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s: 180

狗年春节前意外造访了暹粒吴哥窟。

吉美东方博物馆的Naga

吉美东方博物馆的Naga

高棉风情早已如雷贯耳,在巴黎的吉美东方博物馆有殖民Indochine的法人“搬走”的7头蟒和四面佛的石刻(另一个隗宝就是伯希和在敦煌的发掘品了)也曾瞻仰。亲临故地,更想听听看看的是当下高棉的风土人情和吴哥窟的规模。

吴哥,Angor, 也就是粤人的NG Gor,近代大量的汉译新词儿不是假借粤语,就是从日语字面搬过来,从满话/普通话念来的不适就可以解释了。交通外洋,看来跟满人一点关系都没有。近代是粤人为先,上海江浙随后。中古时期则是长江下游和福建两广是外联的口岸。“真腊风土记”作者周达观就是元代温州人士。以下是俺的读后感:

本书元史没有记载,一直颇有争议。堂堂元使,小国蜗居一年,竟然没有跟上层政治-国王和婆罗门的交往,也没有对自我使命和使命执行的记述,我也颇为质疑周本人和该书的来历。积极的揣测,有俩可能。其一,周不是元使,而是私差。其二,周的记述的另一半,遗失了。

日出

 

暹粒五夜六天,买了三日吴哥窟门票,实去两日。第一天小圈,第二天转了半个大圈加半个小圈。向南洞里萨湖游,向西scooter在6号公路骑行30公里,路边村庄转了转。吴哥美景,千万人传颂,“古墓丽影”也渲染一番,俺打卡走过,没有太多惊喜。一路接触旅游点小贩小导游,感慨万千。。。以下均摘抄改编自俺的微博,都是吴哥游当时有感而发,新鲜热辣的。

微博1

宁做莽撞行走客,不当谨慎定居人。/济慈

有感于吴哥途中 ​​​​

微博2
西班牙人说“额滴个神呀”,mama mia[允悲][允悲][允悲] 2柬埔寨·暹粒 ​​​​

微博3

小小吴哥,简直就是近代现代全球大事记。蒙古人周达观留下鼎盛吴哥王朝的游记,没有一丝惊奇,造访域外小国的赶脚。法兰西人来了以后,惊异“热带”+“东方”竟有如此奇观,是不是也是“文明”呢?吴哥窟自此得到高大上法兰西的保护和夸耀。二战后反殖民,把遗址的法兰西味道尽数抹去,不知道法国还有资金支持与否,即使有也得是默默地,鬼祟的。吴哥小环线的后三个寺分别是日本,中国,印度赞助修复,时间先后也是这个次序。反应了二战后本地区的大国角逐。
日助庙最完整,即使拙劣的修复也瑕不掩瑜。中助庙茶胶寺形制最小,最高,最像个玩意儿,修补石连瞎子都看得见的刺眼,符合我兔不求手段只争第一的性格。印助庙婆罗门庙庞大,更原生,到处乱石,到处巨木乱石交融,布局复杂度也远远超出。天竺人民最求原则,追求精神,无谓现实好坏,也是服了。 2柬埔寨·暹粒

微博4

果阿跟开普敦和伦敦人学的渣车没忘,继续洞里萨湖行……印度人租车,啥都不问,给钱就走,柬埔寨人给我上了一课,又试乘了200米才放人放车,按说俺是第一次scooter带人 2柬埔寨·暹粒 ​​​​

微博5

水上学校和小导游

水上学校和小导游

洞里萨湖游船最好别去,被中学生导游全程教育要慈善一下,多多花钱资助船民和湖上小学。喋喋不休的小导游最后总结俺是他见过的第一个“好心”中国人。零钱全部榨干,只剩下没发现的的一张20刀和暗藏的100刀面值了。登陆前小导游说他是那种大小钱都不拒的人,于是剩下的不到1刀的柬币全给了他和司机,也发现了幸运的20刀还在。总捐助额接近10刀,我是不是良心大大的坏了?
btw,喜欢洞里萨湖的话,可以36刀坐船穿湖,下湄公河到金边,游船真的不能坐…… 2柬埔寨·暹粒
 微博6
洋人带着赎罪和猎奇之感搞捐助慈善运动,我兔刚刚脱贫,也没有屠杀掠夺过第三世界朋友,真的不习惯,也不喜欢这种运动……

