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s: 282

中央电视台2013.11.18开始播放6集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 可以与本文参照,文本视觉各有千秋。此文成文半年后,看到央视2012年拍摄的”茶叶之路“纪录片,该片记录了清朝始的晋商茶叶之路,相较于唐宋起始的茶路只是短短一瞬,期间的纷繁复杂转折已让人目不暇接,可知茶叶的历史如瀚海也。

D16D17 常德安化路途 Oct19,20

D16 多云。搭中午贵州来的过路车到常德,从湘西的丘陵地带来到了江汉平原,桃花源之地。邻座贵州姐咕噜着俺听不太明白的贵州话,硬要塞给我桔子。

常德南站下车,一伙围上来的摩托仔得知我要去安化,告诉我最后一班车刚出发,他们可以电话那长途车等我,骑摩托带我追赶,他们分文不取,分文不取…..俩礼拜的太平旅游,老江湖也有high得犯傻的时候,翻身上车,后边又挤上一个,前后夹得我一激灵,感觉不对啊。出站三百米倒是追到了安化的长途车。俩人下车将我一围,张口要八十块。你妹的,摩托仔永远是垃圾流氓,这个怎么都忘了?也怪自己现在行动风格完全是走路+公交的模式,黑车和摩托绝对不碰,太久没接触这些烂人了。

当机立断绝不让烂人得逞–车有什么好赶的,赶到了也不会天上掉金子。跟长途车打了声招呼“车俺不坐了”,扭头往车站走。两个烂人开始懵掉了,反应过来后好言相劝,看到长途车也走掉后大减价到十块,最后开始威胁,开始上手推搡,用摩托车拦路。大叔我一边做好抡行李箱的准备,一边强硬斥责,脚不停步。一路搞到车站,俩人泻了气,滚一边去了。买好第二天的车票,到车站门口的警察岗亭投诉。

“车站里有非法拉客经营,你看就是十米外那两个”,

警察“………”

“他们对我人身威胁”

警察过去呵斥了那两个烂人两分钟

跟警察扯蛋二十分钟,希望他们可以记录在案,质询烂人,惩戒烂人,结果还是和稀泥,天朝的警察真是没治了–对突发刑事案件手无缚鸡之力,或者麻木不仁,对安全维稳事件残暴有加。训斥过后,两个四十岁左右的烂人像逃脱老师责罚的顽童,奔走雀跃打闹,烂人也没治了。

住下后徒步过沅江桥,奔常德闹市人民路,熙熙攘攘,是个繁荣的城市。吃了顿逃离凤凰后第一顿家常饭–东北水饺,乘渡轮过沅江返回–这也是个正常城市的表现。冷清的襄樊,热闹的长沙都是隔江而建的城市,一个渡轮都没有,很诡异,不合常理。
常德沅江IMG_20131019_174042

夹山寺在常德石门县,这次没时间去了探访了。夹山寺是誉满东亚,尤其日本的禅茶祖庭。开山祖师善会讲禅说法品茶悟出了“禅茶”。宋代高僧圆悟克勤的墨宝“禅茶一味”被荣西和尚带回日本,现珍藏在日本奈良大德寺,作为镇寺之宝。荣西于1191年写成《吃茶养生记》一书,成为日本佛教临济宗的开山祖师和民间饮茶之风的倡导者。圆悟克勤撰写的《碧岩录》为禅门第一圣典,继承其法的为两大弟子虎丘绍隆和大慧宗果。”禅茶一味”并非”四字真诀”,而是一份证书, 在公元1128年,弟子虎丘绍隆要离开师傅,去云居山真如院担任住持,圜悟写给他“印可状”。大体意思是说.虎丘追随自己参禅多年,成绩优秀,已达大彻大悟之境,特此证明。日人村田珠光瞻仰园悟的墨宝,体味出”禅茶一味“的意境,遂创制茶道。禅茶道茶,只好留一个遗憾来日探访了。

