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印度

07Feb/18

读吉卜林“老虎,老虎”

Hits: 143很久没有读到这么过瘾的故事了,满足了男人臆想的一切:生死,社会,友情,帝国,丛林。。。。 读完不过瘾,又在喜马拉雅听了一遍,意外的惊喜:喜马拉雅节目:丛林故事  ,似乎是妈妈带着小儿子,一起录制的。小家户最后台词越来越多,背景里妈妈提词的背景声也清晰可见,LOL。可爱的小家户和妈妈一问一答,好可耐的小男孩呀。大师吉卜林写的是成人童话,帝国的故事,小家户对动物的习性和行为无师自通,对吉卜林所暗示的“丛林法则”和诸多“人性”的潜台词,小家户则一问三不知。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的预感没错:这真的不是给小孩看的。迪士尼“奇幻丛林”,将吉卜林的故事改的面目全非,跟“狮子王”此类雄霸丛林的英雄故事一样,只不过是换了主人公的一副皮囊。第18播的结尾,妈妈掩卷感叹,想必跟俺读到此时一样,泪光莹莹,感叹,感激,感恩之味杂陈。谢谢播主和小朋友,爱意满满的作品,最喜欢播主给卡的拟音“嘶…….”, 想想也笑的。 碰巧也读到另一位大师,爱德华萨义德对吉卜林作品的解读: 小时候我读过他的《丛林故事》,可是我的感觉并不好,因为我把小说与我自己的童子军经历联系起来了。我在学校里表现不好,我是在埃及的英国童子军,老是受到惩罚。 “森林王子”和丛林的事情,都是与此有关的。我真的不怎么喜欢这本书。因为这使我回想起那段特殊时期的大量经历。 萨义德对他的宠爱作家三人组之一,吉卜林的另一部小说基姆却赞赏有加。 后来在我读到吉卜林的其他小说,尤其是基姆时候,我的眼睛为之一亮。这是我很喜欢的一本书。 第一次阅读基姆的时候我年纪很小,我之所以喜欢基姆。是因为那种乔装打扮,别人没有基姆那种本事。今基姆是巴扎尔的一个小孩儿。他是爱尔兰的孩子。(我还以为他是英国的我分不清楚,他是欧洲人)。她是个间谍,他能够以白人和印度人的身份去旅行。我认为基姆是一本优秀的游记,真的确实如此,是一次走遍整个印度的旅程,带着一种,这是我们的,但同时也是印度的感觉。书中还有一种分享的感觉,这种殖民地背景的情况下是很稀少的。我认为吉卜林是唯一能够这样做的人,我发觉书中充满了爱。这是一部精彩的小说,我该怎么说呢。不是复兴,而是重生。 萨义德自小读英国公学,对此深恶痛觉,“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与对我来说不是抽象,而是特殊的经验和生命的形式,具有几乎不堪忍受的具体感。”。他眼里“丛林故事”是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铁证。 作为东土大唐人的后代,俺的豆瓣读后感如下: 不多见的浪漫帝国成人童话寓言类型,帝国雄风,豪气干云,可类比大唐的文风。一个雄霸帝国的鼎盛风情在毫无帝国事由的叙事中扑面而来。 结尾的书评,颇有深度,仔细一看,也是摘译自企鹅出版的“漂亮冤家”, 非国人的手笔。 本书翻译也不错,跟吉卜林的味道没有相左。坏的翻译有如做菜,菜谱拿来,食客吃到的却不是记忆/传说中的,一种可能是缺盐少料甚至丧失本真的味道,一种是添油加醋,都不是好译作。 吉卜林的童话作品纷乱千面,各花入各眼。奥威尔年轻时是吉卜林的铁粉,毕业后到缅甸工作,有多少因素受到吉卜林这个“优秀的烂诗人”所鼓舞,比如这首road to mandalay 。而缅甸现实,让成年后的奥威尔充满了一腔愤怒与悲凉,折射到对始作俑者吉卜林的愤怒和厌恶。到了晚年,据说奥威尔对吉卜林憧憬之情重燃,人性永不变。 What (Elliot) does not say, and what I think one ought toRead More…

