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图片已经上传flickr,贴图也引用自flickr, 除了照片文件P字头的是单反拍摄略有处理, 其余以时间为文件名的照片均为手机拍摄, 原汁原味。本游记已发qyer.com和doyouhike.com网,如有出入,以本博内容为准:( http://www.flickr.com/photos/choubb/sets/72157629551871282/

3.25


20120325_073659 by choubb, on Flickr 出家门

等飞机,4个朝鲜人做旁边,一色的黑皮夹克,累死的西装裤和皮鞋。特务?哎,当年中国人也是这样被人看待的。机舱里走过,年轻的里面穿了一件崭新的中山装,最后一个50多的年长者穿了一件黑呢大衣。

20120325_105706 by choubb, on Flickr 朝鲜人
8个多小时提前一刻钟到莫斯科了。一路晴天,这里是小雪。转机从f厅到d厅20号,把莫斯科机场转全了。飞机和机场都很热,以至穿了一会短袖。有免费wifi。

飞伊斯坦布尔的飞机跟北京莫斯科的相比就如国内航班。空客330变成了321,椅背电视+网口usb不见了,半满的机舱挤满了,法国黄油成了俄国黄油和夹心巧克力,不过那个俄式土豆牛肉味道不错。每当落地,还会有人鼓掌,在莫斯科掌声热烈,在伊斯坦布尔稀疏。

Untitled by choubb, on Flickr 莫斯科洗飞机

3.26

晨小雨。
凌晨起来晨厕,其实是北京早晨了。回笼觉也睡得很好。
一早奔sultanahmet,结果历博和索菲亚周一都不开,所有人两面(历博和索菲亚)都进了皇宫,好不热闹。帝都出来的看皇宫总是很失落,什么呀,这么大也是皇宫,即使是雄霸四方的奥特曼帝国。根帝都不同的是珍宝室,有好东西。帝都的不是被抢就是遗散了,奥特曼的好东西都在。放眼金色一片,大件的上百公斤,祖母绿钻石都是鸡蛋大小的,红宝蓝宝遍布各种家什上,头次见。有几件绝世宝,匕首,圣剑,金色宝座。御厨区本有中国瓷器和银器展,很久不开了,放到中国应该会被马爷爷奉为至宝,人家从13世纪一直持续收藏并定制到19世纪的。上万件家什都拿回中国拍卖,市场非崩盘不可。Topkapi宫仅凭那些红色绿色透明的鸡蛋,20里拉的票价跟白给一样。反观harem后宫15里拉的门票,好奇害死猫可以说用在这里很适合。

P1020097 by choubb, on Flickr Topkapi皇宫大门


P1020069 by choubb, on Flickr 后宫门口

随后由间客指引参观了辉煌的罗马地下水库,美杜莎像是必看景点。伊市多个罗马水库,这个索菲亚边的是最大的,近万平米。到奥特曼时期废绌,穆斯林的水利建设的确独树一帜,到处是流水潺潺,罗马水窖的死水一潭完全不合穆斯林的口味。

P1020123 by choubb, on Flickr 镇水窖的美杜莎

小馆午饭碰到熟面皇宫母女游客,日本人-长相风格不大像啊,人家先认出我,闲扯几句。
饭毕,去大巴扎,绕错路到了码头,路也没问2里拉上船,到了亚洲。一个老人面包喂海鸥,观之摄之,开心啊,上百只在你2,3米到50米范围远翻飞-看来喂鸟是以后搭船的必修课。

P1020053 by choubb, on Flickr 博斯普鲁斯海峡

P1020145 by choubb, on Flickr 海鸥和Galata塔和金角

P1020169 by choubb, on Flickr 亚洲海岸


P1020176 by choubb, on Flickr 亚州海岸的奥特曼古屋

P1020190 by choubb, on Flickr 渡轮

P1020205 by choubb, on Flickr 夕阳

这哪儿是穆斯林国家,在hanci cafe,中年跑堂和年轻女熟客玩儿贴面礼。
搭船回欧洲,船里的小卖部的面包圈很便宜,俩1.50里拉,街头地摊货都要2里拉的,国营的?看船仓的内装设施也像是。
去Galant塔的路又窄又陡,还有些情趣小店,登塔就没啥特别了。

P1020228 by choubb, on Flickr 啊呀索菲亚和蓝色清真寺,金角湾和马尔马拉海

P1020226 by choubb, on Flickr 三岔海路口

今天碰到3间客,上午俩卖地毯的,傍晚一个拉皮条的。土国的间客细软绵长,能陪你走一公里路聊天而不图穷匕见。这期间你尽管把他当做免费导游,只要跟他生意无关的,给出的信息还是质量很高的,主动提醒我就在附近的罗马地下水库遗址的方位,真的是把你当朋友了。傍晚那个皮条客竟然谎称是丹麦来旅游的,聊起地头消息头头是道,路过的教堂不用看门前简介,直接告诉我已经闭馆了。最后直到俺要甩脱他的时候,才急忙进入正题说有个吧很好,要请我喝啤酒。

P1020232 by choubb, on Flickr 远眺旧桥

这里买东西好像不大能砍价。在小店买turkcell的电话卡,被鄙视了。还是觉得价高,不放心。土耳其跟天朝有相同的内控维稳病,买手机卡要登记护照号而且次日才开通的。小店的卡都已经开通了,怕他做手脚。现在想来可能是我多虑了,比国人奸诈的民族不是那么容易就遇到的。最终在taksim步行街的官店购卡,40里拉的价格比小店高5-10里拉,程序标准,还要查验imei码,次日1点开通。
27补记电话事宜: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是查电话卡-不通。多方探寻未果只好去turkcell店头检查。真相是:虽然网络注册上了(26号显示只有紧急通话),看到turkcell的标志,还不算激活。拨打8090完成激活。激活后,才可以加数据套餐,19里拉1G。说起来很简单,在店头足足也折腾了10分钟至少。

P1020236 by choubb, on Flickr  Taksim步行街

3.27

早晨,晴朗。鸽子在窗边叫。
今天狠倒霉,走了两次来回路。都是索菲亚闹的。从历博出来到索菲亚的捷径因施工封路,第一次走来回路。索菲亚不到4:30就关门,令俺两顾而不得入。然后去topkapi边的大公园探访cafer medresesi,钻胡同瞎走到火车站候车室了-著名的奥特曼帝国铁路的总站,其中一支就是伊斯坦布尔到麦加得汗志铁路(为了haji,麦加朝圣-有游友指正汗志铁路站在亚洲kadikoy,其实汗志铁路(hejaz railway)特指大马士革到麦地纳的窄轨铁路),当年阿拉伯的劳伦斯就奋战这条铁路沿线,阿拉伯的铁道游击队。继续回头路回到索菲亚风光旖旎的背街,还是不对,又走了几百米的回头路才在一个不起眼的岔口找到这个艺术青年的作坊-新修复的古代医学院。俺没看出啥名堂-自认没啥艺术脑浆,不过小院因此变得小资,喝杯茶,歇歇脚,晒晒太阳,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

P1020310 by choubb, on Flickr Medresesi大门

P1020316 by choubb, on Flickr 工艺品小店

P1020299 by choubb, on Flickr 啊呀索菲亚后的冷泉街

晚饭搞笑了一下。尿急,在家门口食店问WC,伙计直摇头不明白,好在来过几次大家是熟脸,手放在那地方隐晦地比划,还是摇头,急的我嘴上也嘘嘘出声,“oh,toilet”。伊斯坦布尔的公共卫生间到处写的都是WC,到了社区小店,确无人知晓了,奇事。
早上去bogazici univesity,在土耳其等同于清华北大。但是校园环境相比,有天地之遥。校园坐落在海峡转弯处的小岭上,有专设一个观景台,是夏日伊市人民的热门景点,也是年轻人夜晚聚饮的宝地。两岸郁郁葱葱,夹蓝宝色的水带,周围是青春的笑容,地上匍匐了4,5条肥狗晒太阳,伊斯坦布尔的人,生灵比天朝同类幸福太多了。几条肥狗旁人说是流浪狗,但是耳朵上都订着塑料标签,难道是政府监管了?

P1020240 by choubb, on Flickr Bogazici大学观景台


P1020244 by choubb, on Flickr 观景海峡

下山来到海边,一下回到了凡世,连排的游艇,繁忙的水道和滨海公路,也有个别散步和慢跑的。

P1020251 by choubb, on Flickr Bogazici大学海边校门


P1020254 by choubb, on Flickr 跑者

下午看历博看得很辛苦。中东文化博大精深,天朝人地理上相距遥远,文化上没有渊源,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镇馆之宝第一件就是亚历山大的棺裹-其实不是亚历山大本人的。还有诸如
最早的情诗-18bc,加沙的年历-10bc,希伯来最早的文字……。

P1020277 by choubb, on Flickr 左一是亚历山大

喜欢特洛伊的不可错过,有一整翼楼层都是特洛伊的展品,除了安纳托利亚的历代考古发现,包括希腊时期,罗马时期的遗迹,还有叙利亚-以色列地理带的大量考古发现-这些都是奥特曼帝国的领地。展品精美不亚于卢浮宫和纽约大都会,是一处没有被开发宣传的宝藏。哎,看得俺真的头大了一圈,这里的历史太丰富,太神奇了。
今天还有奇事一件,在冷泉街口的索菲亚后门台阶上休息,一个咪咪主动爬进俺怀里,惊了-这得有多大的魅力!5米外的保安看到,乐了,主动过来帮俺和咪咪合影。正享受异国情缘陶醉中,咪咪噌噌走路了,钻进了刚刚坐我身旁的一个中年土国大叔怀里,土叔眼睛里快活的慈祥,不也是俺天朝叔的心情么!

P1020305 by choubb, on Flickr 这只猫

P1020320 by choubb, on Flickr Kabatas附近街景


P1020318 by choubb, on Flickr 哎呀索菲亚侧街擦皮鞋的

3.28

早晨5点,黑天。

20120328_052317 by choubb, on Flickr Metro在Beisiktas的店

正如recep说的,20分钟走到了metro的besiktas的办事处等穿梭小巴。小巴比计划晚了5分钟,5:35到,就我一人。市区转了3,4个接送点,还是我一个。跟司机师傅一点英文加比划,闲聊了一阵。说了好几次中土qin,是一家亲?(土音的中国)老师傅50了,儿子上大学,女儿小一些。路过罗马水渠和城墙,不说它是罗马的,而是说bizangs(拜占廷,师傅发音比藏丝)。6:20终于到了郊外巨大的巴士总站,林林总总,好多巴士公司。我搭乘的是metro,据说ulusoy最好。9:20到了edirne的otogar,没挤上metro的免费小巴,装浑免费坐了公交小巴到central。sulimyi camii的金顶近在眼前了。

P1020355 by choubb, on Flickr Sinan的杰作

P1020328 by choubb, on Flickr 巴扎

P1020343 by choubb, on Flickr 寺内

cay是茶,读沙一,camii读沙米。sulimyi的塔高号称世界第二,仅次于德里的minar。这下前三就差第三没见过了。
从帝国医学院博物馆回到central,还有4个小时,点了一杯cay,瞎点一个小吃。拿上来一看,汉堡也,跟土餐相比味如嚼蜡,米国洋快餐在土国根本没法流行。吃本地特色有倆诀窍,第一食客多,第二厨子跑堂越老吃食越正,就如中午在大巴扎边的步行街,点了没吃过的doner,上来一看还是烤肉,真香。今天看到的doner比是通常的土耳其烤肉1/3大小,通体咖啡色(小说明生意好,卖得差不多了,白色鸡肉,深色牛肉)。

P1020359 by choubb, on Flickr Turkish Delights土耳其甜食

edirne在18世纪中曾是欧洲第四大城,罗马时期叫哈徳良城,奥特曼初期也做过帝国的都城,由此sinan建sulimyi camii于此,伊斯坦布尔的蓝色清真寺也是sinan徒弟传承所制,但是穹定和塔都没有超过sulimyi camii。揭开奥特曼帝国衰落序幕的“亚得里亚堡条约Treaty  of  Adrianople”就是俄奥在此签订的。Edirne,Adiannople和Hadrianopolis分别是现代土耳其,近代英国和古代罗马对此地的称呼。

郊外回望edirne,小镇建在一个略高的台地,sulimye的巨大穹顶仿佛巨大的盖子,笼罩整个小镇。后来edirne一直作为第二都城。到19世纪初俄奥战争时,这里作为前线,人烟几尽,从此再也无法恢复了。帝国医学院也是战时迁移到伊斯坦布尔的。作为距希腊保加利亚数公里的边城,军人和军车在central时时出现。

P1020387 by choubb, on Flickr 镇外回望


P1020362 by choubb, on Flickr 镇中心有人游行

好家伙,这里也有贴面礼,2女之间。
回程没找到metro的免费shuttle,2里拉搭公交返otogar。
土国长途巴士值得一坐。回程早到otogar一小时,巴士票改签立马上车,真不是盖的。metro的巴士票可以网上买,代售处买,往返买,车上有戴蝴蝶结的伺者,有椅背液晶,有饮料小食,non-stop,地上的飞机也。
晚餐在闹市besiktas的闹店hakan继续瞎点菜谱,某种kepab。
揭晓了,精明的中年伺者给俺选的是荤食大全,鸡牛羊全来了。本来不饿,两口下去,食指大动,平常不吃的鸡肉也美味异常。我估计这家的烹饪水准最多也就中上。真正顶级kepab一定是个百年老店的百年老师傅做的。土国大概是kepab全球的祖宗了,根正,集东西之精华。结账收23,给25里拉无找。精明的伺者给俺点了个超贵kebap,而且神色扭捏的拿起25里拉就跑,连感谢都没有,可能是偶尔做点小孽,自己跟自己较劲呢。
[
20120328_210322 by choubb, on Flickr 晚餐Kepab