D17 多云

常德至安化短短不到一百公里的路开了近四个半小时,这是天朝腹地的交通速度么?离开常德不久进入丘陵地带,跟蜀地一样,遍地翠竹。安化搭小巴到小淹镇,白沙溪茶厂驻地。住20元偏街家庭旅馆, 此价格为人生记录。
常德安化途中-90年代感觉的中途休息点IMG_20131020_090844

步行四公里到白沙溪茶厂,门口官营店喝茶聊天,星期天茶厂的办公室不上班。水饱,回程遇茶厂烧炉工回家,跟他一起船过资水谒陶澍墓-和茶厂隔江相望,清官生前命苦,死后荣耀。陶澍官至太子少保,娶五个老婆,仅存一子。老婆们四位都在三四十年纪死了,只有女婿胡林翼兴旺。茶工说明年扩产能, 但是几百号员工并不增加人手。安化茶现今还是传统工艺烧木柴干燥,所用木柴从常德一带购入。
白沙溪茶厂IMG_20131020_144123
过资水拜陶澍IMG_20131020_145603
小淹镇菜市IMG_20131020_163638

D18 千两茶和茯茶 Oct21

多云

资水晨雾IMG_20131021_080657
资水晨渡IMG_20131021_082610
白沙溪茶厂IMG_20131021_085959
新厂房IMG_20131021_085806
早上参观白沙溪黑茶博物馆,对亏了官店掌柜梅姐帮忙, 否则凭俺一人,难入馆门。茶厂的新楼已经封顶,明年就会耳目一新了,产能也会扩大万五吨。还会沿江建造黑茶文化长廊和新博物馆,资水对面的山坡茶地已经开垦,在一片绿色中露出大片的红壤田地,生产商贸旅游一起来。红墙中式老厂房夹杂一点点西洋味道,不知明年能否保留。

安化以千两茶扬名,考察湖南人民的言论,其历史源头含糊其辞不甚明了,只是模模糊糊的提到同治年间晋商在百两茶的基础上增加重量制成千两茶。

黑茶之父并没有发明黑茶,也没能搞清楚黑茶鼻祖”茯茶“IMG_20131021_090557
宋明两朝,茶马官营乃是国策。从纯官营的难以为继,私茶泛滥,官茶凋零(洪武时驸马都尉欧阳伦使西域,因犯私茶,赐死罪),到明朝中叶弘治三年改“茶引”制-“边茶开中”,由官收官销改变为官督商销,佐以贩茶之利,以激发民间之力生产及运输军粮等边关军需品,自此陕西商人尽占边茶贸易的天时地利人和,垄断了西北边茶贸易。

“边茶开中”完全是洪武三年的“食盐开中”的政策的延续,“大同粮储,自陵县运至太和岭,路远费烦。请令商人于大同仓入米一石,太原仓入米一石三斗,给淮盐一小引”,招商输粮而与之盐,谓之开中(从内地输送一定量的粮食到边关的指定粮仓,给运粮商一份盐引,即经销食盐的权利。中国自古以来官方把持盐铁之利,是政府的主要税收来源)。这里得讲一下大的背景,自唐朝起东亚气候变冷,北方游牧民族被迫南下,跟天朝农耕地区不断的碰撞争斗,游牧农耕之争成了国家政治的主旋律。朱明政权虽然重新划定了边疆,在北方始终陈兵百万以应对游牧民族的压力。庞大的边境驻防军队,常年需要从中原和江南腹地输送天量的的战备物资,政府难以为继,于是洪武四年在全国14个边镇粮仓针对晋陕实施开中,由此诞生了天朝商帮之祖-陕帮商人,输粮贩盐市布,成为明初扬州淮盐的霸主:

