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笆行”的私人旅游解读

琵琶行 / 琵琶引

朝代:唐代

作者:白居易

解读者:博主

  • 元和十年,(元和十年,唐宪宗的年号,即公元815年,已经是江河日下的中晚唐时期,所谓的元和中兴只是水中花镜中月而已。这次左迁也是白乐天思想从“兼济天下”转向“独善其身”的起始。)左迁九江郡司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九江城西,后沦为英租界,是一个形状似脸盆的内港,是湓江,也就是现今的龙开河/龙开河路的一部分,形状很像长在肠子上的胃。经龙开河入长江。英租界时内港仍在,不知何时填平。本地出租司机说龙开河90年代后先被填平,后部分河道又被次任市长责令挖开。东南侧有烟雨亭立于甘棠湖台墩中,传说是周瑜在柴桑练水军的点将台,琵琶行也题刻在烟雨亭边。传说琵琶行的发生地是在湓江的西岸,跟烟雨亭隔岸相望),闻舟中夜弹琵琶者,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问其人,本长安倡女,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穆曹明显是邵武九姓,西域附内的胡人,琵琶当然是胡乐了,此琵琶女是不是也是胡人?),年长色衰,委身为贾人妇。遂命酒,使快弹数曲。曲罢悯然,自叙少小时欢乐事,今漂沦憔悴,转徙于江湖间。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觉有迁谪意。因为长句,歌以赠之,凡六百一十六言,命曰《琵琶行》。
  •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浔阳,江州,柴桑,九江一城也。 因琵琶行闻名。有浔阳楼立于江边,宋江题反诗的地方
  •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 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 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不得志 一作:意)
  •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六幺 一作:绿腰。秦腔六幺和绿腰同音)。
  •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暂歇 一作:渐歇。秦腔暂歇和渐歇发音相近
  •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 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
  •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虾蟆陵非虾蟆陵,乃下马陵也,汉代大儒董仲舒之墓。唐之京城,乃今之西安,本人故乡也。俺的中学语文老师说虾蟆陵之秦腔等同于下马陵,今天我们老陕发音也是一样的。外地人白居易听不懂京腔,笔误也。下马陵离本人住家两站路,从来没去过。离家多年后,有一次约朋友喝酒,突然想起个这么有名的地方从来没去过–现在下马陵两边都是酒吧,就在和平门的城墙内。夜幕里看起来像个小庙。下马陵最早出现在唐人韦述的《两京记》中,但在唐代的史籍诗赋中虽一再被提及,却从来没有说到具体位置。较详细的方位说明在宋《长安志》中,里面有“蝦蟆陵在万年县南六里”的记载,这个位置即现在西安交大东南侧,也是本人住家两站路。而今和平门里的下马陵,是明代扩大西安府城后,将墓移至城内建董子祠,此后,那里便开始叫下马陵。但是下马陵是不是董仲舒之墓,还是疑问重重。有说其陪葬汉武帝的茂陵,在兴平的渭北塬上。除了陵墓位置的问号,其实我还有一个大问号,只有皇帝墓可以称陵,董仲舒虽为大儒,其墓也可称陵?孔子也不过是孔子墓。那么下马陵是不是董仲舒墓也是个问号了。
  •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
  • 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渭北汉陵群中的五个。俺去过汉武帝的茂陵,属于五陵之一。汉武迁关东豪门到茂陵建茂陵邑,所以这五陵的陵邑居民全是豪门,五陵少年就是富二代官二代了。这个词在唐诗里出现, 看来豪门N代延续到了唐朝。我去茂陵还特意在路边田边留意当地人, 完全看不出二代N代的感觉了。

    茂陵边的五陵人
  • 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银篦 一作:云)
  •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
  • 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
  • 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就在景德镇附近。现在高速几个小时就到,这条路俺只走了一点点,到了湖口,也就是石钟山记的那个地方。不过古时商贸之路基本都是水路。查了一下地图, 从九江进鄱阳湖上溯昌江可以到浮梁。琵琶女的商人老公应该走的是这条水路吧。
  •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江口,我认为是湓浦口进入长江的江口,浔阳城的城外西北方向。 对应江口的有湖口,在鄱阳湖和长江的交汇处,浔阳城东大概十多公里的样子。
  •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 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
  •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 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
  • 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
  • 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
  • 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这两句说白乐天应该住在城外湓江附近,在湓江西岸的可能性非常高。住所周围竟然还有猴子。这里现今地势平坦。如果唐代地势同样平坦的话,有猴子说明这里非常荒凉
  •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
  • 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
  • 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 莫辞更坐弹一曲,为君翻作《琵琶行》。
  • 感我此言良久立,却坐促弦弦转急。
  • 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
  • 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江州, 浔阳, 九江,俺到九江的第一夜沥沥小雨,寒彻刻骨

