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土耳其

03Jun/12

东地30天游后记之杂念

Hits: 255本来短短一篇游后记, 写着歇着想着歇着, 有点收不住了, 干脆分成两篇,衣食住行篇为其一,叙事;感想篇为其二,信笔瞎写。 旅游前读目的地的地理/历史/小说,规划行程路线;归来后慢慢领悟旅游的风物人情,有些新领悟有些新疑惑,读更多的书,surf更多的wiki/google,好像旅游还没有完结。 2009年5月中在巴黎到阿姆斯特丹的高速火车一等车厢上(高速个鸟,一半路程都是低速的),遇到了两对中年米国夫妇,来自汽车城底特律大区的一个小镇。镇上90%的居民都从事着汽车相关的职业。当时正是通用和克来斯勒闹破产最紧张的时候,所以谈话自然转到就业话题。那女士想了想“认识的人里还没有听说有失业的”,其他三人也附和。其时俺已主动失业4个月(公司不景气,俺申请layoff), 认识的人里也有十之一二丢了工作。这和我们从中媒西媒得到的感受完全相反。其时美国次贷危机引爆半年有余,正是烈火干柴之时,经济处于谷底,汽车业是焦点里的焦点,貌似GM分分钟就要破产清算的样子;天朝虽受影响,总体还是蒸蒸日上,甚至要应邀捞米国大哥一把的。在米国公司圈混了多年,知道其实两国大机构的思维行事颇有一家之风,此次看来,媒体也应该相去不远,都是5毛党。 引自 http://www.whitehouse.gov/blog/2011/06/01/resurgence-american-automotive-industry 扯了这么远, 感受却是一致的-真实的中东完全不是中西媒体塑造的样子, 就如此次的金融危机。必须以自己的眼睛,兼读各种史料,才是旅游读史之道。 这两天读了“经济杀手:美国欺诈全球真相”一书,从另一个侧面来了个谜底大揭露。作者属于觉醒的爪牙(经济杀手,hit man),受雇于跨国公司,以国家经济评估咨询为名, 在美国开发署,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冠冕堂皇的一班人马的辅助下,达成辅助跨国公司掠夺亚非拉第三世界人民的目的。如果当地政府不买账,暗杀和入侵就成为另一个选项。自二战以来, 美国由此成为不折不扣的史上第一个全球帝国。新闻媒体则是欺骗美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工具而已。 美帝 这也印证了俺的感觉:所遇美国的普通百姓心存善良,乐于助人,欧洲, 东南亚,中东人民也是善良好客一族, 为什么二战后发生了那么多的米国主导的战争。善良的人和善良的人怎么可以相互残杀,永不休止?20世纪初美西战争中入侵菲律宾的杰柯布·史密斯将军曾下令:“我要的不是战俘,我要你们烧杀掳掠。你们烧杀得越多越令我满意。我要每一个人都干掉任何可能与美国对战的人。kill everyone over the age of ten”。原因只有一个:人民都被欺骗了,所有的战争不是媒体所宣称的铲除恐怖主义(过去是共产主义,米国才是当今最大的恐怖主义),铲除独裁(跟米国抱在一起的独裁政府还少么?),建立民主或其他任何米国宣称的“正义”目的, 而是为了满足驱动美国政府政策的跨国公司的利益独占和最大化,这都基于米国控制全球的基础上。试想,共产主义从理论上难道不是一个颇有吸引力的制度么?米国政府和媒体竟然能将共产主义丑化,让米国和西方人民对共产心怀恐惧,这是个什么样的政府, 什么样的媒体?!语言大家和政治活动家乔姆斯基在Manufacture Consent(这篇维基条目被选择性屏蔽了,中美在这点上完全是一个立场)一文里指出:  exceptionalism and theRead More…

