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读书

22Jun/17

“龙在雪域“,不得不博客的读后感

Hits: 298龍在雪域:一九四七年後的西藏(The Dragon in the Land of Snows: 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 Since 1947) 读完厚厚600+页的学术大部头,在豆瓣勾阅不得。添加新书两次,都在最后一步跳异界,看来此书在豆瓣已被查禁。此书乃学术著作,如果不是闲极无聊,满腹莫名的好奇心如我,一般人是不会翻看的。 這本書是西方第一本西藏現代通史。茨仁教授在寫作這本書的過程之中,訪問了許多重要的西藏政治人物,並且運用了許多尚未出版的史料。茨仁教授利用了他無與倫比的人際網路,援引接觸了政界、學界、宗教圈以及媒體,範圍橫跨西藏、中國、亞洲、歐洲、美國,還包含了許許多多前所未見、尚未問世的史料。這本書廣受各界推崇,並被認為是西藏現代史的標準文本。 的确,作为脱藏人,茨仁夏加教授的这本著作完全堪称以上评语。以下说说不足。本书断代史1947-1989,之前,是英藏清/民的博弈,本书可以作为印藏中的博弈的上半场,因为下半场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不足一:作者天然预设了西藏已经是独立国家,有可能是仅仅聚焦一个短短的时空所带来的问题,而这个错误的预设是致命的,让本书所有的叙述都带上了有色眼镜。西藏”流亡政府”在国际社会几十年来碰的头破血流,就足以说明了这一点。其得到的国际社会支持无外乎在两个方面,其一是对中国和西藏人权环境的关切,其二是89时期民粹对中国政府的厌恶和政府之间的博弈。对于西藏国,即使是“流亡政府”的铁杆印度,也从来都不承认。 不足二:作者对印度的美化。最典型的表现是中印战争的一笔带过。对战争的起因,以及交战的进程和结果都一笔带过。所谓西藏问题的存在,最深的根源就是印度中国在地区关系上尚不能和谐共处,西藏问题就是这个现象的直接表现。英国人写的“印度对华战争” 就是一个极好的对照读物,虽然本书也数处引用了该书。 写着写着又想起第三个建议:地方史,沦落成了地方政治史。经济,地理,人口,文化,民情。。。基本上没有介绍和归纳,偶尔有几笔也是围绕着政治。满满的引用注解,基本上都是英国中国和印度的公文。 以作者的功夫和笔力,应该远远超出本书的成就,可惜其眼界和预设前提出了问题。。。

01Jan/17

读“丝绸之路”

Hits: 180跟想象的很不同,一般丝路的书会从东讲到西,或反之从罗马拜占庭讲到中国日本,对丝路中段一笔带过, 就如一个透明无阻碍的管道,没什么可以讲的,除了骆驼,粟特,宗教几个字,没有什么细节。 “丝绸之路”反其道行之,忽略两端,对丝路中段做了古今通考,从一段段的小丝路,小博弈,搞到现今的欧亚/全球一体,大博弈(great game),乃至全球博弈。 本书的缺憾是东方视角的欠缺,也许这个只能由东方人来完成。落后西方数百年了,是东方人迎头赶上的时候了。 洋洋洒洒大部头一个,总体上还是史实和流水,没有高屋建瓴,没有对丝路乃至人类社会的总结和理论探讨,辜负了全球人民对现今社会和政治的新理论的期盼。

29Oct/16

该说的都说过了-读“天使坠落的城市”

Hits: 103“(关于威尼斯)该说的(包括这句)都说过了”, 这个句子最早在马可波罗游记描述特拉布宗时说的(我个人的认知,也许还有更早的), 在本书里出现多次,各方豪侠,不同时代的骚客不断重复了这句话,也在强调这句滥词之后继续书写自己的威尼斯。 威尼斯风味广博的历史,独特的地理气候,以小小一片泻湖之地,雄霸半个地中海的豪情和天运,商人和参议院的苟且和斤斤计较,融合了拜占庭风情和欧洲贵族制度的都城,造就了威尼斯人高傲,细微,善变,固执,和经久不变的对威尼斯变态的爱恋。 马可波罗式的自负名言完全是威尼斯千年历史和地中海大海的儿子的情怀再现。 本以为是个猎奇式的以威尼斯为背景的侦探小说,买来当做去威尼斯旅途中消磨时光的读物。出发前忘在床头了。 回京后断断续续读完,耳目一新,滋味万千。这是一本独特笔法,积数十年功力和经历的大家之作,需要跟威尼斯城市一样,慢慢品尝,反复品尝。 减去一星,是因为翻译一般般,跟原书作者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