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B

20Oct/16

BB的祭日快到了

刚刚巴黎一梦,在离开巴黎的凌晨惊醒,梦境: BB蹦出去跟一个张得跟BB很像的小博美咬作一团,尘土飞扬看不到狗影。片刻尘土散去,两狗沉在一个脸盆大的深水坑里上下翻飞,直觉坑是俩狗打斗时抛出来的。 抢上前捞BB, 不由分说抓一把毛上来,从浑黄的泥汤中先看到一个大血口子,出水一看是狗嘴里的舌头。这狗两眼禁闭,没有生气,心里一边想着该怎么抢救,一边在怀疑这个是不是BB, 该先救哪个? 这时他妈哭腔大作,撕抢着BB(是不是BB,梦中之我存疑)的狗身, 也不知她是要哭还是要抢救。我在抢救,分辨真伪和跟狗妈论理的三重压力下,崩溃了,睁开眼失神的望着villa de pentheon的屋顶。 11.14,BB的两年祭日就要到了,竟然以这个方式回到我的生活。 -于去戴高乐机场的RER B线上。

22Nov/14

狗狗BB

2000年的11.11阴郁的初冬里,他从香港来到了北京。2014年的11.14灿烂的早上, BB离开了他妈妈和我,永久地离开了北京,离开了北方肃杀的土地。 “BB昨晚没有回窝窝啊…”,看着一早随我起来,如往日般来来回回走动,四处撒尿的“变变”,他妈妈这句话轻轻滑过了我耳边。 BB的名字是香港金钟的狗店给起的,一生中被俺叫过的名字各式各样,随当时的心境和BB的状态而定。如“斯基刘”,“刘滚滚”,“斯基刘滚滚”,”吱吱吱“,”叽叽叽“,“变态刘”,这两三年基本定型“变变”。 南方狗BB第一个冬天是在东直门地区的室内度过的,不到半岁大的BB经常在卧室过厅形成的一个长走廊里做往返跑, 那是个欢乐的冬天。 。 不久俺家搬到了复兴门西南角的广电小区。BB开始户外活动。一片吹动的树叶对BB都是惊心动魄, 更不要说别的狗狗, 路过的行人。在复兴门西南角的街心花园,更多的时候是西便门小公园里, BB慢慢成长,学会了抬腿撒尿, 草地上擦脚丫,叼烟头,追了女仔,有了女友圆圆。这中间是BB爹妈不断的出差,BB在在几个朋友家里短暂借宿。后来这几个家庭都有了自己的小狗,其中一个小狗的名字叫”皮皮“—朋友告诉我这是她的老娘叫BB的江南转音。BB据说享受了时常骑猫咪的待遇,肆无忌惮的早上拍主人床头, 也学会了了猫洗脸—现在这是俺家所有狗的signature gesture。 2003的国庆俺家脱离租房的历史, 搬进了北京东南五环外的新房。买新房的事儿,BB有一半功劳。2002年的5.1长假需要找个地方遛遛新车,也遛遛BB。结果发现这里人车稀少,还有大量的规划绿地,锻炼遛狗的首善之区。从没想过买房的俺家拍脑袋就下定签合同了。2003年10月, BB的弟弟–布布也加入俺家了。 2003年的初春到初夏是非典年代, 也是俺家最欢快的日子。班上没什么事儿,新房装修没干多久就都停工了。差不多每天下班后就是带BB到处转悠,跑步。那时路上没车, 也不限速,从复兴门到亦庄开车30分钟最多。京津塘高速边的高尔夫绿地,博大公园那时还是苗圃, 都是一家人遛弯跑步的地方。那个夏天网球打得也多,衣带渐宽。 后来的日子开始变得模模糊糊,BB也成了空气似的背景。也许这是一种幸福,也许是一种纷杂。直到2008, 奥运之年。喵喵当年3月进了俺家。年底俺主动离开了工作了近10年的公司。这之后是更加的纷杂,幸福感也只有看着看着抱着这一群猫猫狗狗时才略有体味。 2009的国庆在凉水河边捡到6只出生不到10天大小的野狗,咬牙和另一狗友在俺家一起搭守了一个多月的窝,用狗奶粉和羊奶粉喂大了这六只小狗。喵喵偶尔会来落地窗边的狗窝瞅一下, 布布对小狗视而不见,只有BB最有善意和好奇,总是围着小狗前后转。等小狗们长大以后,只顾着和喵喵打闹,对BB反而视而不见了。BB没有任何沮丧,开始对长成的小女狗献殷勤,这个样子一直持续到”变变“离去。视频https://flic.kr/p/7m46v9 最后的4,5年”变变“的状况有些不同了。每年春秋换季都会闹肺炎,是心脏肥大引发的气管狭小带来的病灶。心脏病的药开始吃了, 每年还要打针吊瓶2,3次,我已然是打针输液的熟手了。除此之外, ”变变“的小精神永远是那么好,出门遛弯,医嘱寒冷季节尽量少遛或者不遛, ”变变“下了楼左冲右突,就是不想回家。 最厉害的一次犯病是2013的春天,起初以为照旧1-2两个礼拜的抗生素针就搞定,不想一搞搞了半年。全身毛大量脱落,显得体型都小了,飘逸的大尾巴秃成了小肉棍,做B超前胸剃掉的一大块毛半年都长不起来。肾脏指标也非常糟糕,头一次食欲不振。”BB就靠一张嘴“,看BB自小吃饭的狼吞虎咽拼命的样子,一直感叹他的生命力的强大。”eating is everything”的BB如果没有了胃口会怎样?狗医院里接触了不少肾衰厌食的案子,开始想“变变”到底能不能熬过这一难?如果一直这样胃口不振,该做怎样的打算呢?想了很多,想了俺家的四老,Read More…

