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Hadrianopolis

12May/12

东地30天-土耳其,黎巴嫩,约旦,以色列,2012mar-apr 独行

Hits: 748全部图片已经上传flickr,贴图也引用自flickr, 除了照片文件P字头的是单反拍摄略有处理, 其余以时间为文件名的照片均为手机拍摄, 原汁原味。本游记已发qyer.com和doyouhike.com网,如有出入,以本博内容为准:( http://www.flickr.com/photos/choubb/sets/72157629551871282/) 2020.8.20:此flickr账号定于2021.2.1停费,十有八九其照片不能访问了,转换新的图床后大概也看不出手机和单反的文件名了。 3.25 等飞机,4个朝鲜人做旁边,一色的黑皮夹克,累死的西装裤和皮鞋。特务?哎,当年中国人也是这样被人看待的。机舱里走过,年轻的里面穿了一件崭新的中山装,最后一个50多的年长者穿了一件黑呢大衣。 8个多小时提前一刻钟到莫斯科了。一路晴天,这里是小雪。转机从f厅到d厅20号,把莫斯科机场转全了。飞机和机场都很热,以至穿了一会短袖。有免费wifi。 飞伊斯坦布尔的飞机跟北京莫斯科的相比就如国内航班。空客330变成了321,椅背电视+网口usb不见了,半满的机舱挤满了,法国黄油成了俄国黄油和夹心巧克力,不过那个俄式土豆牛肉味道不错。每当落地,还会有人鼓掌,在莫斯科掌声热烈,在伊斯坦布尔稀疏。 3.26 晨小雨。凌晨起来晨厕,其实是北京早晨了。回笼觉也睡得很好。一早奔sultanahmet,结果历博和索菲亚周一都不开,所有人两面(历博和索菲亚)都进了皇宫,好不热闹。帝都出来的看皇宫总是很失落,什么呀,这么大也是皇宫,即使是雄霸四方的奥特曼帝国。根帝都不同的是珍宝室,有好东西。帝都的不是被抢就是遗散了,奥特曼的好东西都在。放眼金色一片,大件的上百公斤,祖母绿钻石都是鸡蛋大小的,红宝蓝宝遍布各种家什上,头次见。有几件绝世宝,匕首,圣剑,金色宝座。御厨区本有中国瓷器和银器展,很久不开了,放到中国应该会被马爷爷奉为至宝,人家从13世纪一直持续收藏并定制到19世纪的。上万件家什都拿回中国拍卖,市场非崩盘不可。Topkapi宫仅凭那些红色绿色透明的鸡蛋,20里拉的票价跟白给一样。反观harem后宫15里拉的门票,好奇害死猫可以说用在这里很适合。 随后由间客指引参观了辉煌的罗马地下水库,美杜莎像是必看景点。伊市多个罗马水库,这个索菲亚边的是最大的,近万平米。到奥特曼时期废绌,穆斯林的水利建设的确独树一帜,到处是流水潺潺,罗马水窖的死水一潭完全不合穆斯林的口味。 小馆午饭碰到熟面皇宫母女游客,日本人-长相风格不大像啊,人家先认出我,闲扯几句。饭毕,去大巴扎,绕错路到了码头,路也没问2里拉上船,到了亚洲。一个老人面包喂海鸥,观之摄之,开心啊,上百只在你2,3米到50米范围远翻飞-看来喂鸟是以后搭船的必修课。 这哪儿是穆斯林国家,在hanci cafe,中年跑堂和年轻女熟客玩儿贴面礼。搭船回欧洲,船里的小卖部的面包圈很便宜,俩1.50里拉,街头地摊货都要2里拉的,国营的?看船仓的内装设施也像是。去Galant塔的路又窄又陡,还有些情趣小店,登塔就没啥特别了。 今天碰到3掮客,上午俩卖地毯的,傍晚一个拉皮条的。土国的间客细软绵长,能陪你走一公里路聊天而不图穷匕见。这期间你尽管把他当做免费导游,只要跟他生意无关的,给出的信息还是质量很高的,主动提醒我就在附近的罗马地下水库遗址的方位,真的是把你当朋友了。傍晚那个皮条客竟然谎称是丹麦来旅游的,聊起地头消息头头是道,路过的教堂不用看门前简介,直接告诉我已经闭馆了。最后直到俺要甩脱他的时候,才急忙进入正题说有个吧很好,要请我喝啤酒。 这里买东西好像不大能砍价。在小店买turkcell的电话卡,被鄙视了。