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慢跑

05Apr/10

Endorphin,就在举手投足之间

Hits: 126有理论试图证明大脑的刺激和奖励是生物改变和进化的基石。当经济学遇上生物学和心理学 例举了数个人和动物的实验也试图说明这一点。某些特定的行为会促使大脑分泌内啡肽(endorphin),例如性爱, 长跑甚至赌博, 权利的追逐。。, 内啡肽是一種內成性(腦下垂體分泌)的類嗎啡生物化學合成物激素。 它是由腦下垂體和脊椎動物的丘腦下部所分泌的氨基化合物(肽) 。它能與嗎啡受體結合,產生跟嗎啡、鴉片劑一樣有止痛和欣快感。等同天然的鎮痛劑。更多的是兴奋和愉悦的感觉, 这种行为-刺激-兴奋的组合,会加强动物体对该行为的重复,同时也会在动物大脑的亿万个神经元带来新的组合和改变,也就是永久的改变了生物体的行为模式。就像吸了几次毒品的人,会上瘾一样。 「跑步者的愉悅感」(runner’s high)就是能引发内啡肽的行为之一。不仅是跑步,游泳,越野滑雪,長距離划船,騎單車,舉重,有氧運動或球類運動(例如籃球,足球或美式足球)都能促进内啡肽的分泌。 08年底开始了我的LSD慢跑生涯, 几个月的练习之后, 基本上能做到每次跑10k,一个小时,也充分享受了endorfin的愉悦。09年10月14日是俺去年的最后一次LSD,气温下降,刺激得哮喘发作,不能再继续跑了。 近日气温回升,俺的LSD瘾也起来了。周五专门去三里屯village的mizuno旗舰店测量脚型-貌似全北京唯一的一台,店员告诉俺还不能用,得再过些日子。欲罢不能,错买了alchemy 8慢跑鞋回来。这个是个偏于control的鞋, 而不是alchemy 9偏重于support。看起来M家的鞋变化多多, 下次买的时候要慎重一些。 冒着哮喘的风险奔了出去,单衣单裤倒身体不算冷,手有点冻。不过10分钟后跑开就没事了。20多分钟后开始high,一直到最后也没有哮喘。 跑步的GPS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