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细雨

06Sep/09

在细雨中骑行

Hits: 216 被电话吵醒,迷迷糊糊的想起了还要骑车去。 强打精神,借着收拾装备,穿衣戴帽,总算醒过来了。上周末就怀疑后胎漏气,抓不到证据,带着犹疑出发了。 天空飘着毛毛雨,这种感觉不太有过,所以都不知道是苦中作乐还是超凡脱俗的爽。人的感觉和思维很多是后天被强加的,所以得多去去野地,多活动活动, 找点初始状态回来,要不成天被各色人等骗还不知道呢, 还要左一口大师,右一嘴前辈的犯贱。 冲过京津塘,来到亦庄东,路面的车几乎消失了,就剩下俺,俺的意大利蓝驴,还有细雨,和一阵恶臭-过去似乎没有闻到过啊。冲过这团恶气就是天堂!!!不觉又想到车胎了, 似乎后胎的震动感消失了。要知道俺的车胎出发前打了90psi的气压, 硬度即便不算铁板一块,也得是属于钢钢的,跟山地车的松松垮垮完全不是一回事。星海钢琴大门, 就在这吧。按按后胎,说不清软了没有。看看胎面, 就是它了, 胎面这里吐泡泡呢,扎胎了。 看俺来收拾你吧。从屁袋拿出工具包,在路边草地上放倒车开始了。想当年,咱骑山地的时候也算是补胎高手了,3,5分钟,跟玩似的。 “靠,怎么外胎都抹不下来呢?”, 挥舞这艳黄的卡农专利大奖撬车棒, 俺就是奈何不了外胎。比俺玩的山地外胎要强悍很多啊。雨不知不觉又开始了,过京津塘的时候记得雨已经停了。 掏出了咱的意大利造随车气筒,重新打气,凑活骑回家吧。车和人都有点泄气,并没有料到更糟的还在前面。 挥舞着小气筒,开始往复推拉沉重,最后变得又很轻快。几十下过去了, 车胎还是跟面条一样, 优雅地流线躺在地面。鬼节都过了3天了, 怎么俺还是招招晦气啊。没辙,打车去卡农修车吧。 星海钢琴集团门口,大路又宽又直,门前绿草如茵,空无一人,除了俺, 穿着卫生裤,顶着泡沫盔,眼带黄眼镜。雨水一滴一滴得从俺的盔沿往下滴。 “96103, 要出租, 嗯,在,在,在亦庄东星海。” 刚在看了Garmin的轨迹, 停车下来应该是3:45左右。折腾到决定打出租大概是4:10左右。最后上车是16:52,是出租票上的时间。 第一个司机,“ 我在北环西路,你在哪儿,我不认亦庄的路?有自行车?我是捷达,装不下,找伊兰特吧。” 第二个司机,停到我身边,一个红白富康。“有自行车车?不行,我要往外走。”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