  •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里的商人孙富原形就是山陕商人
  • 本为焦山的康山街康山草堂是陕商康海的私邸
  • 大明寺的大雄宝殿也是泾阳人赵运所捐
  • 嘉靖三十四年扬州知府吴桂芳接受了副使何城(陕商进士)、举人杨守诚的建议,在扬州旧城外建外城(新城)以抗倭寇(倭寇首领安徽歙县人有份啊)。
  • 嘉靖三十七年,倭犯扬州。知府石茂华发民乘城,众皆恇怯。金(陕商闫金)率西北诸贾人登陴,以强弩射之。有郜姓者善射,连殪数酋,贼惊溃。且闻陴间人语多秦声,疑为三边劲旅至,乃宵遁。
  • “而今之所谓大贾者,莫有甚于吾邑。虽秦、晋间?来贾淮扬者,亦苦朋比而无多。”十七世纪初扬州徽商已经超越西商(山陕商帮)坐大, 但是提起西商,歙县人民还是口气酸得可怕。

喂猫陕帮能成为天朝明清以来的商帮的鼻祖?晋陕享有同等的开中政策,为什么陕帮能跃居晋商上呢?难道是陕西冷娃商人(那时的陕西包括今天陕西、甘肃嘉峪关以东、宁夏和内蒙伊克昭盟大部,以及青海湖以东的地区,陕帮商人的核心是关中地区,以泾阳三原渭南为中心)比山西人聪明?这个大叔我不敢下结论,不过陕帮的优势是虽同属边关,但本省乃产粮大省(西安府曾位列全国产粮第四,隆庆年间陕西官仓储粮一千多万石,足够边地军民三年之用);山西地少人多(明初洪洞县大槐树移民),晋商得推着小轮车远去山东输粮。起点高下和运营效率有天地之别。晋商清朝做大, 自吹起来总是自夸是因为有资金有技术有政治头脑有体力有地缘,但是明初陕帮的独大还有后期徽帮后来居上,击碎了这个论点。天地人,人的作用是最微不足道的。当然一开始山东长途贩粮的磨砺,也造就了晋商南下福建两湖贩茶,最终远及恰克图的辉煌—还是上天命定,这清俄茶路完全在晋商的地盘下,就如同早期的西北的丝路茶路完全在陕商的地盘一样。

有点说远了, 自明朝”边茶开中“,陕商独占, 晋商只有干瞪红眼–山西木有茶园也没有市场啊。茶马贸易自唐宋开始, 以川陕茶(利州路,成都府,也就是现在的陕南和成都盆地)博吐蕃马,走唐蕃古道,赤岭互市(今日月山)。陕西是茶叶必经之地, 高素质帝都陕人也是转运经手的核心人群,所谓“产茶之地尽在川路,卖茶之地全占陕西”。元初招抚吐蕃,拜西藏喇嘛教为国教,茶叶自此跟随喇嘛教传入蒙地,到了北元明初之时,喝茶之风在蒙古地才开始逐渐普及,藏地传入的酥油茶也演变为蒙地的奶茶。

现今有明确记载的最古老的茶行, 是四川雅安的陕帮茶行义兴,唐蕃茶马贸易的直接传承者,也是明清之际川藏茶叶之路的开拓者,唐蕃茶路(后期改走川藏路)是自唐以来的最古老的茶路之一(还有一个是经中亚的丝绸之路的茶叶贸易,这条茶路尚未见到太多的资料,应该是全球茶叶之路里最古老最重要的,其初段和唐蕃茶路重合),这两条茶叶之路从古至今的关键始终绕不过去陕西。再后是葡萄牙荷兰英国开拓的海上茶叶之路,还有大致同期的对蒙古和沙俄第四条茶叶之路,这两条近代新茶路都是清朝开创的,一头连到欧洲西边的饮茶国不列颠,一头连到欧洲东端的饮茶国沙俄,留下中间大片的种地农民仍旧喝咖啡,晋商俄商还有英商的推销能力马马虎虎啊,都没能走出国门。

明朝湖南黑茶的边销,完全是陕帮的开拓。明朝万历前,官引只有陕引,所谓“中茶易马,唯汉中保宁,而湖南产茶值贱,商人率我境(安化)私贩。“ 这些贩私狂徒都是陕帮商人(晋商此时还不知道何为边茶呢)。官府屡禁不止,不得减小审批权力,允许安化茶作为正引的”附茶“。清朝沿革明茶引制,但废除了茶马互市,这样茶引基本上等同于茶税了。陕商在安化收黑毛茶水路走资水,益阳,汉口,樊城(口),老河口,龙驹寨,转陆运至泾阳制茯砖。细茶就地加工为天尖,贡尖和生尖等散茶。陕帮大茶商马合盛高峰时期每年领引一百,记四十万余斤。马合盛尤其注重质量,茶砖拼配为头茶七八,子茶二三分成,一般茶商头,子各半。如此一来, ”老马家副茶“西北享有盛誉, 偏僻小县也人尽皆知。

