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石刻

15Feb/17

1.27-29 洽川-桥陵-西安 北京珠海千里行第三天

Hits: 165除夕,赖了一会床。 下楼洗漱,看见一个小老鼠趴在鼠药盘边,亮亮的眼睛,看我过来,挣扎着动不了一步,亮亮的眼睛定定看着我。。。 楼下店家被我叫醒,7:30结账开门出发遛狗。出门200米就是处女泉大门,不远处还在盖一个“古城”莘国城,此地也号称是“关鸠”的创作地,比河南某地自称关鸠的原创地要靠谱些。周南-今陕西也,河南已经是召南了。胡思乱想着被三狗牵着走,四周的景是没什么可看,应该离处女泉和湿地还差点距离。 驾车奔蒲城桥陵,号称跟乾陵气魄并肩的石人石马石翁仲。不到两个小时到了蒲城县西北的桥陵。陵道宽阔,缓缓上升。有不多见的石鸵鸟和獬豸,我喜欢称其为带翅膀的狮子。陵道和两侧石像形制完整,唐陵中少见。。。嘿嘿俺也没看过几个唐陵,记得王子云在“雅典到长安”里记述了唐陵的考察,那个石鸵鸟和翅膀狮子过眼难忘。 现场感觉,桥陵石刻在唐陵中绝不是一流。鼎盛王朝的霸气,雄壮和硕大跟桥陵不沾边。看看武则天父母的顺陵大狮子吧。 桥陵如乾陵昭陵建在山上,一座梯形的山中心刻了一个V字形坡面,隐隐显出人工的痕迹。在陵山山脚回看,数公里的司马道缓缓下降,最后和绿色肥美的关中平原融合一体。不知道天气晴好的时候,南侧的秦岭山脉能否看见:闪闪发亮的渭河,雄壮的终南山脉,生生不息的一干人民。。。。 除了回程时碰到一个清扫工,偌大陵区,一个人享受阳光,山陵,历史。。。。过年真好! 27-29宿西安南稍门醋溜先生公寓,夜夜平静无爆竹。大年初一早遛狗,见车窗被砸,还有一辆陕A车窗也被砸。西安的贼也太不讲天时人情了,岁岁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