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茶

17Aug/16

访茶之后–2016石门夹山寺

从西安去湖南,竟然有直达车到石门了,夹山寺的所在。于是决定中途访夹山寺,弥补2013秋访茶的遗憾。 早上八点到的绿皮儿火车,晚点到下午四点才到,有幸品尝了广铁的盒饭。暑期的火车,找不到人聊,全是一家老小。差旅,学生,旅行者之类的聊天客,整车厢都看不到。昏睡了一晚,闷闷一个白天。 赶到夹山寺村,村头住在大妈家,和一个做闯王陵工程的青年搭伴乡村游-头天的雨水冲坏了供水,不能洗澡没啥事儿做,村里人和我都无聊。过河去碧岩泉,碧岩泉还有一个青年女居士上香礼拜,圆悟克勤的画像印在矮矮的山岩立壁上。 绕人工湖一周,转过夹山寺,青年带我工地后门进了闯王陵,如果在白日需要80圆的门票。临乡青年说闯王陵已经发掘,棺椁随葬都是陕北明清风格,也有墓志铭,全是奉天玉和尚的生平,青年说此墓志铭上看不到李自成的生平,奉天玉和尚是否闯王,尚难以盖馆定论。 夹山典型的湖南小山,东西两峰夹一道,夹也。夹山寺背依夹山面南,门前小河自西向东-现在已筑坝成湖,小河南面就是矮矮的碧岩泉山梁,颇有帝王风水的感觉,只不过格局是个微缩版。 唐善会法师开山建寺,其时的“夹山境地”尚是“猿抱子归青嶂岭,鸟衔花落碧岩泉”的野地。到宋朝圆悟克勤法师破禅宗不落文字之规,在夹山灵泉院著禅门第一书“碧岩录”。他给弟子写的“印可状”是日本禅茶/茶道的启蒙物,至今保存在东京博物馆。 夹山小有灵气,在大师思想的照耀下,奕奕生辉,独立于山河。 后院的茶室空无一人,不知多久没有营生了。泡一杯茶,蝉噪鸟鸣,汗津津的翻开书,坐一个上午……. 斋堂11点开饭,散客10元一位。12点多过去,已经收了。出山门右手第一家开饭,老板笑眯眯的指着白饭问:这是什么? “锅巴,哈哈….”

