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enghuang

01Nov/13

边销茶探访2013秋-旅游篇

Hits: 129D9D10&D11 武当山 Oct12,13,14 晴,晴,阴 D9夜车硬卧到十堰,需要在此换乘武当山慢车。出站遛遛,烟头扔进垃圾桶后,听到声谢谢——旁边的清洁工对我说的,十堰的早晨一下子充满了美丽和温馨。 几趟火车坐下来,感觉火车旅行现在变得很便捷了,订票简单——手机上弹指间十堰到武当山二十多分钟的车程也能买到座位,四通八达,车站车厢也不是拥挤,上车坐定跟邻座搭腔开聊,旅途感顿生。唯一令我畏惧的是登车冲锋(只有高铁上车冲锋感木有),每次俺都等到最后登车。 转乘十堰到武当山下车,出站黑车司机说这里其实是六里坪,你妹的百度地图太out date了。09年强势刘志军的铁道部不满地方借文物保护勒索,铁老大不顾已建成的玉虚宫边的仿古式武当山客站新楼,弃武当山站,将几十公里外的六里坪站改名为武当山站。铁老大骗了我一把,百度地图也骗了我一把–还标着武当六里坪两个站名。你妹的,现在木有六里了,只有一个伪武当。天朝处处需要辨真伪,这是一个日新月异不讲道理的时代。 无奈改变计划在站边小店吃了三个小时午饭等新加坡的兄弟从武汉方向过来,俺的访茶之旅暂时要变通数日。 聚首后搭小公共到武当镇车站附近住家庭旅馆,老汉介绍我们去对面的玄武大酒店早餐。晚餐就去试吃,真是又大碗又好吃又家常,食客都是本地人,颠覆了从武汉得到的有限的湖北家常菜的认识。房东老汉一子两孙,说现在计划生育政策松了,三万就可以二胎,二胎在武当山市已成为普遍,这和后边去的赤壁的羊楼洞情形类似。 早餐也是面包子稀饭家常好吃 D10爬武当山,近二百五的门票实属杀人。即使这样,还是人山人海,对了,今天是重阳登高节,老头老太太占了游客的绝大对数(老腿过了乌鸦岭就绝迹了)。太子坡,紫霄宫,南岩,金顶四大胜景放弃了收费的紫霄宫。最终大巴将游客送至乌鸦岭,从这里才可以算作正式爬山。搭最后一班缆车下山,一二三天门的上上下下耗尽了体力和勇气。宿八仙观的唯一旅店玄缘精舍。古时从玉虚宫起开始登山,那个走法不知道要几天才可到金顶,更无法体会这样爬上来登顶的心境了。 奇巧建筑 龙头香 金顶俯瞰 虽被永乐皇帝封为凌驾五岳的皇庙大岳,“北修故宫,南建武当”,口气颇大,感觉也就一般般,只是到了金顶才看到几个峰顶有些灵气。满山算卦先生,连此起彼伏的导游讲解也跟算卦先生无异。夜宿的店主也神神叨叨,粘了八卦气息。 在南岩意外品武当道茶:热水漱口,喝三道茶,入口微苦,再热水漱口,这时感觉热水甜丝丝的,放了糖一样。道茶产自武当山,鲜茶不做任何处理,只是晾晒–实际上不仅仅是日晒,更多时间是经受风霜雨雪。茶叶灰白色,表面似撒了层细粉。禅茶道茶,果然成双成对的。武当道茶已经被推广到数十个市县,标记性产地则是俺们投宿的八仙观村,村两边山地都是茶园。 D11早游玉虚宫,基本上是个仿古建筑了。宫前广场上都是洋道士在练拳舞枪,小师傅们英文流利——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个你能翻译么? 突然想起个故事:曾有过几面之交的日本人自学生时代起喜好太极,几十年练下来自认是属于争当日本太极第一的族群的一员。这几年假期到中国游学,在河南陈家沟发现他的本地同学,都是业余练拳的,个个武艺惊人,都可当日本国第一。今年来武当学艺期间,到后山求教一老道,动手切磋,感觉自己拳脚打出去,入云里雾里,软似棉花,日本人直接惊掉了,难道自己向来刚猛的拳风不对? 洋枪手 下午乘火车到襄阳,有座。宿襄阳十字街口,顶着北风走北街,吃牛杂面,看古城墙和汉江夜景。 襄阳城门 汉水 D12 &13襄阳樊城 Oct15,16 晴  雨 D12去古隆中,考察愚忠代表诸葛亮的故居。这地方距襄阳城西二十里路,在平原过度到丘陵的第一个小山坳里。诸葛因为叔父故去家贫来此地躬耕陇亩,同时不忘交游襄阳各路名士–可以说他一直是在扬名以待明君。三国史没有研究过,隐隐感觉三国演义里诸葛虚名太大。三分天下之功除了在茅庐动动嘴皮,全部是刘关张在忙乎,看不到什么诸葛的实际贡献。平南七擒孟获,战略也是马谡的功劳。孔明的大戏是北伐,全部告败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这是个上观天文,下查地理的元帅么,其子嗣也在他的严厉培养下仅存一人,其余全部夭折于青年。中国历史上只要是忠君的就会出名,愚忠的就更加出名,最最出名是那种愚忠+爱国抗外族的双料名誉狂人……. 古隆中的陈列室照片,暗示么?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