    雨夜九江bus行

跟琵琶行相关的另一首白居易的诗是泛湓水,应该是琵琶行之前的作品, 白居易的此时心情似乎还不错

  • 四月未全热,麦凉江气秋。
    湖山处处好,最爱湓水头。
    湓水从东来,一派入江流。
    可怜似萦带,中有随风舟。
    命酒一临泛,舍鞍扬棹讴。
    放回岸傍马,去逐波间鸥。
    烟浪始渺渺,风襟亦悠悠。
    初疑上河汉,中若寻瀛州。
    汀树绿拂地,沙草芳未休。
    青萝与紫葛,枝蔓垂相樛。
    系缆步平岸,回头望江州。
    城雉映水见,隐隐如蜃楼。
    日入意未尽,将归复少留。
    到官行半岁,今日方一游。
    此地来何暮?可以写吾忧。
  •  白居易去世后,葬于洛阳龙门的香山,隔伊水与卢舍那大佛相向。唐宣宗李忱写诗悼念他说:“缀玉联珠六十年,谁教冥路作诗仙?浮云不系名居易,造化无为字乐天。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 ,童子,胡儿是对白乐天最高的褒奖,长恨和琵琶则是白居易的双星,闲话一句:长恨歌的关键地点马嵬坡下马陵的疑似陵墓都在陕西兴平。关中大地,历史故事浩瀚无边。

    龙门卢舍那大佛

喵喵猫

2009.12.20

Every times you go away, you take a piece of me with you

莫名的一句歌词, 一个画面, 一个小小的回忆,就会眼窝湿润,只因有了这些猫猫狗狗。

2014.10.10晚,猫猫一去不回。

猫猫是2008.3.12入我家樊门的,以下是当日写下的搜狐博客。

深夜打球归来, 门口看到喵喵尾随路人, 想登门入户.

叫了两声喵喵, 就跟我入楼, 喂食喂水,似乎不对喵喵心意.跟喵喵心有戚戚焉—喵喵想家了, 我也下定决心要领养喵喵了,了却我近俩月的心愿了.

折腾了一会,无法给喵喵找个一夜的居所,只好引喵喵出楼–喵喵出门后,掉头要返回,我站在喵喵和门之间左右无从.

喵喵, 别着急, 明天开始, 你就是俺家人了.送你去医院检查身体免疫后就可以回家了.

早上已经抓住小猫送宠物医院了.是个身体健康的2.3岁的公猫, 已绝育.血液有点阳性, 有肠道寄生虫.暂时放完全宠物医院观察治疗一周.此记.

猫猫是2008.3.22正式进驻俺家的。

初识猫猫,大概是元旦开始每天早晚遛狗,走到了9号楼附近,猫猫就突然从灌木丛里跳出,挥爪就拍俺家的小狗布布BB。奇怪的是这两拨小东西自第一次偶遇,似老友重逢。猫猫挥爪就上来扇大嘴巴,但缩了爪子,肉掌轻拍;俩小狗布布BB不叫不扑,神态自若步伐不改,那意思是“别闹别闹,没看我忙着闻狗尿呢。。。”

后来听狗友说猫猫可怜流浪中,就记着每次带了狗粮和水。冬日里猫猫消耗很大,饭量顶的上俺家俩小狗了。每天遛狗,最期待的就是猫猫从灌木丛里蹦出来,扇布布BB大嘴巴。这阵势一直到2009年底彻底改了。2009国庆在凉水河边收养的6只遗弃小狗。猫猫对小狗没什么兴趣,偶尔看看。小狗半岁后开始打闹,大多时候是狗咬狗的打闹,也会有群狗闹猫猫。猫猫那时候很绅士,任抓任骑。小狗们渐渐散去,最终只有两只留在家里。猫猫狗狗好的时候窝在一起晒太阳,互相舔来舔去的。狗狗时常性起骑猫猫,猫猫也任劳任怨。高兴的时候, 猫猫藏在椅子上,趁狗狗路过,用爪子捞狗狗,扇耳光。猫猫也有不高兴的时候,挖狗鼻头肉,施展锁喉绝技—紧紧搂住狗脖子,以猫身重量把狗头按在地上,让狗动弹不得。

猫猫体检很健康,也做过绝育手术了–是家猫来的,当时大概也就是不到一岁的样子。流浪了两三个月。好几次有不同的邻居跟我说他/她喂过猫猫或者进过他们家。看猫猫反应,就知道有的人所言是真,有的则不尽然。对熟悉的人,喵喵叫着,躺倒在地,敞开肚皮,大尾巴一扫一扫地,猫猫说:我记着你的好呢。还有一些人,猫猫视而不见,昂首阔步擦腿而过。

单元里的邻居是跟猫猫最近的,经常还能在楼道里碰到。猫猫总是在第一眼看穿人心,是友还是敌。这些年中邻居离去新晋时有发生,猫猫永远是在第一眼跟那人那家成为朋友,或是陌路。成为朋友,喵喵打招呼,翻肚皮,绕腿磨蹭。猫猫也得到很多回报,抚摸,给猫猫开楼门,小零食,偶尔还会进邻居家玩儿。尤其是冬日,猫猫有时在院子里玩得不知去向,我们又不得不去上班时。还在家的邻居就成了猫猫最好的朋友—看到熟识的邻居进出, 猫猫会跳出来喵喵叫着让人家留门。这样猫猫回到楼道里就没有外面那么冷了。

