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瓜是俺家的第二只猫,自八月三十入门到今天整整四个月了。自从俺家喵喵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失踪,至今俺耿耿于怀,希望喵喵显灵以人猫重聚,然此后颠沛于京城和港粤诸城,到今年初才得以暂安,怀喵之情即上心头。问得家里LD,也是怀喵久久不能自已,就发愿去暖暖讨求一只再续前缘。

花瓜初次入笼,叫声不绝于道
十月的瓜

花瓜是大名,小名瓜瓜或者单字瓜,在暖暖宠物时叫花花,箐姐印象是一八年四月在她家小区里收养的小奶猫,俺就当她是四月的生猫了,每年疫苗也是四月打。箐姐是暖暖宠物的女主人,自一七年俺家托点布布成为暖暖的常客,俺渐渐跟箐姐熟络起来,她一心救助流浪猫狗之情也略有所知。跟箐姐提及收养喵喵一事,皆大欢喜,于八月二十一日一起在猫房观猫选定了三个“种子”。八月三十成行从广州赴珠海迎接喵喵回家。我于三个种子没有特别的偏好,一切皆为缘分不是么,听箐姐先认了一岁小橘,不想小橘大惊,不让剪猫指甲,在猫房里跟我们玩儿藏猫猫。无奈之下就抓了较为温顺的花瓜,半推半就中剪了三个爪也无以为继了,怎么办呢?其实也没什么可办的了,箐姐在猫房十几只中选了三,应当是最易收养的了。

花瓜肥肥,性情温顺,回家第二天主动跃入我怀中,是个知情达意的三花,不过在暖暖四年虽衣食无忧,说好了是软禁,说不好算是个监狱,已经四岁半的瓜瓜会不会有什么异样呢?一直到这个月,我才一颗心放了下来:花瓜会不时喵喵跟我说话了,不枉遍布我两手的血道子啊。花瓜长期少人接触,虽然知情达意,但是锋利的猫爪不知隐藏,给我搞得两手全是血道子,一直到进家三个月才知道缩指甲,偶尔忘记,我一定指着那个爪爪叫疼,花瓜心虚就把小爪子往下放,往后藏。花瓜现在开始有了猫尊,总是伴我身边,唾手可得,但不会轻易跃入我怀了。撸猫揉肚,甚至驻手于猫,花花总是一口咬住我手,疼痛难忍却不破皮,害我每天数次大叫“瓜瓜,瓜瓜,疼”,花瓜随即大减咬力,你说花瓜能学会温柔咬人么?

岁月静好,猫狗晏康,愿天下的生灵皆善终有养。

今天的瓜

CC BY-NC-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