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秦腔

27Sep/21

“实劳我心”和秦腔的“劳人”

秦腔遗存了诸多古语古音,“劳”字做动词在当代秦地口语尚有遗存。我姥姥,蒲城人,一句口头禅就是“xx劳人得很”,也常说“把人劳的”。此劳就是诗经里的诸多“劳”字动词用法。比如: 邶风/燕燕:瞻望弗及、实劳我心。邶风/雄雉:展矣君子、实劳我心。卫风/氓:三岁为妇、靡室劳矣齐风/甫田:无思远人、劳心忉忉。魏风/硕鼠: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陈风/月出:舒窈纠兮、劳心悄兮。郐风/羔裘:岂不尔思、劳心忉忉。曹风/下泉:四国有王、郇伯劳之。小雅/节南山:不自为政、卒劳百姓。小雅/巷伯:骄人好好、劳人草草。苍天苍天、视彼骄人、矜此劳人。小雅/白华:维彼硕人、实劳我心。大雅/旱麓:岂弟君子、神所劳矣。 先秦古语里形容心情的字汇极少,“劳”字是几个常用字之一,用于人就是精疲力竭,用于心就是翻江倒海,痛不欲生。另一个常见字是“怒”,但凡上天或君子有“怒”,一定会有后果,后果一定很严重。诗经里不大容易看出后果,左传里每个君子之“怒”的后果都写的明明白白,有兴趣可以去翻看一下,对照今日“怒”之语用就知今古之异。以下是左传隐公十一年之“子都怒”的故事。公族兄弟之间一怒而杀身。 公孫閼與潁考叔爭車,潁考叔挾輈以走,子都拔棘以逐之,及大逵,弗及,子都怒。秋,七月,公會齊侯,鄭伯,伐許,庚辰,傅于許,潁考叔取鄭伯之旗蝥弧以先登,子都自下射之,顛, 语言的根源和标准就是我书我言,而先秦以至唐代,我言即秦腔。至今在河东,关中至陇西的“秦地”的广大地区的山野田园间,农夫主妇的乡俗口语里,依旧保留了诸多古文的音训和语法。唐代以后,正音在黄河下游至江淮流转,最后定于北京,以致音训跟文字,尤其是古文产生了诸多分歧,好处是学派繁衍昌盛,各自站在江淮,闽粤的乡音也可以训读古文,成一家之言,反倒是当今的正音普通话不敢自称是古语的传承,此西学东渐,自沿海侵凌内地之弊也。这不啻以印度,新加坡甚至日本人的英文口音去追述英伦发音,词汇和语法,谬矣! 有关此“劳”字作动词的情况,各地小伙伴们说说看你的家乡方言里有没有?

12Jul/21

周雅秦腔之“旋”和“算”

诗经小雅黄鸟有 黄鸟黄鸟,无集于谷,无啄我粟。此邦之人,不我肯谷。言旋言归,复我邦族。 “言旋言归”的意思就是立即回家的意思,“旋”本意回转,后引申为立即,马上的意思,及旋即,转过身,以转身之迅疾和短暂来形容两个动作之间的紧密衔接,毫无耽搁。 秦地三夏之时乃一年最忙季节,收麦之紧张有“虎口夺食”之说。此时的重要的物候是四声布谷鸟的叫声,秦谚将其四声译为四字“算黄算割”,意思是麦子黄一片就割一片,不要等到大片麦子都黄了再开始收麦,此“算”当等同于诗经黄鸟的“旋”。秦腔之“算”有两种音读,一言suan,一言xuan,音调如果以五度标记法来标注,都是220,录音如下。豳风 七月对应的物候是“五月鸣蜩”,“五月斯螽动股”,丝毫没有提及布谷鸟和收麦,或其时小麦不是主要作物,尚以黍稷为要。 邶风 柏舟有“威仪棣棣,不可选也”。此“选”也极可能是“旋”的通假。君子于朝,黼黻衮龙,不可转身以背示人。何玄子曰:”古字选、算通用。论语’斗筲之人,何足算也‘,汉书算作选,故’不可选’当为算。” 此说也是一种可能,也侧面证明了“旋”.”算”, “选”古音通假。

16Apr/21

陕西话读小雅 蓼莪

小雅 蓼莪 一诗陕味浓浓, 请陕西人来读读, 也请各地xdjm用自己家乡话试试。 蓼蓼者莪(e2),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上章提示:以现代汉语语序来解读, 应为:蓼蓼者(是)莪,莪匪伊蒿。 蓼是一种高大的草,我觉得是芦苇,这个蓼就是蓼花糖的蓼,有谁知道蓼花是什么花? 南山烈烈,飘风发发。民莫不谷,我独何害。 上章提示:普通话fa,hai不押韵,秦腔呢?哈怂=害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