今天继续了俺的土国宠物缘。早晨5点离开住处,看见路对过的街心花园躺了条肥狗,嘴贱吹了声口哨。肥狗摇头摆尾追过来,大脑袋在我腿上蹭,顶俺的屁股-突然反应过来它当我来送饭了。不停地好言相劝,肥狗跟了我50米,方做别。

3.29

6点半自然醒了,磨蹭一下,跟我的host边吃边聊,就到了8:30出发时间了。
天色晴朗,海鸥在天上飞翔,猫猫在路边吃着好心人留下的面包渣,远处传来轮船的汽笛声,和谐啊和谐。

20120329_084149 by choubb, on Flickr 路边咪咪

几天观察下来,伊斯坦布尔狗肥猫瘦。市民们给这些流浪者的投食投水都相当充足,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其后有机会摸到几个咪咪,肚肥脸瘦)小家伙们跟人的关系真正达到了和谐,见到的狗狗都是找了好地晒太阳,猫猫大部分都不怕人,在闹市街边,甚至在车流的道边上跺步。在马尔马拉海边看到奇景,5,6个中年爷们在草地野餐,外围半米蹲了3猫,三点围住土爷门,像三个保卫。俺顺手照了一张,拿给几个土老爷们看,热情的土老爷们传看一番后,哈哈着邀我一起吃肉,差点就动手动脚了。天朝人哪里见过这个,溜吧。

20120329_154439 by choubb, on Flickr 三猫围城

9点准时到besiktas的海军博物馆,一百多年的馆史没留下什么正经货。倒是诸如船首像,侧翼装饰留下很多,金光灿灿的,艺术气息浓厚。可怜奥特曼海军就在这上使劲了,难怪近代衰落。19世纪末木帆船换铁蒸汽船的时代到来,奥特曼的船自此都是外来订购的了。曾经因跟英国交恶,预定的2.5万吨的旗舰英国人不给交货自留了。整天埋头艺术享乐,也就是这个结局了。曾经的巴巴罗斯(barbaros)两次大捷天主教联盟联合舰队,奠定奥特曼地中海霸权的时代。土人现在只能尴尬的声称后来德雷克(drake)和尼尔森(nelson),两位天皇级的海军战将是学习了巴巴罗斯的战略和战术才逐渐奠定了英国的全球海上霸业。以快打慢,以机动打迟缓,以少胜多,就是巴巴罗斯的精神所在。天主拉丁世界对他的称呼叫巴巴罗萨,红胡子海盗的称呼熟悉吧,基督(那时是天主)世界总是尽其所能来诋毁中伤非基督世界,到今天此时此刻一点也没游改变。
第三次来哎呀索菲亚(aya sofia)朝圣,手持72里拉得的3天期博物馆卡一路畅通,到了pmps的地带,pmps?人山人海么。晚上跟土友说这个卡真方便,价格也合适……土人一下乐坏了:这天朝人属于典型的人傻钱多型。土人卡年费20,学生只要10里拉,全国所有博物馆通用,btw咱的人傻钱多卡只适用伊市的5,6个馆。

20120329_143652 by choubb, on Flickr  蓝色清真寺

20120329_144442 by choubb, on Flickr 伊斯兰博物馆小憩

今天是我的手机摄影日,全程手机摄影,单反雪藏在背包里一次都没拿出。海军博物馆要收摄像费,到了哎呀索菲亚 也就懒得拿出来了。反正不论怎么拍,都不如区网上随便抓的好。就跟随后去的大巴扎,大得无法想象,以致迷路成为必然,相比之下还是更喜欢香料巴扎,个头适中,以各种食物相关为主,活色生香,也不乏其他特产。

20120329_174203 by choubb, on Flickr 香料

20120329_174451 by choubb, on Flickr 香料巴扎也叫埃及巴扎

20120329_175338 by choubb, on Flickr 炒货店

今天的间客骗术升级。挤到俺在kabatas码头公园的长椅上,跟俺辣家常,扯时势。老汉我来自巴勒斯坦,身无分文,儿子重病,要去安卡拉领馆取救命钱,大巴钱轮渡钱一个子没有,中巴友谊……俺听之任之,大爷抽烟么?大爷你吃小点心么,俺刚从大巴扎买的……最后大爷连正题都没进入,很无奈得看着友好的天朝人说88。
今天饭事不少。
中午出哎呀索菲亚,腿乏,就近广场边的sultanahmet餐馆,名字合意,伺者一帮老家伙,也有些食客,符合俺的选餐馆的原则。饭毕结账,价格异常,老家伙黑面指着米饭和饼篮-收费的。妈的我就没要米饭,吃遍伊市饼篮都是附送的,你tmd黑店。旅游点附近注定要被斩的。

20120329_120112 by choubb, on Flickr 这帮坏人JS

出香料市场,撞入河边一片热闹的地摊,岸边三条奥特曼小船上厨子手舞足蹈,忙就一个字。感染下点餐坐定,突然意识到这就是土友介绍的河边fish bread。更巧的是店名barbaros,船头有小炮一尊。

20120329_181502 by choubb, on Flickr Babaros鱼堡摊


20120329_181614 by choubb, on Flickr 奥特曼小船,星海-Deniz Yuldiz

晚餐回到社区小店aspan,回家的感觉。佐餐小菜从一碟变成两碟,kebap
从一根变成两根,殷勤的问今儿怎么点少了,你不知道俺才吃barbaros鱼堡么?每次2里拉的小费应该起了不少作用。哎,kepab,每日的晨厕越来越粘稠了。

20120329_202944 by choubb, on Flickr 晚餐Kepab

晚上约土友酒吧,在conrad对面,每日数次来回行走的barbaros大街边-今晨始,走在这条街上再也不同了。酒吧露天坐满满,全是年轻土人,轻松活跃。这是个不一般的穆斯林都会。
3.30

磨磨蹭蹭10点了,小雨,狗狗还仍在露天睡着,猫猫也在路边蹲守着。

20120330_160838 by choubb, on Flickr Kuzguncuk镇的狗
几天在伊市上山下海的奔波,稍微有点乏。估计平均每天行走10km以上,海拔上升500米。除了在edirne打车一次,全部是两路加公交。在金号角老区,tram有轨是第一选择,一里拉票价,比1.7的公交还便宜,且覆盖所有金角的景点(恕我无知,每天第一次搭乘1.75,第二次搭乘1土币,两乘之间可能有时间限制)。最好买张istanbul card-公交卡,地上地下海上统统working。
到了kabatas码头,去kadikoy的船17点才开,没辙,见一条马上出发的船不问由头上了再说,摇啊摇啊摇到了亚洲uskudu区。kadikoy是伊市大区游有记载以来最早的人类定居点,现在成为繁荣地郊区,这次看来没法去了。

20120330_110905 by choubb, on Flickr 雨中过牛津

中午过后小雨从一点点慢慢成了中雨,身陷镇上的情调小馆,从凉棚移到屋内,写日记,看书,昏昏欲睡。这个小镇更像欧洲,沿街肉铺聚了几个老家伙闲扯,偶尔有路人都相互致礼,看来都是同村的。小馆对面是一教堂,餐食和服务精致如高档馆子,账单以木盒呈送。有机会要来小镇住几天。

P1020405 by choubb, on Flickr 杂货店

20120330_121443 by choubb, on Flickr 奶豆腐沙拉

20120330_140009 by choubb, on Flickr 街景

20120330_160255 by choubb, on Flickr 账单

雨没有减弱的意思,迷糊到4点冒雨回程,渡过小雨中的牛津,沿巴巴罗斯大街回到住处。

20120330_161034 by choubb, on Flickr 车站

P1020414 by choubb, on Flickr 雨中回欧洲

街头的食店伙计隔路给俺打招呼,晚上不去都不好意思了。
晚上大嚼pide(读皮带,明显跟批萨同音同源),早早睡了。

20120330_195241 by choubb, on Flickr 晚餐皮带

3.31

早晨,晴。

今天还是懒洋洋,琢磨去看城墙吧。

20120331_085319 by choubb, on Flickr 几乎每天搭乘的Ertugrul Setisi车站
topkapi站下了tram,进1453年全景博物馆。声光电描绘奥特曼占领伊斯坦布尔的情形。奥特曼的青铜大炮大个的直径有80公分,6,7米长,还有大型投石机,而罗马一方还在用希腊火,落后果然是要挨打的。罗马皇帝战死于巷战中,也算英勇了。可以看出当年奥特曼帝国包容人才和思想,科技先进,21的苏丹也是智武双全。1453年,奥特曼帝国一战将中世纪的历史结束在伊斯坦布尔。从此东西融合交流带来的文艺复兴,结下了人类历史上最灿烂地果实之一。

20120331_100825 by choubb, on Flickr 攻打君士坦丁堡/船爬山
出全景馆沿城墙奔南走,上下左右,终于到了yudikule城堡和金门的混合体。金门是罗马时期的凯旋门,上上下下,诺大的城堡没几个游客,这里看马尔马拉海居高临下,风景尽收。

20120331_105547 by choubb, on Flickr 城墙

20120331_120227 by choubb, on Flickr 金门Yudikule

20120331_122235 by choubb, on Flickr 金门及门外
碰到博学的维也纳老先生,有匈牙利血统,给我解释一个塔楼是关押匈牙利贵族的监狱,而且这个说明牌上有匈牙利文,他第一天来就看这个了。老头80,一个人一本导游书四处转悠,冒出好几句正宗中文,是三年前游中国的结果。老脑筋说中国文字太难,应该拉丁化提高效率,嘲笑可兰经的男女不平等,穆斯林社会的不开化-以今日之欧洲文明与千年前古人比较,直接就输了一筹,典型的食古不化。

20120331_122950 by choubb, on Flickr 城堡内
出堡经指点去坐郊区火车,沿着马尔马拉海和城墙的残芫断壁回到了帝国总站,这下站内站外都游历了。

20120331_133728 by choubb, on Flickr 火车站

20120331_134733 by choubb, on Flickr

20120331_135959 by choubb, on Flickr 火车内
开始琢磨我的伊斯坦布尔lsd。本计划跑跨海大桥,绝佳胜地,伊市不知道为何不让许行人经过。
次等方案则是沿牛津(bospuros)海岸跑。出总站乘船到亚洲uskudar区,跳岛回到欧洲besiktas区,本想从这里沿海向北开跑,结果周末熙熙攘攘,直到到跨海大桥才穿过闹市区,真正有了海堤路。从这里起点,跑到新桥,大概5km多,已经汗流浃背了。歇了会,原路回程竟然堵车如东三环,走了一公里一直领先车速。灵机一动,登山穿bogazici校园,不走海边,搭山脊线公交回程。校园风景如画,这次才发现它正处于两桥中间,在高处可同时见两桥。

20120331_151013 by choubb, on Flickr 离开亚洲

20120331_155127 by choubb, on Flickr 看猫猫
[url=http://www.flickr.com/photos/choubb/6974693332/]
20120331_155342 by choubb, on Flickr 一排店全是卖waffle,样子就是冰山

20120331_160744 by choubb, on Flickr跑步起点

20120331_164047 by choubb, on Flickr 跑步终点

garmin1 by choubb, on Flickr

20120331_172844 by choubb, on Flickr 茶歇

20120331_180914 by choubb, on Flickr 校园

20120331_181412 by choubb, on Flickr
午夜从在barboros大街的酒吧和室友做别,到taksim搭havatas机场专线,眼睁睁看着20米外1:00am班车离去。最后证实那是最后一班,下一班4:00出发。一个出租司机诚恳地帮我分析各种可能,逼得我自己得出结论搭4点班车要1个半钟,一定赶不上6点的飞机。司机进一步诱惑:原价130里拉优惠我20送机。没辙,多少kepab生生被狗吃了。上了车就就觉得不舒服,果然
30分钟后就到机场了,明显司机夸大路程骗我不要做机场大巴。扔司机100,臭骂他几句,土司机竟然不服,要评理。继续臭骂骗子,土人气急败坏自己走路了。
哎,小睡机场,这时已经4.1的凌晨2点了。

4.1

愚人节,在这里没有感受。坐早班的恶果已经显现,睡眠不足,困乏。只是在飞机落地前才醒来,撇见雪山一闪而过,特拉布宗到了。
土国小镇也讲central, 找information,住处,吃饭一般直奔这里没错的。看了几间客店,在巷子略深处找到一家,单人间30里拉,独卫热水,无线网,还没进房,2楼就被按住吃早餐-房费含的。但是我退房那一天还给吃么?如果给吃的话,岂不是要比住店天数多吃一次?(最后的确多吃了一次)
还有几间客店要50,明显整体设施要高一筹。不过这30久很好了,除了房间和电视小,其他都很满意。下午太阳还没落山,就把暖气烧地滚烫了。
特拉布宗对丝绸之路有着特殊的意义,是威尼斯商队海路的终点,陆路的起点,也是希腊罗马大众的地理知识的边界,即使诺亚方舟落地点还在东边格鲁吉亚和土耳其的界山上-这是这几十年才考证出来的。从这里到中国,全部是陆路了。