茯砖和百两茶的陕西历史渊源没有任何争议,但是天贡生尖系列是不是也是陕帮商人的创制呢?我认为是的,其一”尖“系列的销售地在西北,这完全是陕帮的地盘,跟湖南毫无关系,其二”尖“字是老陕的口语,人尖,尖水,心尖,还有明代陕帮去江南七宝镇贩布匹时的”七宝尖“, 秦腔里是顶级的意思。呵呵, 偶发现秘密了。

茯茶因在伏天加工,故称伏茶。以其效用类似土茯苓,美称为茯茶、福砖。由于系用官引制造,交给官府销售,又叫官茶,府茶。也有一说茯茶乃湖南的”附茶“制造,以后用谐音“茯”代替“附”,便出现了“茯茶”。这个可能性很高,因为明朝初期,边销茶都是陕南和四川的绿茶。后期陕商逐利私贩低价湖茶以至朝廷开始允许“附茶”。湖茶的引进必然带来制茶方法的改变,而引发茯茶的创制—这个问题还有待进一步的考察,没有看到任何有关茯茶创制年代的资料。(1950年安化砖茶厂王秋如赴泾阳考察茯砖,当地俗话是所谓立夏后不压,立秋后开压,冬季进九不压,出九后开压。原因是夏季天热发花不易控制,冬季发花迟缓,有冻结发霉的的可能,且不易干燥。安化砖茶厂的研究表明,26-28摄氏度,80%湿度是最佳发花环境,这完全不是伏天的天气,看来茯茶不应该是“伏茶”,而是 “附茶”)

清道光前后年间陕商定制百两茶,成为其后同治年间晋商制千两茶的原型。咸丰同治年间的太平天国,陕甘的同治回乱及长期以来沙俄的东进南下彻底改写了边销茶格局。
河边晾晒的千两茶IMG_20131021_095123

太平天国阻断了晋商传统的江南/福建茶叶之路(雍正开始,俄清在恰克图/买卖城通商,基本为晋商垄断,茶叶大黄是大宗货物,晋商从此开始大规模涉足茶叶贸易)不得不挤到亲家陕帮(秦晋之好,从明初淮盐时期盖遍天朝各地的山陕会馆就是证明)的老地盘湖南安化,还搞大碗,依百两茶的方法加料玩出了千两茶。

紧随太平天国发生的同治回乱让陕商的老家关中成为焦土,陕帮核心地带泾阳三原渭南更是重灾区。回乱过后,本来陕七回三的陕西,汉人人口减半,回回全无,渭南人烟全无,陕西全省人口死亡高达622万(汉人467万)。甘三回七的甘肃人口减74%。回回伤亡率很难讲。初期民间冲突是回回组织军队,屠城汉人,妇孺不留。但是左爷左宗棠大军平叛回捻联军,也对回回进行了屠城,只有西安三万回回未参与回乱而幸存,其余回回不是被屠城, 就是沿丝绸之路一路屠城一路撤退,残留少部分逃到沙俄的羽翼下, 自称东干人–一据说音从秦腔就是东岸人。从民间角度讲,回回搞100%的汉人种族灭绝。从政府角度讲,清朝搞80%回回宗教灭绝(不能算灭绝,政府军反复招降回军,民国前独霸西北的回民马家军就是左爷招降回军遗留下的)。陕帮本来在明末清初就元气受挫于淮扬徽商(皖人叶琪变法,改淮盐开中以利徽商), 退四川自贡开发井盐,政治上陕西冷娃还妄想反清复明自讨苦吃(明末李自成和张献忠起义也让陕商的地盘陕甘和四川遭受重创)。 经此同治七年之役,陕西和陕帮商人的根巨伤,元气殆尽至今没有恢复过来。而晋商则没有伤筋动骨,并随着俄清贸易的大发展超越陕帮,成为清朝第一商帮。