21May/12

东地30天游后记之衣食住行

Hits: 140回到家, 一切都松弛下来,思绪也是。有如11年的寒冬,再也看不到一点痕迹。于是写下这题目,给自己一个小mark, 等一切继续发酵,也许是完全分解之后, 如果还残留一些,我会把它们都一一摆开,逐个检视。 话说过了看景的年龄,出游之乐彼减此增,现在的兴趣完全在人文了(海边吃喝晒太阳之乐还在),本地的风土人情,历史上的奇人异事。如果能探挖出一些野史,更是大乐。比如去延安,看红军历史产生一个大问号:喂猫红军吴起镇宣布长征结束后,围着延安兜了一年的圈子而不入?陕北除了榆林延安二军事重镇,基本都是荒芜一片的地方。枣园观主席照片,入延城前长发瘦消如摇滚青年呐喊,入城后如金二白胖慈祥微笑。有个关键时间点跟红军入城时间对照,12.12双12事变,即西安事变,紧随其后红军入城。我的判断是张杨围剿红军,虽然西安事变前已秘密停火结盟,但蒋总并不知晓。西安事变后最后的面皮被撕破,张杨与红军和解公开化,延安是张杨送给红军的见面礼。难怪蒋总要关张一辈子,杀杨虎城,大家都明白此举乃放虎归山,一举消灭红军的机会永远丧失了,不仅如此蒋总也身死他乡。这里俺也钦佩一下蒋总,竟然有容人的雅量,让张学良安享晚年。别管我这发现的野史是真是假,一乐也。 东地是人类四大文明中的两大起源地,欧亚非交汇之所,三大单神教的起源地,从古至今文化种族交汇冲突最丰富最频繁的地区,只可惜天朝的中等教育以我为尊,在俺过去的印象里东地不是沙漠也是荒凉之地,中媒西媒也经年塑造了那里沙漠不打粮食,只生长恐怖主义的印象。去那里起初只是俺环游地中海的不得不完成的一部分功课。西班牙葡萄牙和印度之旅,带给俺初步的穆斯林印象(俺成长的城市也有个千年的回坊,从小受到的教育是进回坊的时候不可说pig,也别要酒喝,回民会打人的,纯纯的回民打人印象),也令东地之旅变得可行,那里应该是好客地。 出门在外, 衣食住行为先。住好了,吃好了, 才有心情瞎逛游,跟本地人扯淡。 一路住地乏善可陈,在土耳其有couchsurfing, CF友推荐的旅馆, 自己下飞机后瞎找的。去贝鲁特不得不预定-入关的必要条件,booking上选最便宜的就是了。到约旦初夜也是CF,感觉很不好。随后的住处是临时找的和路遇游客推荐的。耶路撒冷也是下车找的,最后证明没有听从路友推荐和网上搜索,这个选择无比正确, 当然俺是在沿途了解了耶城大背景的情况下选择的东城区,城门外的住宿范围。去Jaffa/Tel Aviv的店是网上搜的,booking上选最便宜的。西方世界,得预先做点功课,因为不是旺季,所以也是直撞门口,没有预定。 CF的存在, 令旅行变得有些不同,你可以跟一些真正的本地人, 毫无利益关系的人交谈, 了解当地的衣食住行,普通人的想法,一些本地人的去处,一些别人未曾到过的地点,而不仅仅是贪点住宿的小便宜。更重要的是,你跟host以及该旅行地建立了长久的联系,某几个电邮, FB,微博,笑脸,某个生活街区某公交线路永久的成为该旅游地共同的记忆。 住廉价宿舍式旅店,对于独行者也是个好选择。随时随地结识新朋友,排遣独行的寂寞,增长见闻,尤其是跟常住客了解当地的好吃好玩。当然shit happens。我通常回到旅馆就呆在起居室里,上网,闲聊,听闲聊。在太平盛世地,这里的住客基本都是各国游客,party animal;在动荡地,能遇到独立媒体工作者和热血青年-贝鲁特和安曼就是后一种地方。 民以食为天,吃到特色吃到实惠也是行者的重点。可以先从书本再到实践, 也可什么都不了解,直奔大街,看哪儿人多往哪儿吃。如果有本地朋友,那可大大有口福了,在安曼托旅店同胞的福, 吃到美味肉饼,1JD一个,自此不再吃Falafe。最好避免在旅游点附近吃,价格昂贵,比如进Petra大门前打包一个falafe做午餐。还有一个诀窍就是见到人多的饭馆就尝点,尤其在东地吃的差不多是everything in a roll, 赶时间的话可以拿一个卷边走边吃,因为这个毛病,俺在土耳其Tire扎进人堆领了一盒布施的油炸面圈。等饥肠辘辘的时候,就会饥不择食,撞入黑店的陷阱,所以维持肚肠的饱满状态反而让你少花冤枉钱钱,同时心情始终愉悦。 行路可以说是旅行的同义词,不过这里主要指短途的市内行。原计划全面依赖11路和公交,没有完全做到。土耳其做出租1次赶飞机,贝鲁特做3次出租, 2次往返机场,1次迷路。在安曼做了很多次出租。以色列(其实是巴勒斯坦西岸)搭2次出租。公交是现代国家的基本要素,由俺的打车频率可以看出这5个国家地区的发达程度。在典型穆斯林旅游国家如约旦和黎巴嫩,搭乘小巴和出租时留意一下司机的面相,中年往上,面容和蔼的是好司机,中年以下,尤其是年轻的司机如果神色焦躁,眼神凶狠的,最好退避三舍,以免遇到纷争和欺骗。Read More…

