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以色列

03Jun/12

东地30天游后记之杂念

本来短短一篇游后记, 写着歇着想着歇着, 有点收不住了, 干脆分成两篇,衣食住行篇为其一,叙事;感想篇为其二,信笔瞎写。 旅游前读目的地的地理/历史/小说,规划行程路线;归来后慢慢领悟旅游的风物人情,有些新领悟有些新疑惑,读更多的书,surf更多的wiki/google,好像旅游还没有完结。 2009年5月中在巴黎到阿姆斯特丹的高速火车一等车厢上(高速个鸟,一半路程都是低速的),遇到了两对中年米国夫妇,来自汽车城底特律大区的一个小镇。镇上90%的居民都从事着汽车相关的职业。当时正是通用和克来斯勒闹破产最紧张的时候,所以谈话自然转到就业话题。那女士想了想“认识的人里还没有听说有失业的”,其他三人也附和。其时俺已主动失业4个月(公司不景气,俺申请layoff), 认识的人里也有十之一二丢了工作。这和我们从中媒西媒得到的感受完全相反。其时美国次贷危机引爆半年有余,正是烈火干柴之时,经济处于谷底,汽车业是焦点里的焦点,貌似GM分分钟就要破产清算的样子;天朝虽受影响,总体还是蒸蒸日上,甚至要应邀捞米国大哥一把的。在米国公司圈混了多年,知道其实两国大机构的思维行事颇有一家之风,此次看来,媒体也应该相去不远,都是5毛党。 auto_jobs_chart by choubb, on Flickr 引自 http://www.whitehouse.gov/blog/2011/06/01/resurgence-american-automotive-industry 扯了这么远, 感受却是一致的-真实的中东完全不是中西媒体塑造的样子, 就如此次的金融危机。必须以自己的眼睛,兼读各种史料,才是旅游读史之道。 这两天读了“经济杀手:美国欺诈全球真相”一书,从另一个侧面来了个谜底大揭露。作者属于觉醒的爪牙(经济杀手,hit man),受雇于跨国公司,以国家经济评估咨询为名, 在美国开发署,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冠冕堂皇的一班人马的辅助下,达成辅助跨国公司掠夺亚非拉第三世界人民的目的。如果当地政府不买账,暗杀和入侵就成为另一个选项。自二战以来, 美国由此成为不折不扣的史上第一个全球帝国。新闻媒体则是欺骗美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工具而已。 usa_empire by choubb, on Flickr 美帝 这也印证了俺的感觉:所遇美国的普通百姓心存善良,乐于助人,欧洲, 东南亚,中东人民也是善良好客一族, 为什么二战后发生了那么多的米国主导的战争。善良的人和善良的人怎么可以相互残杀,永不休止?20世纪初美西战争中入侵菲律宾的杰柯布·史密斯将军曾下令:“我要的不是战俘,我要你们烧杀掳掠。你们烧杀得越多越令我满意。我要每一个人都干掉任何可能与美国对战的人。kill everyone over the age of ten”。原因只有一个:人民都被欺骗了,所有的战争不是媒体所宣称的铲除恐怖主义(过去是共产主义,米国才是当今最大的恐怖主义),铲除独裁(跟米国抱在一起的独裁政府还少么?),建立民主或其他任何米国宣称的“正义”目的,Read More…