西北平叛归来,初谙茶叶之利的湘人左宗棠整顿边销茶, 据《清史稿》卷124《食货志五•茶法》载:左“遴选新商采运湖茶,是曰南柜”, 成为东柜(汉)西(回)柜南柜三柜之制。南柜的茶商主要由湖南人充任,从此湖南茶商现身于泾阳街头。西柜实际上名存实亡,与东柜合并。南柜在湘人左宗棠西北军政府的强有力的扶持下,经营业务和规模迅速发展,后来居上。湘官造福家乡茶业, 左爷是也。这也应该是湘人开始了解黑茶茯茶的制造和销售秘密的年代。
黑砖老茶IMG_20131021_091714
带我参观博物馆的侯小姐解释千两茶的重量之谜:左宗棠允许十斤免税,所以老秤千两合62.5斤, 加免税份额变成72.5斤。千两茶诞生之时,也是陕商的衰弱,晋商大本营的转移,大发展和湖商的新晋之时。承蒙侯小姐帮忙,购得“安化黑茶”书一本,历经公司财务等三个房间,拿到出库单才算购得,跟茶商来厂进货同等待遇。

安化茶古有记载,唐代记载有渠江薄片益阳团茶,五代记载渠江茶其色如铁,看起来这很可能是黑毛茶的起源了。不过现今名闻于世的千两茶,“尖”系列茶和茯茶,完全都是陕帮商人的创造,这个不可抹杀。

下午小淹过益阳,参观益阳永乐黑茶博物馆,胡林翼博物馆。两个博物馆都在崭新的益阳茶市,茶市里除了白沙溪和益阳茶厂两个老字号,其余全是新晋品牌的黑茶茯茶,政府行政痕迹浓的化不开。
益阳茶市IMG_20131021_161656
永乐黑茶博物馆乃韩国芮先生创立,在韩国大邱也有一所同名博物馆。以茶砖制成巨幅的文化墙,长城和大炮令人惊叹。沾一队沈阳政府游客的光,喝到了九十年代的益阳茯茶,味道醇厚,香甜。和馆长胡姐所言甚欢,她曾是益阳茶厂的员工。

益阳茶厂的湘益茯茶是泾阳砖之后的茯茶官方承传,经过几十年的试制(也许几百年试制?),1953年白沙溪茶厂试制成功(11.22购得“益阳茯茶”一书,有益阳茶厂老厂长陈先敬采访—1951年请来泾阳师傅做茯砖茶,看了那么多的书,搜了那么多的网页,也就陈老厂长最诚实,唯一一个透露有泾阳师傅参与了茯砖茶移师益阳/安化的创制),58年手筑茯砖改机制,59年后正式转到益阳茶厂生产。1958年陕西最后一间茯砖厂-咸阳茯砖厂关闭,茯茶制造在秦地消失。这又是湘官毛大(毛大的大舅子50年任安化砖茶厂负责人,这是白沙溪的前身,亦即益阳茶厂的曾祖。还有网上传闻1951年,安化茶叶试验场的杨润奎仿制蒸青玉露名茶成功,产品敬献毛泽东主席,毛主席对1917年品尝安化黑茶记忆犹新,情有独钟,要秘书回信勉励。这个杨润奎是否就是大舅子的化名呢?否则如何能献茶到毛大手边)造福家乡么?在茶市里的湘益专营店里品五年茯茶,味道醇厚, 感觉不错。可惜这次未能到厂里探访,遗憾。
永乐黑茶博物馆茶墙IMG_20131021_151628