P1020440 by choubb, on Flickr 黑海

P1020478 by choubb, on Flickr 黑海
自希腊人公元前在这里建立贸易点以来,同众多的爱琴海黑海边的希腊城邦一样,即使到了罗马时期,也还是希腊人的罗马城市。晚上进鱼餐馆吃hamsi balik(沙拉+hamsi炸小鱼共10里拉)时,菜单上土,英,希三国文字,印证了这一点(后来在贝鲁特旅馆遇一常居土国的希腊老头–他原是祖祖辈辈长居小亚细亚的希腊裔,他说土国现今基本无希人,只是希国疯狂灌输希人的特城历史,导致大量希人游客蜂涌至此所致,他说土国迁居希国的人,时有含泪醒来,想念其土国的故居,肥美的田地,大海和雪山。。。。后来观看土耳其电影“香料共和国”就反映了此类希腊裔土人的纠结)。一直占人口多数的希腊裔居民在20世纪初希图战争时被强制迁回希腊-这些2,3千年来生养在trabzon的人啊。土耳其在奥特曼帝国崩塌后艰难地独立道路上,不仅土人,所有居住在小亚细亚土地上的族裔都灾难深重。trabzon的重要性可以从马可波罗的一段话看出-所有走过丝绸之路留下记载的,都提到了trabzon:我避免向你提到他。因为反复解释没有必要也没有用,别人已经说过无数次的话再说就非常无聊。因为天天都有许多人在这片海域航行-威尼斯人,热那亚人,比萨人和其他常跑这条航线的人。人人都知道这里有些什么。

20120401_192945 by choubb, on Flickr 名菜hamsi
下午去特市的啊呀索菲亚,迷你罗马教堂,面向大海,背靠雪山,土人天真烂漫的大笑,不远处海边地的游乐场里小小土人pmps。教堂保留了不少古壁画。是伟大的科穆宁(megas komnenos)时代的遗物。科穆宁王朝是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攻陷康斯坦定堡后,流离的东罗马皇室的一支,定都trabzon,一直到奥特曼攻陷伊斯坦布尔后10年才变成奥特曼的属地。

P1020448 by choubb, on Flickr 野餐

P1020439 by choubb, on Flickr 儿童游乐场

20120401_160720 by choubb, on Flickr 跟小朋友逗了一会

P1020435 by choubb, on Flickr 哎呀索菲亚

P1020443 by choubb, on Flickr 壁画

P1020492 by choubb, on Flickr 大海雪山轮船

回到central的路上路过足球场,central向球场的路上全是球迷,几乎人人都身着青色和暗红相间的球队色服饰,不论年老还是小孩。在Ataturk 广场有10来个半大小子高歌行进,来来回回。据说到trabzon,看足球是排名第二项的游览项目。身临其境,没有足球内热,外也没有球队色服饰遮掩,走在这样的人群中如裸身行走,如乡下老农进城。

P1020461 by choubb, on Flickr 球迷
转身进了广场边的sultanahmet hamam,土耳其浴,伊市收费70欧,这里只要32里拉,15欧左右,一样在古迹里洗澡。桑拿祖宗处洗澡的确不同,第一,感觉在清真寺里洗澡,大圆顶之下有一不到一米高的大理石平台,可躺下休息。周围是一圈冷热水龙头,注水入其下的大理石水盆后,用小铁盆舀水冲身。四方伸出四个小圆顶,其中一个桑拿房,其它是比较私密的冲身处。第二,虽然男女分浴,人人还必须裹一块布。这个块布有妙用,如图钉一样把身体固定在光滑的大理石平台上,否则在外间的大理石搓洗按摩床上,师傅轻轻一按,你可能就滑到大理石床下了。师傅边搓边为搓出物呜呼惊叹,也太夸张了吧。
出来休息的时候,赠饮ayran(音爱软,稀酸奶)口味绝佳,是从伊市到特市喝到最好的,主动又加了一杯。
btw,碰到一德国莽汉同浴同饮,是从伊市骑车过来的,目的地是北京。他的网址是www.velovoyager.blogspot.com,预计10月到达。这人到过中国,说爱死天朝了,exotic。

P1020429 by choubb, on Flickr 面包店

4.2

阴天,有点冷。
tourist information果然很不错,没啥资料,但是职员提供了很多信息。去sumela现在变得简单了,TI左手100米左转就到ulusoy的点,提供25里拉的往返小巴,10点出发,14点回程。
同车还有三位,爱沙多尼亚女于柏林,2俩波兰兄弟环亚洲尾声归途中。5个多月的行程中最爱新疆大盘鸡。
47公里到sumela,汽车直接开到了修道院门口。这个4世纪因两个修道士在此发现圣母神迹悬壁而建-土国的悬空寺也。其后几经兴废,终于在科穆宁王朝成为皇家寺院,有了自己的庙产。到了奥特曼时代,sumela依旧得到历代苏丹的认可和保护。sumela是希腊othodox正东教,可见奥特曼王朝的开明-秉承了草原民族队对不同宗教的包容传统。希土战争后,希土互相驱逐境内异族,这座希腊修道院的修士全部被驱逐,从此废弃。有趣的是Sumela门前的介绍称因俄军之前数年的占领而废弃的,孰真孰假并不重要了,此言点明了自奥特曼时代以来土耳其人的大敌。中国历史是不是也常常这样曲笔,甚至捏笔……
院里没留下什么,也不大,20分钟不到就转出来了。漫天的大雾,悬空的景也丝毫看不到,踩着时有时无的积雪,淋着小雨下山了。

20120402_111425 by choubb, on Flickr 大雾

20120402_110517 by choubb, on Flickr 下山
午餐搭班一起回城吃了,俩波兰兄弟是看lonelyplanet长大的,地理历史风土知识一概印着LP的标签,旅行的核心任务是印证或者更新LP上的信息。就如午饭的餐馆,中高档一馆子,每人5.5里拉就搞定了,一个lamarcun(肉末薄饼卷蔬菜),一个ayran。餐食的量有点不够,面子有点尴尬
,这两家伙竟然两顿饭连续来。一般的馆子,正常点都要10-15里拉,如果汤,菜,主全来,普通馆子需要15-25里拉。
雨下个不停,又湿又冷。在巴扎区转转,没啥历史遗物,像一个普通的20世纪的小城-据说是20世纪初俄军占领时,摧毁了大部分老城,你说我该相信呢还是相信呢?土国作家帕穆克描述了土耳其独立后,社会的巨大变化,老式的奥特曼居屋全被推倒,盖起了丑陋的楼房,令他伤感不已。

20120402_143123 by choubb, on Flickr 市井

20120402_150733 by choubb, on Flickr 老特市
特市最好最新的楼是一个公立画廊,刚开业5天,工作人员还在挂画上墙中,非常光荣的成为第一名中国访客-想起了去米国伊利诺斯州springfield参观林肯纪念馆的情形。跟一热情老汉扯了会儿淡,最后发现他是作者之一。

20120402_150853 by choubb, on Flickr 港湾-断崖后就是老港口
买了点果仁加无花果甜点(差不多16里拉)回旅馆歇着吧。暖气很足,wifi很快。

20120402_152812 by choubb, on Flickr 甜点

20120401_191726 by .choubb, on Flickr 这是个毛?毛皮里似乎是腌肉

4.3

不到7点自然醒了,阴天。

看着阴沉的港口和标志性的型如老龙头的断崖,kara deniz,再见了,在黑海地区渡过了9天。这一地区曾经作为希腊的新贸易点,罗马的粮仓,奥特曼的內湖,近代通往波斯的商路,丝绸之路的关键所在,一直不大为外部世界所了解其扮演的重要角色。世界之城伊斯坦布尔的繁荣,完全建立在对黑海贸易征税的基础上。随着沙俄的兴起,奥特曼丧失了对黑海的控制,帝国随之瓦解。

20120403_085511 by choubb, on Flickr 海港
左青龙,右白虎,上玄武,下朱雀。中式的方向颜色暗合奥特曼的海洋地理,在土语中,以伊斯坦布尔-大马士革为其中心,北方是黑海,西方是白海(ak deniz)-地中海,南方是红海。只是这个青海不知在哪里,里海?中文的草原民族最早的记载是匈奴,其后鲜卑,柔然,突厥,蒙古等都有个共同的天神—腾格里。今日土耳其语中,“神”一词为自腾格里转化而来的“Tanrı”,其穆斯林信众不但以此词称呼基督教的上帝,甚至还在非正式的场合代替来自阿拉伯语的安拉之名。

史载:“匈奴骑,其西方尽白马,东方尽青马,北方尽乌骊马,南方尽马。”东西南北四方马阵对应青白赤黑四种颜色,在汉初的白登之围中匈奴四方四色马阵惊呆了刘邦和小伙伴。学者们曾提出过三种猜测:第一,以“珊蛮巫术”去解释,认为珊蛮巫人就是用这四种颜色象征这四个方位的。且受中原朴素哲学五行五方色观念的影响;第二,草原匈奴民族在劳动实践中独立形成的方色观与汉民族不谋而和;第三,匈奴的四色马阵对应早期匈奴的四个部落:白狄,青狄,黑狄,赤狄。司马迁说,“匈奴,其先祖夏后氏(夏后氏,夏朝王族以国为氏)之苗裔也。”也就是说匈奴本身属于华夏族的一支。东方的犹太人以撒和阿拉伯人以实玛利的故事?

以上的解读可以总结为土人中人当年是一家。青龙白虎黑海白海之说可以视为一个小小的证据。
黑海曾被希腊罗马称为好客之海(pontus euxinus),君士坦丁堡海,特拉布宗海,以颜色深暗和风暴著名。好客之名貌似反讽,也可能是水手们的一厢情愿,就如好望角。

P1020489 by choubb, on Flickr
古希腊旅者记载黑海原住民的传说:原先是大湖,突然湖水暴涨,淹没村庄,同时开辟出一条窄窄的海峡-博斯普鲁斯海峡通往地中海。现代的研究证明事实恰恰相反。第四季冰川期结束后,地中海和“黑湖”的水平面上涨,但是海面上升更迅速,“侵入”了“黑湖”。对于“黑湖”原住民,湖水暴涨,每天升高6英寸,湖岸后撤1英里。苏美尔人的史诗“吉尔伽美什”和圣经“创世纪”的故事也跟“黑湖”到黑海的历史相互佐证。
因其特殊的形成经历,黑海的生态极其独特。地中海水较重,注入黑海时沉入湖底,上层海水含盐只是正常海水的一半。形成上下两层没有交换的海水。也就是说海面下200米是无氧区,海底是动植物残骸覆盖的硫化物区。对于考古,这是一个绝佳的地方,无氧区的遗物完全不受到任何侵蚀。20世纪90年代在锡诺普附近的沉船考古证明了这个理论:一艘5世纪拜占廷时期的海船如同几天前刚刚出航。
在新美术馆边有小巴去机场,2里拉,比havas机场巴士便宜3里拉,一刻钟到,下车后穿滨海公路要走5分钟。
继续学习土语,havalani是机场,hava是天的意思,所以机场巴士公司叫havas和havatas。tas是石头,你可以发现巨多的tas尾缀的词,尤其是地名,也许这是土人的草原根源的遗迹-就如蒙古人以石堆敖包作为路标一样。alani是广场,差不多所有城镇都有ataturk alani,基本上这里就是城中心了。

20120402_151354 by choubb, on Flickr 机场小巴
天晴了,空气永远的清新,坐在候机楼里,面朝深蓝色平静的kara deniz,背靠洁白的雪山,sunxpress航班将载我到爱琴海海边-izmir,荷马的故乡。

20120403_120212 by choubb, on Flickr 候机

4.4

晴,清晨和夜晚还是要厚外套,昨天下午抵达时年轻人都短袖了。
bonjour,merci,这里什么时候根法国扯上关系了?izmir地标钟楼附近的小旅店老板把这俩词挂嘴边。yeni otel单间25里拉一天,公共卫浴–一间穆斯林式石头水盆,一间普通淋浴,配拖鞋,跟天朝大车店类似,无早无wifi,就是便宜,地理绝佳,还没有背包客。跟老板言语比较艰难,老头就不辞劳苦的拉我一直到早点铺,到网吧-其实是个cafe,放了俩笔记本,老头不指点还真看不出来。实在搞不明白,门口耗住个年轻人,当翻译。这里的年轻人多多少少都能对付几句。

20120403_210759 by choubb, on Flickr 钟楼
izmir,也就是smyrna,是地中海最早的人类聚居地之一,上溯到公元7000-5000年前。到公元前3000年已经成为跟troy并驾齐趋的先进文明。izmir处于一个巨大海湾的顶部,三面环山,期间点缀着小平原。在希腊时期发展成地中海的经济文化中心,公元前6-5世纪达到的巅峰。荷马据传是公元前8世纪生人,生活在smyrna一路升平的年代。

20120404_104316 by choubb, on Flickr 博物馆
smyrna数次城毁,有人祸也有天灾-地震。第二次繁荣是亚历山大的将军,也有传说是亚历山大在此狩猎,在山坡一觉托梦建城,号称爱琴海的明珠。守望港口的山顶上还有城堡的遗迹,有些明显是新砌的。这里是放眼izmir最好的地方,无门票。从海边钟楼到这里差不多相当爬个香山,一路上,记有3,5个女学生同路聊天,指路10分钟,一老大爷请我入室喝茶闲扯-基本是鸡同鸭讲了。沿途无数的“没喝吧”打招呼,还有问拿哪儿来的,我答“秦”人。中午看一人多小店,5里拉吃美味kofte和“爱软”。一路贫民居所,一路人情满满。

20120404_112020 by choubb, on Flickr 老大爷家喝茶闲聊半个小时, 鸡同鸭讲

20120404_131650 by choubb, on Flickr 山上贫民区
半山腰是罗马agora(集市+市政)遗址,宝盖形状,13x米宽,8x米深,两层地上,一层地下,现存地下部分,庞然大物,无法想象。期间有个黑白猫粘人,一个小女孩干脆抱着咪咪转景。smyrna还有容1.6万观众的剧场,也是其时第一-这个木有找到,也许没挖出来。在agora门口长凳歇脚聊天,左一句右一句,问到职业,对面问我abula italiano(讲意文)的不修边幅的中年汉一撩衣襟,我塞,腰间别着左轮手枪,自称是土国fbi的干活。问其opera,比划着引颈歌唱,他貌似明白了,但是抓了一堆土文资料过来,还是没看到剧场的图片。

