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长平之战

26Feb/16

五岳四渎和长平之战

Hits: 1039丙申新春陕豫晋冀游记。从西安出发,高铁绿皮铁路长途短途汽车,跌跌撞撞回到北京。 一个小时高铁,就到了华山北站。跟大多数二三线高铁站一样, 新候车楼和空荡的大广场矗立在荒野里。躲过车虫,坐上免费公交,一站就到了岳庙仿古街。 售票口跟几个年轻人一起抱怨了100元华山门票的淡季价格,对于只访岳庙的人,100元贵的没有天理,售票小姑娘被大家劈头盖脑的嘲笑,抱怨,责骂,脸色依然平平,处乱不惊。 在门口遛个小弯,顺了气,掏出100进门。由此看到什么都提不起兴致,就跟初一前后热烈深蓝的天气,到今天已是雾霭,南面数里的西岳华山看不到一点痕迹。 华岳庙汉代兴起,最后一次被同治民族起义-同治回乱所焚。地面所见,基本都是新中国的建筑,看来解说词中的民族起义绝不是最后一次损毁,民国,日寇,文革都是极佳的西岳庙终结者的候选人。唯有孤零零的石牌楼,天下第一碑残迹和汉柏作为亲历和见证了。 左宗棠西剿捻军和回乱时重修的华岳庙,可曾想到在其后100多年里,小小华岳庙几经天灾人祸。近代中华的屈辱衰弱,外侵,内乱,在帝国的核心地带,也清清楚楚的留下了痕迹。查了查五岳的岳庙都在, 北岳庙因为是元制,是国保一期。东岳西岳庙都是国保三期。中岳清制跟着嵩山系列奋力搞成了世遗,南岳庙上不了国保的法眼。看来五岳庙也就这样了,名气最小的北岳庙保留最好,其它的也就看看仿建,感受一下气势了。 扫兴离去,搭小巴去潼关。一去二十多里地, 小巴磨磨蹭蹭开了一个半小时,一车的本地人其乐融融,就这么慢慢的晃着。这里距同治回乱的发源地华县圣山砍竹地也不远,20公里而已。 没留神小巴已过港口,秦东镇,到了潼关,完全不是我的想象的依山据河的战略要地。想象中的是老潼关,没有什么留下了, 眼前的新潼关在平原上。潼关不算名关,汉之前以函谷关为要,东汉起潼关开始作为京畿的门户才开始变成要地,防西面敌。潼关一路向东就是函谷关,这个地带也叫桃林塞,古时都是桃林。金庸的桃谷六仙想来就是借这个历史吧–每每大侠或盗匪要上华山,都会过桃谷六仙的地面。 错过了3点多的火车,只好在阴冷的候车室里熬到4:30才搭上火车。洛阳下车按了一个很贵的足浴,换搭火车奔济源济渎庙。 济源还是河南境地,一个小时的绿皮火车的路程,说话跟南面洛阳, 北面长治完全不同,直觉告诉我济源话古风犹在,不知道有人研究与否。这是个东王屋山,西和北太行山, 南黄河的小王国。古为轵地,是工商农业具发达的先秦封国之一,盐铁论中的天下名都之温轵,其中的轵就是此地。太行八陉第一陉轵关陉就在市东,是秦国取南阳的路径。 济源博物馆规模不大,汉代及汉代前的展品居多,有不少精美展品。布展和解说也是俺比较喜欢的类型,对轵地的特点一目了然。几个关键词:轵关陉,轵邑,伐原示信/迁民示仁,沁园/沁水公主,侠客聂政郭解,道教第一洞天王屋山。汉代及之前是位列全国的工商文化宝地,唐之后逐渐平淡。看看汉朝轵人的灶台和烧烤炉架吧, 不让今人,也比后来邯郸看到的赵人的灶台要丰盛。 济源得名济水,古时位列五岳四渎,现在已经消失了。这张地图中济水下穿黄河,这是古书里的描述。可是两条大河如何上下交错,没人能说得清楚了,是济水的最大的谜题。如果没有济源,济宁,济南,临济这些地名,还有济渎庙,济水也许就被完全忘掉了。如此大河,在两千年中消失,沧海桑田,古人所言不虚。 济渎庙隋代创设,直到清代济水-大清河完全消失,期间济水水流微弱, 数次断流。唐太宗李世民问大臣许敬宗:“天下洪流巨谷不载祀典,济水甚细而尊四渎,何也?”许敬宗答曰:“渎之为言独也,不因余水独能赴海也,济潜流屡绝,状虽微细,独而尊也。” 大年初五济渎庙会熙熙攘攘,门票也不收了,爽! 国人天地人鬼(神)不分,皇家一概祭祀,封号。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贫民出身, 是个过日子很细发的主子。颁发“大明诏旨”, 人归人, 神归神, 国家不管神事了。这个抠门皇帝还做了一件影响天朝子民至今的大事:废除团茶,提倡喝散茶,也就是今天大家拿散茶叶冲泡的饮茶方法。废团喝散目的也是要省钱。大名诏旨石碑还完好的保留在济渎庙。五岳、五镇、四海、四渎理应都有“大名诏旨”碑的, 全国保存下来的不过三四处。 北海庙在济渎庙的后面,两个庙组成一个大院落。北海即瀚海,今天的贝加尔湖。唐贞元十二年,朝廷鉴于北海远在大漠之北,不便祭祀,故在济渎庙后增建了北海庙。所以现在济渎庙的全称应该是“济渎北海庙”。万幸济源地偏, 济渎庙里自有唐以来, 各种碑文建筑遗物都有存留,整个院落完整,在五岳四渎庙中算独一份了。落在纸面上的最后大规模的损毁是捻军和日军。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