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Nov/21

支持《反对虐杀虐待动物法》

此文为俺11.3写给司法部邮箱 2022zjxmjy@chinalaw.gov.cn的支持反虐待动物法的邮件。 个位立法司法的同志们 过去我国大众或仁人志士,或信仰宗教慈悲为怀,以人生和人性关怀为第一要务,推及万物生灵。 自改开西风压倒东风,个人膨胀,私欲弥天,发生了无数传统国人不敢想的事情,更借助互联,毒化一众心灵。当今此势弥漫,不借助法辟不可扭转了。若长此以往,一代一代必多妖孽,且激化人民内部矛盾,是到了矫枉之时了。望借助法律之强力,从关爱小动物开始,制止涂炭,净化耳目心灵,以和谐社会。 公民xxx

08Apr/21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唐风 绸缪/佚名 How a man could be

Chinese poem illustration: 唐风 绸缪/ Tang Wind – Careful Planning by Anonymous Full video also available at Bilibili: 唐风 绸缪 A touching and lovely poem with many idioms created, like 绸缪, 三星,Read More…

20Oct/16

BB的祭日快到了

刚刚巴黎一梦,在离开巴黎的凌晨惊醒,梦境: BB蹦出去跟一个长得跟BB很像的小博美咬作一团,尘土飞扬看不到狗影,分不清彼此。片刻尘土散去,两狗沉在一个脸盆大的深水坑里上下翻飞,直觉坑是俩狗打斗时刨出来的。 抢上前捞BB, 直觉再不捞就沉入深不可测的水坑了。 不由分说抓一把毛上来,从浑黄的泥汤中先看到一个大血口子,出水一看是狗嘴里的舌头。这狗两眼紧闭,没有生气,心里一边想着该怎么抢救,一边在怀疑这个是不是BB, 该先救哪个? 这时BB他妈哭腔大作,撕抢着BB(是不是BB,梦中之我甚存疑)的狗身, 也不知她是要哭还是要抢救。我在抢救,分辨真伪和跟狗妈论理的三重压力下,崩溃了,睁开眼失神的望着villa de pentheon的屋顶。 11.14,BB的两年祭日就要到了,竟然以这个方式回到我的生活。 -于去戴高乐机场的RER B线上。

16Feb/15

喵喵猫

2009.12.20的猫猫 Every times you go away, you take a piece of me with you 莫名的一句歌词, 一个画面, 一个小小的回忆,就会眼窝湿润,只因有了这些猫猫狗狗。 2014.10.10晚,猫猫一去不回。 猫猫是2008.3.12入我家樊门的,以下是当日写下的搜狐博客。 深夜打球归来, 门口看到喵喵尾随路人, 想登门入户. 叫了两声喵喵, 就跟我入楼, 喂食喂水,似乎不对喵喵心意.跟喵喵心有戚戚焉—喵喵想家了, 我也下定决心要领养喵喵了,了却我近俩月的心愿了. 折腾了一会,无法给喵喵找个一夜的居所,只好引喵喵出楼–喵喵出门后,掉头要返回,我站在喵喵和门之间左右无从. 喵喵, 别着急, 明天开始, 你就是俺家人了.送你去医院检查身体免疫后就可以回家了. 早上已经抓住小猫送宠物医院了.是个身体健康的2.3岁的公猫,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