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audio

25Jan/18

市场和技术的变革:人人都来玩儿视频 (1)

Hits: 220本篇是工作的产物,也作为软文推出,题目是人人都来玩儿视频:“视频技术的变革(1)”。 本篇略有改动。 视频通信,听起来就很vintage,视频直播,则热闹年轻多了。 没错,大众的直觉一点都不含糊,商用视频通讯最早1964年就由AT&T推向公众,在纽约中央车站,华盛顿特区和芝加哥建立视频电话亭,供大众使用。 而大众化视频直播,要到了1993年,一个叫Severe Tire Damage的乐队,在鼎鼎大名的Xerox PARC实验室的帮助下,利用Mbone技术,向互联网做了史上第一个直播,号称用了“整个互联网一半的带宽”。之后才是1995年的Realnetwork,以及其后的Flash, RTMP,HLS。 Flash,有关注技术和网络的都知道,是乔布斯向Flash发出了死亡通缉令。知道甚至还用过Real的,得是恐龙级大叔大妈了。那时大家对streaming流媒体播放并不敏感,更无自媒一说,即使你自媒了,也没有人知道到哪里去看“自媒”。可惜Real虽然有超越那个时代的视频流媒体技术和服务,大多时候,网民只是用Real听听声音而已。 作为一个技术转销售的“技术资深人士”, 经常会从两个维度来考察一个大众热点:技术的特点,市场的成熟度和热点。 直播市场后发先至,2016年的调查近一半网民都接触过直播了。2016年下半年开始,各大直播平台月活用户数呈现了下降趋势,已然未老先衰。到了2018,已经开始需要靠“冲顶大会”来续命了。可以断定,冲顶第二次高潮后的一地鸡毛,直播业才有机会回到常态,业绩数字完成去杠杆的过程。潮水落去,烧完钞票,真正耕耘的企业才会显露出来,那个时候还存留在市场上的服务和企业,才是市场真正需要的。互联网的节奏基本上是半年中场,一年大结局。我给直播业冲顶热潮的终点也就是2018年尾,2019年头了。 通信市场,一直默默无闻于大众市场。除了微信,有如春雨润物,悄悄潜入每个人的手上,发发信息,偶尔看看视频,语音一下。其他的巨头无论阿里还是小米,虽然都有巨资投入,在消费者市场上也是只听声音,不见结果。 通信市场的排他独占性,传统的通信厂商深得其味。通信就是联通你我,几个行业巨头定好规则,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其垄断工具就是“协议”和“兼容”。即使有IETF的国际标准,巨头们仍旧不改痴心,互相在在“协议”和“兼容”上给对手使绊子。很不幸,进入互联网时代后,百年老店的”巨头“们纷纷消亡,只剩下寡头和华为中兴了。基于互联网的新型通信服务,以及网络中立性(Net neutrality)原则更降低了传统通信厂商的对用户,对所提供服务的”可控性“,沦为笨水管(dumb pipes)。 互联网玩儿的是“粉丝”,先入为主,只有市场的垄断,而没有技术 的垄断(互联网的根基就是技术开源)。互联网服务商只有第一,没有第二第三的局面。谁在第一时间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后加入的消费者不得不也选择第一,成为一个正反馈。否则你的亲朋好友都在微信,你一个人玩儿谷歌hangout,这就不是通信了,连自嗨都算不上。传统的通信厂商,以技术垄断的思维收取溢价费用,在互联网市场溃不成军,就不足为怪了。   传统意义上,视频只是通信领域里微不足道的一块细分市场,无论视频设备,还是视频服务的收入都可近似于零。更不要说互联网的视频服务大部分都是免费的:微信,hangout,脸书的messeger, whatsapp,Skype, line….。 只有业内人士才熟知的传统视频通信厂商有宝利通,思科,华为,中兴也只涉足于企业市场,而且岁入已经呈现递减状态,头羊宝利通于2016年退市成为私募企业。国内小鱼在家脱胎于中国宝利通的人马,试水消费者市场,还没听到响声,就转型回小鱼易连-企业市场了。 通讯和视频通信市场就这么不堪么? 互联网第一巨头腾讯,起于QQ,盛于微信,其核心功能就是通信。阿里,网易,小米无不时刻在探索推广自己的通信服务,更无须说还有一堆二线的服务商。只有百度这个以数据起家,满脑子搜索,数据,AI的巨头没有涉足通信。这一点百度没有向大师兄谷歌学习。谷歌在通讯的领域大招不断,从底层技术的研发和开源,到通讯服务hangout和youtube的推陈出新,从来没有停止过脚步。脸书messenger也是不断的开疆拓土,努力拓展。有意思的是,在海外,巨头和资本对通信的兴趣远远大于直播的兴趣,和中国市场有着本质的不同。 面对如此之多的选择,功能各异,适用地域和场景不同,质量参差不齐-反正都是你的网络不好,有收费的有免费的,消费者也只好随行就市,多装俩应用。最差的结果,至少你还有电话号码。。。 今日,通信市场从全球看来还属于万马奔腾,跑马圈地的阶段。而针对特定地区和国家,往往已然是某家互联网服务商一支独大了,如中国的微信。互联网服务商提供的通信,虽然深入人心,问题也渐渐浮出水面, 诸多服务商怎样互联互通?用户难道永远需要装四五个通讯应用么?更不要说”网络中立性“立法被废除的趋势出现在美国。 隐私如何保证?有兴趣的可以搜索关键词“李书福”+“微信” 互联网通讯的法规何时完善?2014年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订立的“网络中立性”立法,到了 2017年12月14日被废除。其潜台词就是笨水管们可以变成“聪明的水管”了,宽带运营商如at&t可以对不同的流量差异化收费。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