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花卷茶

15Jun/14

黑茶的mindmap

Hits: 99花了几天的空闲时间思考, 用什么形式来对俺的黑茶的访茶旅游做个总结, 结论是Mindmap。 虽然不完美, 但已经找不到更好的手段了。 捡起丢了好几年的Mindmap, 初初试了几个online的Mindmap,用ExamTime起了个头, 发现功能有点弱,还是Mindmup。 花了几天的闲暇时间做出了第一版的黑茶的Mindmap, 输出时发现文件过大,免费版不能输出, 于是又花了25美刀拿到金账号输出了PNG, 于是也就有了你看到的。 欢迎多多送花, 多多拍砖。 黑茶

06Nov/13

边销茶探访2013秋-安化篇

Hits: 279 中央电视台2013.11.18开始播放6集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 可以与本文参照,文本视觉各有千秋。此文成文半年后,看到央视2012年拍摄的”茶叶之路“纪录片,该片记录了清朝始的晋商茶叶之路,相较于唐宋起始的茶路只是短短一瞬,期间的纷繁复杂转折已让人目不暇接,可知茶叶的历史如瀚海也。 D16D17 常德安化路途 Oct19,20 D16 多云。搭中午贵州来的过路车到常德,从湘西的丘陵地带来到了江汉平原,桃花源之地。邻座贵州姐咕噜着俺听不太明白的贵州话,硬要塞给我桔子。 常德南站下车,一伙围上来的摩托仔得知我要去安化,告诉我最后一班车刚出发,他们可以电话那长途车等我,骑摩托带我追赶,他们分文不取,分文不取…..俩礼拜的太平旅游,老江湖也有high得犯傻的时候,翻身上车,后边又挤上一个,前后夹得我一激灵,感觉不对啊。出站三百米倒是追到了安化的长途车。俩人下车将我一围,张口要八十块。你妹的,摩托仔永远是垃圾流氓,这个怎么都忘了?也怪自己现在行动风格完全是走路+公交的模式,黑车和摩托绝对不碰,太久没接触这些烂人了。 当机立断绝不让烂人得逞–车有什么好赶的,赶到了也不会天上掉金子。跟长途车打了声招呼“车俺不坐了”,扭头往车站走。两个烂人开始懵掉了,反应过来后好言相劝,看到长途车也走掉后大减价到十块,最后开始威胁,开始上手推搡,用摩托车拦路。大叔我一边做好抡行李箱的准备,一边强硬斥责,脚不停步。一路搞到车站,俩人泻了气,滚一边去了。买好第二天的车票,到车站门口的警察岗亭投诉。 “车站里有非法拉客经营,你看就是十米外那两个”, 警察“………” “他们对我人身威胁” 警察过去呵斥了那两个烂人两分钟 跟警察扯蛋二十分钟,希望他们可以记录在案,质询烂人,惩戒烂人,结果还是和稀泥,天朝的警察真是没治了–对突发刑事案件手无缚鸡之力,或者麻木不仁,对安全维稳事件残暴有加。训斥过后,两个四十岁左右的烂人像逃脱老师责罚的顽童,奔走雀跃打闹,烂人也没治了。 住下后徒步过沅江桥,奔常德闹市人民路,熙熙攘攘,是个繁荣的城市。吃了顿逃离凤凰后第一顿家常饭–东北水饺,乘渡轮过沅江返回–这也是个正常城市的表现。冷清的襄樊,热闹的长沙都是隔江而建的城市,一个渡轮都没有,很诡异,不合常理。 常德沅江 夹山寺在常德石门县,这次没时间去了探访了。夹山寺是誉满东亚,尤其日本的禅茶祖庭。开山祖师善会讲禅说法品茶悟出了“禅茶”。宋代高僧圆悟克勤的墨宝“禅茶一味”被荣西和尚带回日本,现珍藏在日本奈良大德寺,作为镇寺之宝。荣西于1191年写成《吃茶养生记》一书,成为日本佛教临济宗的开山祖师和民间饮茶之风的倡导者。圆悟克勤撰写的《碧岩录》为禅门第一圣典,继承其法的为两大弟子虎丘绍隆和大慧宗果。”禅茶一味”并非”四字真诀”,而是一份证书, 在公元1128年,弟子虎丘绍隆要离开师傅,去云居山真如院担任住持,圜悟写给他“印可状”。大体意思是说.虎丘追随自己参禅多年,成绩优秀,已达大彻大悟之境,特此证明。日人村田珠光瞻仰园悟的墨宝,体味出”禅茶一味“的意境,遂创制茶道。禅茶道茶,只好留一个遗憾来日探访了。 D17 多云 常德至安化短短不到一百公里的路开了近四个半小时,这是天朝腹地的交通速度么?离开常德不久进入丘陵地带,跟蜀地一样,遍地翠竹。安化搭小巴到小淹镇,白沙溪茶厂驻地。住20元偏街家庭旅馆, 此价格为人生记录。 常德安化途中-90年代感觉的中途休息点 步行四公里到白沙溪茶厂,门口官营店喝茶聊天,星期天茶厂的办公室不上班。水饱,回程遇茶厂烧炉工回家,跟他一起船过资水谒陶澍墓-和茶厂隔江相望,清官生前命苦,死后荣耀。陶澍官至太子少保,娶五个老婆,仅存一子。老婆们四位都在三四十年纪死了,只有女婿胡林翼兴旺。茶工说明年扩产能, 但是几百号员工并不增加人手。安化茶现今还是传统工艺烧木柴干燥,所用木柴从常德一带购入。 白沙溪茶厂 过资水拜陶澍 小淹镇菜市 D18 千两茶和茯茶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