晚上去吃生日餐,旅馆沿街全部是吃蛇店,看到乡村鸡店慌不择路吃鸡去了。

D19,20,21长沙 Oct22,23,24

D19 多云一早手机订票, 显示去长沙的票都在中午12点开外了。直奔车站买到10点出头的坐票-网上订票只发售两个小时以后的车票, 这个小窍门要牢记啊。

长沙天热,中午短袖即可,回想凤凰之严寒,有些不可思议。午餐大碗居吃剁椒鱼头,鱼头好大好香好饱。终于来到食宿正常的地界了。长沙美食名不虚传,市容风韵也跟蜀地相似!
大碗居剁椒鱼头IMG_20131022_130501
天心阁下的露天茶园IMG_20131022_161124
明代后期,长沙成为广州,九江杭州四大茶市之一,不知饮茶之风还有多少存留。下午第一件事就是访水,茶圣陆羽曰“八分之茶遇水十分,茶亦十分。八分之水,试茶十分,茶只八分耳”。在当今PM高企,污水横流的天朝,闹市能有一眼清泉汩汩,那就是福地啊。城南天心阁附近的白沙古泉就是这样一处福地,不断有市民提着大桶来取水,或洗洗脸,抹抹眼睛。旧时井旁有一龙王庙,庙中有一幅对联:常德德山山有德,长沙沙水水无沙。用它沏茶称“沙水茶”,味浓香冽,昔日天心阁、建仁楼等著名茶馆以沙水名茶,招徕顾客。。休息洗脸抹眼灌水走人,好水,所谓“才饮长沙水“。
白沙古井有上海中年女游客井口洗脸被赶走IMG_20131022_163841
鱼肉汤粉IMG_20131022_172128

D20 多云

湖南省博物馆因改造停馆三年,这湖南作风过于直白猛烈阳刚,没有一点缓和的余地,让俺们来长沙的游客心里有点吃不消啊。就如当年抗日,1938年11月张治中将军(湖南省主席)接到蒋介石要火烧长沙、实行”焦土抗战”的命令后,于当日夜晚组织士兵,成立数十支放火队,手提煤油火把,在长沙各处放火,将长沙烧成一片废墟。死伤人数达3000多人,有80%的房屋被烧毁—老蒋说烧,你真烧啊,脑残!!!搞得现在的长沙古城没留下半点明清的遗物。

湖博不开,长沙来玩儿只有湘菜可取了,其他的都是红色教育类的景点。一早顶着二百五的PM慢跑橘子洲。慢跑可以称为毒药,听音乐也可称毒药,橘子洲果实累累翠竹成林的景色更可称毒药(石马帝都奥森,石马魔都中央,石马妖都二沙,统统弱爆了),三药齐磕,这环岛跑high翻天了。在橘子洲头有毛大的巨型半身塑像,是当年毛大蔡大由岳麓泅江而来登岛的地方,“指点江山, 激扬文字”, 也是游水嗑药磕high了吧。

跑步归来对望橘子洲IMG_20131023_083701
橘子洲心路changsha

下午转太平街,在Caco Cafe坐一下午,跟Chris姐聊得很投缘,所谓好故事都在真实的生活里,小说写的只是挂一漏万。
Chris的猫IMG_20131023_140211

太平街乃重建访古一条街, 是长沙老街市的中心。这里最气派的建筑是太平粮仓, 其实是当年的乾益升总号,也称朱乾升,因其主名号朱昌琳,为清末民初湖南第一富商。

昌琳家承儒业,考取秀才后,乡试屡不第,乃至富绅唐艺农家任帐房,后借资在长沙租赁铺房开设“乾升杂货店”。道光二十五年(1845),湘中农业丰收,谷价骤跌至1000钱3石。人多以谷贱不愿经营,而昌琳独倾资囤积。次年,长沙旱灾,滨湖水灾,谷价腾贵至15倍。昌琳尽售所囤谷米,以此致富,并将“乾升杂货店”改为“朱乾升碓坊”,专营谷米生意。

