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Θουκυδίδης

29Apr/21

希腊史公之“伯罗奔尼撒战争”读后

读史书当读教授的书, 就是何元国这一版伯罗奔尼撒战争, 也是春秋左传的最佳伴侣读物。 这两天终于读完厚厚的一本,短短30年百国(城)之争,洋洋字数超越春秋左传两百多年上千国(城)之争,也是服了。满篇鸡毛蒜皮之战事和人争。真正有价值的不过就是讲演的节录,相当于我国之国语,而其保真度又有很大的疑问。其次风土人情,少之又少。篇幅压缩到十分之一也许是比较合适的。其遍布全篇的“民主政治”和“僭主政治”始终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雅典,斯巴达和一众小邦的政治体制没看出什么本质的区别,反倒是雅典的霸权:从其盟国强取供奉显得独树一帜。修昔底德以雅典人的“不正”态度,但凡雅典的事物一律褒奖的态度可为“力透纸背”。 相对于我国尚书,国语,春秋以至二十四史(史记除外)之国家档案,本书乃古代个人一家之历史,其态度方法至关重要,希腊史公他自己是这样说的“接掌权利的是希庇阿斯,这一点我敢断言,因为我了解到的传闻比别人的更准确”。亲眼目睹,亲耳所闻都不能排除失真,尚需多方求证,希腊史公的“自信”也是爆棚了。 这部书最值得看的,其一所录的演说,其二西西里叙拉古之战,因为史公动了情。其它的战争,多为希腊强势,史公对其敌人即轻蔑又无情, 就如其名言:might is right,这也是我们理解今日美国强权的钥匙。对比中国古典哲学:”天行健”,“天地之大德曰生”,“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两种人可不是话不投机,驴头马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