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猫

2009.12.20

Every times you go away, you take a piece of me with you

莫名的一句歌词, 一个画面, 一个小小的回忆,就会眼窝湿润,只因有了这些猫猫狗狗。

2014.10.10晚,猫猫一去不回。

猫猫是2008.3.12入我家樊门的,以下是当日写下的搜狐博客。

深夜打球归来, 门口看到喵喵尾随路人, 想登门入户.

叫了两声喵喵, 就跟我入楼, 喂食喂水,似乎不对喵喵心意.跟喵喵心有戚戚焉—喵喵想家了, 我也下定决心要领养喵喵了,了却我近俩月的心愿了.

折腾了一会,无法给喵喵找个一夜的居所,只好引喵喵出楼–喵喵出门后,掉头要返回,我站在喵喵和门之间左右无从.

喵喵, 别着急, 明天开始, 你就是俺家人了.送你去医院检查身体免疫后就可以回家了.

早上已经抓住小猫送宠物医院了.是个身体健康的2.3岁的公猫, 已绝育.血液有点阳性, 有肠道寄生虫.暂时放完全宠物医院观察治疗一周.此记.

猫猫是2008.3.22正式进驻俺家的。

初识猫猫,大概是元旦开始每天早晚遛狗,走到了9号楼附近,猫猫就突然从灌木丛里跳出,挥爪就拍俺家的小狗布布BB。奇怪的是这两拨小东西自第一次偶遇,似老友重逢。猫猫挥爪就上来扇大嘴巴,但缩了爪子,肉掌轻拍;俩小狗布布BB不叫不扑,神态自若步伐不改,那意思是“别闹别闹,没看我忙着闻狗尿呢。。。”

后来听狗友说猫猫可怜流浪中,就记着每次带了狗粮和水。冬日里猫猫消耗很大,饭量顶的上俺家俩小狗了。每天遛狗,最期待的就是猫猫从灌木丛里蹦出来,扇布布BB大嘴巴。这阵势一直到2009年底彻底改了。2009国庆在凉水河边收养的6只遗弃小狗。猫猫对小狗没什么兴趣,偶尔看看。小狗半岁后开始打闹,大多时候是狗咬狗的打闹,也会有群狗闹猫猫。猫猫那时候很绅士,任抓任骑。小狗们渐渐散去,最终只有两只留在家里。猫猫狗狗好的时候窝在一起晒太阳,互相舔来舔去的。狗狗时常性起骑猫猫,猫猫也任劳任怨。高兴的时候, 猫猫藏在椅子上,趁狗狗路过,用爪子捞狗狗,扇耳光。猫猫也有不高兴的时候,挖狗鼻头肉,施展锁喉绝技—紧紧搂住狗脖子,以猫身重量把狗头按在地上,让狗动弹不得。

猫猫体检很健康,也做过绝育手术了–是家猫来的,当时大概也就是不到一岁的样子。流浪了两三个月。好几次有不同的邻居跟我说他/她喂过猫猫或者进过他们家。看猫猫反应,就知道有的人所言是真,有的则不尽然。对熟悉的人,喵喵叫着,躺倒在地,敞开肚皮,大尾巴一扫一扫地,猫猫说:我记着你的好呢。还有一些人,猫猫视而不见,昂首阔步擦腿而过。

单元里的邻居是跟猫猫最近的,经常还能在楼道里碰到。猫猫总是在第一眼看穿人心,是友还是敌。这些年中邻居离去新晋时有发生,猫猫永远是在第一眼跟那人那家成为朋友,或是陌路。成为朋友,喵喵打招呼,翻肚皮,绕腿磨蹭。猫猫也得到很多回报,抚摸,给猫猫开楼门,小零食,偶尔还会进邻居家玩儿。尤其是冬日,猫猫有时在院子里玩得不知去向,我们又不得不去上班时。还在家的邻居就成了猫猫最好的朋友—看到熟识的邻居进出, 猫猫会跳出来喵喵叫着让人家留门。这样猫猫回到楼道里就没有外面那么冷了。

大概是2009的国庆。邻居叫门,说猫猫被陌生人抱了。冲下楼,就见猫猫趴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那人瘦瘦的老相,个子不高,扎个小辫。原来这人就是猫猫的亲爹,住在隔壁小区教小孩美术。猫猫原名“拖把”,取猫猫爱扫地之意。邻居说那男人看见猫猫,叫一声“拖把”,猫猫就扑入怀了。如果不是邻居,猫猫可能就被抱走了。

