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Anhua

06Nov/13

边销茶探访2013秋-安化篇

Hits: 265 中央电视台2013.11.18开始播放6集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 可以与本文参照,文本视觉各有千秋。此文成文半年后,看到央视2012年拍摄的”茶叶之路“纪录片,该片记录了清朝始的晋商茶叶之路,相较于唐宋起始的茶路只是短短一瞬,期间的纷繁复杂转折已让人目不暇接,可知茶叶的历史如瀚海也。 D16D17 常德安化路途 Oct19,20 D16 多云。搭中午贵州来的过路车到常德,从湘西的丘陵地带来到了江汉平原,桃花源之地。邻座贵州姐咕噜着俺听不太明白的贵州话,硬要塞给我桔子。 常德南站下车,一伙围上来的摩托仔得知我要去安化,告诉我最后一班车刚出发,他们可以电话那长途车等我,骑摩托带我追赶,他们分文不取,分文不取…..俩礼拜的太平旅游,老江湖也有high得犯傻的时候,翻身上车,后边又挤上一个,前后夹得我一激灵,感觉不对啊。出站三百米倒是追到了安化的长途车。俩人下车将我一围,张口要八十块。你妹的,摩托仔永远是垃圾流氓,这个怎么都忘了?也怪自己现在行动风格完全是走路+公交的模式,黑车和摩托绝对不碰,太久没接触这些烂人了。 当机立断绝不让烂人得逞–车有什么好赶的,赶到了也不会天上掉金子。跟长途车打了声招呼“车俺不坐了”,扭头往车站走。两个烂人开始懵掉了,反应过来后好言相劝,看到长途车也走掉后大减价到十块,最后开始威胁,开始上手推搡,用摩托车拦路。大叔我一边做好抡行李箱的准备,一边强硬斥责,脚不停步。一路搞到车站,俩人泻了气,滚一边去了。买好第二天的车票,到车站门口的警察岗亭投诉。 “车站里有非法拉客经营,你看就是十米外那两个”, 警察“………” “他们对我人身威胁” 警察过去呵斥了那两个烂人两分钟 跟警察扯蛋二十分钟,希望他们可以记录在案,质询烂人,惩戒烂人,结果还是和稀泥,天朝的警察真是没治了–对突发刑事案件手无缚鸡之力,或者麻木不仁,对安全维稳事件残暴有加。训斥过后,两个四十岁左右的烂人像逃脱老师责罚的顽童,奔走雀跃打闹,烂人也没治了。 住下后徒步过沅江桥,奔常德闹市人民路,熙熙攘攘,是个繁荣的城市。吃了顿逃离凤凰后第一顿家常饭–东北水饺,乘渡轮过沅江返回–这也是个正常城市的表现。冷清的襄樊,热闹的长沙都是隔江而建的城市,一个渡轮都没有,很诡异,不合常理。 常德沅江 夹山寺在常德石门县,这次没时间去了探访了。夹山寺是誉满东亚,尤其日本的禅茶祖庭。开山祖师善会讲禅说法品茶悟出了“禅茶”。宋代高僧圆悟克勤的墨宝“禅茶一味”被荣西和尚带回日本,现珍藏在日本奈良大德寺,作为镇寺之宝。荣西于1191年写成《吃茶养生记》一书,成为日本佛教临济宗的开山祖师和民间饮茶之风的倡导者。圆悟克勤撰写的《碧岩录》为禅门第一圣典,继承其法的为两大弟子虎丘绍隆和大慧宗果。”禅茶一味”并非”四字真诀”,而是一份证书, 在公元1128年,弟子虎丘绍隆要离开师傅,去云居山真如院担任住持,圜悟写给他“印可状”。大体意思是说.虎丘追随自己参禅多年,成绩优秀,已达大彻大悟之境,特此证明。日人村田珠光瞻仰园悟的墨宝,体味出”禅茶一味“的意境,遂创制茶道。禅茶道茶,只好留一个遗憾来日探访了。 D17 多云 常德至安化短短不到一百公里的路开了近四个半小时,这是天朝腹地的交通速度么?离开常德不久进入丘陵地带,跟蜀地一样,遍地翠竹。安化搭小巴到小淹镇,白沙溪茶厂驻地。住20元偏街家庭旅馆, 此价格为人生记录。 常德安化途中-90年代感觉的中途休息点 步行四公里到白沙溪茶厂,门口官营店喝茶聊天,星期天茶厂的办公室不上班。水饱,回程遇茶厂烧炉工回家,跟他一起船过资水谒陶澍墓-和茶厂隔江相望,清官生前命苦,死后荣耀。陶澍官至太子少保,娶五个老婆,仅存一子。老婆们四位都在三四十年纪死了,只有女婿胡林翼兴旺。茶工说明年扩产能, 但是几百号员工并不增加人手。安化茶现今还是传统工艺烧木柴干燥,所用木柴从常德一带购入。 白沙溪茶厂 过资水拜陶澍 小淹镇菜市 D18 千两茶和茯茶Read More…

