业贸易,几乎同时俄政府开始对俄境内的中国商人征收高额税。著名的火车头米砖茶也是这个时期俄商改制废弃的德国火车头的蒸汽机用以蒸茶和动力压制茶砖,并以火车头形象压制在茶砖上(之前俄商在福建压制米砖-红茶砖)。残存的晋商不得不搞花样在俄国(蒙古)市场玩赊销,不久后俄国十月革命和其后的蒙古独立彻底摧毁了晋商—手里的俄国钞票成了废纸,在蒙俄的资产被充公,旅蒙晋商被屠杀,赊出去的帐成了无头帐,赊销成了自宫,巨无霸“大盛魁”茶商在残喘了几来年后也倒闭了。1920年左右因为欧战胜利民生逐渐恢复和1924年中苏建交(1929中东铁路事件令中苏断交,也是对晋商的致命一击),羊楼洞茶业玩儿了个死猫反弹,晋商重新闪耀。好景不长,日本人经营了几十年的茶业开始发力,以各种无赖野蛮手段开始挤占传统的中苏蒙市场(东北,美国和北非市场也被日人侵占),到抗日战争开打羊楼洞被小日本的飞机夷为平地。解放后, 收拾日本人和民国的残局,成立了赵李桥茶厂。赵李桥离羊楼洞四公里,本是无名之地,因京汉铁路设站和羊楼洞的茶叶成为大镇。羊楼洞的老邓告诉我是因为羊楼洞地下水(洞水)太多,不利于筑铁路,所以才有了赵李桥。老邓带我找到雷家大宅,老房里是几个妇女在编竹筐。 羊楼洞茶业的死猫反弹和衰落 纵观近代晋商跟俄商的进进退退到最后崩溃,欧战之后短暂的死灰复燃后再被日本人摧毁,深感弱国无商业啊,草民无论如何精明勤奋,在国家的变革以及随之而来商业冲突中,只能逆来顺受,甚至性命不保。在晋商的发达和受虐消亡的历史中,也看到了天朝人无与伦比的坚韧,生生不息。”中国经济全书“光绪版中记载: 昔格兰顿将军之周游世界而归也。其国人问之将军之所感,以何者最为奇。将军答之曰:“予此次之漫游,足迹殆遍于欧亚大陆,其映入眼帘之中足以动吾人之观感者,盖多口至其最奇者,则莫如中国之小商人与犹太人为激烈之竞争,而能驱逐者,是也。” 夫犹太人之性质,忍耐克己,节俭力行,长于殖利之道,而于商业上有伟大精力者,盖为世界所认同……而不料其后有凌驾于犹太人之上者,使数百年来掌握经济实权之犹太人,不得不让出其利益之范围,任其侵蚀也。至中国,人种之雄伟,富力之宏厚,又实具雄飞世界之资格,其为可畏…..试观世界之趋势,自西伯利亚之塞地,几于日出日没之处,无不见中国人之足迹……则胡服辫发,姗姗而来,足令人陡生一种惶恐之念者,固此皆是也。 以上格兰顿将军所描述的就是晋商杀入俄国零售市场,与犹太商人贴身肉搏的情形。 随后参观赵李桥茶厂,绕了半圈没找到入口。几经指点,穿越正在施工的厂部大楼才进到厂区。产品陈列室已拆除,厂部在三个月前已经搬入一个大仓库作为临时办公地。据说早来三个月或者晚来三个月都能看到产品陈列室和茶叶博物馆, 跟销售部罗部长和一干员工在临时办公地喝茶聊茶,头一次喝到老青砖,味道平和,茶味烟熏味都无。请教拆米砖的方法,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