31Jul/09

俺家的三角关系

本篇同发个人博客.虽然跟本博主题相左,权作俺的域名的脚注了,下不为例。 从独角,双子到现在的三角,一晃近十年了,三角的情形也快有一年半了。 多一个小家户,多一份乐趣,关系也从一点一线,变成了家庭关系网络。 BB 一个狗的时候,典型一个傻小子,对他的好,完全不知,对他的不好,也不敏感,完全跟一个4,5岁的小男孩似的。几次把BB托在朋友家,老太太,老头,还有哥们两口子,不同的环境,都对BB宠爱有加,有一个老太太竟然把养了多年的家猫按住,让BB玩骑猫猫的游戏。下次再送BB去人家,这个家户似乎完全不记得人家似的。。。可是老太太老头子还是喜欢,要的就是这个调调。 3年后布布进了俺家。从两个家户见面的第一刻起,我们都松了口气。别看布布大BB一大圈,浑身都是钢铁似的腱子肉,见到了BB竟然低眉顺眼,俯首称臣。BB还是傻瓜一个,浑然没有任何变化,敌人,朋友,伙伴,什么反应都没有,该吃吃该喝喝的。出门遛弯,布布像受过训练的军人,亦步亦趋,绝不越雷池一步。看看布布其他的反应,不像是个傻瓜,当时都觉得捡了个大宝贝。 日子过着,布布还是对BB俯首称臣,但是遛弯的时候慢慢变得左冲右突了。我们说,布布在俺家待住了,流浪狗的自信一点点回来了。布布开始追麻雀,追蝴蝶了,天真烂漫的一面尽显,那个规规矩矩的布布一点点消失了。滋润日子一天天的过着,自信满满了,开始跟大狗挑衅了,接着被大狗咬伤了,去艾佳宠物医院开刀缝针了,从此见到狗医生就撕心裂肺的嚎叫,低低的冲护士嘶吼。。。。今天7岁的布布胆子开始小起来了,但是跟大狗的挑衅依旧,只是凶猛的样子里透出些犹豫了。 两个礼拜前去北戴河,一个看车的见到布布BB就称奇,“俩都是好狗啊”。 完全没搭理他,就走了。过了马路,人家跟上来接着夸。实在无奈的回了话“一个捡的没名,博美也不算什么。” “是拉萨狗吧” “不清楚, 有人说西藏血统,是绠狗” “我妹妹家有一个,一模一样,比这个稍稍大一号。追的大狼狗嗷嗷嗷的跑” “有个医生说是西藏梗,我看就一西藏土狗” “对对对, 西藏梗(Tibetan Terrier),喇嘛狗,都是寺里养的,外面见不着。通州狗市20万一个” “没那么邪乎,就是西藏土狗,那个喇嘛狗只给赠有缘人的故事是老外编造的。西藏梗这个种也就是20世纪交接时,一个英国佬从印度西藏边境带了3只西藏绠始祖,自立padigree,繁殖发展的。西方所谓的纯种西藏绠都是这三只街边买的始祖西藏绠的后代。” “我妹妹那只被狗贩子看见了,拿着10万就要买,吓得我妹抱着狗就逃家了” “西藏土狗一只,路边随便捡不值那么多钱。不过追大狗倒可能是天性啊。俺家的布布对小狗一概放过,对大狗绝对穷凶极恶的,大狗要是真没两下子,还真能被他给蒙了。” 布布对BB的态度也开始变了。