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前庙后寝

20Jul/21

古诗漫谈 从归隐到田园 渭川田家/王维 小雅/式微 Part1

本专题是中国古诗双周聚会。本周无人参会,用WPS本地录屏后上传,第一次操作导致视频声音有点小,见谅。 山水田园诗是盛唐气象的一部分,但诗风似乎和盛唐气象相左。本视频追宗溯源,首先简略讲解了王维的田园诗“渭川田家”和其相关的诗经”小雅式微“,以得到有关归隐和山水田园的基本印象。以诗三百中诸多有关“归”的诗句为发端,剖析了古人,尤其是先秦时代的价值观和宇宙观,阐述了“归”字对古人的独一无二的人生意义。第三部分通过对”史记“,”论语“,”道德经“等古典文献的分析,揭示了”隐“和”归“的本质联系和由此带来的文学意象, 以及从”归”到”隐“再到”田园“的历史进程和各个节点的诗人和诗作。 总而言之,从古典时代的”归“,到中古时代的”隐“,再到现代(文学意义的现代)的”田园“,中国社会和人文精神都已翻天覆地。阅读古诗,尤其是希望了解诗人真正的写作意图,需要反复我们的价值观到古典时代,以古人之情,以意逆志,以味古人之真情。 在B站看请点:古诗漫谈 从归隐到田园

16Jul/21

论语“寝不尸,居不客”含义新说

“寝不尸,居不客”的意思:在家在私下场合,要低调做人,即使是一家之主也不要把自己当老大。在公,在庙堂,即使不是老大,要有主人公的精神,不要把自己当客人。 后世理解错误,主要是对先秦建筑形制的疏忽,以及对“尸”字和“居”字意义不清晰造成的。“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尸就是尸位或者主人,是庙祭的核心和老大,代表邦国或者大家之主。“居”就是家室,庙堂里祖宗牌位所居之室,先秦时期国之大事上告下达的场所,也就是后来的朝廷。此处“寝”对言“居”,就是“私”对于“公”的关系,在建筑形制上就是前庙后寝,在现今生活仍有遗传:乡下老屋,城里四合院,前厅堂乃接待客人议事起居之所,中有祖宗牌位;卧室在其后或两边为寝。 以上新说,再来考察论语全文如何?“寝不尸,居不客。见齐衰者,虽狎,必变。见冕者与瞽者,虽亵,必以貌。凶服者式之。式负版者。有盛馔,必变色而作。迅雷风烈必变” “寝不尸”之意和“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含义类同,详见此文:“典”亮百年|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