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choubb

08Jul/09

CRM死了, CEM长存!(之三)

Hits: 106在刘家窑地铁的吉野家买外卖,有两段很有趣的对话。 我:“我要中牛套,黄瓜小菜。。。。” 店员:“好的, 煎蛋要等三分钟,今天有特价促销照烧鲭鱼,8元您来一个?” 我:“ok。” 一旁等餐, 无意听到如下对话 某小姑娘:“XX套餐。。” 店员:“您要不要来一份田园沙拉?”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个店员就在做P&R, 个性化和推荐的工作,做得非常好 。不知道这是吉野家店员的培训的结果,还是那个店员天赋胜出。 这个店员轻而易举做出的推荐, 在网络环境怎么办?应用物体识别(Object recognition)或者叫电脑视界(Computer vision)技术,了解顾客的性别,年龄,身体特征甚至表情, 在加上语音识别,了解客户的口头需求并和顾客交互对话。且不说这种技术会多么昂贵, 物体识别及电脑视界技术可以说尚处在儿童期,甚至是襁褓期,不出来麻烦你已经谢天谢地了, 根本不要指望他能给你做点什么。语音识别,似乎还比较靠谱,似乎有一堆商业公司及open source, 实际上它的商用道路仍然遥远,费用, 实施的复杂程度, 口音的不规则,客户的接受程度,识别率。。在美国时不时还能碰到一些简单的Voice Portal的应用, 在国内, 完全没有碰到过。这么看来,视觉和音频,对电脑已经是天书一般,更不要说什么视野,情绪,情商之类,这些其实都是一个高级销售过程的必需品。 如此说来, 以电脑全盲半聋大半个呆瓜的个性, 要扎入销售的行当, 真有点可怜啊—-一定是经济危机逼迫的。Read More…

07Jul/09

Things we said today我们今天说的话

Hits: 95让我试着翻译下面文字中的两句:那些我们随意的,有时带着恶意的话语是有力量的,跟武器一般。作为一个群体,我们需要开始承担这个责任:在这个新闻似闪电而情绪则以更快的速度传播的世界里,纷争应该被自由的表达而不是指指点点;求新和奋进并不能成为丑陋和诽谤的借口。 我们必须守望自我的言辞,我们必须在慢慢长路中帮助彼此沟通。 有感于西北方的纷纷扰扰。 原文:http://www.techcrunchit.com/2009/06/29/things-we-said-today/ We need to recognize that words mean something, and those that are thrown casually or viciously carry the same force as weapons. As a community, we mustRead More…

05Jul/09

Twitter Weekly Updates每周推客集锦 2009-07-05

Hits: 289 不得其解。#蒋春轩 证明了wiles证明费马定理的基础-黎曼假设是不成立的,wiles从一个错误的基础可以得到费马的证明,这个逻辑能成立么?或者wiles的证明方法也是错误的?http://blog.sina.com.cn/jia # 奇迹大逆转, 老费2-6抢七抢到8-6,连得6分。 # 7.1晚下的卓越订单,预期7.5送货。今天发邮件预计7.7到货。一个礼拜是不是有点过头了?一点多没买卓越的东西,我这个老VIP看来缩水了。 # CRM死了, CEM长存! – http://shar.es/G5rx # #豆瓣电台? 谁听过pandora? 是不是差不多的?俺只听过Pandora,可惜没几个月人家把中国IP给封了。 # #电子商务 #b2c 写了一点中式的PDF, 揭示Guidyu方案怎样提高电子商务的前端–客户体验,后端俺就不说了, logistic俺一点都不懂的说http://www.choubb.com/?p=5 # test tweet via WP.测试一下 # Test driveRead More…

05Jul/09

CRM死了, CEM长存!(之二)

Hits: 199C&C文的第一部分在派代不大受关注 ,所以后文只做秘密发行了。 先来解答那家电商的CTO的问题。 鬼子走近白板, 画了这么个曲线 .两个曲线代表不同的品牌。曲线的顶点在图标中是不重合的,两个顶点的尺寸偏差,其实就是实际衣服的尺寸偏差。根据所有品牌的销量-尺码曲线图,我们可以很轻松地让系统统计出那些品牌属于尺码偏大的,那些是偏小的。 其实有趣的不是这个故事的结局–那家电商才开始起步,原来是家很红火的实体连锁销售,禁不住电商的诱惑也跳了进来。整个IT的架构都是in-house研发搭建的,人家也有道理,学就学行业领头羊亚马逊么.吾国不是也有言在先么:效法其上,得乎其中. 不效法亚马逊,电商就是一个死,我很怀疑这样的论断。 CTO的结论是,东西还行, 就是价格不行,互联网上一搜,open source 一找, 要啥有啥,全部免费。话到这里, 俺也无语了。在中国, 有形的可以卖个价;无形的,都属于无价的,可被复制之列–比如俺们给他的尺码解决方案,这时候您咋不去跟亚马逊学习了?记得很小的时候老师给我们灌输科学家的故事,有这么一个到今天还记得:电机故障,几波人来修理都不得法,最后请来一高人, 研究计算了小半天,在电机上画了一道线,“ 这里拆掉一圈线圈”。上面的故事都属于众多被遗忘的科学家故事的俗套,让我记住这个故事是它的后半部。高人开价一千刀,画一道值一刀,知道在哪里画,值999刀。在俺那个标准社会主义年代,这种事情简直是讹诈,从此做科学家的向往在俺幼小的心灵中渐行渐远。 有些扯远了。坐地行商到网络电商,两者之间有太多的差别。这个尺码差异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依靠网络和计算机,有比过去强的一方面,也有弱的一方面,更需要业内业外的童鞋们创造新的方法和理论来应对。 下一篇写写行商和电商的异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