20120404_122433 by choubb, on Flickr Agora的黑白猫

20120404_132743 by choubb, on Flickr 城堡鸟瞰
下得山来,上了船,囫囵着到了karsiyaka,人满满的步行街,找人多小店,点前人点的加爱软一杯,kepab汉堡,7里拉。这所在应该是中产区了。街道平直,都是4,5层整齐楼房。

20120404_141512 by choubb, on Flickr

20120404_173029 by choubb, on Flickr 码头
回kona钟楼区时,跟costa pacificia擦船而过,她太大了。

20120404_181322 by choubb, on Flickr

20120404_181620 by choubb, on Flickr
晚上小吃,碰到英文好的土国中青年一起骂米国,夸土国,灯尽而散。他开店卖衬衣的,离婚了。
今天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就是不再奔东南的anada或者mersin了。本来东地之行最好的路线是anada进叙利亚阿勒颇,搭火车到大马士革。多方探索,决定不走叙利亚。行前发现的mersin到tripoli/beitrut的船-在东地漂一夜也不错么,今天在土友的协助下,终于确认这条航线停了。遂定izmir-istanbul-beirut航班,不再南行,航空公司flypgs,飞猪们……

4.5

阴。梦到俺家咪咪,情形有些危急,具体想不起来了。
有些怅然,慢动作起来收拾,把行李托给yeni sukran oteli,要收据,比划半天老头给了张酒店名片,也就这样了。

20120405_081323 by choubb, on Flickr 喂猫人
一路溜达去basmane火车站,路过大巴扎,看了介绍才知道旧时这是个xx inn。一楼是骆驼牛马呆的地方,也是市场,二楼是客房。晚上关门,早上开门,现在还是这样。8点半左右只开了正门,店铺还没开,空旷的巴扎有点像博物馆了 。

20120405_081817 by choubb, on Flickr INN
准备去selcuk,去那里住两天,探访附近的ephesus和tire。到了火车站才知已经木有车次去那里了,无奈继续坐土国的地上飞机。车票给到kusadasi,12里拉,半路下车。土人叫这里efes,这个词在各个酒吧经常见到,是土国啤酒牌子。请喝啤酒,差不多是土国青年最喜欢的招待。
中途司机招呼下车,走大概1公里,进efes。这里最著名旳是白色大理石街道,还有新砌的各种罗马建筑,1.4万人剧场,数个agora集市,图书馆,数个gym和浴室,议政厅。之前一直挂个大问号,罗马的地中海城市何时有农耕文明,现在恍然大悟,efes那时的确是港口城市,一度是小亚细亚行省的首富和首府。其后港口淤塞,看起来像内陆了,由此被smyrna夺其光芒。看历史,其实就是遍访对立者,令双方矛盾互攻,答案就浮现了。只看一方/一国的史书,越读越糊涂。就如smyrna在奥特曼时期的衰落,是因为伊斯坦布尔和阿勒颇因新的政治和地理因素,成为贸易和权利中心。伊斯坦布尔成为黑海的贸易中心,阿勒颇成为波斯湾和红海的贸易中心。

20120405_115759 by choubb, on Flickr 罗马GYM遗址

20120405_132724 by choubb, on Flickr 韩国团和白色大理石路
这也不难解释耶稣升天后,st. jean,也就是英国佬所称的st. John携圣母玛利亚(meryem ana)来繁荣中的efes定居。在efes码头近左建圣母堂做为主教堂。主教堂后迁到4公里外的selcuk镇的st. Jean教堂,反正都是一家。efes和smyrna都属于新约里提到的小亚细亚的7堂。这里的人喜欢说7-这里也是7海之地,到底是哪7海?哥伦布西航,也是要探寻东方的7城之所。基督教早期基本在levant(叙利亚约旦耶路撒冷的新月地带),埃及和安托利亚爱琴海沿岸发展,跟欧洲毫无关系。玛丽堂和约翰堂的残芫断壁也是新砌地。到达st jean时已关门。一个小伙子带我翻墙(大门右侧,你能发现的)逃票,入内就给我展示古币被我拒绝,哎,当时立马知道要被斩了。讨价还价,也因为没有更小面值的钞票,被斩掉带路费10里拉。在这种纯粹靠吃旅游饭的地方,任何的好意,便宜,方便都不要去尝试,无论其过民风多么友好,多么淳朴。

20120405_170656 by choubb, on Flickr 骗子在画面中部右侧
回selcuk镇的村路山花烂漫,走一辈子也不厌倦。罗马渠边找到35里拉的住店,下来吃饭被老板拦住吃自家,25里拉被宰了。老板面相就过于精明,俺也过于善良了,晚上10点还搞装修,无线网怎么搞都连不上,wallabies,明儿俺一定换地儿了。饭间喂猫被小抓出血道子,猫也是秉性不同啊。

20120405_142318 by choubb, on Flickr 回镇的路

20120405_162658 by choubb, on Flickr 被迫晚餐

20120405_163804 by choubb, on Flickr 爪人猫
-于celcuk火车站月台,免费椅子和wc,木有人骚扰,继续全天手机摄影。

4.6

晴朗,凉了一夜的内衣还没干透,窝在被窝里看书吧。
算了,来个无内衣行吧。穿过国父街就是efes博物馆,像点样子的东西都移到这里了-参观efes后来这里更有感觉。七大奇迹(又是7)之一的Artemis(罗马的diana)神庙的两人高的主神像就在这里。就这一件展品就不虚此行。

20120406_092040 by choubb, on Flickr 摸一摸感觉好好

20120406_094504 by choubb, on Flickr Artemis神像,3-4米高
记录并创立7大奇迹之说的Antipator这样描述这里: I have set eyes on the wall of lofty Babylon on which is a road for chariots, and the statue of Zeus by the Alpheus, and the hanging gardens, and the colossus of the Sun, and the huge labour of the high pyramids, and the vast tomb of Mausolus; but when I saw the house of Artemis that mounted to the clouds, those other marvels lost their brilliancy, and I said, “Lo, apart from Olympus, the Sun never looked on aught so grand”.
7里拉搭小巴奔47km外的内陆古城tire。一路两山夹平原,有果园,农田,轮休的平整田地,湿地,靠近山麓的坡地是橄榄树林,间或有牛群,羊群,对于千百年来把土地和耕做刻入骨髓,融于血液的天朝人来说,这里就是桃花源,是天堂。离城10公里时看见了雪山就在背景之中-这应该就是滋养这片沃土的根源吧-貌似一条小河流经整个谷地。

20120406_104045 by choubb, on Flickr 去tire的路上
入城后始终找不到老街,以致穿城坐到了oto gar。好心乘客和司机把我带回了城内的博物馆,馆长说tire毛都木有。的确,小转一圈,神马都是新的。难道农业文明就留存不下来神马?
吃过5里拉寸断皮带(pide)后回selcuk,行程50分钟。这个土文selcuk就是英文的seljuk,中文的塞尔柱。但这个selcuk镇跟公元千年时的突厥塞尔柱王朝也木有毛关系。本来兴致盎然的要在efes+selcuk镇小住,在乡间路上散心跑步,昨天让一个面目可憎的旅店老板和恶劣的酒店环境搅了,心情全无。

20120406_122802 by choubb, on Flickr 皮带

20120406_130413 by choubb, on Flickr tire小巴站
往返izmir和selcuk之间火车是个好选择,一天往返6班,5.5里拉车票,我搭15:10这一班。在izmir不知道为何在车站问的女学生说没有,应该不是恶意的。一个半小时后到izmir的basmane总站。

20120406_151055 by choubb, on Flickr 火车在Selcuk

20120406_163818 by choubb, on Flickr Basemane站

20120406_172047 by choubb, on Flickr 回旅馆路上甜点
傍晚沿爱琴海lsd,沿南海湾跑了7km,又至少走了9km回到大车店。浑身是汗,却不似往常那样干渴。南湾海边显然是中产的聚集地,4,5层一模一样的矮楼,有的人家大敞着窗帘,可以清楚的看到大液晶前坐的家人,也有主妇正在刷洗厨房。一楼大多开设餐馆酒吧,露天座满满的。还看到两家自行车店,顶的名号shimano,有点奇怪。
今天的月亮好大好圆,刚刚超过坡顶。

20120406_191416 by choubb, on Flickr 跑到南湾西

20120406_195326 by choubb, on Flickr 南湾中产住宅

Garmin2 by choubb, on Flickr

4.7

晴。小小懒觉到8:50,洗漱,洗衣。然后出门奔新的未知海岸bostanli,更远的海湾北岸。

20120407_095124 by choubb, on Flickr 漂爱琴海
这里一片4-6层的矮楼,街道整齐,但是楼有新旧和型制不同,也许是下中产的聚居地。遛的狗也是小号的居多,不似南岸基本都是金毛黑背。公园里有个露天考古博物馆,公元1-2世纪的罗马时期的各种石头-人像,柱头,浮雕,棺裹就这样被风吹日晒着。一只黄黑纹咪咪走过来,一看就是骚咪一只。围着我使劲蹭。没给吃的骚咪5分钟后跑了,一个现实主义的讨食猫。5米外草地上,一个黑白猫摇尾仰身翻滚,跟狗的动作一样,还真是头次见咪咪也这样。

20120407_105427 by choubb, on Flickr 罗马石头1被挖出来晒太阳
继续溜达上船,到了pasaport。这里貌似近代到现代的商业区,海堤围绕着巨大的泊位区,但是已经没有商船了。露天馆子cafe摆满了海边,一直到konak pier,现在改成了高档零售商业区。买了antioch风味烹饪书給ld,吃一餐高档土餐吧。rihtim馆,酸奶上堆一堆肉丝和土豆丝,这就是29里拉的kepab?,cay也要3.5。超级乱搞无味的kepab。就着绝佳风景,再添杯cay,看书吧,今天是我的读书日。

20120407_123729 by choubb, on Flickr Pasaport岸边

20120407_132114 by choubb, on Flickr 最贵最难吃的kepab
晚上去土友家晚饭。标准的土餐三部曲,跟馆子里相比,扁豆汤-略稀,多点碎意粉和盐,然后主餐Kepab和kofte,佐米饭面包蔬菜沙拉和一盘熟豆(鹰嘴豆?餐馆里没这个),然后酸奶加甜食。今天的甜食是米苏拉塔,不过土国的传统甜点超甜超好吃的。doner和kofte其实是半制成品,不过味道根街上的类似,香就一个字。应俺的要求,加饮raki,茴香酒,45度。喝起来不觉得有45度之高,兑水后由透明无色变成奶白色,酒味更酣。

20120407_201608 by choubb, on Flickr 上菜中
很不巧今日土友之父的上司的小孩撞车自尽,其父母都去看望,差点晚餐取消。席间其父来电,要连夜去送葬到其故乡urdu,24小时的车程外,2天内都无法回来。那孩子出身富贵,曾在哈佛读研,期间被送入精神病医院后辍学回土,悲剧啊。土友母亲言语间隐隐担心土友,他在今年7月要赴美3个月,头次出国。接触的几个土友对米国无限敬仰,犹如天朝青年,但涉及局势,对美国的中东政策颇有微辞。土国近来对外致力改善跟传统属国的关系,对内发展世俗/民主氛围淡化传统伊斯兰教的政教不分,以此来达成其地区领袖的愿望。美国和欧洲常常是其目标的最大障碍。
当我问道土国人民看起来都幸福快乐时,土妈神色略有迟疑,没有作答。她大约现年47,退休,曾是军队的文职。土国中产家庭,尤其是西部开化地区基本上都是双职工。

20120407_152240 by choubb, on Flickr 俺的驻地

4.8



20120408_085519 by choubb, on Flickr 旅馆门口的卖鞋摊

20120408_100624 by choubb, on Flickr 曾经的旅店-旅店墙挂照片翻拍

昨夜旅馆院内嘈杂,迟迟不能睡。快9点起来,沐浴更衣打包,存了行李渡海去bostanli码头边的公园茶座喝茶吃午餐读书,继续读书日。渡船上抛撒simit面包圈给海鸥,引得不到十只跟随,远远不如伊市上百只壮观。这儿的海鸥看来不长常吃面包,吃吃吐吐的,不过还是紧紧跟随,一只浑身雪白翼尖黑斑的海鸥几次在俺眼前3米左右的距离滑翔,互相打量。

20120408_110415 by choubb, on Flickr 渡船美女,伊兹密尔的希腊裔美女是在论的

3点到konak,取行李搭metro转火车到机场,赴beirut,东方小巴黎。
土国老头有些不合时宜,躲开为上。一次是tire回selcuk小巴上,一个长相斯文的老头非要坐我的走道边位,不顾我让他坐窗边的姿态,有些蛮横。往后一看,有整条椅子都空的,俺走。明显感觉同车土人对老头有些不大感冒。还有就是机场火车上,一绅士老头示意俺移坐窗边,把道边坐让给一个胖大的30多的妇女-1米之内至少还有3,4个空座。结果胖大根本不领老头的情,继续站着。也许正是这些老头折射了曾经的奥特曼伊斯兰留给土耳其的负面:自大的等级化的男权,早已不合时宜的社会礼节。
再见土耳其!