12May/12

东地30天-土耳其,黎巴嫩,约旦,以色列,2012mar-apr 独行

Hits: 747全部图片已经上传flickr,贴图也引用自flickr, 除了照片文件P字头的是单反拍摄略有处理, 其余以时间为文件名的照片均为手机拍摄, 原汁原味。本游记已发qyer.com和doyouhike.com网,如有出入,以本博内容为准:( http://www.flickr.com/photos/choubb/sets/72157629551871282/) 2020.8.20:此flickr账号定于2021.2.1停费,十有八九其照片不能访问了,转换新的图床后大概也看不出手机和单反的文件名了。 3.25 等飞机,4个朝鲜人做旁边,一色的黑皮夹克,累死的西装裤和皮鞋。特务?哎,当年中国人也是这样被人看待的。机舱里走过,年轻的里面穿了一件崭新的中山装,最后一个50多的年长者穿了一件黑呢大衣。 8个多小时提前一刻钟到莫斯科了。一路晴天,这里是小雪。转机从f厅到d厅20号,把莫斯科机场转全了。飞机和机场都很热,以至穿了一会短袖。有免费wifi。 飞伊斯坦布尔的飞机跟北京莫斯科的相比就如国内航班。空客330变成了321,椅背电视+网口usb不见了,半满的机舱挤满了,法国黄油成了俄国黄油和夹心巧克力,不过那个俄式土豆牛肉味道不错。每当落地,还会有人鼓掌,在莫斯科掌声热烈,在伊斯坦布尔稀疏。 3.26 晨小雨。凌晨起来晨厕,其实是北京早晨了。回笼觉也睡得很好。一早奔sultanahmet,结果历博和索菲亚周一都不开,所有人两面(历博和索菲亚)都进了皇宫,好不热闹。帝都出来的看皇宫总是很失落,什么呀,这么大也是皇宫,即使是雄霸四方的奥特曼帝国。根帝都不同的是珍宝室,有好东西。帝都的不是被抢就是遗散了,奥特曼的好东西都在。放眼金色一片,大件的上百公斤,祖母绿钻石都是鸡蛋大小的,红宝蓝宝遍布各种家什上,头次见。有几件绝世宝,匕首,圣剑,金色宝座。御厨区本有中国瓷器和银器展,很久不开了,放到中国应该会被马爷爷奉为至宝,人家从13世纪一直持续收藏并定制到19世纪的。上万件家什都拿回中国拍卖,市场非崩盘不可。Topkapi宫仅凭那些红色绿色透明的鸡蛋,20里拉的票价跟白给一样。反观harem后宫15里拉的门票,好奇害死猫可以说用在这里很适合。 随后由间客指引参观了辉煌的罗马地下水库,美杜莎像是必看景点。伊市多个罗马水库,这个索菲亚边的是最大的,近万平米。到奥特曼时期废绌,穆斯林的水利建设的确独树一帜,到处是流水潺潺,罗马水窖的死水一潭完全不合穆斯林的口味。 小馆午饭碰到熟面皇宫母女游客,日本人-长相风格不大像啊,人家先认出我,闲扯几句。饭毕,去大巴扎,绕错路到了码头,路也没问2里拉上船,到了亚洲。一个老人面包喂海鸥,观之摄之,开心啊,上百只在你2,3米到50米范围远翻飞-看来喂鸟是以后搭船的必修课。 这哪儿是穆斯林国家,在hanci cafe,中年跑堂和年轻女熟客玩儿贴面礼。搭船回欧洲,船里的小卖部的面包圈很便宜,俩1.50里拉,街头地摊货都要2里拉的,国营的?看船仓的内装设施也像是。去Galant塔的路又窄又陡,还有些情趣小店,登塔就没啥特别了。 今天碰到3掮客,上午俩卖地毯的,傍晚一个拉皮条的。土国的间客细软绵长,能陪你走一公里路聊天而不图穷匕见。这期间你尽管把他当做免费导游,只要跟他生意无关的,给出的信息还是质量很高的,主动提醒我就在附近的罗马地下水库遗址的方位,真的是把你当朋友了。傍晚那个皮条客竟然谎称是丹麦来旅游的,聊起地头消息头头是道,路过的教堂不用看门前简介,直接告诉我已经闭馆了。最后直到俺要甩脱他的时候,才急忙进入正题说有个吧很好,要请我喝啤酒。 这里买东西好像不大能砍价。在小店买turkcell的电话卡,被鄙视了。还是觉得价高,不放心。土耳其跟天朝有相同的内控维稳病,买手机卡要登记护照号而且次日才开通的。