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结账,笑眯眯不说话的朱亭大酒店老板娘发声了,要我赔偿床上的烂棉絮,索价200,不肯议价。慈眉善目的印象全部作废。

昨天进客房,我家土狗就上床拉了尿。第一时间揭下传单,拿给老板说赶紧洗洗,也答应赔偿。老板娘今早说床单没完全洗干净,就算了,但是床上的陈年破棉絮有尿迹–我也不否认。200元!跟大妈没法讨价,只好吃下一团怒气走人。
天气一路阴沉,我也无精打采,南岳脚下路过,什么也看不到。
中午到郴州,山清水秀,人气颇旺。住在市政府边的商务酒店,俺和狗狗的胆子越来越肥了。

郴州鱼粉

溜达了博物馆,逛街,享受湖南菜,公交步行,溜达了一个下午。
李希霍芬大概是1月23日到郴州的,跟随行仆人的矛盾之大,以致郴州李道台都无力保护。随行仆人神通广大,已经挑起了著名的郴州“暴民”对老外的愤怒。“因为我听说这个地方的官员在处理暴民的时候比较软弱,如果跟这群人来硬的,很可能自己都会被暴打,甚至杀害。”。李希霍芬离开郴州继续北上,出现红色砂岩,地貌巨变。对古生物学研究,“湖南的南部简直就是一个天堂”,“实在不是一个富裕的行省”-这根朱亭大酒店老板的鱼米之乡富饶之地的说法大相径庭。
郴州可以再来,几个关键词是:林邑,苏仙,义帝,2008雪灾,也是离广东最近的湖南菜。

CC BY-NC-SA 4.0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