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hina

02May/19

上帝视角的中国人和土地

Hits: 12读赛珍珠大地三部曲, 已发于豆瓣比布,此篇为准. 杰作无非出自热爱或者怨恨,或者爱恨交织。一个外国人,敏锐而又深刻的刻画了土地和血缘这两个传统中国的核心命题,作为国人都很难做到,想起来可以类比的只有描写皇天后土的白鹿原,但是深度却有不及。 可能因为出身传教士,赛珍珠本身也是传教士,虽然极其隐晦,全篇充满了“上帝”,“宗教”视角,对人性,传承多方考问,对同质于“留着牛奶和蜂蜜”一样的土地一往情深,视为生命的起始和终结,相信作者书写时曾有巨大的共鸣。 文学的核心无非是通俗化的生命文字再现和思考,写作技巧和手法堪比花边。此书朴素无华,引起了一些“文学”高手的责难和轻视,只能说明他们对中国人的轻视或者对文学的迷茫。 三篇以大地为上佳,恬淡的篇章,涂满了深情和血泪。其后两篇中等,虽然作者极力思考和刻画,清末到民国的乱世并不比其它乱世特别,或者更加突出中国人的特性,作者有些力有不逮,画蛇添足了,让浓浓的土地和生命之情冲淡。 第三部分家的结尾点出了孟和后国民党时期,虽然作者中意的是忠于土地的新一代专业人士源。如果看做预言也没有错:孟代表了毛时代的惨烈和坚决,铲除了一个旧时代,这是“南方人”和其军校已经失败了的理想。自邓开始,专业人士的时代开启:如果算辈分,得是“源”孙子辈的事儿了,也就是土地的主人公王龙的第六代了。中国的事儿,龙起了头,可能还要等几辈子成真… 作者对中国传统女性的描写力透纸背,热爱,同情,甚至一体,是赛珍珠作为女性的天分和礼物,这并不容易,尤其是从基督教思维背景来观察中国的传统女性。一句话,赛珍珠把自己当成了龙的子孙。。

12Jul/17

2017.7.1香港纪行

Hits: 2652017是香港回归20周年。 这半年几次访港探亲,隐隐觉得在酝酿着什么,港九几个大书店的香港读物暴增,甚至有书号称“香港有文化”,我看大部分是港人通俗作品,无外乎是地方文化和近代史的片段研究和回忆,还谈不上是“文化”。但是烘托气氛足够了,怀旧,伤城。 大街小巷偶尔跟港人说话,态度漠然,冰冷。当年的港人基本不会普通话,热心帮助大陆土人也好,瞧不起也好,都写在脸上,鲜活的态度,砰砰跳动的是热心或者瞧不起土人的热心。现在可倒好,寻常阡陌巷尾,跟港人问路谈天,听不到摸不到港人的心何在,如机器人般冰冷。 反倒是这个英国老太太对自己的母国和香港现状有着清醒的认识,杜叶锡恩把自彭定康以来的英国对港政策批的一塌糊涂,也给民主扣了一盆屎……香港人最大的可悲在于不知道什么是殖民和被殖民,谁是地球上倒数第一脱离殖民的被殖民人群,也不知道衣食的根基何在,天真的相信民主,天真的相信爱拼就会赢。整个社会氛围就是亲西方和哈日。战后生的一代老师,再加上回归后的年轻人,这两股力量鼓噪呐喊,点燃了贫富悬殊的社会阶层的中下层大众。想想就头疼,没什么解法,只能靠巨变或者人民换代,新一代亲中的人群长成。 回顾短短的20年回归史,反高铁是戳破港人自我认同的关键事件“先进国家大英帝国来殖民,我只好认了,哪儿轮到土共来殖民/统领,认你血缘宗主已经给足面子了。” 之后所有的抗中,民主要求,不过是这个情绪思维的延伸。值得注意的是,民主这个种子是彭定康种下: 殖民香港近160年的大英帝国,历来派遣的港督都是殖民部和外交部出身,所谓的官僚。而彭总是议会出身,也就是政客,大英帝国操纵政治手法之隐晦阴险可见一斑。在英中交接香港的最后时期,派遣一个擅长操纵民意和运动的港督,为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未来讨价还价,制定未来规划,跟一个房客在交房前,为你的房地产投资来谋利谋划一样,何其可笑。 反讽的是,对经济,港人没有什么诉求,或者说继续“五十年不变”,没有经济诉求的政治诉求是虚妄的也是幼稚的,即便事件的另一个起因是经济原因: 年轻一代对职业的无望……,这也从另一面反映了香港政治的幼稚程度。 反思中国之崛起,还仅仅处在预热阶段,同根同气的港人台人吃不消了,同文日韩越也开始惶恐。一旦这条巨龙起飞,是福是祸,对世界的震荡,这是东亚和东南亚人民现在就要思考的问题,也是全球人民关心的重大问题。   以上部分文字摘抄于本人新浪博客