还是觉得价高,不放心。土耳其跟天朝有相同的内控维稳病,买手机卡要登记护照号而且次日才开通的。小店的卡都已经开通了,怕他做手脚。现在想来可能是我多虑了,比国人奸诈的民族不是那么容易就遇到的。最终在taksim步行街的官店购卡,40里拉的价格比小店高5-10里拉,程序标准,还要查验imei码,次日1点开通。27补记电话事宜: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是查电话卡-不通。多方探寻未果只好去turkcell店头检查。真相是:虽然网络注册上了(26号显示只有紧急通话),看到turkcell的标志,还不算激活。拨打8090完成激活。激活后,才可以加数据套餐,19里拉1G。说起来很简单,在店头足足也折腾了10分钟至少。 3.27 早晨,晴朗。鸽子在窗边叫。今天狠倒霉,走了两次来回路。都是索菲亚闹的。从历博出来到索菲亚的捷径因施工封路,第一次走来回路。索菲亚不到4:30就关门,令俺两顾而不得入。然后去topkapi边的大公园探访cafer medresesi,钻胡同瞎走到火车站候车室了-著名的奥特曼帝国铁路的总站,其中一支就是伊斯坦布尔到麦加得汗志铁路(为了haji,麦加朝圣-有游友指正汗志铁路站在亚洲kadikoy,其实汗志铁路(hejaz railway)特指大马士革到麦地纳的窄轨铁路),当年阿拉伯的劳伦斯就奋战这条铁路沿线,阿拉伯的铁道游击队。继续回头路回到索菲亚风光旖旎的背街,还是不对,又走了几百米的回头路才在一个不起眼的岔口找到这个艺术青年的作坊-新修复的古代医学院。俺没看出啥名堂-自认没啥艺术脑浆,不过小院因此变得小资,喝杯茶,歇歇脚,晒晒太阳,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 晚饭搞笑了一下。尿急,在家门口食店问WC,伙计直摇头不明白,好在来过几次大家是熟脸,手放在那地方隐晦地比划,还是摇头,急的我嘴上也嘘嘘出声,“oh,toilet”。伊斯坦布尔的公共卫生间到处写的都是WC,到了社区小店,确无人知晓了,奇事。早上去bogazici univesity,在土耳其等同于清华北大。但是校园环境相比,有天地之遥。校园坐落在海峡转弯处的小岭上,有专设一个观景台,是夏日伊市人民的热门景点,也是年轻人夜晚聚饮的宝地。两岸郁郁葱葱,夹蓝宝色的水带,周围是青春的笑容,地上匍匐了4,5条肥狗晒太阳,伊斯坦布尔的人,生灵比天朝同类幸福太多了。几条肥狗旁人说是流浪狗,但是耳朵上都订着塑料标签,难道是政府监管了? 观景海峡 下山来到海边,一下回到了凡世,连排的游艇,繁忙的水道和滨海公路,也有个别散步和慢跑的。 Bogazici大学海边校门 跑者 下午看历博看得很辛苦。中东文化博大精深,天朝人地理上相距遥远,文化上没有渊源,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镇馆之宝第一件就是亚历山大的棺裹-其实不是亚历山大本人的。还有诸如最早的情诗-18bc,加沙的年历-10bc,希伯来最早的文字……。 左一是亚历山大 喜欢特洛伊的不可错过,有一整翼楼层都是特洛伊的展品,除了安纳托利亚的历代考古发现,包括希腊时期,罗马时期的遗迹,还有叙利亚-以色列地理带的大量考古发现-这些都是奥特曼帝国的领地。展品精美不亚于卢浮宫和纽约大都会,是一处没有被开发宣传的宝藏。哎,看得俺真的头大了一圈,这里的历史太丰富,太神奇了。今天还有奇事一件,在冷泉街口的索菲亚后门台阶上休息,一个咪咪主动爬进俺怀里,惊了-这得有多大的魅力!5米外的保安看到,乐了,主动过来帮俺和咪咪合影。正享受异国情缘陶醉中,咪咪噌噌走路了,钻进了刚刚坐我身旁的一个中年土国大叔怀里,土叔眼睛里快活的慈祥,不也是俺天朝叔的心情么! 这只猫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