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左传

04Dec/22

羔裘,龍輔,诗经,左传

昭公二十九年”公賜公衍羔裘,使獻龍輔於齊侯,遂入羔裘,齊侯喜,與之陽穀。公衍,公為之生也,其母偕出。公衍先生,公為之母曰,相與偕出,請相與偕告,三日,公為生,其母先以告,公為為兄。公私喜於陽穀,而思於魯,曰,務人為此,禍也,且後生而為兄,其誣也久矣,乃黜之而以公衍為大子“ 左传上言鲁昭公托衣钵于公衍之原委。公衍,公為二人皆鲁昭公之子也,昭公赐公衍以羔裘即颁衣钵,意指于鲁昭公葬礼中,公衍得正传之羔裘以行祭,传位也。龍輔,龍袞,黼黻也,礼记之”天子龍袞,諸侯黼,大夫黻,士玄衣纁裳“行大礼之车服也。鲁昭公献二者于齐侯,乃言君臣之义,而公衍献羔裘,是明其志和等序也:昭公视齐侯为主,我公衍乃昭公之后,同样视齐侯为主,此羔裘即传位之信物,皆献齐侯以定夺,否则仅以车服之献,如何能令”齊侯喜,與之陽穀“也。 召南羔羊”羔羊之皮、素絲五紽“,还有郑风唐风郐风之羔裘篇是何意,你明白了么?

01Nov/22

左传之宋景公弗止公子地

定公十年”宋公子地嬖蘧富臘,十一分其室,而以其五與之,公子地有白馬四,公嬖向魋,魋欲之,公取而朱其尾鬣以與之,地怒,使其徒抶魋而奪之,魋懼將走,公閉門而泣之目盡腫,母弟辰曰,子分室以與獵也,而獨卑魋,亦有頗焉,子為君禮,不過出竟,君必止子,公子地出奔陳,公弗止,辰為之請,弗聽,辰曰,是我迋吾兄也,吾以國人出,君誰與處,冬,母弟辰,暨仲佗,石彄,出奔陳“ “迋吾兄也“即令我兄出亡之意,非诳骗之意。迋与匡之象相类,一言令王(主)出亡,一言出庙而行王道,有微妙的分别。后迋字衍意为欺骗,实乃本篇之误读也。公子地与景公之宠臣向魋有争怨,“公閉門而泣之目盡腫”言景公本欲公平处置公子地分室之事,不想令公子地怒。公子辰宽言景公:哥哥你行的是君礼,公子地最坏不过出境亡国,到时候您一定会出言制止的,如此就可解兄弟之怨了。等公子地出奔时,宋公装聋作哑,因此宋公胞弟子辰说”是我迋吾兄也“-搞成这样,是我让吾兄公子地出奔了。以一母同胞之亲而不知宋君之心,荒废谏言,不仅仅是失望,更有恐惧,于是子辰也带着老二仲佗和石彄也出奔了。这件事反映了春秋兄弟不睦,纷争四起之象。 定公十年乃宋景公十七年,左传最后一年鲁哀公十八年即宋景公四十年。依十二诸侯年表景公卒于六十四年,景公以耄耋善终,必是有大智慧的人,其不阻止公子地出亡,乃其政治智慧的体现。春秋伊始,中原诸国开始父子相杀,兄弟相争,如晋献公杀群公子,郑文公杀太子等等。早就没有父子之情,棠棣之义了。宋国偏居一隅,兼有宋襄公式的保守传承,其兄弟传承,兄弟之义依旧保持而有别于中原诸国。但是在春秋晚期天下并争,大夫侵夺君子已如火如荼的情况下,景公也不得不委婉地“逐群公子”以固君位,以保国本。公子地也许只是此事的缘起,但是景公和其胞弟子辰都深深的明白宋国风俗大易,再也不是曾经的宋国了。公嬖向魋很可能是年表景公二十五年”孔子過宋,桓魋惡之“的桓魋,公族国族不复,异姓家臣大夫握权也。

01Oct/22

左传之轅頗道渴

哀公十一年“陳轅頗出奔鄭,初轅頗為司徒,賦封田,以嫁公女,有餘,以為己大器,國人逐之,故出道渴,其族轅咺,進稻醴,粱糗,腶脯焉,喜曰,何其給也,對曰,器成而具”。 渴之象乃注物于坎穴之象,水旁当形容品物繁多不断如水长流,祭于坟陵之象也。上文道渴即道祖之意,亡命前最后一次告祖之祭。道祖于宗庙,道渴应该就是在墓园了。轅頗制器,轅咺备饮食,其目的都是祭祖,没用到宗庙之祭,却在亡命时用于道渴之祭了,人生何其幻幻也! 道祖或祖道一般被释读为拜祭路神,大谬也。君子于役,出则道祖,归则告庙,于庙堂之上,烈祖公卿共议共听一国之事也。

19Sep/22

宋襄公问吉凶于史興

僖公十六年“春,隕石于宋五,隕星也,六鷁退飛,過宋都,風也,周內史叔興聘于宋,宋襄公問焉,曰,是何祥也,吉凶焉在,對曰,今茲魯多大喪,明年齊有亂,君將得諸侯而不終,退而告人曰,君失問,是陰陽之事,非吉凶所生也,吉凶由人,吾不敢逆君故也。” 古人信仰百神,以天地人三才为本。然天道仅为天子所官,是秘府之学。陨星云物,襄公问此天象于周史,的确问对人了,且春秋诸侯皆有问天命求鼎之心,在宋襄公来看,已经不算僭越之问了。然史興恪守其职,不敢与诸侯论道天机。诸侯所卜问,乃四望人鬼也,即地祇和宗祖,如周礼“天子祭天地,諸侯祭社稷,大夫祭五”。“吉凶由人”乃吉凶出自鬼人之意,由,用享于坎穴之象,谋猷告祝烈祖也。所以诸侯盟誓,只能对社稷或烈祖,歃血为盟即与地祇为盟也,地嗜血。后世有指天发誓者,皆周礼失传不知其意者也。太阴,太阳乃阴阳之昭著者,即天道,“乾以易知”,易即时也,天,易,时皆上天之称和其特性,周易之法乃观象蓍龟而求卜时事之易也。此法无需观天,以地之灵物蓍草龟壳成象而卜问。 左传录此异事,如齐桓受胙,晋文请隧,楚庄问鼎,皆书其问鼎之图谋也。盖周天子名存实亡,天下皆待明君而强人自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