13Jul/15

中国股市,市场,历史

Hits: 525中国股市已经走向新时期, 从一个为国企融资的实验性,辅助性融资市场, 走向了面向全球, 面向所有企业的股票融资市场, 有几件事必须得到根本的扭转, 否则, 股票市场的存活, 和交易的参与者们,都不不会长久,最乐观的情况也是受到一次比一次更厉害的创伤-2015年6月中旬到7月中旬的股灾绝不是最厉害的。 过去20-25年的股市,完全是个实验市场,虽然从技术手段上, 已经是世界一流的电子化交易,资金受到严格的政府监管,看似安全完美,其实离现代金融还有很大的距离,就如枪炮和原子弹的差距。 现代金融的核心是衍生品,海量信息和数据的处理。天朝的金融市场恰恰还处在枪炮年代。最大的外汇和债券/利率市场,吸收不到巨额的游资, 一股脑都涌到股票市场,让股市变成了一个资金汹涌的赌场—进来的资金远超标的的价值。别没事拿总市值/GDP之类的找理由,天朝股市只对内,还有大量巨型企业没上市或者海外上市,米国股市吸纳了全世界的企业,这个总市值/GDP的比值毫无意义。 巨额资金哪里来?主要有两个渠道。海外游资灰色渠道进入-谁让利率差那么多年还那么大,中国的体量也够大,海纳百川。其二就是这两年来为了新常态偷偷摸摸印的新钱。所谓的伞形,HOMS等都是在巨额资金刺激下自然产生的技术手段,何况也不是什么新东东,老外玩儿这个东东太久了。 巨额资金需要得到有效的疏导,证监会公安部式的打压只会短暂抑制场外配资,等风头过去,人气回来的时候,风会更大,人数更多。巨额资金的疏导, 这个话题太大,涉及了整个金融体系,以及投资者的心理和素质,本博暂不讨论。 这次股灾被定义成流动性缺失, 这完全是聪明人给市场以及政府的托词–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叫市场失真失效。一个市场里没有买卖了,都是红着眼睛甩卖清盘的人,买家一个都看不到, 还有将近一半市场关店了,如果这是一个有形商品的市场, 傻瓜都知道这个市场有极大的衰败的可能。 这个可笑的市场有一些奇怪的规则,大小庄家散户的买卖工具和对冲手段不一样,T+1,价格10%变动限制,期指,期权,融资融券的各种不对等性。这些令市场变得不那么市场了。中国股市的特点总结如下: 市场参与者的交易手段极不公平。 市场最基本的功能:定价, 完全失效。 市场的监管缺失,属于丛林里的市场 参与者的交易手段不公平,注定了这不是一个公平交易的市场,迟早要丧失市场的公信力。大庄家本身在信息和价格方面天然就有优势,再加上制度性的优势,大鱼吃小鱼,大鱼之间黑吃黑最终会完全毁掉市场。 一个物品的价值完全由市场来决定,所谓的内在价值完全是妄言。对人类生存最宝贵的空气和水,在市场上分文不值,价格只是物品稀缺和潮流所向(所谓的人气)的反映,在一个有效市场上的反应。 为了中国股市的存在和发展,我的建议: 汲取欧美市场的通行交易规则, 建立公平和有效的市场。 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把金融衍生品市场建立开放起来,不仅仅是股票的衍生品, 外汇,债券。可以稍稍落后老外一步,ABS类的衍生品不要全面开放,不要跟保险银行混业。未来市场上资金汹涌,如果还都集中于股市,那一定是一个更大的灾难。Read More…

