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音韵

07Jun/19

风骨格律终秦腔

Hits: 10 以下短文,原发于5.18微博。因他人中国拳脚功夫的一篇溯源短文,兴我中国诗歌之思辨,记录于下文。简单概括,中国自古诗歌,从三国南北朝期间诗分离于乐,歌诗并举,格律之变始也。原因史实仍需挖掘探研,但从诗文本身的诵读和流传角度,格律于诗无异于翅翼于老虎。所以才有了”唐诗”,否则中国诗歌还会继续走在乐府和少数人精英诗歌的路上。隋唐开创的科举对唐诗也至关重要, 不仅全民普及了诗人,也全民普及了读诗之人和读诗之风。以下小文探讨了格律和音韵的演变,以及为什么唐后诗界繁盛而诗篇凋零。 诗歌风骨音韵,相辅相成。风者,志也,根本立意如郭靖所说:为国为民,而非有宋以来的儿女情长。骨者,音韵也,风志之车马,令辞章行云流水,抑扬顿挫。诗歌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无人论及:受众和写诗人的多寡与普遍。 唐以后缺风骨,宋以后缺受众,所以有宋及宋以下基本不堪入目,也不流行。有如枪炮出,拳脚废(小说,戏剧,音乐行市以及诗歌不立于科举,晚清科举恢复诗歌不过死灰而已)。 音韵有宋已经不传,所以广韵出。自孔子从周雅言至有唐,历1400岁,有解言说字之尔雅说文,却无官方音韵之典,即使魏晋南北朝裂国之久,隋统后的韵书“切韵”并不流行。无它,都城正腔再统于秦地,举子入京,京官外放,孰对孰错,并不需要“切韵”。其次, 诗歌始终是少数人的器具,即使有音韵之典,也没有普及流行。很明显,正音的诉求以乱世为最,南朝士子们苦读诗书各经而孜孜以求何为正音。俟天下一统而正音再统于秦音结束。周秦汉唐,无论裂土战国多久,正音最终以秦地秦腔再统于长安。此字何音?去秦地问秦人便知。 广韵之学大盛,盖都城东迁,都城腔变为汴梁豫声,与秦腔有异。宋人迂腐,不知修订韵书以合当下,固守所谓的唐韵,而与汴梁音不和,诵读诗书则呕哑嘲哳。不得已入乐以咏言而为宋词。千百年来,广韵谬之广也。更无需说都城腔再历吴越蒙古燕赵女真。自宋以降,江南广府把持学术,强解南蛮东夷音韵为周秦汉唐之传承,有如英美强解希腊为其文宗,荒谬之极。 读汉唐,唱秦腔。一家之言,见笑见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