20120408_192329 by choubb, on Flickr 飞猪们

4.9

晴,在talal嘈杂的环境竟然睡着了

早晨偶入教堂,几个法师唱念不停,还吃了圣餐,就听懂了最后的哈利路亚。中年前台歌者歌喉柔和婉转,公夜莺一头。这间貌似是马龙的主教堂。小小beirut竟然有三个主教堂,基督教堂遍布,清真寺稀少-体现了各国势力和意志在这里的多年角逐。

20120409_092604 by choubb, on Flickr 弥撒

20120409_104128 by choubb, on Flickr 西化和东方的区别:海边有木有健身的

20120409_112751 by choubb, on Flickr 街景
下午结伴旅馆的一帮在开罗读书的米国和伊拉克青年,来到tripoli,小巴遇一热情本地人,帮找旅馆,遍寻不得。热情人邀请6口游人去村里住他家,免费。

20120409_162618 by choubb, on Flickr 旅馆结伴
最后一刻在palace hotel找到床位,扔下行李,应邀搭小巴去15km外他家玩,小巴木有要钱。跟沿海的光秃秃的石山相反,这里一片翠绿。坐在他爹的72年老奔驰上,带我们上坡去看他家,两个小孩,村里的水库,一个3000年前的小堡垒。然后送我们回来,7人挤在一起。村里都是穆斯林打扮,天知道这个国家到底是基督人口多还是穆斯林人口多。

20120409_182322 by choubb, on Flickr 村里游

20120409_181635 by choubb, on Flickr 村路
晚上宵夜的时候,米国女青年终于爆发,对尾随的黎国青年咆哮。这在中东没啥大不了的,这帮阿拉伯青年见了异族女生就跟苍蝇遇到臭鸡蛋一样,即使我们4女3男的庞大阵容也吓不倒勇敢的阿拉伯2青年。
回来旅馆遇一上海女nana,独行,约好明早一起玩。

20120409_163950 by choubb, on Flickr 叙利亚Homs小孩, 欲逃难沙特。他哥哥被射杀
还遇一瑞士骑行者,环地中海,今天是他的大日子,出行一周年整。遇到跟我类似问题,不能走叙利亚,准备搭乘的tripoli到土耳其mersin的船也停了,准备找商船或者经塞浦路斯船抵土耳其。归心似箭,一刻也不想停留了。他的德文日记在此:Mauro-nostrum.blogspot.com。

20120409_211910 by choubb, on Flickr 他的车

4.10

阴转晴

跟瑞士骑士道别,其它人都还在梦里。搭小巴奔byblos,以其十字军城堡闻名的港口小镇。

20120410_074005 by choubb, on Flickr 意裔瑞士人的床,他说更喜欢帐篷

20120410_112854 by choubb, on Flickr 街景
进入byblos,典型的旅游小镇风貌,整洁雅致的街道,旅游品一条街,四处散落的地中海式情调小馆大馆,以及在背景高耸的十字军城堡,大小恰如其份,跟小镇很配。

20120410_101626 by choubb, on Flickr 这里看戏神马感觉
这里作为埃及的属地以雪松出口繁荣,到了罗马时期连接了陆路远达阿富汗的贸易。可惜不是我希望看到的海上拓殖的腓尼基人的母港,那些海上勇士应该在黎巴嫩南部的sidon和tire。但凡耸出地面的古建依旧是新砌-至少外层如此。
中午回到贝鲁特,洗澡,在talal hostel恶劣的无线网上始终无法完成机票订购,小憩后同上海游友downtown闲逛,瞎吃,找无线网订票。
入黎以来最大的障碍是货币的认知。已经习惯了土币的物价,这里动辄数千数万,而且美元混杂。付出黎币,找回美元,彻底把俺整傻了。机场7km到酒店出租20美元,贝城最便宜的“床”也要13美刀,加上黎币美元之混沌,让我觉得贝城物价高高在上。今天经同行上海驴友反复教育,此地并不比土国贵,实例外加演算,终于扭转了我的物价逻辑。

4.11

多云

早餐街头卷饼一个2000,尼玛,杀人的价啊,大叔我在黎国活不下去了。“2000是多少人民币?”
“2000×4/1000=8元人民币”
“土国早餐多少钱?”
“4×3.5=14元人民币”
尼玛原来土国贵80%啊,喂猫还是觉得黎国贵呢?
小巴司机不识英文sidon,经数旁人帮忙才明白。车行10分钟,停车在忙路中,下车示意俺跟上来,引俺10米外上了另一辆小巴。继续前行,7,8分钟后师傅让我下车跟一同车走,转过街角,终于上了去sidon,也就是本地称为saida的中巴。
saida南去tire-还记得土国selcuk附近的假tire么,到saida的bus总站搭乘即可,无需费言。
回程有些搞。所见黎国均司乘一体,这辆车竟然有乘务员。司机标准恐怖份子脸,不苟言笑-偶尔笑起来有些要命,乘务长相齐整,满脸欢笑带些油滑。俩人年龄应该都介于18-25之间。车开没多久,欢笑就来收钱,而不似其它的下车交钱。一路车开的磕磕绊绊,颇有天朝村野小巴沿街磨蹭揽客之风-这在我数次的黎国小巴经历中也是头一次。欢笑男甚至2次下车,跑的不知所踪。这表演还是磨蹭等客。到了saida欢笑男让我换车,我要求退回多收的2000黎镑,欢笑男保持欢笑装聋作哑,众乘客都看明白了。肉包子已扔啊,也不纠缠了,上了另一辆非欢笑男指引的车,那欢笑男的关系车急的在俺身后疯狂按喇叭半分钟,俺也聋一回。以后见此种年轻黑白两面组合,一定要退避三舍。
saida和tire没有看到什么我感兴趣的腓尼基历史遗留-古城沉积在今城之下,不知何时可以发掘。虽然两村都有海湾,这也不能构成3000年前航海技术第一的理由。跟北部的贝鲁特和byblos,这里可称得上rough sea,白浪涛涛。背靠略略向大海倾斜的平地,更远是平行海岸的中山,在距海30km也许更远的地方。公路两边全是香蕉林和柑橘林。why腓尼基人能成为古代航海第一国?

20120411_095750 by choubb, on Flickr Saida海边

20120411_094117 by choubb, on Flickr Saida城堡

20120411_100944 by choubb, on Flickr 折翼天使-这个大叔养他很多年了
曾有一位腓尼基王派遣船队,从红海入水,沿东非海岸南下,环好望角后折北,沿西非海岸北上,入直布罗陀海峡,经地中海返回故里。在tire街头食摊偶遇的两位大学生证实了这个故事-本地人都知道此传说,祖祖辈辈口传心绶,不存于任何书本。人类的勇气和创造力永远超出俺等俗人最大胆的想象。
现在的saida和tire除了港口停3,4艘货船,东地的海面上一叶扁舟都木有。目前已被证明的腓尼基航海记录其一是阿基里斯之柱-直布罗陀山,其二是西北非沿岸。
saida的老城保存完好,是鲜活的奥特曼市镇。拥挤曲折处处钻洞,处处洞天,来往人群彼此相熟如一家。在saida记有说“没喝吧”无数,拥抱一次,喝免费咖啡一次,抽免费烟一根。一青年主动指路,是黎国的跆拳道选手,次日就赴日参赛。

20120411_102500 by choubb, on Flickr Saida 街道

20120411_105121 by choubb, on Flickr saida肉铺
tire遇两大学生主动请吃卷饼,谢过好意,自购卷饼加爱软同桌做下。闲杂扯过,问各国阿人会否有一天大同,成为一国,答曰:永远不会,因为有以色列和其背后的米国,他们根本不会允许大国的形成。年轻的黎国人活得很深刻也很无奈,毕业后打算去沙特打工,本地工作很难找。

20120411_133644 by choubb, on Flickr Tire灯塔

20120411_135224 by choubb, on Flickr 2年以后tire也会成为经典旅游小镇
晚上应同寝的米国青年去贝城最顶级影院grand cinema看米国派-重聚,矿泉水2000,爆米花4000,票价11000合人民币8/16/44元,大叔心态已经不大适合看此类半黄色的轻喜剧了,根本就笑不出来。

20120411_215924 by choubb, on Flickr 电影院

4.12

去国家博物馆。第一个到达还没开门。9点入馆,买票的却没到。被请入放映厅看视频一半短暂断电-跟可爱的talal旅馆一个毛病。下午在aub(american university beirut)的博物馆里再次遇到停电-黎巴嫩病?

20120412_085522 by choubb, on Flickr 坐在国博台阶上
这个创造了字母(alphabet)的故地,在腓尼基后期就转了希腊语,在短暂的波斯时代仍然保持了希腊语,罗马时代希腊语传统依然持续,在公元7世纪后逐渐转成阿拉伯语,近代几乎成功转成法语-现今法语通行。现在年轻人都一口流利英语,墙头随风倒的草啊。地处欧亚非的十字路口的小国也只能这样了。
同屋米国热血青年说aub最安全,说他进入校区要求被出示身份证,以及学校的米国背景。我的经历-通过大门左侧的安全室,打声招呼,问路走人,亚洲脸看来近似于安全,热血的暗色皮肤黑头发反而让警卫顾虑。历史上黎以冲突期间,米国站在以色列一边,历史上首次出现了犹太国包围阿拉伯国都的事件,具有兄弟之情的阿拉伯国家没有一个伸手拉黎弟一把。以军撤退之后的黎国内战,各派(背后是各国势力包括以国)暗杀屠杀不停,善后以军撤退的米国海军陆战队兵营爆炸伤亡惨重,aub大学校长科尔也被杀身亡。米国,随后法英意国都把其贝鲁特部队撤出。阿拉伯国家平常看似平湖秋月,一旦第一个小小的涟漪荡起,就会越来越大,直至不可收拾,当那些搅起浑水的大哥们觉得食之无味退出之时,中东人民才有机会自添伤口,慢慢恢复平静。

20120412_153718 by choubb, on Flickr AUB的围墙

20120412_154249 by choubb, on Flickr 出AUB侧门不远的车店
今天从talal走到国家博物馆,然后到unesco,从这里全部是滨海路,走过贝鲁特的大海角,半路艰难寻进aub,最后沿滨海路回到旅馆。走了20km?在黎巴嫩就不lsd了吧。

20120412_121139 by choubb, on Flickr 滨海大道旁的岗楼

20120412_122817 by choubb, on Flickr 这人逼狗下海
在黎国行走,没有LP-俺从来没有,没有手机地图-尼玛单单手机卡就要30刀,没有纸地图-今天早上国博才拿到一份,靠着一张嘴,一点历史知识,路遇驴友和友善的司机路人,俺完成了黎国5日行。俺的境界经此5日更上层楼。
再见贝鲁特,这个富人的聚居地,貌似完全西化,号称基督教主导的国家,一个悖论之所。

20120412_124159 by choubb, on Flickr 海

4.13

6点起来坐天价taxi去机场,黑色星期五,次日414,还是选了黑色出行日。

20120413_060835 by choubb, on Flickr 告别Talal的盥洗间
直到昨晚跟旅馆的老住客聊天才知道贝城的taxi规则-以一刀斩死游客为战略的定价原则,而且执行的很有效。机场到downtown 7km出头,官价20刀,开价40刀,常常不找零(同屋米国人砍价至30不找零实收40)。市区内1万黎币起。这是我们所说的一般意义的taxi。本地人则先问司机“service?”,如果是的话,进一步协商价格是“one time,two time or three time”,视路途远近和司机情绪而定。1/2/3的价格分别是2000/4000/6000黎币(1美刀=1500黎币)。service的含义是多客共乘,而且司机可以不必把乘客完全送到,只到附近的大路。同一辆车可以现在是标准taxi,一会儿是service。如果机场的干活,就不要想service了。据黎青年说经济75%靠旅游,难怪给我全民皆taxi的感觉。
地中海航空落地安曼,3约币的bus加3约币的taxi,找到host。此老兄自称导游,说一口流利法语,西意葡英也全能对付。上来就开始给我约旦导游,问俺的旅行计划,着实让俺感觉不是很好。一起downtown吃美味mansaf,分量有些大,木有搞完,一人份加茶7约币。饭后闲逛一会儿,现在这老兄开始过seesa瘾了,在al.rasheen court cafe-只占地利,没有任何特色的大烟馆。期间手捧宝书的老外不时的进来,这amman看来是木有啥可看的了。
回host家睡吧-大计量的mansaf搞得,都没吃完。

20120413_151926 by choubb, on Flickr Rasheen Court Cafe,毛都木有
晚餐falafe,味道也不错,俺的host陪俺这样过了一天,情绪一直阴阴的,只有seesa时才展眉片刻到底肿摸了?下午他把电脑推过来要我在CF加友好评,让我又不舒服了一下,最恶意的揣测一下是俺这条鱼太小,人家的大粗鱼勾今天失手了,只好让俺当鱼钩,好继续在CF里钓鱼。俺装作密码忘记,坚决不作饵。NND叔叔我也小忐忑了一天,随时提防你大刀砍我,大半条免税万宝路,外加叔叔我千里万里外带给你的小工艺品,中午两人13约币的午餐,我也对得起你了。以上纯属恶意揣测,不过出门在外,这样的恶人还是要做的,你买我一杯饮料,3次1约币的出租费,带俺去了2个不错的馆子,带俺去买petra车票,walk me around downtown,这样的小恩小惠,要么说明您在放长线,要么您也玩天人交战,贪婪对良心的游戏。哎,想多了头疼,如果回来我还是另找出路吧。
其实今天下飞机就应去petra,在这里瞎耗是何苦呢?行程太随意了就出这问题。

