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小黑

18Dec/13

6 Puppies 6只小土狗的4年记(更新到2021.3)

此文记录了2009年秋跟俺家结缘的6只流浪小土狗,到今天(2013.12的某日)只有一半还有音信。女狗小喜和奶牛全都在,男狗只剩一个小聋子狗二喜还在。狗生飘忽,最强健的小黑第一个染病身亡,最弱的女狗残狗反而都存留至今,狗生对人生是不是也有借鉴的作用呢?今日将flickr里陆续记录的6狗小记编辑补充成博,也算一个心理的了结。 2020.10补记:2021.2.1本人的flickr账号将停费,估计届时图片都不可用了,本博的照片尽量都转了图床,手动挡相当的熬人啊。 6之小狗的Flickr相册:http://www.flickr.com/photos/choubb/sets/72157622457230489/ 2009.10.8在凉水河发现,10.11因狗妈失踪,夜里11点和姜小姐一起接六只小狗们进家。男生有:黑宝,二喜,三喜,四喜,女生有:奶牛,小喜。黑宝受细小病毒感染,4月9日上午送完全宠物住院观察治疗,于2010年4月12日22:40去世。跟我们一起度过了183天。 小喜 今天是2010.10.9,小家户们都一周岁了。小喜目前还在老家(俺家),大名点点,小名村村。二喜寄养在宋姐家,叫托托,三喜在兵妹家,叫麦兜, 四喜在姜小姐找的一个小姑娘家,叫头盔。这个家户是最久没看到的,有大半年了。奶牛在刘家,叫妞妞。 今天2011.9.20, 纪念发布如下:时间如梭, 当初促使俺建立本群的6只小狗也马上两周岁了。10.8号-小狗的发现日,也就是他们的生日还有不到20天就到了。 6只小狗,小黑在6个月的染病夭折, 四喜被领养人丢失,说来算去也就三喜还算正经被领养了,也辗转了两个家庭。小喜丑女,至始至终就没出过俺家的门,现在也就不大算再找了。二喜是个小聋子,辗转3个领养家庭-应该不算领养,俺家每月给钱寄养的。奶牛这个乖乖女今年春天被退养,没理由退养,也许是嫌弃奶牛是个土狗串串。 如果家有大院, 我会把他们都接回来。每次去看二喜和奶牛时,两个小家户无论分隔多久,都一眼认出,狂蹦疯跳。 今天是2012.8.23,七夕,可怜的聪明又讨喜的头盔又在俺眼前晃悠–应该是凶多吉少了。奶牛去年春节后退养,寄宿段姐的狗场数月,俺家月余,7月始寄养于姜小姐家,同时二喜(托托)从宋姐家接回,小聋子脾气被宋姐家调教的好多了。十一要去看看乖三喜了。 今天是2013.12.18。转眼狗狗4岁了。当年的六个小土狗现在只有三个还有音信。两个小女生小喜和奶牛分别在俺家和姜小姐家。二喜也在俺家。三喜快有两年没有音信了,四喜和小黑看来同命了。 这一窝狗自小没狗娘,胆子巨小,有个风吹草动就狂吠,还要上前咬。如果人家稍微威猛一下,立刻夹尾巴屁滚尿流的跑了。此外,小喜,二喜和奶牛还常常莫名犯傻–在草地玩得正高兴呢,突然就夹着尾巴木鸡石化,然后一溜小跑向远方。这个时候只能一路跟随,等它跑个3,500百米后,停下来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的时候, 慢慢唤回来。 这二喜是个怪胎,2岁时到宋姐家代养,长了一圈,3岁回俺家一年又长了一圈。虽然声音听不见,打个喷嚏,楼道里过个人它都有反应。上个月差点走失–遛狗时被民工吓到,夹着尾巴飞奔走失了,4个小时后它自己能个的走了三条街灰头土脸回家了。 今天是2020.8.22,时光如梭,狗狗们去年已过十周岁生日。自2017.2.2迁居南国珠海,小喜,二喜随我南下,为南狗已近四年了。自2018年4月本人长居香港,自此和托点聚少离多(托托是第一任主人一对天津男和银川女lover的给二喜的名字,点点是小名,在珠海的暖暖宠物被合称托点。),本想两月一次回珠海探望,竟而不得。2020旻天疾威,年初大疫至今未愈,夏秋长江一线暴雨洪水百年罕见,老话就是阴气大盛,阳不覆阴,颇有西周末三川竭岐山崩之感。这个世界未来的30年以致更长的时间大概率就是动荡。西周结束,春秋战国500年啊,不敢想不敢想,但愿人长久,世界和平,六畜兴旺了。托暖暖宠物的福,托点到今天很健康,打打闹闹跑起来一点没有老态。托托牙齿不好,有一次不吃饭以致去医院输液,现在开始刷牙了,也不算刷,基本就是给它喂狗牙膏,希望能减缓治愈它一口烂牙。奶牛在姜小姐家多年了,身残(多年前手术割了一个肾)志坚,已然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俺也多年未见了。三喜失去联系有5,6年了,未曾梦到,偶尔有念,不知道如何,不敢多想。 今天是2021.3.15,俺依旧困于香港。自从去年七月跟托点相处了半个月, 至今再无机会团聚。淹留香港4年的半牢狱生活还有不到半年就要解放回家了,望眼欲穿,就是解放的感觉。前天晚上,3.13的晚上, 妞妞(奶牛)主人来信,告知妞妞当日已去,终年十一岁另半岁,还很年轻的小家户。唏嘘,这两日不时回想。妞妞是我家和姜小姐家这些年所有狗子中最最懂事乖巧的,然而命运多舛,未尽天寿,想想就很伤感。这世间的一草一木,一猫一狗,一鸟一鱼,一男一女,哪一个不是在冥冥时空飘荡无定呢?一月初来寒流的时候,点点便血,看着蛮吓人的。暖暖宠物送派伊登宠物医院检查,也没有特别的结论。多亏暖暖的女主人接托点进她自己的家里,精心照顾一个星期而痊愈。 8月归期,想了很多要做的事儿,是否带托点北上和妞妞团聚也反复斟酌:三个黑白小狗会如旧打闹奔走还是审视游移,各种画面。。。如今,只能看着妞妞主人发来的照片了。看妞妞的眼睛,狗之将死,愈发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