21May/12

东地30天游后记之衣食住行

回到家, 一切都松弛下来,思绪也是。有如11年的寒冬,再也看不到一点痕迹。于是写下这题目,给自己一个小mark, 等一切继续发酵,也许是完全分解之后, 如果还残留一些,我会把它们都一一摆开,逐个检视。 话说过了看景的年龄,出游之乐彼减此增,现在的兴趣完全在人文了(海边吃喝晒太阳之乐还在),本地的风土人情,历史上的奇人异事。如果能探挖出一些野史,更是大乐。比如去延安,看红军历史产生一个大问号:喂猫红军吴起镇宣布长征结束后,围着延安兜了一年的圈子而不入?陕北除了榆林延安二军事重镇,基本都是荒芜一片的地方。枣园观主席照片,入延城前长发瘦消如摇滚青年呐喊,入城后如金二白胖慈祥微笑。有个关键时间点跟红军入城时间对照,12.12双12事变,即西安事变,紧随其后红军入城。我的判断是张杨围剿红军,虽然西安事变前已秘密停火结盟,但蒋总并不知晓。西安事变后最后的面皮被撕破,张杨与红军和解公开化,延安是张杨送给红军的见面礼。难怪蒋总要关张一辈子,杀杨虎城,大家都明白此举乃放虎归山,一举消灭红军的机会永远丧失了,不仅如此蒋总也身死他乡。这里俺也钦佩一下蒋总,竟然有容人的雅量,让张学良安享晚年。别管我这发现的野史是真是假,一乐也。 东地是人类四大文明中的两大起源地,欧亚非交汇之所,三大单神教的起源地,从古至今文化种族交汇冲突最丰富最频繁的地区,只可惜天朝的中等教育以我为尊,在俺过去的印象里东地不是沙漠也是荒凉之地,中媒西媒也经年塑造了那里沙漠不打粮食,只生长恐怖主义的印象。去那里起初只是俺环游地中海的不得不完成的一部分功课。西班牙葡萄牙和印度之旅,带给俺初步的穆斯林印象(俺成长的城市也有个千年的回坊,从小受到的教育是进回坊的时候不可说pig,也别要酒喝,回民会打人的,纯纯的回民打人印象),也令东地之旅变得可行,那里应该是好客地。 出门在外, 衣食住行为先。住好了,吃好了, 才有心情瞎逛游,跟本地人扯淡。 一路住地乏善可陈,在土耳其有couchsurfing, CF友推荐的旅馆, 自己下飞机后瞎找的。去贝鲁特不得不预定-入关的必要条件,booking上选最便宜的就是了。到约旦初夜也是CF,感觉很不好。随后的住处是临时找的和路遇游客推荐的。耶路撒冷也是下车找的,最后证明没有听从路友推荐和网上搜索,这个选择无比正确, 当然俺是在沿途了解了耶城大背景的情况下选择的东城区,城门外的住宿范围。去Jaffa/Tel Aviv的店是网上搜的,booking上选最便宜的。西方世界,得预先做点功课,因为不是旺季,所以也是直撞门口,没有预定。 CF的存在, 令旅行变得有些不同,你可以跟一些真正的本地人, 毫无利益关系的人交谈, 了解当地的衣食住行,普通人的想法,一些本地人的去处,一些别人未曾到过的地点,而不仅仅是贪点住宿的小便宜。更重要的是,你跟host以及该旅行地建立了长久的联系,某几个电邮, FB,微博,笑脸,某个生活街区某公交线路永久的成为该旅游地共同的记忆。 住廉价宿舍式旅店,对于独行者也是个好选择。随时随地结识新朋友,排遣独行的寂寞,增长见闻,尤其是跟常住客了解当地的好吃好玩。当然shit happens。我通常回到旅馆就呆在起居室里,上网,闲聊,听闲聊。在太平盛世地,这里的住客基本都是各国游客,party animal;在动荡地,能遇到独立媒体工作者和热血青年-贝鲁特和安曼就是后一种地方。 民以食为天,吃到特色吃到实惠也是行者的重点。可以先从书本再到实践, 也可什么都不了解,直奔大街,看哪儿人多往哪儿吃。如果有本地朋友,那可大大有口福了,在安曼托旅店同胞的福, 吃到美味肉饼,1JD一个,自此不再吃Falafe。最好避免在旅游点附近吃,价格昂贵,比如进Petra大门前打包一个falafe做午餐。还有一个诀窍就是见到人多的饭馆就尝点,尤其在东地吃的差不多是everything in a roll, 赶时间的话可以拿一个卷边走边吃,因为这个毛病,俺在土耳其Tire扎进人堆领了一盒布施的油炸面圈。等饥肠辘辘的时候,就会饥不择食,撞入黑店的陷阱,所以维持肚肠的饱满状态反而让你少花冤枉钱钱,同时心情始终愉悦。 行路可以说是旅行的同义词,不过这里主要指短途的市内行。原计划全面依赖11路和公交,没有完全做到。土耳其做出租1次赶飞机,贝鲁特做3次出租, 2次往返机场,1次迷路。在安曼做了很多次出租。以色列(其实是巴勒斯坦西岸)搭2次出租。公交是现代国家的基本要素,由俺的打车频率可以看出这5个国家地区的发达程度。在典型穆斯林旅游国家如约旦和黎巴嫩,搭乘小巴和出租时留意一下司机的面相,中年往上,面容和蔼的是好司机,中年以下,尤其是年轻的司机如果神色焦躁,眼神凶狠的,最好退避三舍,以免遇到纷争和欺骗。 11路是最好的交通工具和旅游方法。我喜欢漫无目的的在城市中穿行,在乡村游走。能走就坚决不坐车,有时间就坚决不赶路。汽车-自行车-11路,Read More…