20120413_211231 by choubb, on Flickr 2圈的falafe晚餐

4.14

早上总是昏头昏脑,把20约币当2约币付给出租司机了,看着司机找钱的动作才知道有些不妥-付出20找15,被黑了。

20120414_055625 by choubb, on Flickr 安曼朝阳
jett大巴上碰到在这里学阿语的台湾女生,因埃及动荡转学阿曼。台女很豪爽,不似在valentine旅馆碰到的3个台女,一样这里学阿语,一副台女腔,两句招呼后俺就不想说话了。

20120414_131326 by choubb, on Flickr 三女同游
豪爽女游学,对风土政局了如指掌,诸如嫁人不要嫁阿人,要学阿语需可兰。最吸引俺的是她在埃及黑白沙漠的经历,捡水晶,夜晚抱着白狐狸睡觉,令人向往。
旅店小憩,搭Valentine小巴直奔Petra大门,新7大奇迹,又又是7。峡谷雄奇,一人镇守,万夫莫开之地,一看就是拦路抢劫的圣地。2000年前的Nabataean人如此,劫财丝路建成了Petra,现今约旦人如此,抢劫全球人民,养活了约旦全国15%的人。123天票价50/55/60约币,乃古今奇观,旦人搞得游客蛋疼啊。要不是周末无聊,很可能就放弃此地了-放弃了也不会后悔,像这种荒山野地,尚未开化之所,历史文本没留下什么印记,考古也未能发掘出家什,来这里旅游纯粹成了古建欣赏,历史典故,风土人情,经济文化,全部一问三不知。仰望庞大的石雕和掏空的石室群,只好感叹古人钱多,人傻,有空,搞出这么多花样。

20120414_145824 by choubb, on Flickr 这里凉快啊
后遇同旅馆台胖女Emma,一起Hiking古河床。一路有贝多因人独立无人之境,完全是RPG打小鬼的感觉。在我们迷路之际,一个哑巴贝多因跳出来示意跟他走,历时一个多小时,hiking的很high,巨岩,石色,狭道,谷地。尤其是感觉遇到了真正的沙漠人,古道热肠。下一陡坡,热肠示意前方阳关路,作别,要钱。暗暗骂自己猪脑。一直提醒自己在纯旅游点,漠视一切好意和客套,还是屡屡忘记,也印证了第一“鬼”印象惊人的准确。不过这次到没有失落,没有热肠的帮助,我们无法完成这一段hiking,还是很开心。回头Emma告诉我她时时提防,再累也不把背包交给贝都因人-以防背包成了讨价的砝码。

20120414_161554 by choubb, on Flickr 哑巴贝多因向导

20120414_172055 by choubb, on Flickr 终于走到头了
这里路边摊男人个个打扮面貌似加勒比海盗jack船长,这帮鸟人肤色黑,画眼睛(arab kohl),缠头巾,jack迷不可错过,有两三个不是酷似,是一个样。
旅店晚上的自助餐超值好吃。

20120414_192805 by choubb, on Flickr Wadi Musa村,Wadi是山谷的意思

4.15

一早7点出发。昨天在旅馆遇到的三台女其实是两台加一日。后来同行一小时聊的还不错,都是在安曼学阿语的。根据日女的指点,今天两段hiking。一段去sacrifice天台,一段去著名的ad-dier monastery。跟treasury一样,monastery也是新砌的,更壮观一些。monastery对面坍塌的神殿顶可以看到palestine平原。一路步行,1:30回到valentine旅馆,准备回安曼。

20120415_082659 by choubb, on Flickr Treasury的咪咪
今天对约旦印象进一步恶化,归程再遇那个小孩卖邮卡,应付一下,回答他跟我同行的澳洲佬还在园子里,thanks走人,小孩说俺骗人-去程俺说了later,转身之际小孩说F字,俺回了一个中指。
本来对这种不毛之地的古迹就没兴趣,没有连续的人居也不会有什么古今的联系,现在的本地人全是空降。完全证实了昨天的预感。

20120415_084849 by choubb, on Flickr 澳洲小伙子试头巾
如果不是英法切割中东,本来不可能有个约旦国出现的,这个蛋疼的国度基本上是为了给以色列/黎巴嫩这两个西方插进穆斯林国度的钢钉在埃及和叙利亚这两个强国准备的沙漠缓冲带(最早作为英法缓冲带),这么个大半沙漠国度农业为其第一产业可以想见其各业皆废的状态,老清真寺也就两根柱子。从前还讲穆斯林兄弟情,产油富国给约旦不少钱,甚至埃及也拿不少钱。现在没人再给钱了。文明一定是根植在富饶的土壤上的,经年累月由众人积累交流所致。可以推断,旦国首都初建时应该是个万把人的村子,现在不过是个更大的村子。目前旦国人均5k多美金的GDP,对照其大众生活水平,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贫富分化极其严重,至少不弱于天朝。
建议不要来petra,除非as-sig,那一公里的狭道足以吸引你付出50约币。其它的古迹一文不值,hiking在哪里都可以免费找到。

20120415_091229 by choubb, on Flickr Sacrifice途中

20120415_111653 by choubb, on Flickr Monastery 远眺
路遇一LA人士大侃中文,在俺故乡西安居4年,成了他第二故乡-在他心里占了块地儿。几乎每年都回第二。
valentine的女主人很好,男主人自我们来到,就不停的fucking around中国和台湾,不是善茬。预付2约币定4点车去jett bus,结果4:30才来-其实应该是免费的-他们5点接站的。在jett等到最后一分钟坐到最后一个座,shit。
约旦人民其实还是很好客诚实的,但是热门旅游点除外,这是个从贝多因游牧向城居突变的地方,自身跟底的不足,在近代社会经济变化中尽显无遗。约旦哪儿都不再去了,就这样吧。
cliff hotel对面晚餐,遇华人脸跟俺点头,同桌做下,才知是印尼同族,被其政府摧残得连haka都半生不熟了,现在开始慢慢恢复祖宗传统-语言,名字etc.。长者杨先生,年轻女士小萍。被请晚餐falafe,被得开心。印尼因穆斯林国之故,必须组团签以色列,耗时一个星期。饭罢带他们参观俺住的cliff,跟店主打听其它旅馆信息-他们住到野地了,想进城。

.16

一早奔开罗安曼银行交以色列签证费,早来了半个小时,8:30才开业,看职员给atm加钞票,征求同意后摄之。

20120416_082457 by choubb, on Flickr 街头吵架

20120416_082001 by choubb, on Flickr 银行职员和ATM
随后去以色列领馆办签证,遇到台女提到的天朝小兄弟,一起熬过漫长的一天,疲惫不堪4点回到住处。因领馆未查到银行信息,签证官说次日不一定能出签,留俺电话随时通知。
小兄弟隔街住,他的mansour大酒店只要4jd,含早,日人一片。
回程出租半途涨价,我们跳车,旦司机叫骂5分钟无视之。
开始看“出埃及记”。
晚遇同胞于旅馆,新婚夫妻,携妻来签阿联酋居留。汉子乃宁夏回族,在约旦学语言数年,其后在阿联酋经商。这次为娇妻来旦签证,蜗居18天了。他可能上学时就是这里的客了,说俺是他遇到的第一个住店国人,也说旦国木有傻玩儿的,跟周围穆斯林国相比,有些穷山恶水出刁民的意思。请教了一些风土人情和穆斯林教规。这里没有自来水,家家楼顶备大水罐,晚上水车来加水,怪不得所有旅馆不允许自己洗衣服,必须使用旅馆的洗衣服务。屋顶还有一景,很多楼上长角,钢筋水泥立柱都高出屋顶,是为了来日再起层楼。
他说他爷爷叔叔长得跟旦人一样,吃食也一样,祖传是被蒙古大军从阿地掳掠至宁夏。

4.17

起来,俩日本同居已经离开奔petra,2日前初见还以为是东南亚来的黑肤双胞胎。英文半瓶,狂看攻略。
跟旦城第一好的旅店老头问了路,直奔国家博物馆,吃了闭门羹。比划似乎说456开门。

20120417_090508 by choubb, on Flickr 路遇发嗲的咪咪
艰难问铁路车站,想看看汗志铁路在这里的模样。第一任旦国王就是在一节火车车厢里开始他的国王生涯的。本地通英文的人罕见,但是有个年轻人字正腔圆的说i dont speak english,就让我又开始了恶意揣测。走到半途,沿路开始荒凉,太阳也毒辣起来,作罢回头。

20120417_101043 by choubb, on Flickr 卖菜的
“皇宫?”,一个山包郁郁葱葱,被围墙突起的瞭望岗楼环绕,嵌皇冠的大门附近被哨兵阻拦拍摄。
糊里糊涂走回下城,依cliff店头指引爬对面斜坡。店头说最好搭service taxi,走了不到5分钟,汗还没出透就到了,又是个类似的文化发展项目,一点残存石堆加画廊数间。庭院小巧,6张双人茶桌环小喷泉摆放,一棵榆树荫及整个小院,一杯薄荷糖茶,汩汩泉水声,旦城最佳休闲之所也。
下午就在这里读书了。

20120417_105036 by choubb, on Flickr 饮茶处

20120417_122114 by choubb, on Flickr 也是山城,7山之城
跟同胞学习了鹰嘴豆的阿拉伯文hummus,街边吃新鲜鹰嘴豆,薄饼是hops。

20120417_133454 by choubb, on Flickr 远景是鹰嘴豆
晚上继续吃Cinema胡同的肉饼,随后在同胞带领下去对面阿拉伯银行边的胡同吃旦城第一甜食,第一次遇到先开票,后拿吃食的店。国王每年都会来此吃亲民饭。cliff对面的falafe也是国王亲民点。行程至此,一路甜食形制类似,还是土国甜食口感味道更胜一筹,在饱食kepab,doner,Kofte之后,来几块甜的发腻,口感柔软,香味四溢的穆斯林甜食,就俩字:过瘾!

20120417_170926 by choubb, on Flickr 安曼市中心

20120417_134843 by choubb, on Flickr 菜市

4.18

以领馆一直木有来电,不管了,下午带行李去拿签证直接过境吧。
早点后健行爬Amman Citatel。Levant一路到处都是此类的新砌罗马遗迹,田野里扔一堆乱石,下挖一个石坑称水窖,上竖几根柱子号神殿,以此遗迹最显新。如果不是考古博物馆在citatel,我就不浪费2约币了。馆小小的,有些凋零。镇馆之宝Dead Sea Scrolls被国博永久借走了(约旦存留的死海卷轴应该是少部分,保存于耶路撒冷的洛克菲勒博物馆的主要部分在67年的6日战争中被以色列占有),还有一个双头人泥塑号称是人类最早的雕塑,大概在7000-6500bc。其它展品没什么。不过这个博物馆的陈列和说明很合我的胃口,针对不同历史时期,分别就政经地理文化等做出说明和对比。

20120418_100614 by choubb, on Flickr 双头像
回到Cliff收拾准备走人。昨晚11点下楼围绕Cliff转了一圈,才发现处于酒吧包围之中-全部在2楼,喧嚣到午夜才散,白天很容易被忽略了。同胞说这里酒吧一色男人,实在提不起进去喝一杯的兴趣。
今日出租再遇巴勒斯坦人。祖籍特拉维夫略北的村子,可惜忘了名字,还告诉我要吃的东西。自一战后,以色列因其千年来被灭族的恐惧,以其政治影响力财力武力打出一片天下,原住民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期间约旦等趁火打劫(约旦占领了west bank及东耶路撒冷,后在67年6日战争中被以色列占领),战乱令约旦是最大难民接收国,大量fedayeen(敢死队)进入约旦,劫持航班,袭击以军。以此导致了70年巴人和约旦政府的内战。数千巴人身亡,旦国王也逐步恢复了统治。常年的战争以致巴人成为旦国的大多数,新增人口带动了经济,令安曼从数万人的小镇变成目前数百万人的都市。但是绝大多数巴人不允许去故地探访,因为他们无法提供其原住巴地的证明,被半强制归化为约旦国籍。从某种意义来讲,以国与旦国合力将巴人逐出故土,强制其终生不能返回故土,双方利益均沾。
2:30才拿到护照,2约币出租去service taxi站,等了5分钟凑齐4人出发,付5约币。到边境盖离境戳已经4:30了。交5.3约币jett大巴钱,只搜刮出4.55约币,再付5欧,找3约币,这个1约兑2欧的汇率乃史上最黑了。

20120418_164010 by choubb, on Flickr 过境时沙尘暴
跟一个印尼团挤在一起,6点过完关,等小巴,38以币车资加4以币的一件行李。实付40以币加1约币。大约7:30到大马士革门附近,住门外new palm hostel,50以币一床(一路吃亏是福,给我住的是70的房,后来同胞小兄弟要从50的房搬我房才知道,店家和俺一句费话都没说,我继续每天交50,他继续收)。门口又吃到了kepab三明治,加饮料17以币,这是在耶路撒冷的最便宜的东区的价格。

20120418_204341 by choubb, on Flickr 旅店起居室

20120418_205409 by choubb, on Flickr 第一顿耶城饭
饭后进大马士革门,圣城初体验,第一感觉是不见天日,跟伊斯坦布尔的大巴扎一样,街道都是封顶的,石阶光滑,尽显岁月。

20120418_210519 by choubb, on Flickr 头一次进马门

走到雅法门才知封顶路大都是穆斯林区,圣城还有基督教区,犹太区和亚美尼亚区。
短短的夜游在阴暗曲折肮脏,和开阔雄伟整洁之间穿梭,在雅法门还时时出现黑袍宽沿礼帽的犹太人,远观似西部牛仔风衣飘飘,近观如道士面颊两缕长发,仙风阵阵。无论何地,步伐欢快-终于到了。

