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Jan/18

市场和技术的变革:人人都来玩儿视频 (1)

Hits: 220本篇是工作的产物,也作为软文推出,题目是人人都来玩儿视频:“视频技术的变革(1)”。 本篇略有改动。 视频通信,听起来就很vintage,视频直播,则热闹年轻多了。 没错,大众的直觉一点都不含糊,商用视频通讯最早1964年就由AT&T推向公众,在纽约中央车站,华盛顿特区和芝加哥建立视频电话亭,供大众使用。 而大众化视频直播,要到了1993年,一个叫Severe Tire Damage的乐队,在鼎鼎大名的Xerox PARC实验室的帮助下,利用Mbone技术,向互联网做了史上第一个直播,号称用了“整个互联网一半的带宽”。之后才是1995年的Realnetwork,以及其后的Flash, RTMP,HLS。 Flash,有关注技术和网络的都知道,是乔布斯向Flash发出了死亡通缉令。知道甚至还用过Real的,得是恐龙级大叔大妈了。那时大家对streaming流媒体播放并不敏感,更无自媒一说,即使你自媒了,也没有人知道到哪里去看“自媒”。可惜Real虽然有超越那个时代的视频流媒体技术和服务,大多时候,网民只是用Real听听声音而已。 作为一个技术转销售的“技术资深人士”, 经常会从两个维度来考察一个大众热点:技术的特点,市场的成熟度和热点。 直播市场后发先至,2016年的调查近一半网民都接触过直播了。2016年下半年开始,各大直播平台月活用户数呈现了下降趋势,已然未老先衰。到了2018,已经开始需要靠“冲顶大会”来续命了。可以断定,冲顶第二次高潮后的一地鸡毛,直播业才有机会回到常态,业绩数字完成去杠杆的过程。潮水落去,烧完钞票,真正耕耘的企业才会显露出来,那个时候还存留在市场上的服务和企业,才是市场真正需要的。互联网的节奏基本上是半年中场,一年大结局。我给直播业冲顶热潮的终点也就是2018年尾,2019年头了。 通信市场,一直默默无闻于大众市场。除了微信,有如春雨润物,悄悄潜入每个人的手上,发发信息,偶尔看看视频,语音一下。其他的巨头无论阿里还是小米,虽然都有巨资投入,在消费者市场上也是只听声音,不见结果。 通信市场的排他独占性,传统的通信厂商深得其味。通信就是联通你我,几个行业巨头定好规则,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其垄断工具就是“协议”和“兼容”。即使有IETF的国际标准,巨头们仍旧不改痴心,互相在在“协议”和“兼容”上给对手使绊子。很不幸,进入互联网时代后,百年老店的”巨头“们纷纷消亡,只剩下寡头和华为中兴了。基于互联网的新型通信服务,以及网络中立性(Net neutrality)原则更降低了传统通信厂商的对用户,对所提供服务的”可控性“,沦为笨水管(dumb pipes)。 互联网玩儿的是“粉丝”,先入为主,只有市场的垄断,而没有技术 的垄断(互联网的根基就是技术开源)。互联网服务商只有第一,没有第二第三的局面。谁在第一时间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后加入的消费者不得不也选择第一,成为一个正反馈。否则你的亲朋好友都在微信,你一个人玩儿谷歌hangout,这就不是通信了,连自嗨都算不上。传统的通信厂商,以技术垄断的思维收取溢价费用,在互联网市场溃不成军,就不足为怪了。   传统意义上,视频只是通信领域里微不足道的一块细分市场,无论视频设备,还是视频服务的收入都可近似于零。更不要说互联网的视频服务大部分都是免费的:微信,hangout,脸书的messeger, whatsapp,Skype, line….。 只有业内人士才熟知的传统视频通信厂商有宝利通,思科,华为,中兴也只涉足于企业市场,而且岁入已经呈现递减状态,头羊宝利通于2016年退市成为私募企业。国内小鱼在家脱胎于中国宝利通的人马,试水消费者市场,还没听到响声,就转型回小鱼易连-企业市场了。 通讯和视频通信市场就这么不堪么? 互联网第一巨头腾讯,起于QQ,盛于微信,其核心功能就是通信。阿里,网易,小米无不时刻在探索推广自己的通信服务,更无须说还有一堆二线的服务商。只有百度这个以数据起家,满脑子搜索,数据,AI的巨头没有涉足通信。这一点百度没有向大师兄谷歌学习。谷歌在通讯的领域大招不断,从底层技术的研发和开源,到通讯服务hangout和youtube的推陈出新,从来没有停止过脚步。脸书messenger也是不断的开疆拓土,努力拓展。有意思的是,在海外,巨头和资本对通信的兴趣远远大于直播的兴趣,和中国市场有着本质的不同。 面对如此之多的选择,功能各异,适用地域和场景不同,质量参差不齐-反正都是你的网络不好,有收费的有免费的,消费者也只好随行就市,多装俩应用。最差的结果,至少你还有电话号码。。。 今日,通信市场从全球看来还属于万马奔腾,跑马圈地的阶段。而针对特定地区和国家,往往已然是某家互联网服务商一支独大了,如中国的微信。互联网服务商提供的通信,虽然深入人心,问题也渐渐浮出水面, 诸多服务商怎样互联互通?用户难道永远需要装四五个通讯应用么?更不要说”网络中立性“立法被废除的趋势出现在美国。 隐私如何保证?有兴趣的可以搜索关键词“李书福”+“微信” 互联网通讯的法规何时完善?2014年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订立的“网络中立性”立法,到了 2017年12月14日被废除。其潜台词就是笨水管们可以变成“聪明的水管”了,宽带运营商如at&t可以对不同的流量差异化收费。Read More…