12May/12

东地30天-土耳其,黎巴嫩,约旦,以色列,2012mar-apr 独行

全部图片已经上传flickr,贴图也引用自flickr, 除了照片文件P字头的是单反拍摄略有处理, 其余以时间为文件名的照片均为手机拍摄, 原汁原味。本游记已发qyer.com和doyouhike.com网,如有出入,以本博内容为准:( http://www.flickr.com/photos/choubb/sets/72157629551871282/ 3.25 20120325_073659 by choubb, on Flickr 出家门 等飞机,4个朝鲜人做旁边,一色的黑皮夹克,累死的西装裤和皮鞋。特务?哎,当年中国人也是这样被人看待的。机舱里走过,年轻的里面穿了一件崭新的中山装,最后一个50多的年长者穿了一件黑呢大衣。 20120325_105706 by choubb, on Flickr 朝鲜人 8个多小时提前一刻钟到莫斯科了。一路晴天,这里是小雪。转机从f厅到d厅20号,把莫斯科机场转全了。飞机和机场都很热,以至穿了一会短袖。有免费wifi。 飞伊斯坦布尔的飞机跟北京莫斯科的相比就如国内航班。空客330变成了321,椅背电视+网口usb不见了,半满的机舱挤满了,法国黄油成了俄国黄油和夹心巧克力,不过那个俄式土豆牛肉味道不错。每当落地,还会有人鼓掌,在莫斯科掌声热烈,在伊斯坦布尔稀疏。 Untitled by choubb, on Flickr 莫斯科洗飞机 3.26 晨小雨。 凌晨起来晨厕,其实是北京早晨了。回笼觉也睡得很好。 一早奔sultanahmet,结果历博和索菲亚周一都不开,所有人两面(历博和索菲亚)都进了皇宫,好不热闹。帝都出来的看皇宫总是很失落,什么呀,这么大也是皇宫,即使是雄霸四方的奥特曼帝国。根帝都不同的是珍宝室,有好东西。帝都的不是被抢就是遗散了,奥特曼的好东西都在。放眼金色一片,大件的上百公斤,祖母绿钻石都是鸡蛋大小的,红宝蓝宝遍布各种家什上,头次见。有几件绝世宝,匕首,圣剑,金色宝座。御厨区本有中国瓷器和银器展,很久不开了,放到中国应该会被马爷爷奉为至宝,人家从13世纪一直持续收藏并定制到19世纪的。上万件家什都拿回中国拍卖,市场非崩盘不可。Topkapi宫仅凭那些红色绿色透明的鸡蛋,20里拉的票价跟白给一样。反观harem后宫15里拉的门票,好奇害死猫可以说用在这里很适合。 P1020097 by choubb, on Flickr Topkapi皇宫大门 P1020069 by choubb, on Flickr 后宫门口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