同治十三年(1874年),朱昌琳开始大步涉足茶业。其时清政府征商颁领茶引,恢复贩茶于甘肃、新疆、西藏等西北地区。清代西北广大地区销售的茯砖茶,都集中于兰州后分销。兰州原有东、西二柜的商业组织,东柜由晋、陕商人经营,西柜由回民充任。同治十二年(1873年),陕甘回民起义被平息后,陕甘总督左宗棠为充实税课,奏请在兰州添设南柜,准许南方各省茶商经销。朱昌琳出资领得茶引200多张,在长沙坡子街开设“乾益升”茶庄,成为南柜总商,又在新疆乌鲁木齐设立分庄,派员到安化采购茶叶,到陕西泾阳加工为茯砖,然后分销陕、甘、青、新、蒙各地,并部分转口俄罗斯。长沙《大公报》记载:当年,朱昌琳在长沙太平街设朱乾升茶叶总栈,湖北、陕西、甘肃、新疆等处设分栈;湖南安化设总茶庄,汉口、泾阳、羊楼峒、西安、兰州等处设分庄,雇用人员不下数千百辈。

湖南自“史记”以来, 未有大富之人。自湘军平定太平天国于江淮,湘人涉足淮盐;自左宗棠平定西北回乱,湘人涉足边销茶业,更不必说湘人支持湘军军备,在粮食买卖中挖得创业第一桶金,淮盐和西北边茶完全是湘军给湘人支持军备的回馈。粮业,盐业,茶业, 以至清末的银庄票号业,是中国旧式富翁的土壤和温床,在朱昌琳身上再一次验证,朱大概也是旧式商人的最后的绝唱了。BTW, 朱昌琳是前总理朱镕基的曾伯祖父。

不远的坡子街火神庙有湖南花鼓演出,唱的是酸腐秀才上门收学费,序曲婉婉道来教书匠一年二十四节气的不同清苦和倒霉,听到入室和村妇八卦时一个四五十岁的汉子挤着我坐下,差不多在我右怀里,湖湘人士果然凶猛,俺扯呼。一体的火神庙小吃人潮汹涌,而且以桌记账,俺孤苦一人实在耗不起啊,又一个遗憾。闹市里不为学不拜佛,搞的是原生态地方火神庙(祝融火神葬于湖南衡山)崇拜;著名大街都以民国勇士命名而不是预想的石马韶山井冈泽东之类,这湘楚人民的确是个不信邪,有胆有传承的耿直汉子。毛大的老师岳父杨昌济这样评价湘楚汉子:”求其能负气不难,为性情厚者难得耳” 不知他的毛大女婿属于哪一类。
火神庙的湖南花鼓戏IMG_20131023_182023

D21 早茶直奔西牌楼的洞庭春老茶馆–在百度地图上找了两天不得–八一桥的那家茶馆还在,改作它名了,而且是新式高楼高价茶馆,你妹的百度……此店都是街坊老人,中古解放后的二层水泥房里放三四方桌靠背椅,阴暗陈旧凌乱。三元一大瓷杯茶,五元一碗面粉,这就是早茶的全部内容,看营业执照也是个体–我看纯属冒名顶替的吧,连当年驰名的洞庭春包子都木有,早茶一过就歇市了。

过江登顶岳麓,下到爱晚亭已是湘粤沪人海了。岳麓书屋,高价门票也挡不住潮涌的游客。长沙最后一餐还是家常大碗居。

惟楚有才,惟楚有才,毛大我们怕了还不行么?(2020.8.21按:成为对外汉语教师,精读古文诗经后,才发现是自己浅薄,而非楚人。惟楚有才即唯楚有才,是典型的先秦古文, 就如金文”唯王于伐楚伯”, “唯”字通常释读为发语词,无意义。但俺秦人自有秦人的直觉和自觉,数读之下,将“唯”自然就等同于今日的“那”。 “那”在秦腔里发wo4声,大概率就是先秦时的唯。比如“那是谁”秦腔的发音就是wo4 si sei2?既是发语词,也是有实际意义和所指的,再举一例秦人口头禅wo4 song2, 你猜是啥意思?如果以秦腔来释读惟楚有才,其意:那楚地有栋梁啊!)

一小时高铁到赤壁,夜宿羊楼洞30元大车店,晚餐一盘尖椒肉丝,一瓶本地啤酒,也是30元。

CC BY-NC-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