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s: 981

琵琶行 / 琵琶引

朝代:唐代

作者:白居易

解读者:博主

  • 元和十年,(元和十年,唐宪宗的年号,即公元815年,已经是江河日下的中晚唐时期,所谓的元和中兴只是水中花镜中月而已。这次左迁也是白乐天思想从“兼济天下”转向“独善其身”的起始。)左迁九江郡司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九江城西,后沦为英租界,是一个形状似脸盆的内港,是湓江,也就是现今的龙开河/龙开河路的一部分,形状很像长在肠子上的胃。经龙开河入长江。英租界时内港仍在,不知何时填平。本地出租司机说龙开河90年代后先被填平,后部分河道又被次任市长责令挖开。东南侧有烟雨亭立于甘棠湖台墩中,传说是周瑜在柴桑练水军的点将台,琵琶行也题刻在烟雨亭边。传说琵琶行的发生地是在湓江的西岸,跟烟雨亭隔岸相望),闻舟中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问其人,本长安倡女,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穆曹明显是邵武九姓,西域附内的胡人,琵琶当然是胡乐了,此琵琶女是不是也是胡人?),年长色衰,委身为贾人妇。遂命酒,使快弹数曲。曲罢悯然,自叙少小时欢乐事,今漂沦憔悴,转徙于江湖间。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觉有迁谪意。因为长句,歌以赠之,凡六百一十六言,命曰《琵琶行》。
  •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浔阳,江州,柴桑,九江一城也。 因琵琶行闻名。有浔阳楼立于江边,宋江题反诗的地方
  •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 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不得志 一作:意)
  •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六幺 一作:绿腰。秦腔六幺和绿腰同音)。
  •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暂歇 一作:渐歇。秦腔暂歇和渐歇发音相近
  •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
  •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虾蟆陵非虾蟆陵,乃下马陵也,汉代大儒董仲舒之墓。唐之京城,乃今之西安,本人故乡也。俺的中学语文老师说虾蟆陵之秦腔等同于下马陵,今天我们老陕发音也是一样的。外地人白居易听不懂京腔,笔误也。下马陵离本人住家两站路,从来没去过。离家多年后,有一次约朋友喝酒,突然想起个这么有名的地方从来没去过–现在下马陵两边都是酒吧,就在和平门的城墙内。夜幕里看起来像个小庙。下马陵最早出现在唐人韦述的《两京记》中,但在唐代的史籍诗赋中虽一再被提及,却从来没有说到具体位置。较详细的方位说明在宋《长安志》中,里面有“蝦蟆陵在万年县南六里”的记载,这个位置即现在西安交大东南侧,也是本人住家两站路。而今和平门里的下马陵,是明代扩大西安府城后,将墓移至城内建董子祠,此后,那里便开始叫下马陵。但是下马陵是不是董仲舒之墓,还是疑问重重。有说其陪葬汉武帝的茂陵,在兴平的渭北塬上。除了陵墓位置的问号,其实我还有一个大问号,只有皇帝墓可以称陵,董仲舒虽为大儒,其墓也可称陵?孔子也不过是孔子墓。那么下马陵是不是董仲舒墓也是个问号了。
  •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
  •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渭北汉陵群中的五个。俺去过汉武帝的茂陵,属于五陵之一。汉武迁关东豪门到茂陵建茂陵邑,所以这五陵的陵邑居民全是豪门,五陵少年就是富二代官二代了。这个词在唐诗里出现, 看来豪门N代延续到了唐朝。我去茂陵还特意在路边田边留意当地人, 完全看不出二代N代的感觉了。

    茂陵边的五陵人

  • 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银篦 一作:云)
  •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 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
  • 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就在景德镇附近。现在高速几个小时就到,这条路俺只走了一点点,到了湖口,也就是石钟山记的那个地方。不过古时商贸之路基本都是水路。查了一下地图, 从九江进鄱阳湖上溯昌江可以到浮梁。琵琶女的商人老公应该走的是这条水路吧。
  •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江口,我认为是湓浦口进入长江的江口,浔阳城的城外西北方向。 对应江口的有湖口,在鄱阳湖和长江的交汇处,浔阳城东大概十多公里的样子。
  •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
  •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 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
  • 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
  • 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这两句说白乐天应该住在城外湓江附近,在湓江西岸的可能性非常高。住所周围竟然还有猴子。这里现今地势平坦。如果唐代地势同样平坦的话,有猴子说明这里非常荒凉
  •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
  •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
  • 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
  •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江州, 浔阳, 九江,俺到九江的第一夜沥沥小雨,寒彻刻骨

    雨夜九江bus行

跟琵琶行相关的另一首白居易的诗是泛湓水,应该是琵琶行之前的作品, 白居易的此时心情似乎还不错

  • 四月未全热,麦凉江气秋。
    湖山处处好,最爱湓水头。
    湓水从东来,一派入江流。
    可怜似萦带,中有随风舟。
    命酒一临泛,舍鞍扬棹讴。
    放回岸傍马,去逐波间鸥。
    烟浪始渺渺,风襟亦悠悠。
    初疑上河汉,中若寻瀛州。
    汀树绿拂地,沙草芳未休。
    青萝与紫葛,枝蔓垂相樛。
    系缆步平岸,回头望江州。
    城雉映水见,隐隐如蜃楼。
    日入意未尽,将归复少留。
    到官行半岁,今日方一游。
    此地来何暮?可以写吾忧。
  •  白居易去世后,葬于洛阳龙门的香山,隔伊水与卢舍那大佛相向。唐宣宗李忱写诗悼念他说:“缀玉联珠六十年,谁教冥路作诗仙?浮云不系名居易,造化无为字乐天。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 ,童子,胡儿是对白乐天最高的褒奖,长恨和琵琶则是白居易的双星,闲话一句:长恨歌的关键地点马嵬坡下马陵的疑似陵墓都在陕西兴平。关中大地,历史故事浩瀚无边。

    龙门卢舍那大佛

CC BY-NC-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