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训诂

10Apr/21

秦腔Gouzi者何?

秦腔gouzi者何?屁股也。怎么写?我以为“句”。 【詩·關雎疏】有“句古謂之言。秦漢以來,衆儒各爲訓詁,乃有句稱”, 就是说”句” 乃先秦就有的字,其意义乃秦汉后人发明琢磨出来的,音训为ju4,意诂为“言”,不一定对的。 音读至少是错的, 从古地名高句丽,句吴就知道, 古音当为gou,就是今天秦腔的gou。 古字“句”一般解为“曲,弯折”,但是其本意究竟是怎么?是象形之“句子”么?这个也许永远是个谜了。“勾”是衍字,古读音却留了下来,中文深了,神了。 【周脾算经】先秦之书,勾股定理就是出自此书,有“故折矩,以為句廣三,股脩四,徑隅五。” , 平坐于地(唐朝之前都是席地无椅子),句子(连躯干)有三分,股为大腿长四分,径直过躯干至大腿(隅不是角落,是指中心,角落之意乃先秦之后训诂之误),手臂长5分。 还有一例秦腔发明,请大家评判,记录如下。 关中日常俗语woye,俗记为”沃野”,形容很暖心,很殷勤的样子或人。我给他对对字:沃匜。沃于匜(yi4), 周人大礼也,既有尊重,更显暖心。这个与高级饭馆里一片热腾腾的湿毛巾异曲同工,在清末诸多洋人的中国游记里也多有记载:在正式官宴之前都有热毛巾擦手擦脸。试想周人大礼,各地诸侯和畿内人臣穿越黄土洋洋的八百里秦川,一脸“风尘”,下马后最暖心的第一件事是什么?沃匜也!周人自己日日劳作于尘土飞扬的黄土地,最深谙“沃匜”之暖心。南宋之前,“风烟”,“风尘”,“尘土” 一直是形容旅途和家国多事的形容词,南宋之后,主流文学已经改用“风云”, 何也?南国无黄土也。 秦腔乃中文的活化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