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e-commerce

05Jul/09

CRM死了, CEM长存!(之二)

Hits: 199C&C文的第一部分在派代不大受关注 ,所以后文只做秘密发行了。 先来解答那家电商的CTO的问题。 鬼子走近白板, 画了这么个曲线 .两个曲线代表不同的品牌。曲线的顶点在图标中是不重合的,两个顶点的尺寸偏差,其实就是实际衣服的尺寸偏差。根据所有品牌的销量-尺码曲线图,我们可以很轻松地让系统统计出那些品牌属于尺码偏大的,那些是偏小的。 其实有趣的不是这个故事的结局–那家电商才开始起步,原来是家很红火的实体连锁销售,禁不住电商的诱惑也跳了进来。整个IT的架构都是in-house研发搭建的,人家也有道理,学就学行业领头羊亚马逊么.吾国不是也有言在先么:效法其上,得乎其中. 不效法亚马逊,电商就是一个死,我很怀疑这样的论断。 CTO的结论是,东西还行, 就是价格不行,互联网上一搜,open source 一找, 要啥有啥,全部免费。话到这里, 俺也无语了。在中国, 有形的可以卖个价;无形的,都属于无价的,可被复制之列–比如俺们给他的尺码解决方案,这时候您咋不去跟亚马逊学习了?记得很小的时候老师给我们灌输科学家的故事,有这么一个到今天还记得:电机故障,几波人来修理都不得法,最后请来一高人, 研究计算了小半天,在电机上画了一道线,“ 这里拆掉一圈线圈”。上面的故事都属于众多被遗忘的科学家故事的俗套,让我记住这个故事是它的后半部。高人开价一千刀,画一道值一刀,知道在哪里画,值999刀。在俺那个标准社会主义年代,这种事情简直是讹诈,从此做科学家的向往在俺幼小的心灵中渐行渐远。 有些扯远了。坐地行商到网络电商,两者之间有太多的差别。这个尺码差异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依靠网络和计算机,有比过去强的一方面,也有弱的一方面,更需要业内业外的童鞋们创造新的方法和理论来应对。 下一篇写写行商和电商的异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