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生死

22Nov/14

狗狗BB

Hits: 34572000年的11.11阴郁的初冬里,他从香港来到了北京。2014年的11.14灿烂的早上, BB离开了他妈妈和我,永久地离开了北京,离开了北方肃杀的土地。 “BB昨晚没有回窝窝啊…”,看着一早随我起来,如往日般来来回回走动,四处撒尿的“变变”,他妈妈这句话轻轻滑过了我耳边。 BB的名字是香港金钟的狗店给起的,一生中被俺叫过的名字各式各样,随当时的心境和BB的状态而定。如“斯基刘”,“刘滚滚”,“斯基刘滚滚”,”吱吱吱“,”叽叽叽“,“变态刘”,这两三年基本定型“变变”。 南方狗BB第一个冬天是在东直门地区的室内度过的,不到半岁大的BB经常在卧室过厅形成的一个长走廊里做往返跑, 那是个欢乐的冬天。 。 不久俺家搬到了复兴门西南角的广电小区。BB开始户外活动。一片吹动的树叶对BB都是惊心动魄, 更不要说别的狗狗, 路过的行人。在复兴门西南角的街心花园,更多的时候是西便门小公园里, BB慢慢成长,学会了抬腿撒尿, 草地上擦脚丫,叼烟头,追了女仔,有了女友圆圆。这中间是BB爹妈不断的出差,BB在在几个朋友家里短暂借宿。后来这几个家庭都有了自己的小狗,其中一个小狗的名字叫”皮皮“—朋友告诉我这是她的老娘叫BB的江南转音。BB据说享受了时常骑猫咪的待遇,肆无忌惮的早上拍主人床头, 也学会了了猫洗脸—现在这是俺家所有狗的signature gesture。 2003的国庆俺家脱离租房的历史, 搬进了北京东南五环外的新房。买新房的事儿,BB有一半功劳。2002年的5.1长假需要找个地方遛遛新车,也遛遛BB。结果发现这里人车稀少,还有大量的规划绿地,锻炼遛狗的首善之区。从没想过买房的俺家拍脑袋就下定签合同了。2003年10月, BB的弟弟–布布也加入俺家了。 2003年的初春到初夏是非典年代, 也是俺家最欢快的日子。班上没什么事儿,新房装修没干多久就都停工了。差不多每天下班后就是带BB到处转悠,跑步。那时路上没车, 也不限速,从复兴门到亦庄开车30分钟最多。京津塘高速边的高尔夫绿地,博大公园那时还是苗圃, 都是一家人遛弯跑步的地方。那个夏天网球打得也多,衣带渐宽。 后来的日子开始变得模模糊糊,BB也成了空气似的背景。也许这是一种幸福,也许是一种纷杂。直到2008, 奥运之年。喵喵当年3月进了俺家。年底俺主动离开了工作了近10年的公司。这之后是更加的纷杂,幸福感也只有看着看着抱着这一群猫猫狗狗时才略有体味。 2009的国庆在凉水河边捡到6只出生不到10天大小的野狗,咬牙和另一狗友在俺家一起搭守了一个多月的窝,用狗奶粉和羊奶粉喂大了这六只小狗。喵喵偶尔会来落地窗边的狗窝瞅一下, 布布对小狗视而不见,只有BB最有善意和好奇,总是围着小狗前后转。等小狗们长大以后,只顾着和喵喵打闹,对BB反而视而不见了。BB没有任何沮丧,开始对长成的小女狗献殷勤,这个样子一直持续到”变变“离去。视频https://flic.kr/p/7m46v9 最后的4,5年”变变“的状况有些不同了。每年春秋换季都会闹肺炎,是心脏肥大引发的气管狭小带来的病灶。心脏病的药开始吃了, 每年还要打针吊瓶2,3次,我已然是打针输液的熟手了。除此之外, ”变变“的小精神永远是那么好,出门遛弯,医嘱寒冷季节尽量少遛或者不遛, ”变变“下了楼左冲右突,就是不想回家。 最厉害的一次犯病是2013的春天,起初以为照旧1-2两个礼拜的抗生素针就搞定,不想一搞搞了半年。全身毛大量脱落,显得体型都小了,飘逸的大尾巴秃成了小肉棍,做B超前胸剃掉的一大块毛半年都长不起来。肾脏指标也非常糟糕,头一次食欲不振。”BB就靠一张嘴“,看BB自小吃饭的狼吞虎咽拼命的样子,一直感叹他的生命力的强大。”eating is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