微博7

今天决定冷酷对待慈善募捐者,简称慈募者。在圣剑寺碰到了糟心事儿。俺颜面冷峻,6,7岁黑面小菇娘说三句,我回一句“no”,或者“sorry”。一半小童慈募者两三轮后,还没进入慈募正题就撤了。圣剑寺东门这个小菇娘要吃定我这好心人,从软言相劝,到横路带点挤兑的身姿,跟我溜达了小两百米,第三阶段进入慈募,俺要上学,你们应该支持俺们不啦不啦,我还是三回一,也挡得我有点恼怒了,不是左右折线躲慈募小菇娘。最后开始拿中文把那套故事又说了一遍。爷怒了,“you should not learn Chinese like that!”出庙的一刻,小菇娘在背后诅咒“sorry and guilty”,我g你个老母,要不是你年龄小,又姑凉,FO差点蹦出来, 就像在约旦pretra,都是鸟地儿。更令人不爽的事儿,对白人,一样纠缠,始终恭敬。我的傻儿啊,当年砍你祖上的脑袋,抢他们的钱的就是这些白鬼子的祖上啊。白鬼子咒我们东亚人,尤其是中国人,本来我们应该同仇敌忾的,可是你们还是相信这些曾经屠杀你们的人,当今只提供“口活”,不给实际的白鬼子。 2柬埔寨·暹粒

博主:没记错的话2017对柬埔寨第一大援助国是中国,几个亿美金,主要涉及基建领域。美国第二,八千多万美金,涉及社会全方位,以各种NGO为主,我看这根情报+间谍没多大区别。离开暹粒前克强总理到访金边,宣布2018援助十几亿美金。

 

微博8

补刀一下(对洞里萨帖的reply),也是才想起来,小导游一直教育我最好的捐助方式是去水上商店买米,然后捐米给学校。一袋米价朗朗上口,三四次说的又有些区别,依稀记得10kg-20kg在25-35美刀的样子。直接给钱不好,搞得俺心里犯罪的赶脚,可不,收钱的“老师”应该是伙房大妈,收钱就走。

后脚看到一对高大上白夫妇拎了两袋大米上来[允悲][允悲][赞]

微博9

没有预备突然落入慈募者的陷阱,我的洞里萨湖游可以称为样本,只能各种小伎俩止损且维持“自己和祖国脸面”,这是第一种情况。
我的圣剑寺游算是第二种情况,“冷酷到底”,要钱不要脸,大多数时候你是讲不过一个小孩的-人家西方搞了至少百年的志愿队ngo的套路,我等草民哪有能力去破了理论罩门……
还有第三条路,也是圣剑寺遇到的。俩中国大妈拿着三两只芭蕉,使劲塞给小慈募者,和颜悦色,这时候慈募者变得很尴尬,话圆不了,芭蕉也推脱不要。我在伊斯坦布尔也实行过
自我感受三条路,第一种“憋屈,丢小钱”,第二种“窝火”,你很难预料这帮小崽子激怒你的方式有多么有效,千变万化。第三种路,自己心情大爽,也是回家吹嘘的主要话题。不过第三种路一般需要点道具,需要大家以智慧和一点景点预习了。
经年的世界和平和廉价航空让旅游成了每个人可以享受的“奢侈”,也塑造了无数“知名景点”, 除了风土一点点区别,人情大都是偷摸欺诈。游客也被各地迥异的“风”和类似的“情”塑造,在艰难尴尬中享受,在享受中艰难尴尬。中国脸更被视为最大的凯子。怎么办?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移风易俗吧。
真正的高棉LOL

真正的高棉LOL

还有两点不吐不快。。。

坊间传闻的法国人按图索骥找到吴哥窟的传闻真的就是传闻。葡萄牙António da Madalena 1586年造访吴哥并留下记录。而“真腊风土记”首次被翻译成法文则是1819年。

发现吴哥窟无关周达观之书,高棉人民自古以来都知晓,西方世界则自Antonio始。当然,以现代考古学人类学重新认识吴哥窟,“真腊风土记”功不可没。

洞里萨小哥告诉我他进了中文学校一个月了,未来进大学目标也是中文,毕了业做导游。

暹粒有英法日韩中各类语言补习班,没记错的话,青旅老板告诉我中文课的费用是其它语言课程的两到三倍。我猜,这些钱是准备从中国人身上成倍拿回来的。

CC BY-NC-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