06Nov/13

边销茶探访2013秋-安化篇

中央电视台2013.11.18开始播放6集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 可以与本文参照,文本视觉各有千秋。此文成文半年后,看到央视2012年拍摄的”茶叶之路“纪录片,该片记录了清朝始的晋商茶叶之路,相较于唐宋起始的茶路只是短短一瞬,期间的纷繁复杂转折已让人目不暇接,可知茶叶的历史如瀚海也。 D16D17 常德安化路途 Oct19,20 D16 多云。搭中午贵州来的过路车到常德,从湘西的丘陵地带来到了江汉平原,桃花源之地。邻座贵州姐咕噜着俺听不太明白的贵州话,硬要塞给我桔子。 常德南站下车,一伙围上来的摩托仔得知我要去安化,告诉我最后一班车刚出发,他们可以电话那长途车等我,骑摩托带我追赶,他们分文不取,分文不取…..俩礼拜的太平旅游,老江湖也有high得犯傻的时候,翻身上车,后边又挤上一个,前后夹得我一激灵,感觉不对啊。出站三百米倒是追到了安化的长途车。俩人下车将我一围,张口要八十块。你妹的,摩托仔永远是垃圾流氓,这个怎么都忘了?也怪自己现在行动风格完全是走路+公交的模式,黑车和摩托绝对不碰,太久没接触这些烂人了。 当机立断绝不让烂人得逞–车有什么好赶的,赶到了也不会天上掉金子。跟长途车打了声招呼“车俺不坐了”,扭头往车站走。两个烂人开始懵掉了,反应过来后好言相劝,看到长途车也走掉后大减价到十块,最后开始威胁,开始上手推搡,用摩托车拦路。大叔我一边做好抡行李箱的准备,一边强硬斥责,脚不停步。一路搞到车站,俩人泻了气,滚一边去了。买好第二天的车票,到车站门口的警察岗亭投诉。 “车站里有非法拉客经营,你看就是十米外那两个”, 警察“………” “他们对我人身威胁” 警察过去呵斥了那两个烂人两分钟 跟警察扯蛋二十分钟,希望他们可以记录在案,质询烂人,惩戒烂人,结果还是和稀泥,天朝的警察真是没治了–对突发刑事案件手无缚鸡之力,或者麻木不仁,对安全维稳事件残暴有加。训斥过后,两个四十岁左右的烂人像逃脱老师责罚的顽童,奔走雀跃打闹,烂人也没治了。 住下后徒步过沅江桥,奔常德闹市人民路,熙熙攘攘,是个繁荣的城市。吃了顿逃离凤凰后第一顿家常饭–东北水饺,乘渡轮过沅江返回–这也是个正常城市的表现。冷清的襄樊,热闹的长沙都是隔江而建的城市,一个渡轮都没有,很诡异,不合常理。 常德沅江 夹山寺在常德石门县,这次没时间去了探访了。夹山寺是誉满东亚,尤其日本的禅茶祖庭。开山祖师善会讲禅说法品茶悟出了“禅茶”。宋代高僧圆悟克勤的墨宝“禅茶一味”被荣西和尚带回日本,现珍藏在日本奈良大德寺,作为镇寺之宝。荣西于1191年写成《吃茶养生记》一书,成为日本佛教临济宗的开山祖师和民间饮茶之风的倡导者。圆悟克勤撰写的《碧岩录》为禅门第一圣典,继承其法的为两大弟子虎丘绍隆和大慧宗果。”禅茶一味”并非”四字真诀”,而是一份证书, 在公元1128年,弟子虎丘绍隆要离开师傅,去云居山真如院担任住持,圜悟写给他“印可状”。大体意思是说.虎丘追随自己参禅多年,成绩优秀,已达大彻大悟之境,特此证明。日人村田珠光瞻仰园悟的墨宝,体味出”禅茶一味“的意境,遂创制茶道。禅茶道茶,只好留一个遗憾来日探访了。 D17 多云 常德至安化短短不到一百公里的路开了近四个半小时,这是天朝腹地的交通速度么?离开常德不久进入丘陵地带,跟蜀地一样,遍地翠竹。安化搭小巴到小淹镇,白沙溪茶厂驻地。住20元偏街家庭旅馆, 此价格为人生记录。 常德安化途中-90年代感觉的中途休息点 步行四公里到白沙溪茶厂,门口官营店喝茶聊天,星期天茶厂的办公室不上班。水饱,回程遇茶厂烧炉工回家,跟他一起船过资水谒陶澍墓-和茶厂隔江相望,清官生前命苦,死后荣耀。陶澍官至太子少保,娶五个老婆,仅存一子。老婆们四位都在三四十年纪死了,只有女婿胡林翼兴旺。茶工说明年扩产能, 但是几百号员工并不增加人手。安化茶现今还是传统工艺烧木柴干燥,所用木柴从常德一带购入。 白沙溪茶厂 过资水拜陶澍 小淹镇菜市 D18 千两茶和茯茶 Oct21 多云Read More…