29Mar/14

从河流的命名来看中国历史

Hits: 292语言和历史密不可分,本文考察了中国黄河长江流域的干流和主要支流的名称及其文字起源,去透视文字以及历史的变迁。   闲话一下,春节游宝鸡青铜博物馆,镇馆国宝之一“何尊”, 是目前考古发现“中国”二字最早的出处。何尊内底铸铭文12行、122字,3字残损,现存119字。记述成王继承武王遗志,营建东都成周之事,可与《尚书·召诰》、《逸周书·度邑》等古文献相互印证,具有非常重要的史料价值。 铭文全文如下:唯王初迁宅于成周。复禀(武)王礼福自天。在四月丙戌,王诰宗小子于京室曰:‘昔在尔考公氏,克弼文王,肆文王受兹大命。惟武王既克大邑商,则廷告于天曰:余其宅兹中国,自兹乂民。呜呼!尔有惟小子,无识视于公氏,有毖于天,彻命敬享哉?唯王恭德,裕天训我不敏。’王咸诰。何赐贝卅朋,用作庾公宝尊彝。唯王五祀。  大意是:成王五年四月,开始在成周营建都城,对武王行礼福之祭。丙戌日,成王在京宫大室对同族何进行训诰说:“你的先父公氏追随文王,后文王受天命,武王克商后告祭于天,以这里作为天下中心,治理民众。”成王将贝壳30朋赏赐给何,何因此作尊以纪念。 成周即雒邑即秦朝起被称为洛阳,在西周初期是“天下的中心”—当然这是周人的视野了。考察一下禹贡九州的中原概念:以河南省现有的行政区域为基础,分析中原地区所涉及的地理单元的话,它的边缘区在历史上最少涉及到五个地缘概念,即:河洛、南阳、淮上、河济、河间。而在“中原”的东侧,还有一个未被划入河南省范围的缘地缘概念“泗上”。这六个地缘板块共同的构成了“中原外围地区”,它们所围就的区域我们可以称之为“中原腹地”,也就是真正的“天下之中”。 洛阳乃东西的要冲,南北晋楚,这个天下中心也不过是将关中泾渭流域加入中原再平衡,就新的地理形势重新东西南北取中而已了, 东部指以安阳为核心的旧朝“殷商”, 以及西部的位于陕西关中西部的周人老家“丰镐”,中心西移了—这个天下好像不是很大啊。 “中国”之意亦即其字面意义, 而不是如今天之天朝的国名。虽说如此, “中国”的字面意义已经长久地深深的刻在了这片土地的子民的思维的最深处,埋藏在其不为所知的潜意识里。考察中国河流名称变迁, 尤其是黄河长江及其支流文字历史,是不是也跟“中国”一样揭示了一些潜规则呢? 中国的河流,自秦汉以来都是称“水”的, 所以江河名称的构造是“江河名”+“水”, 比如河水(黄河),淮水(淮河),江水(长江), 济水(呵呵这个没有现代名称,因为古时济水被黄河下游侵占了,名字也就以化石形态留存于今)。看“水经注”,遍及黄淮长江流域,一律以“水”称之, 以至有“浙江水”,“延江水”,“斤江水”。但是有两个特例“沽河”以及“瓠子河”, 不带水字, 以河结尾,说明早在“水经”成书的汉代, 迟至“水经注”的北魏,河字在北方已经转意,可以取代“水”字了。 先秦时代,《尚书·禹贡》是中国最早记载河流的地理著作,其中记载的江河共52条,单言其名的47条,占总数的90.4%。以”导沇水,东流为济,入于河,溢为荥”为例, 单名为主,“河流名”+“水”的河名沇水也有出处。这极有可能是因为甲骨文书写不便引起的简化,也许在先秦时代,口语中也都是“河流名”+“水”的构成, 只因为甲骨文是要刀刻在龟甲兽骨上而将某些不会被混淆的河流名以单字书写。 古代有四渎,即四条主要河流,在中国古人心目地位很突出。所谓五岳四渎,都是国家祭祀的。四渎最早的总称出自《尔雅*释水》:“江、淮、河、济为四渎,四渎者,发源注海者也。”尔雅成书于秦汉,缀缉春秋战国秦汉诸书旧文,递相增益而成,说明直至东周至秦汉时期,四渎是中国最重要的大河,这也可以看成是当时所谓中国的主要区域,珠江闽江和黑龙江流域尚属于域外。 传说的夏代禹贡九州图的四渎,更可能是战国时期的解读 四渎中黄济淮的争斗历史 商朝是中国信史的开始, 我们可以考察甲骨文相关河流的字源来印证一下四渎的重要性。 造字解说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