偶尔会对BB吼一声,甚至吼他爹我。吼声没停,就开始给我摇尾巴赔罪。每天早晚开饭,自己不大吃,蹲守在饭盆边,BB巴巴的看着饭盆,一米之外不敢过来——BB特爱抢吃布布的饭碗。不过除此之外,BB和布布的关系照旧,BB还是喜欢没头没脑的跟布布玩,屁股拱一下,脑门撞一下的。布布一脸的不耐烦,很无辜的半忍半躲。 喵喵去年三月进了俺家。俺家的宠物们终于可以建立关系网了。 猫猫属于超能力,可以两跳上到2米高的书柜,游走于高低各处,甚至还跳楼3次去院子里玩–嘴都摔破了。小爪子似闪电,似钢爪,毫不夸张可谓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布布BB 全败。不过俺家猫猫是个菩萨心—前主人自称和猫猫一起焚香拜佛的,爪子照样挥,指甲从来不伸出来。院子里的小狗一个个被猫猫拍过去,大家都笑翻了。猫猫最爱躺在餐椅上,前腿外露,来回捞餐桌下来回觅食的布布,撩拨得布布吼吼的低声叫。 “少数民族纯天然,一逗就起急啊。布布,快去打猫猫”几次布布急了,追得猫猫从餐厅到了卧室。LP追去看热闹,俩都在床上,猫猫怡然趴着,布布脑袋拱在猫猫身上,似咬似闻。 我对布布猫猫有绝对的信心,不会练真的。不仅仅是一家人的缘由,更是对布布猫猫性格的判定。布布刚到俺家的时候,周围几个养小狗的中年妇女对布布躲得远远的,说看布布的面相就不是善茬。慢慢熟了,大家才知道布布是个面目狰狞,内心善良,相貌粗糙,内心细腻的家户。对他好的, 过多久都记得,碰到了一定上前绅士的摇摇尾巴才走开。对不喜欢的人,不张牙舞爪,但是会低沉的吼叫。如果不看到布布, 完全没法相信这么一个体积的狗所能发出的声音,堪比大他一倍两倍身形的狗才有的低吼。 猫猫全不同。08年的元旦前后,猫猫吃着百家饭,蹲在院子里邻居给他搭的纸箱里。夜夜期盼着好心人带他回家,情不自禁的尾随任何一个夜路归人,要进人家。每个早上,我带着布布BB路过猫猫的草棚附近,猫猫都会兴高采烈的跳出来跟布布BB打招呼–拍布布一巴掌,看看布布有没有心情舔回猫猫,再蹦上木桌看看邻居们,也包括我是否记得带猫粮狗粮清水给他,一切似早晨的太阳。从来没有见到过猫猫因为害怕,受到威胁,而亮出钢爪反击。现在每次跟猫猫在院里遛,都有认识的不认识邻居跟我说猫猫的故事,“要不是俺家的狗,我就留他了”, “哎呀,胖死了,他可真乖,别的流浪猫来吃饭,他就让开走了,我都担心他这样流浪能不能活下去。”“猫猫进过我们家,猫猫看到俺家老猫不容,自己就掉头了”“来来来, 大胖猫,还记得我给你梳毛毛?” BB进化了,尤其是这一年的光景。BB名义上被尊为老大,情形着实可悲。布布不跟BB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