31Oct/13

边销茶探访2013秋-雅安篇

中央电视台2013.11.18开始播放6集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 可以与本文参照,文本视觉各有千秋。此文成文半年后,看到央视2012年拍摄的”茶叶之路“纪录片,该片记录了清朝始的晋商茶叶之路,相较于唐宋起始的茶路只是短短一瞬,期间的纷繁复杂转折已让人目不暇接,可知茶叶的历史如瀚海也。 D5 雅安Oct8 晴 成都汽车票也可以网上买了,车站也有自助取票机。只是去雅安不可以——滚动发车的不可网购,搞不明白啊。 成都猫狗一家 晃悠到中午才到雨城雅安,浪花轰鸣的青衣江和巨大的廊桥让这个小城别有韵味。想起当年专门去Winterset看廊桥遗梦中的廊桥原景,天地之别。不过没历史的美国留存的是木质原装,源远流长的我们是新近水泥。 受到川农大CNTS茶协会茶友的盛情款待,在协会的茶室里和同学们一起品茶聊茶,喝到了从没听过的大叶的散藏茶,据说也有些历史了,(它的历史渊源呢?)CNTS协会应该坚持几年了,四方的茶室四面条桌上是茶书,茶,茶具,中间大方台是泡茶品茶的地方。泡了友谊兄弟茶厂出的康砖,大叶散藏茶和云南的下关沱茶。友谊兄弟茶厂的茶烟熏感十足,和雅安茶厂的康砖略有不同,同样回味甘甜。协会天天活动,真正的品茶论道。 CNTS茶会 川农大生活区 穿过校区的濆江背景周公山 传从文成公主进藏起,茶叶开始规模入藏,因路途遥远,牦牛运茶是边运边牧,一旦气候不好,运茶队甚至可能驻扎下来等来年天气转好才继续启程。茶包被日晒雨淋,自然发酵成为黑茶的起始。自宋以降,茶叶成为官营,直至清朝后期改民营。民国(民国期间曾解禁)至改革开放前,倒退回官营,九十年代再次开禁民营,藏销茶名称也从吐蕃时代的蕃茶,宋代的蜀茶,元代的西番茶,明清的边茶,变为今日的藏茶。历史的进退在小小的藏茶贸易中尽现。 茶摊 现今的藏茶的工艺和口味的定型,有明确记载最早自明初1546陕帮茶号义兴隆在雅安创立,而有关藏茶是黑茶最早的记载是洪武四年(1371)明太祖诏“天全六蕃司,专令蒸乌茶易马。”,六州为秦州,洮州,河州,雅州,碉门和黎,三个属陕地(明朝陕甘一省),三个属川地。直到解放前,义兴,天增公,天兴,聚诚,恒泰,市昌隆,丽生源等陕帮茶号仍占据藏茶的主流。陕帮以泾阳石桥镇和王桥镇为主,施行财东制/掌柜制,财东出资拿红股,绝无干涉掌柜的经营,义兴茶行一直运营到到解放后公私合营—中国的股份公司可以历经四百六十余年而不败,在全球应该是位列前茅的,第一?大名鼎鼎的欧洲股份公司的祖宗荷兰东印度公司VOC也不过是1602年才成立的。也证明了党的伟大哈,不管多么古老多么牢固都可以踩在脚下。 自明朝以来。陕帮商人完全把持了四川以至西南的商业,盐业和茶业是陕帮的两大商业核心,茅台镇和茅台酒就是陕帮的创制,所谓”川盐走贵州,秦商聚茅台“。当时贵州没有好酒,唯一的酒叫“洋柯曲”,酒品低劣。在茅台镇办“协兴”盐号的陕商高绍棠,为酒所困,回到故乡找来凤翔柳林镇酿酒名师田某,携带西凤酒的配方来到茅台镇,利用赤水河的水和当地的优质高粱,经九次勾兑,创造了品质优异的“茅台酒”,当时叫“茅台烧锅”。 四川各个重镇都建有豪华的陕西会馆和山陕会馆,像成都、重庆等地的繁华街道,就是起源于老陕会馆的“陕西街”、“陕西路”,雅安、康定也有陕西街,在雪域高原,草原牧场,大江沿岸到处都有秦商的会馆和店铺。雅安康定是藏茶重镇,明朝主要在雅安,天全,清朝开始市场中心转移到康定,雅安成为茶行总部和生产基地。据民国《西康纪要》一书所载:“西康汉商贸易,多操陕人之手“。