大概是2009的国庆。邻居叫门,说猫猫被陌生人抱了。冲下楼,就见猫猫趴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那人瘦瘦的老相,个子不高,扎个小辫。原来这人就是猫猫的亲爹,住在隔壁小区教小孩美术。猫猫原名“拖把”,取猫猫爱扫地之意。邻居说那男人看见猫猫,叫一声“拖把”,猫猫就扑入怀了。如果不是邻居,猫猫可能就被抱走了。

那男人原来住在我们西边的小区,一墙之隔,也就是猫猫“丢”时的小区。这个时候住在俺家东边的小区,一路之隔。猫猫到底是走失还是被抛弃,对俺家始终是个谜团。互留电话,邀请那男人没事就来看看猫猫。次日之后,再无见到过那男人。再后来听方圆宠物郑大夫说那男人国庆后从诊所“抢”了一只小猫去养。俺家猫猫是那男人从完全宠物领养的,也是从郑大夫的手里。当然了,给猫猫咔嚓绝育的自然也是郑大夫。郑大夫说到那男人时有些不屑,但也不多说。不管怎样,遇到那男人终归是猫猫的造化,今天的猫猫多少都有那男人的影子:虽是馋猫只吃猫粮,家里做鱼做肉闻闻即止;买的猫玩具一概不碰,DIY的玩意儿像一段绳子,硬纸板抠俩洞给猫猫,就玩儿的不亦乐乎;非要上床跟主人睡觉。。。还有,猫猫的流浪生活也是那男人带来的。

2008年6月的时候, 猫猫可以不用牵绳跟我们遛公园了。开始遛猫时很无奈,平常在小区里,玩的差不多了,叫叫就跟俺回家了。到了公园就钻草锞子里,看不到摸不到, 不到天黑不出来,怎么叫都不成。跟猫猫他妈为这个遛猫没少争吵,她不想让猫猫出家门。猫猫以行动说服了猫妈:每天早晚叫门,不紧不慢,不高不低,也不停。我出差在外没人放猫猫下楼的时候,猫猫从三楼阳台跳下。两次毫发无损,一次磕破了嘴巴。自此,猫猫他妈也不敢再反对遛猫了。经过数个周末的公园自由行,猫猫在周围没什么人的时候, 可以跟我们转公园了,不再藏猫猫了。但是这个好景也不是很长,大概两年后,猫猫进了公园,还是直奔草锞子,不到天黑不出来。再加上俺家狗狗数量大增,就不带猫猫去公园了。

2010.10.25

从2013开始续写了猫猫遛弯的新篇章。经过两三次的尝试,猫猫可以在晚上跟我和狗狗们一起出小区后门,绕小区半圈从前门回小区。虽然不是亦庄的繁华街道,但是车流不断,前后百米内必定有行人。猫猫走走藏藏,最后鼓足勇气闯入小区灯火通明的大门。几次后可以跟我们走到隔壁小区的外围(交通干线西环北路边人行道),爬上小区高墙,冲到人家的别墅隔墙上跟另一个猫猫打闹。

猫猫跟小区内别的猫猫的关系始终是个谜。刚进俺家的时候小区有人说猫猫很绅士,一群流浪猫吃饭,猫猫从来不抢。别的猫猫来了,俺家猫猫就走了。他怕一个白色流浪大猫。看到过几次俩猫屁股对屁股坐着,也见过几次对峙着慢慢走开。邻居说见过大白追俺家猫猫。那个大白很粘人,见人走过就上来打招呼蹭蹭,一摸大白身上全是腱子肉,不像俺家猫猫一身肥肉,棉花一样软。经常是猫猫跟大白对峙,看到俺牵着狗走过来了,猫势大涨,不过脚下还是慢慢小步往我们这边挪过来了,蹭出4,5米后就撒开猫步飞身窜到狗狗身边。碰到俺家狗跟别家狗炸了窝呲牙狂吠,猫猫不论多远,不论对方大狗小狗,立马飞奔过来,加入俺家狗狗们的战阵。

2014.10.10晚,猫猫再也没有回来。

每次回家,进了小区大门,第一个念头就是猫猫,在家还是在院子里呢?是玩够了趴在一楼窗台等我呢还是院子里跑得没影呢;发的第一声永远都是”喵喵“,”骚猫“之类的;乐的第一个景是猫猫”喵喵“的迎我归家。。。。这个习惯在10.10后还持续了很久,然后就是思念,心酸。总觉得猫猫还在某个地方等着我呢。

2014.10.10,此后北京不再是我想停留的城市,住了11年的房子不再是我想要的家了。

猫猫的名字有“猫猫”, “骚猫”,“猫少”,“喵喵”,“咩咩”,“你猫骚”, “咩咩猫”,“叻猫”,还有“拖把”, 我和猫妈也叫过这个名字。

2014.9.25

2014.9.25

IMG_20140927_232336

 

 

 

 

 

 

 

 

 

 

 

 

2014.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