22Jul/14

一席yixi北京7/22席间和席后

Hits: 1139大声展,新视线,良仓,讲演的事儿你还得练练。 沈庆  希望音乐令众人口味调和,达成社交,完全是旧人心态了,diversity永远是世间最宝贵的遗产和对未来的期许。最喜欢的:对镜梳妆,难道天秤?听了他的四十岁了,知道自己四十这段过得不错。,听了他20来岁的歌儿,也知道了自己20来岁的时候的生活远远不如他。 许知远:长这样啊,对现实已是老人心态了,年轻人对新媒体不是适应,是一起成长,彼此为根源,废话太多,有思考是好事,但是中年人一张口还是10万个为什么,你就太装绿了。实在听不下就提前退场了。 以下是回家后的记录 罗军,曾经短暂的同事,美国公司满脑政治的中层干部,现在张口就是命,口口声声称自己赤足站在泥土上。感觉所言不虚,应该有一些脚踏实地的经历,的确有一些跟过往的不同。做演讲还是那么职业的完美,唯一不同的是,结尾变成了中式大领导的青年赠语,慷慨激昂。 那个英国人,麦克唐纳的孙子,靠着他爷爷的余荫,在大英帝国的各殖民地完成了他的扬名立腕的历程,80年代起,就扎根到中国。我猜他应该娶了个中国老婆。声称自己写了一堆rubbish,终生对野生动物的热爱 ,使他成为唯二但令我感动,令我欢喜的演讲者。BTW,另一个喜欢的演讲者是沈庆。歌和故事结合在一起才是最完美的艺术,他教会我了读歌词。吐槽一下 ,他的那首40岁,实在不怎么样。 整个活动的感想:太长,每个演讲者的时间太短,国际化欠缺,单向的演讲是远远不够的。 整个活动的感觉:3点开始,2点要求排队。。。??整个休息区和会场弥漫着骚气, 好骚好骚, 骚的受不了, 就是每个人腋下分泌的那种。。。   以下copy自一席微信 一席北京 讲者名单 2014-07-18 一席 2014年7月22日 15:00-21:00   一席北京   宫本一夫 [日]   讲谈社一百周年时,出版了影响深远的丛书,《中国的历史》。第一本《从神话到历史》的作者,宫本一夫,任教于京都大学、九州大学,专攻东亚考古学。 陈皎皎   新视线主编,良仓创始人,大声展策展人。  Read More…