那男人原来住在我们西边的小区,一墙之隔,也就是猫猫“丢”时的小区。这个时候住在俺家东边的小区,一路之隔。猫猫到底是走失还是被抛弃,对俺家始终是个谜团。互留电话,邀请那男人没事就来看看猫猫。次日之后,再无见到过那男人。再后来听方圆宠物郑大夫说那男人国庆后从诊所“抢”了一只小猫去养。俺家猫猫是那男人从完全宠物领养的,也是从郑大夫的手里。当然了,给猫猫咔嚓绝育的自然也是郑大夫。郑大夫说到那男人时有些不屑,但也不多说。不管怎样,遇到那男人终归是猫猫的造化,今天的猫猫多少都有那男人的影子:虽是馋猫只吃猫粮,家里做鱼做肉闻闻即止;买的猫玩具一概不碰,DIY的玩意儿像一段绳子,硬纸板抠俩洞给猫猫,就玩儿的不亦乐乎;非要上床跟主人睡觉。。。还有,猫猫的流浪生活也是那男人带来的。

2008年6月的时候, 猫猫可以不用牵绳跟我们遛公园了。开始遛猫时很无奈,平常在小区里,玩的差不多了,叫叫就跟俺回家了。到了公园就钻草锞子里,看不到摸不到, 不到天黑不出来,怎么叫都不成。跟猫猫他妈为这个遛猫没少争吵,她不想让猫猫出家门。猫猫以行动说服了猫妈:每天早晚叫门,不紧不慢,不高不低,也不停。我出差在外没人放猫猫下楼的时候,猫猫从三楼阳台跳下。两次毫发无损,一次磕破了嘴巴。自此,猫猫他妈也不敢再反对遛猫了。经过数个周末的公园自由行,猫猫在周围没什么人的时候, 可以跟我们转公园了,不再藏猫猫了。但是这个好景也不是很长,大概两年后,猫猫进了公园,还是直奔草锞子,不到天黑不出来。再加上俺家狗狗数量大增,就不带猫猫去公园了。

2010.10.25

从2013开始续写了猫猫遛弯的新篇章。经过两三次的尝试,猫猫可以在晚上跟我和狗狗们一起出小区后门,绕小区半圈从前门回小区。虽然不是亦庄的繁华街道,但是车流不断,前后百米内必定有行人。猫猫走走藏藏,最后鼓足勇气闯入小区灯火通明的大门。几次后可以跟我们走到隔壁小区的外围(交通干线西环北路边人行道),爬上小区高墙,冲到人家的别墅隔墙上跟另一个猫猫打闹。

猫猫跟小区内别的猫猫的关系始终是个谜。刚进俺家的时候小区有人说猫猫很绅士,一群流浪猫吃饭,猫猫从来不抢。别的猫猫来了,俺家猫猫就走了。他怕一个白色流浪大猫。看到过几次俩猫屁股对屁股坐着,也见过几次对峙着慢慢走开。邻居说见过大白追俺家猫猫。那个大白很粘人,见人走过就上来打招呼蹭蹭,一摸大白身上全是腱子肉,不像俺家猫猫一身肥肉,棉花一样软。经常是猫猫跟大白对峙,看到俺牵着狗走过来了,猫势大涨,不过脚下还是慢慢小步往我们这边挪过来了,蹭出4,5米后就撒开猫步飞身窜到狗狗身边。碰到俺家狗跟别家狗炸了窝呲牙狂吠,猫猫不论多远,不论对方大狗小狗,立马飞奔过来,加入俺家狗狗们的战阵。

2014.10.10晚,猫猫再也没有回来。

每次回家,进了小区大门,第一个念头就是猫猫,在家还是在院子里呢?是玩够了趴在一楼窗台等我呢还是院子里跑得没影呢;发的第一声永远都是”喵喵“,”骚猫“之类的;乐的第一个景是猫猫”喵喵“的迎我归家。。。。这个习惯在10.10后还持续了很久,然后就是思念,心酸。总觉得猫猫还在某个地方等着我呢。

2014.10.10,此后北京不再是我想停留的城市,住了11年的房子不再是我想要的家了。

猫猫的名字有“猫猫”, “骚猫”,“猫少”,“喵喵”,“咩咩”,“你猫骚”, “咩咩猫”,“叻猫”,还有“拖把”, 我和猫妈也叫过这个名字。

2014.9.25

2014.9.25

IMG_20140927_232336

 

 

 

 

 

 

 

 

 

 

 

 

2014.9.27

我的猫

10月10号是个周五, 猫猫晚上没回家。写下这句话,再也写不下任何字了。


两个月中,并无觉得猫猫走失……每日下车了,叫猫猫,走到楼门口,叫猫猫,出楼门口,叫猫猫,深夜上床,叫猫猫,闲坐看书,叫猫猫……。叫了,四处看看,猫猫还是没出现,心里一丝痛。今天写下猫猫二字,痛得不得了。