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国

13Jul/15

中国股市,市场,历史

Hits: 532中国股市已经走向新时期, 从一个为国企融资的实验性,辅助性融资市场, 走向了面向全球, 面向所有企业的股票融资市场, 有几件事必须得到根本的扭转, 否则, 股票市场的存活, 和交易的参与者们,都不不会长久,最乐观的情况也是受到一次比一次更厉害的创伤-2015年6月中旬到7月中旬的股灾绝不是最厉害的。 过去20-25年的股市,完全是个实验市场,虽然从技术手段上, 已经是世界一流的电子化交易,资金受到严格的政府监管,看似安全完美,其实离现代金融还有很大的距离,就如枪炮和原子弹的差距。 现代金融的核心是衍生品,海量信息和数据的处理。天朝的金融市场恰恰还处在枪炮年代。最大的外汇和债券/利率市场,吸收不到巨额的游资, 一股脑都涌到股票市场,让股市变成了一个资金汹涌的赌场—进来的资金远超标的的价值。别没事拿总市值/GDP之类的找理由,天朝股市只对内,还有大量巨型企业没上市或者海外上市,米国股市吸纳了全世界的企业,这个总市值/GDP的比值毫无意义。 巨额资金哪里来?主要有两个渠道。海外游资灰色渠道进入-谁让利率差那么多年还那么大,中国的体量也够大,海纳百川。其二就是这两年来为了新常态偷偷摸摸印的新钱。所谓的伞形,HOMS等都是在巨额资金刺激下自然产生的技术手段,何况也不是什么新东东,老外玩儿这个东东太久了。 巨额资金需要得到有效的疏导,证监会公安部式的打压只会短暂抑制场外配资,等风头过去,人气回来的时候,风会更大,人数更多。巨额资金的疏导, 这个话题太大,涉及了整个金融体系,以及投资者的心理和素质,本博暂不讨论。 这次股灾被定义成流动性缺失, 这完全是聪明人给市场以及政府的托词–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叫市场失真失效。一个市场里没有买卖了,都是红着眼睛甩卖清盘的人,买家一个都看不到, 还有将近一半市场关店了,如果这是一个有形商品的市场, 傻瓜都知道这个市场有极大的衰败的可能。 这个可笑的市场有一些奇怪的规则,大小庄家散户的买卖工具和对冲手段不一样,T+1,价格10%变动限制,期指,期权,融资融券的各种不对等性。这些令市场变得不那么市场了。中国股市的特点总结如下: 市场参与者的交易手段极不公平。 市场最基本的功能:定价, 完全失效。 市场的监管缺失,属于丛林里的市场 参与者的交易手段不公平,注定了这不是一个公平交易的市场,迟早要丧失市场的公信力。大庄家本身在信息和价格方面天然就有优势,再加上制度性的优势,大鱼吃小鱼,大鱼之间黑吃黑最终会完全毁掉市场。 一个物品的价值完全由市场来决定,所谓的内在价值完全是妄言。对人类生存最宝贵的空气和水,在市场上分文不值,价格只是物品稀缺和潮流所向(所谓的人气)的反映,在一个有效市场上的反应。 为了中国股市的存在和发展,我的建议: 汲取欧美市场的通行交易规则, 建立公平和有效的市场。 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把金融衍生品市场建立开放起来,不仅仅是股票的衍生品, 外汇,债券。可以稍稍落后老外一步,ABS类的衍生品不要全面开放,不要跟保险银行混业。未来市场上资金汹涌,如果还都集中于股市,那一定是一个更大的灾难。Read More…

25Jan/10

中国,Google,谷歌,谷歌中国,困境,迷局。。。

Hits: 171本段写于20191105, 差不多本帖写完后10年. 再回顾本文, 感觉当时还是蛮热血的, 将人类的希望寄托于谷歌. 呵呵, 现在对人类都不寄托希望了, 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大家互相搞的时候不要太残忍, 也不要毁掉所有-人和自然 . Nov. 5, 2019 原本就千头万绪的超级公司-流氓国家案,又跳进来一个超级流氓国家, 变成了最经典的三角政治关系。原本期望能尽快得到答案的想法, 现在看起来太天真了, too naive!不是么? 自一月十三日起(谷歌博客发布于美国时间的一月十二日), 突然有一种振奋人心的感觉, 这种感觉似乎只有在89年才有过,热血奔涌,每天就像一个节日,每一刻都期待着发生激动人心的事情。谷歌退出中国也变成了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这事情本身而言着实可悲。 一个血气方刚,朝气蓬勃的异国青年才俊,不堪中国陈腐的政治思维, 封建的官僚体系, 誓死捍卫谷歌的座右铭“不作恶, do not eveil”。我等草民颇能体会到谷歌的清风定能改变旧有的世界,旧有的思维。这一声 “我不跟你玩儿了”,其实是向全球宣判了东方古老帝国的死刑。草民能不热血沸腾么!?喜中悲来, 俺们自家的事情,自家人没人管, 得要一个黄毛蓝眼睛的外国小伙子来开头,华族难道真的血气奄奄了么? 我始终相信冥冥之中,谷歌是上天派来改造世界的一种特殊力量,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