27Dec/17

印度之旅和英殖三小说

Hits: 181 殖民主义,无论对于殖民者还是被殖民者,今天还流在我们的血液里。缅怀过去是要检视自己的血液。。。。 今天去湾仔天地书局,前天在此买的印度之旅已经售罄。想不到百年前的殖民小说还有不少拥趸。 至此,英国殖民三部曲已经全部读完,吉姆,印度之旅,缅甸岁月,三部各千秋。 处于帝国升平,生于北印的吉卜林盛赞英国赠予殖民地的免费礼物: 被殖民,即使“一颗白人的头颅要用一百颗头颅偿还”也在所不惜。其巅峰之作“吉姆”写于19世纪最后几年。不过在其代表作吉姆里,似乎看不到那个强硬的白人汉子,借白人流浪儿的眼睛,表现了生动的北印风情,以及“the great game”的一个侧面。应该是铁血硬汉对生养其家乡的亲切缅怀。白人沦落为根西藏云游喇嘛为师为伴的弱者,完全不是吉卜林其他作品中的帝国强者。 福斯特继承遗产,家境优裕。一战前后访过印度两次,24年出版的印度之旅,恰恰在一战后英帝开始衰弱以及阿姆利则惨案之后。为印度独立摇旗呐喊,对英殖政府嗤之以鼻,讴歌英印人民的“纯洁”友谊。从一个人英人嘴里喊出印度独立,这不仅仅是鹤立鸡群了。英印族群,势不两立,互不交往。就如小说中的描述,亲近印度人,已经把英国校长变成了英国人的公敌,白人小姐一句公平的涉印证词,令其成为旅印英人社群所唾弃。 福斯特此等勇气何来? 这是个可以不断考察的题目。也许是其同性恋的少数派被排挤的社会心理,在印度穆斯林的“兄弟之情”中沐浴和滋养中,长成大树。这跟阿拉伯的劳伦斯有异曲同工之妙。中东,印度被当成了白人同性恋的乐土,值得为之奋斗终生。 小说中几个情节无不折射出福斯特的心理: 对裸体男性的赞美,每个印度城市都有一个。结尾英白人与印穆斯林的和解,表达了基佬大同的终极目标。 奥威尔根吉卜林一样也是印度“土长”,确完全没有吉卜林对家乡的温情,更无吉卜林的铁血,其英殖代表作“缅甸岁月”,一面对英殖白人无情的嘲讽,另一面对缅甸土人也不无讽刺挖苦。从主人公自杀的结尾,也反应了奥威尔本人在印属缅甸的无所适从和思维的混乱。对本地也仅仅是一些好奇心,绝无缅甸的友人。那个“老滑头”印度医生朋友也一样是外来者。可以看出奥威尔坚决反对殖民,但是对被殖民者也不过是冷眼旁观,毫无感情。 缅甸岁月晚印度之旅10年。如果传言属实:奥威尔在缅甸时期就创作了他的第一部小说,也就是在27年前后。这两部著作可以视为同一个时间框架下的作品: 英帝开始衰落,民族主义风起云涌的年代。 除去文笔构思等小说功力的差异,这两部小说的巨大差别,只能从作者本身和他们的经历来探究了: 家境的不同,更重要的是,福斯特是个乐享“兄弟之情”的同性恋,在东方如鱼得水。

22Jun/17

“龙在雪域“,不得不博客的读后感

Hits: 286龍在雪域:一九四七年後的西藏(The Dragon in the Land of Snows: 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 Since 1947) 读完厚厚600+页的学术大部头,在豆瓣勾阅不得。添加新书两次,都在最后一步跳异界,看来此书在豆瓣已被查禁。此书乃学术著作,如果不是闲极无聊,满腹莫名的好奇心如我,一般人是不会翻看的。 這本書是西方第一本西藏現代通史。茨仁教授在寫作這本書的過程之中,訪問了許多重要的西藏政治人物,並且運用了許多尚未出版的史料。茨仁教授利用了他無與倫比的人際網路,援引接觸了政界、學界、宗教圈以及媒體,範圍橫跨西藏、中國、亞洲、歐洲、美國,還包含了許許多多前所未見、尚未問世的史料。這本書廣受各界推崇,並被認為是西藏現代史的標準文本。 的确,作为脱藏人,茨仁夏加教授的这本著作完全堪称以上评语。以下说说不足。本书断代史1947-1989,之前,是英藏清/民的博弈,本书可以作为印藏中的博弈的上半场,因为下半场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不足一:作者天然预设了西藏已经是独立国家,有可能是仅仅聚焦一个短短的时空所带来的问题,而这个错误的预设是致命的,让本书所有的叙述都带上了有色眼镜。西藏”流亡政府”在国际社会几十年来碰的头破血流,就足以说明了这一点。其得到的国际社会支持无外乎在两个方面,其一是对中国和西藏人权环境的关切,其二是89时期民粹对中国政府的厌恶和政府之间的博弈。对于西藏国,即使是“流亡政府”的铁杆印度,也从来都不承认。 不足二:作者对印度的美化。最典型的表现是中印战争的一笔带过。对战争的起因,以及交战的进程和结果都一笔带过。所谓西藏问题的存在,最深的根源就是印度中国在地区关系上尚不能和谐共处,西藏问题就是这个现象的直接表现。英国人写的“印度对华战争” 就是一个极好的对照读物,虽然本书也数处引用了该书。 写着写着又想起第三个建议:地方史,沦落成了地方政治史。经济,地理,人口,文化,民情。。。基本上没有介绍和归纳,偶尔有几笔也是围绕着政治。满满的引用注解,基本上都是英国中国和印度的公文。 以作者的功夫和笔力,应该远远超出本书的成就,可惜其眼界和预设前提出了问题。。。

10Jan/11

远离LP, 拥抱Apps

Hits: 98独行南印2周, 飞机火车住宿游玩,俺LP一个字没看,完全依赖出发前网上做功课,和在俺的Andriod phone上的相关Apps获取资讯, 安排行程。 在介绍相关的Apps之前, 先简单介绍出发前的功课。俺主要做两件事。 旅行准备 1研究兴趣点。小城很简单,在谷歌和维基上略微了解就可以了。其中的自然及历史背景可以抽空慢慢补上。大城的话景点繁多, 如果时间精力有限的话, 就要好好选择一下了。工具还是谷歌维基。如左图。 第一步做完, 手头上已经有了一个城市和相关景点的清单。第二步就是想办法通过飞机火车巴士轮船自驾徒步把这些点穿成线。当然,这两件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很费功夫的,而且经常互相影响,以至兴趣,地点,路线和日程不断地被互相调整,被互相影响。乐在其中,不是么? wikitravel.org是一个有丰富的新鲜热辣的旅游信息的站点,也很具体。比如果阿南海滩的Palolum Beach的相关信息中,有一个Guest House的介绍有这么一段, xx Guest House is a nice place to stay if you don’t like the beach shack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