在康定城(打箭炉),茶行陕商居其大半。陕西商人占据了茶马贸易总量的大半。户县当地把这些人叫做“炉客”,清末民初户县的“炉客”已达3000余人。到建国前,甘孜州陕西人最多时达7000余人,汉藏所生子女达万余人。在康定,人们说《康定情歌》里张家溜溜的大哥就是个陕西楞娃,李家溜溜的大姐是个藏族美女,“老陕,豆腐,狗,走遍天下有”。现今很多顶着藏族名字的康定人都清楚的知道他爷爷是陕西泾阳,户县某某村的。康定的擀面和锅盔也是陕帮在此的明证。此次时间所限,康定锅庄留作遗憾来日再探吧。 晚上在东西穿城的青衣江两岸遛了一圈。跟所有城市一样,沿江建成了公园绿化带,跟所有城市不同的是沿江公园的一岸是竹椅茶摊麻将摊的长龙,一岸是明档式大排档的长龙,与翠竹老树相映,与淘淘江水共鸣,白天的热气散去,短袖已感身寒了。喝热茶,观景,好安逸哦! 青衣江廊桥 雅安是地理和民族的汉藏分界线,其名称就源于藏语。一说雅是藏文牦牛,安的意思是牦牛可以平安到气候凉爽的雅安,再往前是炎热的成都平原,牦牛就不安了,是个汉藏双语合成的地名。一说雅安是个完全的藏语:牦牛尾巴。自唐代起派高杨二将军(老陕?)入雅安戍边,高杨两家转变为土司统治,历经七百六十多年各种朝代,高杨土司被雍正“改土归流”终结了,雅安地区纳入了中央政府的直接管理下。 D6蒙山顶上茶 oct9 晴 蜀山幽——大假之后。川西蜀山之幽,是湿润凉爽的空气,满眼的暗绿颜色,汩汩山泉和鸟鸣衬托出的人类痕迹的绝无,心理的遥远;蜀山绿——人踩不到摸不到的地方。石阶的两端绿苔,山道扶手,岩壁,更无须说树木了。 蜀山绿–这张绿照其实不并没有反应深绿的状态,随手照拿来充数了,看过蜀绿的知道的 扬子江心水,蒙山顶上茶,在雅安这基本成了大俗话了,到处是龙大哥奉茶的广告画。这句俗语出自元李德载的小令“蒙山顶上春光早,扬子江心水味高”。“雨雾蒙沫”,是蒙山名字的来历。传说女娲补天,大功告成之际力竭身亡,留下雅安一点天漏没补全,身融大地成蒙山之势,雅雨也成为雅安三绝之首。 民国时期的“茶马贾道”科考团成员孙明经在雅安特意拜访“西洋茶痴”施勉志(Frederic N Smith)教士,西洋客套,川式客套开场,聊到沿途风土,科考队种种,最后聊到个人的生平兴致,无论孙明经如何暗示喝茶,茶痴充耳不闻。孙口干舌燥的告辞,茶痴看看天才说好了好了,可以采云煮云了。一直中洋并用的谈话,这个荥经川腔的“采云煮云”孙经明完全没听明白。雅安人请人吃茶,讲究的是“采雅云,泡雅茶,待雅客”。采云就是以荥经本地制的采集雅雨的圆陶盘收集雨水用来煮茶,收雨水的陶盘叫“采云”,采云下盛水的杯状陶器曰“纳云”,煮茶之陶器曰“煮云”,还有“哓云”和“春月”,你猜是毛? 江边茶座 南一路搭乘雅安-名山公交,上车两元。中途蒙顶山门站下,换乘名山-蒙顶山的小巴,很方便。后来知道雅安旅游车站也有直达蒙顶的车子。小巴上有老妪老头背茶篓,以为是上山采茶。跟名山旅馆业下夜班的前座小姑娘聊才知是赶早市卖光东西回家了。小姑娘说家家有茶园,但她从没采过茶,再问就不说了。城市看乡下从来都是俯视,山里人也许也一样:城市人多却都不认识,钱多之地但是没有立身之本,五行奇差。山里人享受洞天福地,最洁净的空气和水,最好的吃食,想赚钱,下地划拉一下都是城里人千金难求的宝… 四十五元淡季票进入公园,先参观雅安茶厂筹建的藏茶博物馆。一个人慢悠悠转。简单的茶史和各类茶叶的样品和介绍。还有一些宋元以降的茶具。相关藏茶的是简单的生产和茶马古道的介绍,也有说茶马古道是茶马贾道的讹传。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