31Oct/13

边销茶探访2013秋-泾阳篇

Hits: 427 中央电视台2013.11.18开始播放6集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 可以与本文参照,文本视觉各有千秋。此文成文半年后,看到央视2012年拍摄的”茶叶之路“纪录片,该片记录了清朝始的晋商茶叶之路,相较于唐宋起始的茶路只是短短一瞬,期间的纷繁复杂转折已让人目不暇接,可知茶叶的历史如瀚海也。 D1,出发 Oct.4 晴 PM25在两天的优美曲线后,今天开始攀爬,回到了那个正常的帝都橙红色的图标。 起点 行前通常是情绪平静,还有点迷迷糊糊,要去的景点,要做的事情一概想不起来了,为旅行读过的书连名子也一一忘掉。出门的感觉就似久睡起来摇摇晃晃的出门去小店对付一顿晚饭,打瓶酱油,完全跟旅行对不上——再强烈的欲望也经不起长久的燃烧啊。 去西客站一路地铁,人不多。到了西客站南广场售票厅取票,自助机器竟然一半都没人。买票窗口也是,这是国庆大假的帝都车站? 西站南广场 西站候车室 一等座空无一人二等座满 去西京的车上跟一对挪威夫妇坐一起,仙女般的女儿坐在极瘦高高的她爹的腿上。跟仙女的胖妈聊了一路,仙女爹基本一言不发。仙女妈是芬兰人,护士,嗜好养马骑马,貌似是个半职业的训马师。现在的高头大马跟她8年有整,给七岁的仙女也买了头矮种马。曾经不到2000(不知是什么货币)收了一匹马,调教驯养一年多,以6000多出售,听起来是个赚钱的买卖,赚的钱充作婚礼的费用。马厩是租的,离她在奥斯陆郊区的家也就一公里。仙女妈说养马不费,也算是较为普遍的行为。照片里马厩巨大,一片草原,都看不到马房子的踪影。地广人稀就是可以玩儿点不同的东西啊。仙女爹貌似也是个半职业运动员,马拉松,自行车,踢打球,更不用说冰雪项目了。曾经参加过慈善募捐的长途自行车活动,奥斯陆到马尔默(不知道记得对不对)600多km的一口气骑行,27个小时搞定。高高极瘦的体型有点看不出来啊。分享了两国夫妻儿女父母等人伦种种异同,讨论了一些老外在天朝旅行的疑问,交流了在其他地区旅游的感受……四个半钟头在闲话就过去了。胖妈掏出一只过敏急救针”这个能buy me 七分钟”,包里还有两只,总共能顶二十一分钟。她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死活, 也要出来旅游的那种,即使旅游地木有挪威式的直升飞机急救服务,不旅游毋宁死, 呵呵。 拜拜,下车,去吃方计葫芦头。 睡前扫了眼帝都PM25,几近爆表。 D2 泾阳砖 Oct.5 晴 解放后泾阳砖断绝,生产移至湖南益阳。自有记载历明清民国共和四朝,毁于一旦。 近年泾阳砖在陕西死灰复燃,甚至被文物超级大省陕西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可见其重要性。一般而言,在陕西自宋以降的东东是没人稀罕的。 网上有泾渭茯砖销售,厂家在咸阳。网上联系到一个经销商可惜去了青海。泾阳砖在解放后曾公私合营,将一堆民营茶行合并,移至几十公里外的交通更便利的咸阳生产,五八年就撤厂–因为湖南安化研制茯砖成功了。 在泾阳县兜了一圈没找到茶行,就先拐进文庙,也是泾阳博物馆。这文庙毁于清末的西北回乱——馆史称回民起义。有几根粗大本地出土的古象牙,还有一些制作精良的明代民间青铜明器——王桥镇出土。 得到馆员指点,找到了号称泾阳第一茯茶的茶艺馆——最早最大有藏品有生产展示有茶馆。此地称茶馆也不准确,当年做过房地产的贾老板颇花了些心思建造这个三层的仿古式四合院。老虎灶,茶亭,茶神祭台,炒青陈仓渥堆压砖生产展示,藏品茶展示(看到了牦牛皮包的喇嘛藏茶,号称价值百万,我猜100年的藏茶应该不是泾阳茯茶,藏茶主要出自四川雅安,由牦牛皮包裹运输。茯茶主要行销西北,在泾阳改包布袋),民间茶具展示一应俱全,二楼的茶馆甚至带个小舞台。只可惜泾阳地小,茯茶断代几十年,国庆假日,除了我们再没有访客。 贾老板的泾阳砖陈列室 民国的“官引”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