小店的卡都已经开通了,怕他做手脚。现在想来可能是我多虑了,比国人奸诈的民族不是那么容易就遇到的。最终在taksim步行街的官店购卡,40里拉的价格比小店高5-10里拉,程序标准,还要查验imei码,次日1点开通。27补记电话事宜: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是查电话卡-不通。多方探寻未果只好去turkcell店头检查。真相是:虽然网络注册上了(26号显示只有紧急通话),看到turkcell的标志,还不算激活。拨打8090完成激活。激活后,才可以加数据套餐,19里拉1G。说起来很简单,在店头足足也折腾了10分钟至少。 3.27 早晨,晴朗。鸽子在窗边叫。今天狠倒霉,走了两次来回路。都是索菲亚闹的。从历博出来到索菲亚的捷径因施工封路,第一次走来回路。索菲亚不到4:30就关门,令俺两顾而不得入。然后去topkapi边的大公园探访cafer medresesi,钻胡同瞎走到火车站候车室了-著名的奥特曼帝国铁路的总站,其中一支就是伊斯坦布尔到麦加得汗志铁路(为了haji,麦加朝圣-有游友指正汗志铁路站在亚洲kadikoy,其实汗志铁路(hejaz railway)特指大马士革到麦地纳的窄轨铁路),当年阿拉伯的劳伦斯就奋战这条铁路沿线,阿拉伯的铁道游击队。继续回头路回到索菲亚风光旖旎的背街,还是不对,又走了几百米的回头路才在一个不起眼的岔口找到这个艺术青年的作坊-新修复的古代医学院。俺没看出啥名堂-自认没啥艺术脑浆,不过小院因此变得小资,喝杯茶,歇歇脚,晒晒太阳,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 晚饭搞笑了一下。尿急,在家门口食店问WC,伙计直摇头不明白,好在来过几次大家是熟脸,手放在那地方隐晦地比划,还是摇头,急的我嘴上也嘘嘘出声,“oh,toilet”。伊斯坦布尔的公共卫生间到处写的都是WC,到了社区小店,确无人知晓了,奇事。早上去bogazici univesity,在土耳其等同于清华北大。但是校园环境相比,有天地之遥。校园坐落在海峡转弯处的小岭上,有专设一个观景台,是夏日伊市人民的热门景点,也是年轻人夜晚聚饮的宝地。两岸郁郁葱葱,夹蓝宝色的水带,周围是青春的笑容,地上匍匐了4,5条肥狗晒太阳,伊斯坦布尔的人,生灵比天朝同类幸福太多了。几条肥狗旁人说是流浪狗,但是耳朵上都订着塑料标签,难道是政府监管了? 观景海峡 下山来到海边,一下回到了凡世,连排的游艇,繁忙的水道和滨海公路,也有个别散步和慢跑的。 Bogazici大学海边校门 跑者 下午看历博看得很辛苦。中东文化博大精深,天朝人地理上相距遥远,文化上没有渊源,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镇馆之宝第一件就是亚历山大的棺裹-其实不是亚历山大本人的。还有诸如最早的情诗-18bc,加沙的年历-10bc,希伯来最早的文字……。 左一是亚历山大 喜欢特洛伊的不可错过,有一整翼楼层都是特洛伊的展品,除了安纳托利亚的历代考古发现,包括希腊时期,罗马时期的遗迹,还有叙利亚-以色列地理带的大量考古发现-这些都是奥特曼帝国的领地。展品精美不亚于卢浮宫和纽约大都会,是一处没有被开发宣传的宝藏。哎,看得俺真的头大了一圈,这里的历史太丰富,太神奇了。今天还有奇事一件,在冷泉街口的索菲亚后门台阶上休息,一个咪咪主动爬进俺怀里,惊了-这得有多大的魅力!5米外的保安看到,乐了,主动过来帮俺和咪咪合影。正享受异国情缘陶醉中,咪咪噌噌走路了,钻进了刚刚坐我身旁的一个中年土国大叔怀里,土叔眼睛里快活的慈祥,不也是俺天朝叔的心情么! 这只猫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