06Dec/13

BTC比特币的终结

Hits: 137我给BTC(比特币)定义了一个死期:有人用BTC买到核弹生化的时候, 而不是类似美国国土安全局查封MT.Gox的美国银行账号,也不是中国央行禁止金融机构交易BTC的政令。 BTC的最大创新不是电子货币,这个我们早就有了,Paypal,支付宝,Q币。。。BTC的创新在于去中心化,没有人可以监控BTC的流向,这也令交易双方不需要互信(trust),是地下黑色经济的完美货币—这个其实是模仿了Bit Torrent的理念。 就连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对BTC的看法也左右摇摆。 “你必须得充分拓展想像力来推断比特币究竟有什么内在价值。我没能做到,也许别人可以吧。你问我比特币是不是泡沫?当然,它就是个泡沫。” 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上个月曾致函美国参议院称,比特币及其他虚拟货币“可能拥有长远的未来”,并表示美央行无意对此进行规范管理。 BTC可归类为信用货币,有两个概念至关重要:信用和法币。 金融信用,即提供贷款和产生债务。在许多场合,金融信用也可以指借债方偿还债务的信誉和能力。信用意指一个人能够先取得金钱或是商品,日后再行付款的限度。[1] 信用产生的另一种方式是商品交易过程中的延迟付款。在延迟期限前还清欠款,就是正面的信用纪录,所以时常欠款又还清的人反而比不曾借钱动用信用的人有更好纪录“成绩”,信用额度也更容易扩大。 如果过时限借钱不还称为违约。对象是金融机构的话,个人违约状况会被在信用局数据库注记。在多数国家,违约严重时再次向合法金融机构借款会很困难,直到协议或法庭作出判决后得到解决。 法定货币(英语:Fiat Money)是指不代表实质商品或货物,发行者亦没有将货币兑现为实物的义务,只依靠政府的法令使其成为合法通货的货币。法定货币的价值来自拥有者相信货币将来能维持其购买力,但货币本身并无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 部分发行法定货币的国家或银行,会将其法定货币与一种或数种外币挂鈎,并以政府外汇储备维持其汇价在一定的水平。亦有法定货币是没有任何锚,其价值是自由浮动,倚靠发行者控制发行量来维持。 在历史上,政府强制规定纸钞以及非稀有金属(如铜、镍等材质)的硬币为法定货币之前,大多数流通的货币也具有一定的内在价值,例如金币、银两,此种货币称为商品货币(Commodity Money)。 美元,人民币既是信用–债务凭证,也是法币。 BTC的信用支撑完全不等同于过去的任何货币,传统的眼光认为BTC是没根的–没有国家的支持,创造BTC的人都不甚了了,五年前的加密技术还能维持BTC的长久安全么? 不过信用基本等同于信仰,你相信标的物,它就是高等级债,是硬通货–美国国债,呵呵;你不相信它,信用没了,就是毫不值钱的垃圾债–如欧猪债。可以说当前SB年轻人的信仰都是互联网都是BTC,而且信众越来越多,那么BTC就能蒙一阵事儿, 五年,十年,甚至一代人二十年。 不过发疯总会醒的, 年轻人也会老的, 无根的信仰都会被遗弃的,古老的加密技术都会被破解的, 军火毒品的贩子迟早都会被抓住的。 BTC大热也有它的外在因素:自金融危机后的全球超级流动性令世间一切实物和虚拟物都成了潜在的信用标的物, 再加年青一代是互联网的忠实教徒,一堆热情SB青年涌向BTC也情情有可原了。BTC既是现实世界的矛盾在金融领域的绝妙反映,也是新生的互联网技术反过来影响金融,创造解决现实金融问题的一种技术手段。 但是我并不看好BTC的未来,谁知道现在的BTC或者以后会越来越多的类BTC会不会真正成为货币,即使修成正果,也是BTC4.0, BTC5.0之后的事了: 走在最前面的一定不是走到最后的,BTC只是探索去中心化互联网货币的探路者 固定的BTC总数不符合经济和货币规律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