20120418_212502 by choubb, on Flickr 城墙

4.19

旅馆门口20以币买了个蔬菜加鸡doner的大卷,早餐吃1/3,剩下中餐了。跟穆斯林兄弟聊天, 别管在那个饭摊,穆人都称之为Best in Town,这称赞就当免费作料吧,至少听了心情愉悦。
大马士革门行人稀疏,不时有制服学生走过,穆斯林打扮的,大沿帽打扮的,小瓜皮帽打扮的,无特点打扮的。
瞎溜达到ecce homo,第一个入场,出来时第二个还没来,7以币。

20120419_074835 by choubb, on Flickr 垃圾车和学生
现今的耶城的残留基本是罗马时期的罗马治下的犹太国王Herod建的,主体是奥特曼时代的产物。以色列人大卫创立的都城两建两毁,第一次被巴比伦,第二次被罗马。第二次城毁后犹太人被彻底逐出耶路撒冷,从此也拉开了犹太人流离世界的历史(前期也有流离,大多不可追溯)。留下的建筑都是自罗马时期及其后。

20120419_082129 by choubb, on Flickr 狮门外望橄榄山
Ecce Homo是对罗马将军Pilate的命令的犹太语音译:抓住那人。那人就是耶稣。 那人由此背上十字架,行走600多米,被钉上十字架。这段故事在古时被描述为7跌(蛋疼的7),后转化成3跌。现在演变成14站(又2又7)。耶稣并不一定是真的跌倒,7跌或者14站是对一路发生的事情的描述,有跌倒,有遇其母玛丽,有西门帮扶……。这条路叫Via Dolorosa,苦难之路,简称“那条路,The Way”。
瞎走一番,发现一半地方昨晚都来过了,夜晚的空无一人跟白日的熙熙攘攘感觉大大不同。昨晚还有个小孩在雅法门提醒我不要去暗街,俺就专找暗街了。
到了西墙,简直就是行为艺术的舞台。有大家庭老中青少围桌/Torah唱歌跳舞,妇女们扶着隔离墙头呜噜呜噜叫着扔糖。更多的是独自面壁的行为艺术,有不少是年轻人。带上犹太小帽进墙区,随及30以币进行西墙的隧道游览。非常棒,导游带着钻入地下,看近几年考古挖掘的发现。导游英文有些难懂,更不用说全是以色列和犹太教的事情。模型和视频帮了大忙,Temple of Mount是其时世界最大的寺院,整体建于一个削平的石山上,支撑墙近1000米长-西墙是其一小部分。在隧道里专门有一段深挖下去,大概深20米左右,加上头顶的10米下挖,和现在地面上西墙大概20米,50米高,1000米长的巨石大墙。第二圣殿要远小于原先的尺寸,现在的Dome of the Rock也大大小于第一圣殿。隧道里也有虔诚的教徒练功-在距至圣地(holy of holies)最近的西墙。

20120419_093112 by choubb, on Flickr 西墙隧道游

20120419_090510 by choubb, on Flickr 第一圣殿模型

20120419_090632 by choubb, on Flickr 现在金顶的比例

20120419_092921 by choubb, on Flickr 浅色的是现今的西墙

20120419_103232 by choubb, on Flickr 西墙
下午一阵瞎转,圣母教堂/Dormition Church(还有一种说法是土国Efes的圣母故居也是圣母升天地),大卫墓和最后的晚餐扎堆在Zion门,Zionism就是犹太复国主义。在今天的耶城邮报看到了existential threats这个词,有点熟悉不是?

20120419_163411 by choubb, on Flickr 城墙
最后到了Church of Holy Sepulchre,基督的受难地和圣墓之所。信徒满满,我心茫茫,毛都不懂。绕了几个圈子,受难14站始终没有能一一找到,作罢。

20120419_175426 by choubb, on Flickr 马门内
回旅馆歇脚喝茶,带小兄弟和一日人去超市买便宜货,一张披萨小饼3以币,加料披萨8以币,圣城的东东不可能再便宜了。

20120419_150938 by choubb, on Flickr 罗马的路面

4.20

两日都是被公鸡叫醒,只闻其声,不见其鸡。
跟同屋曼谷哥搭21路小巴直奔伯利恒。小镇建于山丘顶,周围是青色的碎石山,不像是个能打粮食的地方,难怪耶稣他爹是放羊人,也只能操持这个了。church of nativity-耶稣的出生地。据传B镇也是大卫王出生和称王之所。恕俺肉眼,实在看不出有何圣灵气和王气,也许西方风水不同于东方。耶稣出生洞排长队,放弃排队走人。

20120420_082121 by choubb, on Flickr 21路司机是个巴萨迷

20120420_084105 by choubb, on Flickr 耶稣他爹放羊的地方
与磨磨唧唧的2里斯本男和1立陶宛女做别,寻路Jericho-不到West Bank非好汉-无论在以使馆还是以边境检查站,都提醒不可去WB。问路村民,没走出20米,村民驾车而至,叫我上车,专程送我200米到车站,真情无价,这是我在诸多穆斯林地域的最大收获,也时时令我反省居家时对游客的态度。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不应该再是天朝的古老神话了。
50以币搭service taxi到Jericho镇中心,请第一个跟我搭话的出租司机喝茶,问路,杀价-其实木有还价,150以币成交,游J镇4景加死海。先后游历一个罗马遗迹(也许是),山脚看Mount  of Temptation,近观Holly Tree,Jericho Spring-J镇的生命之泉,还有J镇老城。J镇是史上最古老的有连续人居的达万年的人类聚居地,月亮之城,司机师傅说最美不过冬天,苍翠温和,夏天酷热难当,他一日要6,7回泡J泉。捧泉水拂面,清凉,入口甘甜。在寸草不生的死海谷地,这泉水灌溉了万年绿洲,和举世第一香甜的香蕉甘蔗。Holly Tree旁大片的小碎花五颜六色,在四海谷地刺眼的阳光下浓烈奔放,问司机答曰“花名Crazy Arab”,同根之下花色各异。后在耶城也随处可见。MT和HT都是耶稣的圣迹。如果探访圣迹,小小以国一个月也许都不够。圣人及门徒圣人们一路周游传教,吃喝拉撒,都是圣迹,更不用说那些连我们非信徒都知道的大事了。对于圣迹,俺已经见多不怪,兴趣寥寥了
司机叫Aborma,不断强调现在西岸之各族和谐,和平之所,希望大家都来旅游,多多消费多多找他-这是我帮他添的潜台词。谈及中国十多年前帮助J镇修建水利。熟络后埋怨了一句中国的叙利亚政策(如果没有叙事件,中国人走阿地处处受欢迎的,现在会时不时碰到不喜天朝的了-主要以穷苦百姓为主。阅历教育比较好的阿人还是以美以为敌)。去死海一路给我指点:这里是巴以分界(巴地有自己的武装,J镇甚至新建了一座安全学院College of Security);这间是Lido酒店,约旦的,自以国占领荒废50多年了;这里是犹太定居区-齐整如豆腐块;这里是前约旦兵营;这是以国水库,recycled,跟J镇万年泉水浇灌有天地之别。期间A先生进清真寺礼拜10分钟,主动留下可乐香烟给我。

20120420_113420 by choubb, on Flickr 请Aborma喝茶,他请我吃点心,砍价

20120420_123003 by choubb, on Flickr Jericho泉

20120420_131603 by choubb, on Flickr A生礼拜时跟我聊天的小伙伴们

20120420_124141 by choubb, on Flickr 永远都是best in town,Jericho买falafel
50以币门票下死海漂浮,涂死海泥,没啥感觉,回来后觉得皮肤有股臭骚味,更光滑了。

20120420_144606 by choubb, on Flickr 死海
回程A先生说加50以币送回耶城,价格的确很低,友好回绝。回镇帮我找到service taxi,告诉我车资50,考。不过出门在外,我还是喜欢折腾,走群众路线,价钱其次。我估计本地人坐同样路程20以币到头了。
有趣的是我离开J镇和死海时,两次遇到了那2男1女刚刚赶到,寒暄之。
车到半途,又出现了黎国类似的,司机叫我下车,换公交回耶城,要价70以币。俺今天时间充足,悠闲砍价。在一众乘客的面前,司机收50找零10,让我跟路边人一起等公交。跟路边一众闲人乱侃等车,7以币回耶城。
J镇回耶城沿路起初是月球般白色异形荒漠,其后浅黄土高坡,贝都因人窝棚和羊群骆驼时现,到了耶城则山谷茵茵。在短短几十公里的路途,自然变化难以置信。穿过隧道,金顶(Dome of the Rock)就在左手。
Via Dolorosa的神父带队游, 每周五4:00PM开走。错以为日落之后才开始在旅馆喝茶了错过了。
晚上去西墙观哭,犹太人的周六(公历周五),平常夜晚空荡的老城里大沿帽道士川流不息,到西墙时已进入行为艺术的尾声。戴小瓜皮帽下到西墙,摄之。一起的同胞小兄弟兴起拍长片,后被制止,曰独今日不可也。叙以中友谊后走脱。

20120420_191613 by choubb, on Flickr 周五的傍晚,犹太人聚集西墙中
归程路边摊饮茶,食客赠食,鸡蛋大的小卷包葡萄米蔬肉,好吃,问其名后忘之,乃家庭炮制食品,街边买不到。叙谈兄弟之情后告别,是穆斯林也。反观在犹太区如典型西方国家,彼此相敬如宾。

20120420_213209 by choubb, on Flickr 耶城内

4.21

一睁眼几尽8点,看来昨晚茶喝多了。蹲到卫生间,才听到鸡叫,他也晚了?

20120421_084633 by choubb, on Flickr 进入大马士革门
8:40进大马士革门,沿via dolorosa出狮门,上mount olives,30分钟到了pator noster church-耶稣教教众主祷语的地方。内院一圈是各种文字的祈祷语,前几位依次是拉丁,阿拉伯,亚美尼亚,希伯来,库尔德,捷克,科普特,埃塞俄比亚,中文(台胞敬献),梵文……以中国人对基督教的贡献而言,在62种文字里中文算是大大居前了。

20120421_091528 by choubb, on Flickr 祈祷词

20120421_093200 by choubb, on Flickr 骑行者
穿墓地下山途中是观金顶的绝佳所在,这也是今天爬橄榄山的主要目的。

20120421_094521 by choubb, on Flickr 下橄榄山
下到谷地是 Gethsemane,希腊文的gospel of matthew,是耶稣经常留宿的地方,因而犹大很容易的找到了耶稣,令此地成为耶稣的最后一夜。最后的总是令人絮叨,之前吃1000睡1000也木有个鸟用,人类历史就是以这么蛋疼的方式书写的。

20120421_095913 by choubb, on Flickr 众亚洲教徒发功中
出G屋沿山谷腰部向zion门,路遇一个丹麦美女,搭腔开聊。随后,美女去Kidron的一处巴勒斯坦NGO考察(想了解巴勒斯坦的可以来这里,路牌称作information center),我进了旁边的City Of  David,新的考古发现,大卫皇宫及城墙遗址。如果来这里,记得找一个小电钮按一下哈,顺便用两耳杯接水解渴(西墙也有)。

20120421_100932 by choubb, on Flickr 回望橄榄山
[url=http://www.flickr.com/photos/choubb/6981155000/]
20120421_114258 by choubb, on Flickr 大卫城和“疯狂的阿拉伯”花

20120421_110659 by choubb, on Flickr 那个按钮

重遇美女后回老城在via dolorosa坐定,美女吃饭我喝茶。谈及欧美中非,时政经济人权环境。美女持外交护照,为丹麦政府工作。谈及一堆欧盟的纠结,巴以的纠结。俺也倾诉天朝的纠结。美女曾在埃塞俄比亚居留,说中国经济活动占据了整个非洲,而欧洲美国则被更多的束缚于sustainable developing的思维,因人权,环境等理念在非洲止步不前。就如埃塞的一个世行大坝项目,意国公司承包商。经各类专家论证后,此项目不属于可持续性发展项目,遂世行撤资。于是中国人民挺身而出拿下项目。开化民族言谈令人入耳,先赞赏中国的不干涉及互利原则,再引入人权和持续性问号。西方普遍的观点是中国应该承担促进环境和人权的义务。汝非鱼,安知鱼之乐之苦?中非人民还在为基本生存的权利挣扎的道路上,难道俺们不知道污染,人权,环境,sustainable?这世界没人是傻瓜,就如蛋疼的以国和蛋疼的犹太人,公认的聪慧民族,但其现代历史和政治外交很难为大多数人理解,更不要说接受。汝非犹太,民族屡遭驱逐和灭族。历史大家都知道,但是你真能如犹太人一样感同身受么-爹娘叔伯被屠杀,爷爷的爷爷被驱离故土,剥夺财产……?我不行。
跟欧美,尤其是欧洲进步青年聊天,经常会谈及宗教。进步青年一定会自豪的做出如下声明
1,俺不信教
2,吾国政教彻底分离,宗教跟政治国家毫无关系,互无影响。
这似乎成了欧美青年的时髦。中世纪十字军以宗教的名义屠杀穆斯林和犹太,近代英法美以民族国家的旗号,肢解奥特曼,俄罗斯而分食之,美洲人和非洲人更惨,都没被当做是人看待。现代我看要靠人权,环境,可持续发展为核心理论打压其它国家了,长有理一个。没办法,除非你能建立一套新的社会理论超越欧美的吃人理论。
美女付饭茶资后,于大马士革门做别,如果有缘,美女6点左右会过来一起晚餐。
回new palm等同胞小兄弟下午同游。等不到5分钟他就到了。出门打探,才想起周六是犹太大日子,tram公交全部停开。门口还在运营的bus都是穆斯林经营,开往穆斯林地区的,蛋疼的城市,两套公交体系,一个现代化,准时,可以web,另一个除了路线,其余皆无章法。走路吧,走哪儿算哪儿。
离开大马士革门不出5分钟,街景完全变成西方城市的样子,行人稀疏,干净整齐,绿色大草地……。走到居住区,树木成荫,路上木有人。

20120421_142808 by choubb, on Flickr 安静的犹太人居住区

终于看到博物馆在山谷对面,山谷是一个巨大的公园,健身小道纵横,我们来了个小穿越。回程时,这里到处是健行慢跑骑车的人。

20120421_143732 by choubb, on Flickr 穿过谷地

以色列博物馆至宝死海卷轴藏于shrine of the book,Shrine在这里特指犹太教堂Synagogue的圆顶形制。卷轴不仅包含两千年前的圣经(旧约),还有寺庙,律法的大量记载。我的直觉这是以色列在为其第三圣殿做的重要准备之一。犹太人在为修建其第三圣殿做历史,法理,经济,民众和政治的准备-纯属预感,如果属实的话,这一定是其民族的最高机密-大周五的晚上, 西墙的人山人海,聚集在各种大厅里的犹太青少年,这绝不是儿戏!!!

20120421_145706 by choubb, on Flickr Shrine of the Book

博物馆的古代耶城微缩景观也值得一看,现今的耶城主要是奥特曼时代的产物, 规模远小于大卫所罗门时代。馆内还有大量的犹太教用具和几座各地迁移过来的Synagogue复原,各种经书塔Torah和7烛台-难道是犹太发明了神奇数字7?

4.22

6点早早醒来,听见鸡鸣,还有钟声。跟小兄弟旅馆瞎耗时间,7:37到圣殿山发现游客已经排成长龙了。还好,停滞的队伍20分钟后开始动了起来,一个多小时后进入了圣殿山。近看金顶有一些灰尘,大概是进耶城那天带来得沙尘暴的结果。转了不到10分钟走人,金顶也就是照片好看,近观毛感觉都没有-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到不寻常地的意味,犹太人过去是不准上来的。期间碰到了旅馆里的大部分熟人,自周四下午晚些时候进入犹太安息日(Shabbat),金顶一直关闭至周一早晨。

20120422_083313 by choubb, on Flickr 还是西墙

20120422_084403 by choubb, on Flickr 圣殿山上观金顶

收拾行李,门口就有service taxi去特拉维夫Tel Aviv,30以币(昨天曼谷哥车资33)。等了40分钟还是我一个。拍屁股走人,6.6以币上Tram到Central Station,18以币Bus钱。Bus票和车站指示牌纯以文,找兵弟带路才找到405路到特城Central Station。平日在老城不时见到军人岗哨,到了车站,简直就是兵营了,在以国总给我一群娃娃兵,个个双肩背,挎塑料玩具枪的感觉。耶城特城问了几次路,女兵都支支吾吾态度冷漠,男兵倒是很帮忙。坐以国Bus蛋疼啊,车票连个阿拉伯数字都木有,想猜都没得猜。

20120422_102212 by choubb, on Flickr 等service taxi

20120422_111203 by choubb, on Flickr 坐tram

20120422_115036 by choubb, on Flickr 长途车上读经者
到特城坐41路到雅法老城,30以币参观考古博物馆。虽然展品少少,但是影视媒体制作新颖精良,令俺想起了Springfield的林肯纪念馆,不知何时国内能有此类形式的博物馆。雅法数次城毁,最近一次全面城毁是被拿破仑所为,而且屠城数千。以文明著称的法兰西不过如此。一战前后英军的统治貌似文明,玩划区而治的把戏,强制犹太穆斯林各自迁入指定区域,无中生有,制造两族的矛盾,实乃印巴分割的微缩版(挑拨民族矛盾乃英国人的主要政治手段,所有英殖民地都这个样,英国人坐享好好人之利)。导游事后特意拿照片给我们看,雅法老城鸟瞰图上能看出整个城市被挖出了个丑陋的T字, 横线沿海滨, 犹太穆斯林分居竖线两侧。这把戏被现今以国政府继承,在特城大量黑人从事下等工作,街头也跟米国都市一样,蹲一圈黑人。我判断黑人都是以政府有计划输入的,用来驱赶或者替代犹太人区(以国领地)的穆斯林,同时将矛盾转嫁到穆斯林和黑人之间。曾经受此罪的以人现在又施法于他人,造孽啊。

20120422_132721 by choubb, on Flickr 到旅馆了

20120422_154239 by choubb, on Flickr 边走边吃best in town的Said Abouelafia & Sons

所谓古城其实蛮新的啊,被聪慧的以人装点得古香古色,干净优雅,遍撒工艺创意小店,更不必说Cafe,Bar了。
物价比耶城马门外贵出1倍。

20120422_171247 by choubb, on Flickr 沿路各种创意小店

20120422_172340 by choubb, on Flickr 又是一个嗲咪咪

20120422_183246 by choubb, on Flickr 跑者

4.23

情调旅馆天台吃完早餐,搭42路奔中央火车站赴海法。

20120423_074107 by choubb, on Flickr 旅馆里相识结婚的留念
坐到头也木有发现中央火车站,坐回头车问路,下车继续问女兵,走2分钟来到一个县城火车站大小的Central Station,6个轨3个站台,买完30.5以币车票,剩3毛钱了,从7:30出发搞到现在10点了。

20120423_080436 by choubb, on Flickr 早晨的公车也是昏昏欲睡

20120423_095219 by choubb, on Flickr 尼玛的中央车站

20120423_102332 by choubb, on Flickr 火车车厢

海法Bat Galim下车,沿铁路往tel aviv方向走。一路像是纯住宅区,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提款机,不认我的visa卡。再走就到博物馆了,美欧visa都不收,曰
“我们是政府”
政府指点去几百米外加油站,竟然有换汇点-在一个非商业非居民的大路边,小伙子住tel aviv,每日火车通勤,打A4收据一张,赠笔,计算器和糖。在耶城跟阿人换汇,100美刀多换2以币,其余皆无。

20120423_112844 by choubb, on Flickr 海法曾以工人阶级著称,工人阶级的住宅?

20120423_114627 by choubb, on Flickr 海法的东地中海

回来博物馆,先安检,翻包,掏兜,扫描,问询,跟边境过关没有分别。搞得卖票美女连连道歉-其实来以国早有这准备,并不觉得怎样。跟同胞小兄弟一起过境Huseinn Bridge(以国称Allenby Bridge,注意Allenby这个名字,以国的恩人,到处留名)的一个英国佬在以方检查站拍照,被带下车问询侮辱了9小时。其后每次在旅馆碰到他,就是无穷的对以国的抱怨,当然检查站的事绝口不提-这个已经环球一年半的倒霉蛋。
美女说一票通行3天。今天接触的美女都很nice,无论兵民,自我魅力提升?
15以币参观navy+maritime museum二合一。来以国前一直被Jaffa和Haifa所迷惑。历史记载上都是Jaffa,圣经也提到所罗门建第一圣殿,从Tire进口黎巴嫩雪松,在Jaffa换河运至耶城附近,只需很少的陆运。查谷歌地图木有Jaffa只有Haifa,而且maritime museum在Haifa。直到耶城,看到资料明确Jaffa已经并入Tel Aviv,成为其一区-这着实可笑,100年前Jaffa的画上,城北-现今的Tel Aviv一片沙漠,毛都木有(看照片平地沙漠,这个Aviv山指什么,Tel是山丘的意思),现今搞得喧宾夺主了。这我也是来Jaffa(以话叫Yafo)的原因。
maritime博物馆以模型为主,按历史年代介绍航海历史。地下有一整层海盗历史。
navy馆有一艘潜艇和一艘驱逐舰实物,仪表都点亮,带背景音。

20120423_133942 by choubb, on Flickr 潜艇

出馆时间不早了,火车回jaffa。“go to jaffa”在奥特曼时期是个常用语,从句式上应该能猜出来啥意思吧。
回old jaffa hostel取行李,走20多分钟到了florentine backpacker hostel。
昨日入住old jaffa时前台说只有single room,210以币。在大厅休息上网时,刚到的日本两兄弟(从安曼-耶路撒冷这俩兄弟一路尾随。耶城-特城同车,到达后走散,在我一个多小时后到old jaffa hostel)拿到了80以币的dorm。遂要求换dorm。但是之前已经定了次日的florentine的房已然不可撤销了。

20120423_200517 by choubb, on Flickr 晚餐

4.24

今天是旅程的最后一天,木有什么计划。自从进了以国,每天被蚊子咬得大包小包,一夜翻转,第二天,第三天并不消退,圣地的蚊子是圣蚊。
昨晚换到florentine backpacker hostel,这里女生多,年轻化,party animal。俺有点格格不入了,也就自顾自天台晒太阳上网。晚上早早上床,一个小不点长驻客夜半敞门,跟俺口角。接着以朗读的嗓音煲电话,俺直接叫房管把他请出房了。

20120424_072651 by choubb, on Flickr 旅馆天台

20120424_081151 by choubb, on Flickr 狗公园

早起,发现这里的早点9:30开始,不正常吧。穿上跑鞋完成俺的最后一次东地lsd。大海,绿地,旧屋,码头,高楼,从这头跑到那头,一圈下来大概8km多点。

20120424_083434 by choubb, on Flickr 路跑尽头

20120424_090432 by choubb, on Flickr 跑过的路

Garmin3 by choubb, on Flickr 跑路地图

跑毕海边放松,岸堤独卧一猫,摄之。一老人带俩狗过来,骚咪喵喵迎上去,绕颈摇尾,老相识了。老人说她一猫在这里好几年了,曾经一大家子。骚咪对我挥爪子-是个聪明咪咪,对陌生人有警惕性。跟老人谈猫论狗10分钟,他家2狗3猫,俺家4狗1猫旗鼓相当。老人捡起一个空盒:你可以给咪咪打点水。等我回来的时候,咪咪已经跑没了。

20120424_091848 by choubb, on Flickr 这只猫
中午继续去Eilat路的家庭小饭馆。昨晚饭就是这里吃的,门开街角,4,5张小桌,跟老头老太讲不明白,一个小伙子手捧百合回来了,给我介绍,点菜。荤食6,7种都是预先制好的,配以米饭或者意粉面饼,进烘箱加热而成,佐一小盘各色泡菜,如果去除柠檬酸,味道近似四川泡菜。主菜完全接近中餐口味,桌上的辣酱也极其接近中式辣酱。席间听父子母子夫妻细密希伯来话,和谐啊。
还差一个街区,看到小伙子开的花店,上前寒暄,他还去过香港两个月。鲜花生意马马虎虎,看来Jaffa老城工作也不易啊。辞别进小馆,就老太一个,俺猜老汉白天也有营生的,请女掌柜看着办,来一份午餐,加一瓶果汁共53以币,实收60。昨晚是60,喝的本地啤酒,忘给小费。

20120424_121004 by choubb, on Flickr 小伙子的花店和背影

4:10离开旅馆,6.6以币41路到central bus station,走5分钟买15以币去机场的火车票。在同一站台有不同方向的火车,火车车牌,车票及播音全是以文,上车前一定要问清楚。独有机场线有英文播音-其实售票员已经告知了搭2站台10分钟后的车,听她的没错。5:10到机场,C部安检还没开始。女播音不停的通知:机场任何地区都不准带武器-再没有比这蛋疼的机场播音了。

20120424_164844 by choubb, on Flickr 狗也上火车

6点开始安检check in,7点才拿到登机牌,折磨问话了近40分钟,期间换人闻讯,俺泰然处之。
机场看上几个纪念品,付款才知是美金标价,一个零食盘116美刀,一个橡胶照片框20美刀,罢罢罢。最后的一点以币吃掉,一杯橙汁和鸡doner三明治53以币,此程三明治第一贵。8点整广播当当数声,人人立定,呆若木鸡。不自觉从众站起,立定才反应过来我这是肃立给谁?4.24是以国的阵亡将士纪念日,4.25是独立日,也就是建国日。中午旅馆里还碰到一个刚从伦敦回来的,就是为了今晚8点去拉宾广场纪念。没搞清楚以军阵亡人是保卫领土或是侵略他人,我这默个鸟毛啊。那在伦敦几十年的误认俺英裔,说俺英国腔-伦敦以色列没时差吧,说梦话了?
飞机离境没交离境税,是不是机票已含,真的赚到了?同胞小男生比我早一天过Hussein Bridge陆路回约旦,被以色列狂搞了53美刀离境税。

20120424_200017 by choubb, on Flickr 4月24日晚8点整
伊斯坦布尔顺利转机,拉杆箱在登机时被截住托运-此游首例。上了飞机才知道,俄罗斯人民大采购,飞机都塞满了,有道是俄人何不带瓶酒,无论男女。还有其它各种大包小包。
俄航在掌声中落地,吃小热狗一茶一瓶水,耗资505卢布。这回在机场的确看到了一些莫斯科美女,还有金发黑丝熟女安检遍抚周身。清晨,鸽子在候机室里觅食,哪儿有人往哪儿扎;到处是吸烟室,Winston的吸烟台干脆就在候机的空间里;还有一个小孩牵只树懒脸的小笨狗候机,好欢乐。

20120425_101724 by choubb, on Flickr 莫斯科机场

回程北京俄航换成了老旧的767和空大姐了。
凌晨降落首都机场,嗅一嗅空气也燥了起来,熟悉的浓稠味道也带了些陌生。

伊斯坦布尔蓝色清真寺外视频:蓝色清真寺门口

CC BY-NC-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One thought on “东地30天-土耳其,黎巴嫩,约旦,以色列,2012mar-apr 独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